切换到宽版
  • 3860阅读
  • 145回复

[市制]论中式区划制度之独特性兼论地级区划之合理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6-01-13

论中式区划制度之独特性兼论地级区划之合理性

(1)
好久没有发贴了,向大家汇报一下近年来的思考心得。
区划这个东西,也是见仁见智。比如近年来热炒的省县直辖问题,比如许多人一直热心的县以下切块设市的问题,等等。应该说,近代以来,中国的区划设置深受西方的影响,再确实一点说,受到了日本的影响(民国时期及当代台湾尤甚)。但是,就如同政治制度体系一样,中国作为一个原发生的大文明,作为一个世界延续五千年的独特自成体系的国家,有很强的独特性、延续性和自洽性。向西方学习和引进,往往是转上一圈,改个名号,又换汤不换药地回到了中国自己的东西。存在即为合理,既如此,中国史上存在的区划体系以及当前正在使用的区划体系,也必有其符合国情的合理性因素在里面,否则,不会如此顽固而且稳定。
下面,试论之。



1条评分奖励+1
keating 奖励 +1 快来123 2016-01-13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01-13
这个字怎么这么小啊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6-01-13
期待期待,更新更新
以汉书证史记,不若以史记证史记。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6-01-13
(2)

就西方而言,主要是狭域市为主。欧州尤其是这样。比如巴黎和伦敦,实际上是由许多建置市构成的。往往看是一个城,但隔街就是两个市了。日本的情况好一些,比如东京、大板经过多次合并,许多原来的市变成了区,一些市就不再是狭域市,而是适域市了。仅管如此,实际上还是不能包括全部。与东京相毗连的地区,街市相连,但不属一市。我也曾经设想过,比如把北京按照东京模式改一改,大体是设一个省级的北京都,然后,北京都下设置狭域的北京市,范围就在东城西城二区之内。北京市之外,则是郊区的城市群,共同组成大北京。这些城市的规模,如果按照东京的模式来套,人口在10-30万之间,大概相当于现在2个街道的样子。比如,三里屯市、中关村市、望京市、亦庄市之类的。那肯定是场面相当的壮观。如果从某些“小确幸”的观点来看,生活在这种城市中还不错,可能形成一个利益和文化小圈子,打造有独特个性和较高辨识度的特色城市。比如中关村市是中国有名的电子科技城,圆明园—燕园市是教育名城,三里屯市以“小联合国”闻名等等,哈哈。
不过,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从长远发展来看,也是落后的。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6-01-13
在欧洲千万人口级的国家、十万面积级的国家中
到市镇一级,多数国家是3级区划,甚至4级区划


打个比方,中国面积略小于整个欧洲(跨洲国家只算欧洲部分)、人口超过欧洲人口1.5倍(含流动人口如难民等)。

想像一下,如果整个欧洲到市镇一级只有3级区划的话,是什么概念。
屌丝的等级排序是:屌丝>备胎>千斤顶>打气筒>接盘侠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01-13
老调重弹:契丹现行所有通名叫“市”的区划都不是城市区划;所有真正的城市区划,都不叫“市”。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6-01-13
回 鲁川 的帖子
鲁川:(2)
就西方而言,主要是狭域市为主。欧州尤其是这样。比如巴黎和伦敦,实际上是由许多建置市构成的。往往看是一个城,但隔街就是两个市了。日本的情况好一些,比如东京、大板经过多次合并,许多原来的市变成了区,一些市就不再是狭域市,而是适域市了。仅管如此,实际上还是不 .. (2016-01-13 11:50) 

问题是东京市给撤销了啊……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6-01-13
回 honyinbou 的帖子
honyinbou:问题是东京市给撤销了啊…… (2016-01-13 12:14) 
撤销的原因就是东京府和东京市高度重叠。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6-01-13
(3)
从中国文化传统来讲,自古以来都是“大一统”的观念,由国而家都是这样。中国的社会治理,从传统上讲,或者说中国文化的精髓体现在社会治理中,是一个“合”字,而不是西方式的“分”字。


城乡合治,城乡一体,乃是中国传统的社会治理格局中的重要特征。在古代就是这样。当一个府的治所县人口太多时,中国没有采用西方式的城乡分治(鸡蛋式)的拆分,而是采用了中式的保持城乡合治的拆分方式(切西瓜式),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府治包括两天甚至三个附郭县的现象。

比如北京顺天府的治所是宛平、大兴二县,广州府治所是南海、番禺二县等等。

请注意,这个现象不是某代独有,而是有上千年的传承。比如唐代成都府析成都县置蜀县(华阳)、苏州析吴县置长洲县等等。只是到了清代,由于人口的急剧增加,这种现象突然多了起来,特别是省会所在的府和江南各府,大部分都是两县或者三县并置。

有趣的是,从唐到清的一千多年间,中国人在城市扩大、生齿日众的情况下,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是保持城乡合治的切瓜式,而不是城乡分治的鸡蛋式。也就是说,每个附郭县都是有城有乡的。

只是到了民国时期和解放后的计划经济年代,受到西方和苏联的影响,才出现了鸡蛋式的城乡分治切块置市的情况。但是由于中国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的强大生命力,这种现象没有延续较长时间,到了80年代以后,通过整县改区和区县设整,许多城市又变成了切瓜式。

比如八十年代成都市撤销东区、西区,将城区析置成为青羊、武侯、金牛、成华、锦江五区,每个区都是有城有乡。合肥市也是这样的情况。

目前还继续保留着解放后那种鸡蛋式城乡分治区划的城市,只在河北、山西一带有较多的遗存。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6-01-13
(4)
从实践来看,鸡蛋式的城区,发展的条件和潜力远远不如切瓜式的城区。中国正处于一个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代,在八十年代到现在的三十年间是如此,从现在到2050年的三十多年间亦是如此。只是城市化的步伐可能会放慢而已。

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城乡的边界是在不断变化的。以本人为例,90年代来到成都安家时,当时的城市边界就在二环路附近,二环内还有大量的城乡结合部和空地。不到二十年时间内,城区面积至少扩大了10倍以上。修了二点五环、三环、第一绕城高速、第二绕城高环等等,第三绕城高速也在规划当中,把德阳、资阳、眉山等地级市都快圈进来了。

这个过程,乃是城市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人的城市化和国土用途的城市化同时发生,如果这个过程中,新增土地处于核心城市之外的另一个城市,而且其法律地位与核心城市完全平等,那么中间的协调、沟通、矛盾就会极为尖锐和复杂。

同时,中国城市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核心城区的人口、工业不断外迁的过程。比如,中国主要的大城市,近二十年都实施了工业外迁的“腾笼换鸟”战略,将核心区的工业迁到郊区,将原工业用地转换用途,改为建设用地,通过此举,一是提高了城市品位,二是优化了工业布局,三是改善了原工业集中区的居民生活品质,四是通过土地级租价差获得到城市改造和发展的资金,五是企业结合迁建实行了技术改造,企业面貌一新。

如果城乡一体,在一个城市的框架内,这就好办;如果城乡分治,就会涉及到地价差价的分配、纳税关系的变更等等极为复杂的现实矛盾,在中国现行的政绩考核体制和分税财政体制下,许多问题几乎无解。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6-01-13
(5)

不仅如此。

在经济活动中,城乡本来就是完整的一体。城乡之间的经济来往,无论是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都在不断地进行交换和流动。这种流动虽然不能完全被区划界线隔断,但如果确实存在这种区划界线,势必造成明显的影响。两市协调整合再好,也不如一市,在政策、行政等方面,不可能完全协调一致,很容易造成经济活动的困挠。

从更为深刻的人文角度来讲,即使有一天中国的城市化进程结束,达到了城乡之间的人口比例平衡,由于农民进城带来的情感和文化因素,则使城乡之间继续保留着一种割舍不断的联系。即习总所讲,记得住乡愁。

西方社会讲求高度的专业性。在乎培养专才而不是通才。这是西方的一个文化特征。而中国则是讲通、尚和。比如西方的一个厨房里可能有几十上百种工具,而中国的一个家庭主妇一把菜刀全部搞定。这就是文化上的不同。体现在行政区划设置上,西方讲究,城就是城、乡就是乡,城市社会经济的管理模式与乡村完全不同,内容也差异很大,因此需要分开,由不同的专业人才进行管理。越是专,越能精,越能体现水平。而中国不同。中国的乡长在忙着建工业园区搞招商引资,中国的城市的市长、区长也有分管农业的,而且三农问题还是重中之重呢。中国有许多农业大市、农业强区。这在西方甚至日本都是不可以想像的。这就是差异。

差异无关乎优劣。比如,你只能说猪与象的鼻子形状不一样,至少哪个更优,哪个更劣,谈不上,也没有必要比较。鼻子长在他自己脸上,他自己舒服便好。他自己都没有什么不适,外人却偏要去比较和评论,那是吃饱了撑的。又如习总所言,鞋子合不合适,脚知道。离开了具体的脚,而抽象地评论一个鞋子是大了还是小了,这是空话而已。

中国的区划,总的来说,还是合乎于当前中国的社会发展现状和社会治理需要的。当然,问题也不少。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6-01-13
城乡之间的经济来往,无论是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都在不断地进行交换和流动。
————————————————————
不是人流,是客流。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6-01-13
地级市其实是广域政府,不是聚落政府。在实行地方自治的大国,也一样有广域自治体。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01-13
特别好太好了
意淫在曹雪芹笔下是个正面词汇,是与负面心理与行为相对应的。现在常有人把意淫当作贬义词用,意思是其心术不正,这就完全冤枉了曹雪芹创造这个概念的苦心。这个语汇属于红楼梦的专用语,不宜推广到我们的日常生活。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01-13
是的。我国相邻的两个政区,财力状况可能天壤之别。一个连绵的都市如北京、上海,分割为数个市是不可想想的。会出现有的市财力富余却无地可用而另一个市大片土地无力开发的状况。把他们置于同一个建制市,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西方把政区边界永久固定化的做法是不合时宜的,并非没有问题。只不过他们大市场小政府,不少事可以靠市场解决,问题才显得不那么严重而已。我国是典型的行政区经济,这个即使换个朝代也不能解决的。

大量的大都市,影响力(不是建成区)溢出县界。所以县太小了,早晚淘汰,只能成为虚化的区域。
多数人一生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一个人炫耀什么,说明内心缺少什么。
一个人越在意的地方,就是最令他自卑的地方。
人生在世,幼时认为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林语堂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6-01-13
我觉得楼主还差了那么一层纸,没点出来
如果没有省辖县,设立桐庐地级市。
(小号为药祖圣地)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6-01-13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现在的区划制度不尽合理。地图半年就要更新一次,通名改了又改,很折腾的
無限空虛心內追 含淚告別了無聲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6-01-13
回 chunghuman 的帖子
chunghuman: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现在的区划制度不尽合理。地图半年就要更新一次,通名改了又改,很折腾的 (2016-01-13 15:07) 

主要是欠账太多。尽快清理账目就行了。胡温时代是相当的不折腾啊
多数人一生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一个人炫耀什么,说明内心缺少什么。
一个人越在意的地方,就是最令他自卑的地方。
人生在世,幼时认为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林语堂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6-01-13
举例要恰当,不能乱比。

北京直辖市现在的体制,跟东京都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至少楼主文中讲的,都是夸大了东西方,中日间的差异的,实际根本没有那么大。

按东京来移植,也不会出现望京市、中关村市。中关村市那里,大概对应的是东京的文京区,三里屯市对应的也是新宿区(歌舞伎町)或港区(使馆区)。都是区,不是市。南苑是大田区(羽田机场),天竺才是成田市(成田机场)

北京市原城八区(现城六区),排除朝阳区温榆河和机场片,海淀区山后,丰台区河西,面积985平方公里,这跟东京23区623平方公里,差距不大。因为,东京是临海的,以日本桥为中心,东京23区,其实只有第一、第三、第四象限,第二象限是东京湾。而北京在此985平方公里以外,也是存在大量的镇建制,这些镇,就是多摩的市和町。
支持人口、面积双超海南省的区域新设一省级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6-01-13
回 keating 的帖子
keating:举例要恰当,不能乱比。
北京直辖市现在的体制,跟东京都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至少楼主文中讲的,都是夸大了东西方,中日间的差异的,实际根本没有那么大。
按东京来移植,也不会出现望京市、中关村市。中关村市那里,大概对应的是东京的文京区,三里屯市对应的也是新宿区(歌舞 .. (2016-01-13 15:45) 

主要是很多人以为。西方除了美国之外,没有其他国家了。
屌丝的等级排序是:屌丝>备胎>千斤顶>打气筒>接盘侠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6-01-13
回 鲁川 的帖子
鲁川:(5)
不仅如此。
在经济活动中,城乡本来就是完整的一体。城乡之间的经济来往,无论是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都在不断地进行交换和流动。这种流动虽然不能完全被区划界线隔断,但如果确实存在这种区划界线,势必造成明显的影响。两市协调整合再好,也不如一市,在政策 .. (2016-01-13 13:02) 

说的在理,实事求是。应该允许多种模式并存,没必要搞清一色。每种模式都有其优缺点,没必要争论这个好,那个好。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6-01-13
牺牲几千个县来养肥200多个地级市,这简直就是胡闹!居然还说地级区划合理?
[ 此帖被lhqsrc在2016-01-13 19:02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6-01-13
我认为遍地开花、疏密其间的模式远较一味搞大集团化、中心硕大四遭赤穷千里的模式更为上策。
以汉书证史记,不若以史记证史记。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6-01-13
回 lhqsrc 的帖子
lhqsrc:牺牲几千个县来养肥200多个地级市,这简直就是胡闹!居然还说地级区划合理? (2016-01-13 18:30) 

牺牲几万个乡镇养肥2000个县城,这难道就很合理?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6-01-13
似乎论述证明不了论点。把city翻译成城镇而不是城市就行了嘛。
这与地市还是县市有什么关系呢?地市是城带乡,县市也是城带乡,二者有本质区别吗?县级市也不是狭域市,是广域市,真正的狭域市是城镇(城或镇)。
中心城区的边缘已经到另一个县的边缘了,那这种县改区或者直接撤销县还是可取的,问题是有些地市把遥远的县改成区,这就不是什么城乡的协调问题了。因为,城带了近郊的县后,已经带上乡了,有了发展城区的地皮,再改远郊的县为区算什么城乡协调的问题?
比如广西北海撤销合浦,直接由地市管镇与桂平或平南直接受广西区府直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东莞与济源有什么本质区别?难道官员的级别有点差别就是地市与县市的区别,从而推导出地市好于县市?
其它地市与东莞有利敝如何?
默认的情况下,我讨论地行政区划都是指胡焕庸线以东的地区,即使是谈中西部或山区一般也不包括湖焕庸线以西的地区,需要讨论胡焕庸线以西的地区时,必定会明确指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