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41阅读
  • 22回复

[地质和灾害]【转】因为一场预言 这个城市(碧江县知子罗)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6-12-26
来过云南怒江州的人,都会被怒江州的壮丽风景所震撼: 怒江大峡谷,有着“东方大峡谷”之美誉,平均深度2000米,最深处达3500米,是世界上最长、最神秘、最美丽、最险奇、最原始、最古朴的大峡谷。 怒江,宛若一条被激怒的金色大蟒,自北向南奔腾而来。汹涌澎湃的江水,冲击着石崖,震撼着山谷,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只有身临其境,耳闻目睹,你才能感受到怒江州的神奇与大气磅礴。 天境怒江,名不虚传!
可是你有所不知的便是: 在福贡县匹河乡海拨1300米的怒江右岸,有一座悬在怒江上空1000米,被人们遗忘的,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被誉为中国最美“记忆之城”的城市-知子罗。
知子罗,怒江流域曾经的中心,曾经的怒江州州府所在地,坐落在碧罗雪山海拔2300米处的山梁上,与高黎贡山隔江遥遥相望。 可是如今,它只是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9个怒族村庄之一。 仅此而已。
一千多年前,远古氐羌部族中的一支乌蛮部落后裔,越过碧罗雪山从澜沧江两岸来到了怒江上方的知子罗繁衍生息,他们自称“怒苏”,是碧江怒族的起源。 知子罗是怒江峡谷最初几个为数不多的集市之一,非常繁华。傈僳语 “知子罗”意思是“好地方”。
作为怒江通往内地的重要驿站,知子罗经历过中央和地方政权的多重统治。1912年,云南地方政府派遣怒俅殖边队进驻这里,设知子罗殖边公署,1916年改为知子罗行政委员公署,1932年改设碧江设治局。1949年碧江和平解放,1954年成立怒江傈僳族自治区(后改为州),县府、区(州)府都在知子罗。1959年7625部队的团部也设于此。这里曾一度是怒江流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是怒江流域最热闹的城镇。
随着1962年怒江第一条公路(保山瓦窑-碧江)和1973年碧(碧江)福(福贡)贡(贡山)公路的通车,知子罗显得孤悬于碧罗雪山之上。知子罗渐失中心地位。它的诸多短板,如地域狭窄、交通不便、蔬菜供应困难等逐渐显露,人马驿道仍然是这里通往内地的主干路之一,居民需要的盐巴、布匹、食物很多还靠马帮运输。
[ 此帖被超微星在2016-12-28 15:16重新编辑 ]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12-26
因为一场预言 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
1973年,怒江州府迁驻交通便利的泸水县六库镇,知子罗仍为碧江县府驻地。而数年后日渐显露的滑坡危机,最终改变了碧江与知子罗的命运。 1986年,有专家指出,知子罗处在巨大的滑坡山体上,很有可能遭受到毁灭性滑坡。出于安全考虑,有关部门决定撤销碧江县建制,并把县城划分到了泸水和福贡两县。
县城拆除一半后,变为了福贡县匹河怒族乡下面的知子罗村委会
“碧江县”这个地名便从中国地图上永远消失了。
从辉煌的州府到被人遗忘的小村庄,全国仅此一处。

三十年过去了,那场预测的毁灭性滑坡并未发生。 昔日繁华热闹的碧江县城知子罗在这场城市的变迁中荒芜消失了。人去楼空,只剩下极少数未搬迁的居民,再也没有热闹起来。
这里再也没有建过新房。东面的驿道被野草遮盖,西向怒江的唯一弹石路前不久才铺上柏油。
这儿还保留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房屋建筑,存有着众多人逝去的童年记忆和历史遗痕。
很多经历过城市大变迁的都市人们,都会不辞辛劳地来到这里追思怀旧,吊古寻幽,因此这儿被称为“记忆之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6-12-26
因为一场预言 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
前往知子罗需要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往上。
汽车在狭窄的山道上颠簸不已,而身旁便是万丈深渊的怒江大峡谷,那感觉可谓是惊险刺激。
知子罗气候温润,雨量充沛,土地肥沃,常年被云雾笼罩,是个难得的好地方。
天气好的时候,左看是碧罗雪山顶,右看是高黎贡山雪,脚下千米处怒江在喧腾咆哮,三百里怒江峡谷尽收眼底,宛若一幅气势恢宏的画卷。

走在知子罗城略显荒凉的街道上,时间仿佛倒退了三十年,而你会觉得这里安静得有些可怕,空旷是对这里最好的形容。
街道上鲜有人影,几只狗在溜达着。 斑驳的围墙上,伟人的头像、各种口号标语依旧可见,曾经的县城里那些曾经时髦的建筑也依旧安静地矗立着。
尤其是曾经作为图书馆的八角楼,依旧高耸在半山腰上,默默无闻地俯视着涛涛怒江和对面的高黎贡山。

路的尽头是村子里的基督教堂,十九世纪初法国传教士从迪庆州的茨中村开始,一路翻越碧罗雪山将基督教带到了这里,慢慢地外国的宗教在这里生根发芽。
每个周日,这里的村民都会聚集到教堂进行礼拜。这里的村民虽然生活贫苦,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着乐观和善良。

[ 此帖被假平凹在2016-12-26 12:43重新编辑 ]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6-12-26
因为一场预言 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
现在的知子罗,没有班车,没有邮局、电信公司、银行。
回乡定居的退休老人必须去山下的乡镇信用社,才能领取退休金。
如果说有什么比那些旧城建筑更吸引我让我好奇的,那无疑便是这些仍然居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了。
当大多数人都选择离开这个地方时,唯有他们哪怕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留下来,这是怎样的一种故乡情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6-12-26
因为一场预言 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消失了整整三十年!

小攻略:
去往知子罗要从怒江州的六库沿怒江公路北上福贡,过匹河乡后,再向前2公里处,转入右侧的一条岔路,路口矗立着一座石头的吉他,有着“记忆之城”的字样。
拐进岔路往山上行驶约15公里可到达废城知子罗。还可顺道游览老姆登村。

【转自头条号“纳兰小鱼的行走攻略”,作者 纳兰小鱼 旅游体验师,酒店体验师,旅行规划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12-26
如果没有搬迁的话,可能预言就实现了。。。。
我的区划观点——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任何有碍于经济发展的方言文化派、山川形便派、方正派、守旧派都予以反对!分省并县,消灭地市!
被《岛屿书》毒害,孤岛猎奇中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6-12-26
头条啦,一点啦,特别流行这种哗众取众的标题。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6-12-26
知子罗,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看一眼的地方。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6-12-26
在网上搜到过一些有趣的消息,说是知子罗虽然被放弃,但碧江县本来是可以被保留的,上面的意思是异地迁建县城,并选定了几个点,但碧江县当政的官要价太高,久拖不决,中央就一纸命令撤销了碧江县,县域被周边两县瓜分。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6-12-26
回 风翔 的帖子
风翔:在网上搜到过一些有趣的消息,说是知子罗虽然被放弃,但碧江县本来是可以被保留的,上面的意思是异地迁建县城,并选定了几个点,但碧江县当政的官要价太高,久拖不决,中央就一纸命令撤销了碧江县,县域被周边两县瓜分。 (2016-12-26 16:44)

这主意不错,不服从就解散或者降级。

当年东川地级市官方也与上级云南对抗,结果被降为市辖区,连县级市都没保住。

不过反过来想想如果长兴县在云南,即使不能被撤县设区,也会四分五裂了。
你是xxx又如何?然而我赵日天并不服!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6-12-26
这种标题确实不太正常。这个话题论坛讨论多次了,没有必要用这种惊悚的题目来吸引大家注意力。
政区:流行风
XX直辖市-XX新区-XX管委会-XX街道办事处
为何不这样:
省-县-市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6-12-27
图文并茂,不错。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6-12-27
给自己的帖打个小广告
碧江县政区图:http://xzqh.info/bbs/read.php?tid=141902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12-27
这个县太小了,不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口。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01-06
回 扬歌海上 的帖子
扬歌海上:这个县太小了,不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口。 (2016-12-27 13:33) 

撤销时候的人口数字没查到,如果按照其原来所属的五个乡的范围,大约6.3万人。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01-09
有人去过吗?大致的交通情况是怎样的?只说公共交通或者可以搭乘的,自驾游就不必再说了。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01-09
6.3万人,该撤消的。。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01-11
1932年改设碧江设治局

还有哪些被撤消的晚明、清代、民国新设的县和设治局?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01-13
朋友们,听我一句劝,放下酒杯,走出酒局,读几本自己喜欢的书,白天去阳光里走走,骑骑自行车爬爬山,天黑了约几个好友喝喝茶、聊聊天,随便做些什么。 一天下来,你就会发现,鸡毛意思也没有还是他妈喝酒有意思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01-29
回 风翔 的帖子
风翔:在网上搜到过一些有趣的消息,说是知子罗虽然被放弃,但碧江县本来是可以被保留的,上面的意思是异地迁建县城,并选定了几个点,但碧江县当政的官要价太高,久拖不决,中央就一纸命令撤销了碧江县,县域被周边两县瓜分。 (2016-12-26 16:44) 

州府迁走了当时县城还大兴土木,实际上是想就地保留县城。搬到别处其实也没什么好点的地形,撤了也好。怒江州峡谷那几个县都不如兰坪的体量,兰坪其实可以划给大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02-16
今日头条再发知子罗游记
一夜之间整个县城都搬迁别处,这里成了记忆之城
自驾云南怒江流域,发现了一处隐秘的记忆之城,知子罗。原本是州府所在地,随着怒江公路的开通知子罗渐失中心地位。1986年因县城滑坡隐患,碧江被撤销县制归并到泸水和福贡两县。县城荒废如图,目前常住居民仅有几百人,大都搬迁到山下或外出打工去了。
知子罗是怒江峡谷早期仅有的几个集市之一,用傈僳语称赞它知子罗,意思是好地方
一夜之间整个县城都搬迁别处,这里成了记忆之城
作为怒江通往内地的重要驿站,它经历过中央和地方政权的多重统治。1912年,云南地方政府派遣怒俅殖边队进驻这里,设知子罗殖边公署,1916年改为知子罗行政委员公署,1932年改设碧江设治局。
1949年碧江和平解放,1954年成立怒江傈僳族自治区,县府、州府都在知子罗。这里曾一度是怒江流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
随着1962年怒江第一条公路的通车,知子罗显得孤悬于碧罗雪山之上,地域狭窄、交通不便供应困难等逐渐显露。1973年,怒江州府迁驻山下怒江边的泸水县六库镇,知子罗仍为碧江县府驻地。
1979920日至106日,碧江连续16天大暴雨,造成60年来最大的洪灾,全县死亡23人,重伤16人,县城北部和南部出现多处滑坡和开裂,最长的达50米,下陷1米多。此后几年里,碧江县多次提出搬迁县城,但因所选地址都出现泥石流而未实现。
1986年撤销碧江县制。其原因是说修了公路,州府搬迁到六库和部队调防离开后,碧江县城变成了死角,失去了中心的地位和作用。况且现在滑坡加剧,在县内又无容纳一个县城的理想之地。于是,这里就一夜之间被荒废,搁置的空屋子操场电影院上的标语还依稀可见,成了一座记忆之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03-12
去看一座废城:知子罗
至今仍不能说清楚的,是我一个人走进怒江大峡谷的理由,竟然是因为知子罗
仅仅从一本书上,读到它的名字以及和它有关的文字,我就一个人走进了怒江大峡谷,用单枪匹马、义无反顾这样的词语形容当时的决绝毫不为过。文字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神奇,竟然能决定一个人的行走,继而因为一次这样的行走而改变自己对有限人生的思索和领悟。



去看一座废城

知子罗,这个被称为中国都市图变之前最后模板的地方,在怒江大峡谷的深处,在碧罗雪山的高山丛林中奇迹般得以保留,如果不是亲历,其触目惊心的颓败和荒蛮令人无法想象。
怒江
碧罗雪山上的傈僳族老人
现在,我该如何来表述知子罗的位置。地图上,它只是一个被忽略的黑色小点。沿六库北上,就进入纵切横断山脉的怒江大峡谷。几百公里的路途,两山夹一江,汽车像是走进一条江水的通道,满目惊涛,满眼苍茫。以怒江边的怒族匹河乡作为参照,一条小路,像扯乱了的一根弹簧,努力从江边向着碧罗雪山上延伸。我搭乘着一辆赶街的敞篷小车,被拉上碧罗雪山半山腰一个叫老姆登的怒族村寨,知子罗还在老姆登的南面,抄近道,还要走一段很长的长满茂密竹林的黄泥小路。大片不知名的花草长在路边,碧罗雪山的垂直气候:山顶白雪皑皑,山腰丛林密布,山下野花烂漫。
郁吉,一个十多岁的怒族小男孩,做了我的临时向导。他的家住在老姆登,得知我要去知子罗,他说,我陪你去吧。习惯了一个人行走,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碧罗雪山对面的高黎贡山
知子罗的街道和怒族小男孩
知子罗静静地躲在时间的深处,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它一起一伏的呼吸。
看见一个黑衣人蹲在路边的枯草丛中捡柴和,对面的高黎贡山和她身后的碧罗雪山沉默着。仿佛在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阳光是安静的,山谷是安静的,黄泥小路是安静的,时间也是安静的。黑衣人像一头在悬崖边觅食的黑山羊。我和郁吉从她身后经过的时候,她转身站了起来,她竟然是一位老人,脸上布满了山褶一样的皱纹,伸出粗糙的双手,和郁积比划着什么。她的语速很快,嗓音沙哑,像是在申诉,又像是在抱怨。在一个听不懂怒族话的我和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面前,显然,这位老女人的诉说是苍白无力的,但这丝毫挡不住她诉说的欲望,以至于她的脸因为诉说而扭曲。
山下的村寨及教堂边的钟
捡柴禾的老人
郁积说她有七十多岁了。在怒江大峡谷,我见过太多这样年龄的老人,他们的劳作不是用来打发时间,而是为了实实在在的生活。常年的劳作,一生的辛苦都明白无误地写在脸上。



飞鸟飞过大峡谷后的虚空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知子罗的安静,站在知子罗的街头,一条空旷的水泥路和尽头处的教堂一览无余。两边是一排废弃了的旧房子,石头砌成的围墙已经坍塌,墙上的语录和标语充斥着某个时代的烙印。黑暗从陈旧的木窗里透出人去楼空的寂寞和荒凉,紧闭的木门挂着一把生锈的铁锁,破旧的门板和被遗弃的农具混搭在一起。荒芜的台阶,破旧的门槛,没有来得及使用、长出绿色霉苔的劈柴、锈迹斑斑废弃的天线……时间一秒一秒地走过,面对眼前巨大的安静,迷茫和困惑瞬间涌来。你仿佛看见一个久远的年代正在被慢慢地复原,像一个被风沙埋藏已久的古物,一旦在日光下呈现,带给你的是与世隔绝的茫然,梦境一般。那些被时光切割成碎片的记忆正在被慢慢唤醒,现实与虚幻之间,你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空旷的街道
心生恍惚,身处何地?何时光景?
内心的迷茫瞬间传遍全身,我知道,那是飞鸟飞过大峡谷后的虚空击伤了我。
来时的路上,一根锈铁管支撑着一个快要脱落的牌子,孤零零立在路边,牌子已经生锈,固定着它的铁丝已经脱落,上面写着碧江老县城五个字,像个符号,只一闪,就落叶般飘落,无声无息。
现实里,那个叫碧江的老县城已经没有了,知子罗却顽强地存在着。
路牌
空旷的街道上,一位老人进入视线,像个雕像。走近老人的身边,才知道她看起来身材高大,尽管孤独地坐在土墙下,依然能感觉到她的背部是佝偻的,一只骨节粗大的手从空荡荡的破袖筒中伸出来贴在胸前,托起自己干瘪的下巴和一张沧桑的脸。苍白的头发在阳光照射下,越发显得白苍。你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位出现在岑寂而空旷里的人交流,老人不言语,尽管她那双呆滞浑浊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你的身上,众多的迷惑等待着你去回答: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当年碧江县城图书馆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想坐下来,坐在老人的身边,和安静中的知子罗一起沉默下去。尽管此刻,天空有一片白云飘过。
因为那片白云,眼前的知子罗更加的清净寂寥了。
陵园
乐途旅游网与专栏作家:刘宏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03-12
这种地方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

应该改造为科学考察站点、旅游度假村、科研基地、一些极限运动项目基地、军事边防基地、企业办的特种种植养殖基地等。
作为人类活动基地。

普通居民应该全体搬迁。
爱我党爱我军爱祖国爱人民反对美帝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变色!!!
讲民主讲自由讲人权讲法制抵制毛左高举改革开放旗帜不动摇!!!

报销一个蛋炒饭,幸福十亿中国人,天佑中华,明天会更好,我们好幸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