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44阅读
  • 29回复

[其它]尽可能减小上级政权吸血,是一个区划设计者应有的基本的道德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5-01-14
尽可能减小上级政权吸血,是一个区划设计者应有的基本的道德观。

如果不为这一点,扯什么区划设计,全国人民供养一个暴君及其一家、和一支听命于暴君的军队,无须区划设置,无须供养庞大的官僚系统,就是最好的国家治理形式。别谈什么区域发展。

回答对此类问题,有时令人语塞,真正无语。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01-14
区划的核心是作为整体政治制度一部分的地方制度,而不是下级会不会、是不是被上级吸血。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01-14
很简单啊,自治啊。想要隔壁的资源,没问题,友好协商+签合同!
如果没有省辖县,设立桐庐地级市。
(小号为药祖圣地)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5-01-14
政权的设立就是为了吸血。政权不吸血如何生存?

中国的问题是同级吸血。换句话说,全国供养京沪;各市州供养省会以及指定市州;各县市供养市辖区以及指定县市;各乡镇供养县城以及指定乡镇。
其中,各市州供养省会、各乡镇供养县城的问题比较严重。
各市州供养省会的原因是省权过大(其实已经超过了欧洲的国家);各乡镇供养县城的原因是县市的财政过薄。
一年成落,三年成市,五年成镇,十年成城,百年成会,千年成都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01-14
准,请薄熙来、陈良宇、令计划诸同志学习此贴。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5-01-15
吸血问题不是区划能解决的。。别把政改的任务交给区划去解决。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5-01-15
回 当代列宁 的帖子
当代列宁:吸血问题不是区划能解决的。。别把政改的任务交给区划去解决。 (2015-01-15 01:11) 

你这话不对。

减少层级,就是有利缩小公务员队伍,即缩小供养公务员压力,此为一。
去除地级政权和实体,利于将资源留存县域经济,让当地百姓受益,此为二。
停止撤县扩区,利于将资源留存县域经济,让当地百姓受益,此为三。
停止“城市化”战略,真正实行“城镇化”,让农民就近入城,离土不离乡,不让农民进入异乡大城市受到盘剥,走上一条离乡的无奈的不归路走,此为四。

别的不多举,光这四点,是不是区划设计问题?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5-01-15
回 大蝈蝈 的帖子
大蝈蝈:你这话不对。
减少层级,就是有利缩小公务员队伍,即缩小供养公务员压力,此为一。
去除地级政权和实体,利于将资源留存县域经济,让当地百姓受益,此为二。
停止撤县扩区,利于将资源留存县域经济,让当地百姓受益,此为三。
停止“城市化”战略,真正实行“城镇化”,让农民就近入城,离土不离乡,不让农民进入异乡大城市受到盘剥,走上一条离乡的无奈的不归路走,此为四。
别的不多举,光这四点,是不是区划设计问题? (2015-01-15 02:52) 
官吏多寡取决于事务繁简,而不是层级。不转变衙门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不转变当局控制社会的目的,衙门的规模就必然庞大,它浪费的资源也就必然如此巨大。
与地级市类似,县和县级市也不是城市区划,而是广域区划。真正的城市区划是主城区、(非主城区)街道和建制镇。城市化应该是指农民搬入几里之遥的邻近的市镇,成为市镇的市民,而不是背井离乡,搬入离家几十里的县城。你能想象这种景象么?一县之内只有一个集中了几十万、甚至百余万人口的县城,其它地方都停留在古代甚至倒退回原生态;一边是严重的城市病,一边是浪费了大片的国土。反正我是理解不能。

县的独立性和县域经济,既不符合传统中国政治经验和习惯,又不符合现代国际潮流,不仅无先例可循,也无法实现产业升级,根本毫无意义。
最晚自唐开始,至晚晴的千余年间,县只是州、府的分理处。县级不是当时的分税制的主体之一。县衙没有独立的财政预算,开支都算在州、府的名义之下。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与传统的县最接近的恰恰是市辖区,而不是现在的县。
从现实来说,大多数国家的广域自治体、地方当局的辖境,其个体规模,普遍都在人口百万至千余万之间,面积近万至几万。其它一些国家则是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改革,如法、意两国最近的改革。这个规模,特别是人口规模,都是与府、州的规模相当,而不是与县相当。
中国是一个巨型国家,要想支撑起全国的经济,就应该尽可能涉及所处时代的全部产业门类的全产业链。否则单一产品产量太大,太容易遭遇贸易壁垒。同时现代经济产业门类的分化,早已不是19世纪那么简单。面对那么多纷繁复杂的产业门类,早已不可能由一个中央政府制定全部门类的产业政策。此外,在现在的国际经济合作中,中等国家和规模与之相当的地方当局(在中国,就是传统的府、州,或现在的地级市)也有了更多的生存空间。所以,一般性的产业政策交给地方政府制定、扶持,才是更好的选择。

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地方大学是地方经济的重要引擎,是贯彻产业政策的学术基础。以一般的地级市或府州的规模来说,一年的大学本科招生量怎么也可以维持在万余人的规模,且能维持本科与专科的合理比例。在正常体制下,扣除国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招生量以后,这个规模也足够形成一个有足够综合性的、包括若干所大学和十几个主力二级学院的府立大学系统。这个大学系统可以普遍达到正规二本水平,少数重点专业可以达到一本二批甚至一批,完全可以充当地方经济的引擎。
县则不然。县办大学的结果,要么是规模不够,无法形成研究性的综合大学,只能“生产”一批螺丝钉,或者以牺牲质量为代价扩招,勉强卖卖文凭纸,“制造”一大堆不合格“产品”,并且彻底破坏本科和专科的合理比例。以这样的(姑且称之为)“大学”为基础的经济产业,有产业升级的可能么?
[ 此帖被Franc.She在2015-01-15 09:17重新编辑 ]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5-01-15
最可怕的不是上级吸血,而是同级吸血,同层机构级别不同,比如省内省会吸血非省会,国内直辖市吸血各省,副省级城市吸血问题,这个才是严重的。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5-01-15
擒贼掀先擒王,先把首都这个始作俑者解决了,其它吸血现象自然烟消云散。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5-01-15
想法貌似不对。税收的存在,就是“吸血”?有税收才有财政,有财才有政,没有税收哪有国家
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税收依然存在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5-01-15
精兵简政、轻税负、藏富于民,严格监管财政资金那是必须的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5-01-15
中央集权体制天然就是吸血体制!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5-01-15
回 野马头 的帖子
野马头:想法貌似不对。税收的存在,就是“吸血”?有税收才有财政,有财才有政,没有税收哪有国家
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税收依然存在 (2015-01-15 11:45) 

有政权必须有税收,有税收必然有管治,管治的顶点,就是国家集团。所以税收不在讨论范围内。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5-01-15
回 收复俄占领土 的帖子
收复俄占领土:最可怕的不是上级吸血,而是同级吸血,同层机构级别不同,比如省内省会吸血非省会,国内直辖市吸血各省,副省级城市吸血问题,这个才是严重的。 (2015-01-15 08:55) 

同级吸血分两大类:

第一类是发达地区通过上级政权转移支付扶助不发达地区。这个得要中央集权体制的国家才能做到,对发达地区而言是应尽的义务,否则就没有中华大一统之说。联邦制国家的省级(或联邦实体)就没有这个义务。

第二类应该就是你所说的同级吸血,属体制设置问题,所谓顶层改革的对象,应该就是这些吸血的极权城市。所以,去地区实体和地级市实体、去撒县并区想法,对发展县域经济至关重要。去“城市化”思维,发展实实在在的“城镇化”,是当下执政者该做的事。

其实这些在我眼中都不算主要因素。

将人才资源留存本地,不再让本地财富通过年轻人带走,就是最好的防止发达地区吸血的方法。不要小看年轻人口转移带走的财富,这些几乎全是父母工作20年、说不好听是花20年时间从土地里抠出来的、通过抚养教育下一代花走的财富,所以,每一个年轻人身上,几乎都承载着父辈、家乡所有资产财富。这些隐性转移的财富,就白白让发达城市吸走了。

通俗比喻,让年轻人不再做上门女婿。如何让大多数年轻人、人才留存本地,是最大的防吸血问题。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5-01-15
尽量减少东部对西部的资源吸血,尽量减少汉族发达地区对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资源吸血,是执政者的道德底线。
皇权不下县派

中央——高级政区(省、都、郡、邦)——统县政区(道、府、畿、盟)——县级政区(县、州、邑、厢、旗)——县下政区(乡、镇、坊、苏木)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5-01-16
回 大蝈蝈 的帖子
大蝈蝈:同级吸血分两大类:
第一类是发达地区通过上级政权转移支付扶助不发达地区。这个得要中央集权体制的国家才能做到,对发达地区而言是应尽的义务,否则就没有中华大一统之说。联邦制国家的省级(或联邦实体)就没有这个义务。
....... (2015-01-15 14:27) 

中国关键是政策不平等,比如上海市的权利和政策远好于其他省,常委市的权利远大于非常委市。由于领导级别高,级别高的城市可以参与资源分配,可以得到更好的政策和资源分配。而级别低的城市没有发言权,只能喝人家剩下的汤。

我们的特区、沿海开放城市、自贸区、开发区、保税区、副省级城市、直辖市、较大市、常委市......都是造成政策洼地,使发达地区可以获得更好的政策和税收优惠,造成贫富差距越拉越大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5-01-16
可惜 道德不管钱。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5-01-16
回 大蝈蝈 的帖子
大蝈蝈:同级吸血分两大类:
第一类是发达地区通过上级政权转移支付扶助不发达地区。这个得要中央集权体制的国家才能做到,对发达地区而言是应尽的义务,否则就没有中华大一统之说。联邦制国家的省级(或联邦实体)就没有这个义务。
....... (2015-01-15 14:27)

如果国家给任意一个城市税率优惠,而其他城市全部是高税率的话,投资和资本 自然向低税率市倾斜。如果国家给予某个城市开放某项对外政策,那只有该城市可以做这项业务,造成城市垄断,自然该城市就发展起来了。

中国发达地区都是靠政策不平等和政策洼地发展起来的,全部是靠无政策好处的地区衬托出来的。不打破政策洼地,中国贫富差距只能越来越大。要打破政策洼地,首先要废除的就是不平等的城市级别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5-01-16
不要误会,我是承认存在着和反对“同级吸血”现象的。税收外,反对所有政策吸血、制度吸血、权力吸血、区划设置吸血,让县域为基础的地区实现平等,是本帖的主旨。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5-01-16
回 大蝈蝈 的帖子
大蝈蝈:不要误会,我是承认存在着和反对“同级吸血”现象的。税收外,反对所有政策吸血、制度吸血、权力吸血、区划设置吸血,让县域为基础的地区实现平等,是本帖的主旨。 (2015-01-16 14:02) 

以县域为基础,只会造成吸血的加剧。

即便是撤销所有不平等政策、制度、权利和区划设置,事实上的差距同样会造成吸血。

压差越大,流量越大。

以县域为基础,会加大压差,使吸血加剧。
一年成落,三年成市,五年成镇,十年成城,百年成会,千年成都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5-01-16
回 東七區 的帖子
東七區:以县域为基础,只会造成吸血的加剧。
即便是撤销所有不平等政策、制度、权利和区划设置,事实上的差距同样会造成吸血。
....... (2015-01-16 19:03) 

最后一句严重不同意。

一边是广大而众多的县城,一边是一个吸血首魔、几个特区、几个直辖市,才算是高压差,大流量。君不见,郑州、武汉、石家庄、成都、西安等处于人口大省,也吸不了几丁人,何况县城。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5-01-16
回 大蝈蝈 的帖子
大蝈蝈:最后一句严重不同意。
一边是广大而众多的县城,一边是一个吸血首魔、几个特区、几个直辖市,才算是高压差,大流量。君不见,郑州、武汉、石家庄、成都、西安等处于人口大省,也吸不了几丁人,何况县城。 (2015-01-16 21:15)

你说的没错,一边是北京县、上海县,一边是某贫困县。
这样搞起来,压差自然是很大。当然北京县、上海县吸血更严重。

以县域为基础,你靠什么来制衡北京县、上海县?

因此,以县域为基础,即使没有特殊政策向发达地区倾斜,照样吸血。拦都拦不住。
一年成落,三年成市,五年成镇,十年成城,百年成会,千年成都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5-01-16
人口线以東的地区,地级市的规模大多和北京、上海相差不是太大。

政策均等化之后,即使是穷地方,依然有北京上海没有的资源,比如粮食。

地级市组团和北京上海竞争,显然比县和北京县上海县直接竞争,压差要小得多。

10万人vs1200万人 和500万人vs 2000万人,哪个压差大,一看就知道。
一年成落,三年成市,五年成镇,十年成城,百年成会,千年成都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5-01-17
樓主在和XX談道德??#24
黑龍江省德都縣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