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432阅读
  • 87回复

[缅甸]被蚕食的果敢行政区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75 发表于: 2015-03-27
回 wilander 的帖子
wilander:中國要是支持果敢漢人自治或獨立
就沒有理由反對西藏人和維吾爾族自治或獨立
....... (2015-03-26 09:15) 

真理永远只在大炮的射程里!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要是TG没有在苦难中站起来,那今天的版图就最多剩下满清时期的汉地十八省。所以永远不会是有没有理由反对藏毒和疆毒的问题,而只会是有没有实力的问题!
只看该作者 76 发表于: 2015-04-02
回 ttslslyh 的帖子
ttslslyh:真理永远只在大炮的射程里!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要是TG没有在苦难中站起来,那今天的版图就最多剩下满清时期的汉地十八省。所以永远不会是有没有理由反对藏毒和疆毒的问题,而只会是有没有实力的问题! (2015-03-27 19:58) 

要是中国搞緬北獨立

原來在西藏、新疆問題傾向中國的東南亞必定完全倒向美國、印度

真理真們在大炮射程內

可是別忘了美國、印度也有大炮

中國追趕美國的難度,基本與印度追趕中國的難度一致的

只看该作者 77 发表于: 2015-04-02
中國為何無權「收回」果敢?


最近緬甸果敢局勢緊張,中國的右翼民族分子開始鼓吹中國有權「收回」果敢。但中國真的有權「收回」果敢嗎?

果敢自古不屬中國

現在果敢是漢人佔多數,但這並不意味著果敢就理應屬於中國。事實上,果敢很久以來就是緬甸的一部分。

雲南和緬甸之間的界線異常複雜。雲南以前並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從南詔到大理,有漫長的獨立歷史。直到1253年,大理才被蒙古吞併(之後才有蒙古滅宋)。蒙古退回北方之後,明朝派出沐英進攻雲南,這樣才把雲南兼併入中國的國土中。而幾乎與此同時,緬甸在被蒙古侵略之後陷於分裂狀態。到了1555年,緬甸的東籲王朝,重新統一緬甸。這樣中緬之間才開始有交界。之後,中緬之間發生長期的邊境戰爭,以致16世紀中期的中緬邊界線非常不固定。直到1602年,雙方戰爭結束,邊境線才開始固定下來。但對於中緬邊境的很多地方,雙方都是通過土司來間接統治,這些土司之下又有小土司(茅扎)。各個土司對兩大王朝的依附程度各不相同,有的依附程度深,有的僅僅是象徵式的,他們一時依附這個,一時依附那個,更多的時候是兩面都依附。此外,還有很多地區是無人區或者是「野人」區,原先並無任何統屬關係。這是中緬邊境問題極為複雜的根本原因。

但相對而言,果敢的歷史是簡單的。果敢古名科干,又名麻栗壩,自古以來是撣族人(即泰族)建立的木邦的一部分。木邦原屬緬甸,但在蒙古侵略緬甸導致緬甸分裂之後變成獨立的實體。在明初曾接受過宣慰司這種象徵性的頭銜,但仍然一直保持獨立的地位。在緬甸重新統一以及中緬邊境戰爭之後,木邦重新屬於緬甸。

果敢原先並沒有漢人,這塊土地上是撣族和克欽等原住民世代居住的地方。在明末清初,南明政權在雲南建制,在被平西王吳三桂進攻之後,潰敗的南明殘餘分兩路退入緬境:以桂王為首的一直退到緬甸內陸,被緬王收留,最後被吳三桂入緬境擒獲;而另一路則退入靠近中緬邊境的果敢。吳三桂之所以沒有把這一路南明殘餘殲滅的原因是,他們已經不在中國境內,也沒有軍事威脅和政治價值,於是就任由其自生自滅了。可見,從一開始,果敢漢人進入這個地帶,是一種「客居」的流亡者的身份。這和朝鮮人湧入中國延吉有異曲同工之妙。顯然無法因為後來漢人佔了多數就說那塊地是中國的。

在乾隆期間,中緬在邊境發生戰爭。清朝一度佔領了木邦等邊境土司。但戰爭之後,基本恢復了戰前的邊界,「置三司於不問,任緬處置」。於是木邦重新歸緬甸所有。

果敢漢人客居在果敢之後,一直向木邦土司每年繳納賦稅。據《果敢志》,果敢最初其首領是一個陳姓的「大伙頭」,後來據傳因為陳姓大伙頭懶惰,不願每年親自跑木邦衙門,於是委託了楊姓的人繳納賦稅,於是木邦指定了楊姓的人為茅扎,取代了陳姓的地位,從此楊氏在果敢有了世襲的地位。木邦對果敢漢人社區領袖的更換,再一次確立了木邦對果敢的主權。

根據今人寫的一些材料,在1840年清朝曾冊封楊姓土司為世襲果敢縣令。此事顯然發生在木邦土司任命楊氏為茅扎之後。查《大清一統志》和《雲南通志》,均無果敢縣這個設置。同時,既沒有顯示果敢向中國交稅,也沒有顯示中國干預果敢的內政。可見,這僅僅是一種象徵式的行為而沒有實際意義,與木邦對果敢的統治不可同日而語。

1885年,第三次英緬戰爭後,英國正式佔領緬甸,木邦也成為英屬緬甸的一部分,果敢等歸屬木邦的小土司也隨之歸屬英國。這時英國提出和中國就中緬邊境劃界,於是中英開始就劃界展開談判。

中國為談判展開了邊境的調查工作。根據雲南總督派員實地調查而得的地圖認定果敢在中國的界外。中國談判特使薛福成也專門派出了當時首屈一指的地理學家姚文棟進行實地勘察,關於果敢的結論和雲南總督的一致。於是薛福成從一開始就明確「科干」原屬英地,但在談判中,中國希望交換一部分領土(過程異常複雜,這裡不細說),於是就要求把科干「讓」與中國。在1893年3月22日給英國的照會中,他寫道:

(英國)並將薩爾溫江之東九鄉之地,俗稱為科干者,讓予中國。
注意,這裡所說的科干是用「讓」,而不是「還」或者「歸」,作為當時中國頂尖的外交家薛福成,對於用字的精確是寸步不讓的。對同樣已經是被英國佔領但他認為原屬中國的地方(如孟連和江洪),他用的字眼是「歸」。薛福成所代表的中國政府的態度顯示了中國支持科干原先不屬中國的態度。這再一次證明了果敢向來不屬中國。

劃界條約中規定果敢屬於緬甸

當時,英國已經把果敢收入版圖,自然不願把果敢讓給中國,但由於劃界還有其他的利益,經過權衡,英國答允了中國的條件,於是在1894年的《中英續議滇緬界務商務條款》中寫有:

「現因中國不再索問永昌、騰越邊界處之隙地,英國大君主於北丹尼(即木邦)地及科干,照以上所劃邊界,讓與中國之外,又允將從前屬於中國兼屬緬甸之孟連、江洪所有緬甸上邦之權,均歸中國大皇帝永遠管理。」

這裡的字眼再一次用「讓」,繼續支持以上的果敢以前向來不屬中國的觀點。這時,中國本來能夠擁有果敢,但是中國旋即違反了條約(過程也是很複雜,不細說)。於是英國人根據條約提出修正。這就有了1897年的《中英續議滇緬界務商務條續附款》,在此條約中,原先英國「讓」予中國的地區,包括果敢,被正式歸還緬甸。

值得指出的是,無論是1894年還是1897年的談判和條約,都是平等的談判和平等的條約,因而也是有效的。這和中國割讓給俄羅斯大片領土的歷次不平等的邊界條約截然不同。比如1894年薛福成主持的劃界談判得到了清朝上下一致的交口稱讚,被視為史無前例的外交勝利。光緒皇帝誇曰:「薛某辦事甚好。」而薛福成自己對於談判得到「西面南面展地」(即包括果敢在內的土地)的成果還頗為驕傲。1897年的談判儘管不是中國所希望的,但明顯是中國違約在先,果敢等地在談判中被重歸緬甸也無話可說。這兩個條約的有效性被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態度所一再證實:儘管在民國和解放後,中國都繼續和緬甸進行邊界談判,都以此兩條約為談判基礎。果敢地區在這一系列的談判中都沒有被涉及。

1956年,中緬開始進行邊界問題談判。1960年10月1日,中緬兩國簽訂了《中緬邊界條約》。從此,中緬之間的全部邊界正式最後劃定。果敢於是在法律上永遠屬於緬甸。

從此歷史脈絡可以看到,除了因為戰亂和特殊原因(如1894-1897年之間的狀態),自16世紀,中緬之間有相對穩定的邊界以來,果敢就是緬甸的一部分。緬甸對果敢的主權有幾個明顯的證據:1)果敢歷史上是木邦的一部分,而木邦屬於緬甸;2)漢人進入果敢是反清的南明殘部逃入緬境的結果,清朝認為此乃化外之地而不再追捕;3)果敢的漢人領袖每年都向木邦上繳賦稅;4)木邦對果敢的漢人領袖有實質性的指派和任命權;5)晚清中英邊界談判時,中國代表經過詳細考察之後,確認果敢原先不屬中國;6)1897年,清朝通過條約把果敢劃給英屬緬甸;7)1960年,中國和緬甸達成最終邊界條約,果敢歸屬緬甸。

可見,無論從歷史上還是法律上,果敢都毫無疑義地是緬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政府一向承認緬甸對果敢的主權,無權僅僅因為果敢族實際是漢人而所謂「收回」果敢。

果敢同盟軍不值得同情

在1897年劃界之後,果敢重新屬於英國,並被重新歸入木邦的轄區。在1947年,在緬甸各地區負責人在撣邦小鎮彬龍(Panglong)舉行會議,確定了緬甸獨立及其建制形式,並簽訂了彬龍協議(PanglongAgreement)[3]。1948年,緬甸獨立,果敢作為撣邦的一部分加入緬甸聯邦。果敢人首領參加會議,會後果敢被正式列為緬甸的135個民族之一,獲得和其他民族,包括主體民族緬族同等的權利。此後,果敢的首領楊振材就任議員,還曾代表緬甸出席聯合國會議。

根據彬龍協議,儘管各邦(state)「原則上擁有對內政的完全自治權」(full autonomy in internal administration for the Frontier Areas is accepted in principle)。 但這僅僅限於內政。 這些地區的外交和國防的事務仍然歸於中央(the subject of Frontier Areas brought within the purview of the Executive Council by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as in the case of Defence and External Affairs)。 對於果敢這樣的邊疆地區,中央完全有權駐軍並整編各個地方軍,因為這屬於國防事務。

但由於緬甸的國情和外國勢力的干預,果敢在緬甸獨立之後,長期擁兵自重,成為割據一方的軍閥和土皇帝。果敢前後幾個領導人拒絕中央的整編,並勾結外國勢力,進行長達20多年的叛亂。彭家聲本人就是在外國接受軍事培訓,而另外的一個領導人,根本就是偷越國境的外國人。直到80年代末期,外國勢力不願繼續干涉緬甸內政,才通過各種叛變和出賣同黨,向中央「投誠」,為繼續割據進行討價還價。與此同時,果敢淪為臭名昭著的毒品金三角,現在果敢同盟軍的領導人彭家聲,以及之前幾個果敢領導人,都是大毒梟出身。他們手上的錢,沒有一分是乾淨的。

因此,無論從割據叛國的角度,還是從販毒罪惡的角度,這些果敢的領導人們,包括彭家聲,都可用罪大惡極來形容,理應繩之於法。

2009年,中央軍再要改編果敢同盟軍,彭家聲再次擁兵叛變。這時,副官白所成轉而投靠政府軍,成功地擊潰了果敢同盟軍,惟彭家聲不知所踪。白所成向中央投誠,把跟隨自己的同盟軍改編為邊防軍,並允許中央軍駐紮果敢。希望他不會變為第二個彭家聲。

2014年底,彭家聲再度露臉,並再次組織叛軍,企圖「光復果敢」。今年2月初,他們帶兵進攻果敢,和政府軍發生激戰,這就是現在緬甸亂局的直接起因。這種武裝叛變分裂國家的行為,當然理應受到譴責而不是支持。只是彭家聲打出漢人血統牌,企圖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又祭出政府軍是受美國挑撥圍堵中國的陰謀論。這些做法無非是想得到中國的支持,或者得到不明就裡的漢人的支持。他果然是一個深得真傳的好學生。只是這種拙劣的伎倆能騙得了誰?

果敢從歷史到法律都是緬甸自古以來的不可分割一部分。無權脫離緬甸。中國向來承認果敢屬於緬甸,自然不能違反條約。

果敢人儘管是漢族人,但他們幾百年前就不是中國人,只能算是中國裔的緬甸人,中國對他們沒有任何義務,也沒有任何的權利。正如俄羅斯無權以任何名義支援中國境內的俄羅斯裔人(假設性的)叛亂一樣。

中國向來聲稱五項基本原則,其中一條就是互不干涉內政。果敢顯然就是緬甸的內政。

中國向來主張少數民族無權從多民族國家分裂出去。緬甸政府對果敢人也談不上什麼歧視和人道主義災難。無論按照中國的標準還是國際標準,果敢都無權脫離緬甸。

中國向來強調中央對地方的絕對管治權。果敢享有的是對內政的高度自治,而不是絕對自治。果敢同盟軍決絕改編和武裝叛變,是管治權之爭,實質就是否定中央對果敢的管治權,實質就是要搞「果獨」。這是中國政府完全無法支持的。

其實,從道德上說,這些果敢叛軍也絲毫不值得同情。果敢人並不是果敢的原住民,而是為了避難而逃到果敢。緬甸人出於好意收留他們,讓他們免於禍害,並讓他們長居於此,甚至建立自己的自治政府,充分承認他們的平等地位和自治權。緬甸對果敢人可謂仁至義盡。

可是,以彭家聲為首的果敢軍閥和其追隨者不但不心懷感激,反而要鵲巢鳩佔,妄圖在緬甸搞永遠的獨立王國。此豈非農夫和蛇?更不提他們當中很多都是大毒梟,幹著黃賭毒的非法和反人類的勾當。不但危害緬甸的利益,還直接毒害鄰近的中國人。

彭家聲等果敢人如果要「回歸」中國,很簡單,離開果敢,申請加入中國國籍就是了。這塊土地本來就不是你們的。何必要綁架絕大部分願意繼續留在果敢為統一的緬甸而作貢獻的果敢人民?

現在,除非果敢發生舉世公認的人道主義災難,否則國際社會都無權干涉緬甸的內政,最多只能呼籲盡快結束戰事。中國現在能做的和需要做的,是要幫助緬甸政府暫時照顧受戰火影響而進入中國的災民,維持中緬兩國來之不易的友好狀態。

幸虧,在中國鼓吹干預緬甸僅僅是一小撮右翼分子。中國領導人頭腦是清晰的,外交部早就表示中國不會干預緬甸內政。 即便是在克里米亞事件中鼓吹叛國有理的親俄媒體《環球時報》,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轉而表示「把果敢和克里米亞類比很可笑」。
aaa
只看该作者 78 发表于: 2015-04-02
1、自古以来,中国中央政府对果敢地区的控制力就不强。
2、但,上一条同样适用于缅甸中央政府。
3、今天果敢是无争议的缅甸领土,让中国吞并是不现实的臆想。
4、人权高于主权,国际社会不应坐视当局对本国平民广泛的暴力行为。
I don't care who you are
Where you're from
What you did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看该作者 79 发表于: 2015-04-02
<中國為何無權「收回」果敢?>
看了就想吐!果敢人就是中国人!
zzhc
只看该作者 80 发表于: 2015-04-02
回 zzhc 的帖子
zzhc:<中國為何無權「收回」果敢?>
看了就想吐!果敢人就是中国人!
 (2015-04-02 11:48) 

他們是華裔

但只是移民
只看该作者 81 发表于: 2015-04-03
明清时期中缅边境两侧大量存在两属的土司,19世纪以来根据一系列的国际法律文件明确了边界的走向。
只看该作者 82 发表于: 2015-06-11
回 wilander 的帖子
wilander:中國為何無權「收回」果敢?
最近緬甸果敢局勢緊張,中國的右翼民族分子開始鼓吹中國有權「收回」果敢。但中國真的有權「收回」果敢嗎?
....... (2015-04-02 10:10) 

你撒谎,果敢与木邦在英国人侵入滇西之前并不是隶属关系。

       木邦在怒江以西,历史上多次入侵江东。1867年木邦进犯果敢,先后占据滚弄、害羞水、杨德山、仰况等地,杨国华及其弟杨国藩、杨国美,先后率领民兵乡勇,将入侵者击退。其中,仰况一役,击毙了江西勐古首领;害羞水一役,则生俘了木邦首领,直至木邦承诺归还滚弄渡口,同意将江西长箐山、勐洪两地划归果敢领辖,才放其生还。从此,果敢的领地,由江东扩展至江西。
       1887年,在木邦土司的操纵下,滚弄、勐洪、勐板等地方土目,乘英军侵入滇西之机,举兵反叛果敢,杨国正曾派遣杨春荣等,率兵勇,各个击破,平息反叛,维系了土司辖区完整及地方安定。杨春荣“率兵勇,亲冒夭石,攻勐板,服勐洪,克滚弄,疆土日辟,地方亦已平清”。
       直到英国侵入滇西后,英国才将果敢划归木邦管辖。1947年,由于果敢坚决要求,果敢最终以放弃江西长箐山、勐洪两地的代价脱离木邦。
只看该作者 83 发表于: 2015-06-11
回 上下求索 的帖子
上下求索:有没有果敢最大时期的地图?江西的勐古、勐洪应该是缅甸内战期间夺取的吧,不是果敢的本土。还有果敢不属于卡佤山区吧? (2015-02-27 00:07) 

江西的长箐山和勐洪在果敢土司时期就属于果敢了,直到1947年,由于果敢坚决要求,果敢最终以放弃江西长箐山、勐洪两地的代价脱离木邦。果敢不属于卡佤山区。
只看该作者 84 发表于: 2015-06-11
回 上下求索 的帖子
上下求索:两幅图的果敢除了内部区划都一样大呀,看不出哪里有失地。江西是萨尔温江以西吗? (2015-02-14 00:21) 

滚弄早被缅匪单独划成一个县,不属于果敢。缅匪更把水沟洼乡和麻利坪乡划给滚弄县,伪果敢自治区的清水河分区只剩下龙塘一个乡。
只看该作者 85 发表于: 03-09
孟卯王國、景隴王國都是較大的傣族政權,
周圍的小土司、小城邦,可能臣服在他們之下,也可能轉向效忠朝廷。

這些民族政權,或大或小,
在中國史書被披上了一層朦朧的土司外衣,讓人不容易直觀理解它們的存在。
它們多半在改朝換代的時候,中原王朝把軍隊開過去之時臣服表忠。


在掸族人的角度,都是最終入了中國領土的掸族小王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an_States#Chinese_Shan_States


果敢曾是傣(掸)族地,譚其驤版地圖將孟纏甸圈圈的位置落在了現在的果敢境內。
漢人是晚來者,長久住下來,使果敢變為漢地,也用了周圍的那套秩序,成為一方小土司。
只看该作者 86 发表于: 03-12
中国有没权收回来先不说,果敢人在当地世居了几百年还是客居,还是移民?那美澳等等的白人不全都是客居,还不如果敢人定居的时间长呢,不是更应该在当地没啥权利?楼上某些逻辑真是太感人了,不是傻就是坏透了。
只看该作者 87 发表于: 03-14
信報黎先生的那篇文章不完全正確,果敢那塊地,歷史最早不屬緬也不屬漢,很可能傣族土邦的。只不過傣族土邦後來不統一,散入多個現代國家。

果敢的居民,考查在當地的以漢族為主,佔了六七成以上。留意這個所謂的世居,遷居兩三百年以內,更早之前沒有文獻可考。

漢族在明朝開始大量移入雲南,這個移入的過程,後來也包括了果敢。漢族從原本的絕對少數,經歷數百年到現在也過半,果敢的漢族比重還比雲南許多地方的比重高。

其它還有與中國西南相同的少數民族,各族總量在果敢也佔了二三成。

另一種漢人,就是短暫僑居在果敢的中國人,多半來自雲南,去那邊做生意的,聚居在市街。根據零九年八八事件之前的果敢當局說法,這一類也有數萬人之譜,使得果敢總人口一度接近二十萬人之眾。但是一開戰,僑民就都撤離了。後來也看不到新的統計數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