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626阅读
  • 136回复

[省制]建议设置新的政区实体 比如【郡或道】(省域副中心独立为小型省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5-04-26
分省域副中心晋升渠道狭窄  

可以考虑设立新的政治实体
比如桂林郡 赣州郡 潮汕郡 雁荡郡 湛江郡等  与省平级(即小型省份)  

一拆二容易施行(参见扬泰 淮宿) 缓解省内矛盾 降低审批成本 创造就业岗位(官位) 带动一方繁荣  
政治资源的投入是最见效的投入
因为当官的才有钱 有钱的才会尾随当官的 良性循环  
这两批人的入驻才是一个城市活起来的根本

[ 此帖被KINGSON在2015-04-27 05:03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04-26
不增加地级编制 完全是阻碍城市化发展  

应该让大、中城市充分发展 尤其是新兴中等城市  
小乡小镇小县 消亡的需要及时撤并 不太需要政治拼命维持

被撤销的乡镇县公务员挪移到新的地级市 贵州就可以这么放手干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04-27
分省为道,大头试过,失败了,最后还是回到了光头的行政督察区,并一路演变到现在的地级市。
包括地级市在内,契丹现在所有通名叫市的区划,都不是城市区划。增加地级市规模,跟促进城市化的发展,完全不搭界。
对地级市的处理应该是废除地级市,恢复传统府域,而不是增加数量、降低整体规模。这样纯属增加重复建设。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分省为道,大头试过,失败了,最后还是回到了光头的行政督察区,并一路演变到现在的地级市。
包括地级市在内,契丹现在所有通名叫市的区划,都不是城市区划。增加地级市规模,跟促进城市化的发展,完全不搭界。
对地级市的处理应该是废除地级市,恢复传统府域,而不是增加数量、降 .. (2015-04-27 04:33)


不是平均的一分为二 而是大地级市分出单过 同时又不至于太损伤既有省
比如温州带上丽水独立 赣州直接独立。 这些都超过海南宁夏等省的规模了。。。。

不要和我谈历史 我不懂 我只懂未来
我只知道 今时不同往日 今天有13亿人 以前没这么多人

没有什么事一成不变  一劳永逸 一个体制存万年 我只预测不久的将来会怎么样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不是平均的一分为二 而是大地级市分家单过
比如温州带上丽水独立 赣州直接独立。 这都抵得上半个小省
不要和我谈历史 我不懂 我只懂未来 我只知道 今时不同往日 今天有13亿人 以前没这么多人 (2015-04-27 04:58) 
人类文明就是从历史上的经验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不谈历史,没有文明积累,你设计的制度,能有可行性么?
区域治理是广域当局的重要内容。区域治理说白了就是修理地皮。不错,以前是没那么多人,但地还是那些地、山还是那些山、水还是那些水。不能因为人口增加了,就把自然空间也跟着分割,所以广域当局整体上的辖区规模不应该有太大的变化。
真正受到人口增加影响的,是纳入朝廷体制的基层当局。人口增加了,腊肉时代的县辖区或现在合并后的乡镇的人口规模,就能跟唐宋人口较少的州相比。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皇权不下县”就根本不可能了。

大头的道制被光头的行政督察区取代,就是因为道制花在路途上的时间太多。以当时的交通条件,即便是中高级官吏,有汽车,也不可能当日往返于治所与部分县城之间。
以现在的交通条件,对屁民还是还是这个问题,即即便是道内跨府也是一样不可能办完事后当日往返,需要在道城找旅店。除非你坐高铁。但那个票价(想随到随走只能一等座),其实也就是把旅店钱折价到了车票里。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人类文明就是从历史上的经验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不谈历史,没有文明积累,你设计的制度,能有可行性么?
大头的道制被光头的行政督察区取代,就是因为道制花在路途上的时间太多。以当时的交通条件,即便是中高级官吏,有汽车,也不可能当日往返于治所与部分县城之间。
以现在的交 .. (2015-04-27 05:07)

我说过了 我不谈历史 我只分析现状 从而推测不久的未来  一步一步推测
没有什么万年不变 历史也是波动的 没有哪个层次适宜所有时代
不要和我天天说你理论。 你的理论可以自己去写论文。

我只知道目前的矛盾是赣州官员不愿意去南昌开会和审批 桂林官员不愿意去南宁开会和审批。矛盾突出 这就够了。
权力若无法反转 桂林不能取代南宁的话 只能分家。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5-04-27
在这个论坛的历史板块我几乎不发帖

但我预测的政改都八九不离十(比如南京并区) 因为我注重摸透现状的矛盾之处 以及矛盾的发展方向

我面向的是未来 而不是留恋过去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我说过了 我不谈历史 我只分析现状 从而推测不久的未来  一步一步推测
没有什么万年不变 历史也是波动的 没有哪个层次适宜所有时代
不要和我天天说你理论。 你的理论可以自己去写论文。
我只知道目前的矛盾是赣州官员不愿意去南昌开会和审批 桂林官员不愿意去南宁开会和审批。矛盾突出 这就够了。 (2015-04-27 05:09) 
不谈历史,只谈现状,那你就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结论。搞了半天,最后发现,自己犯的错误,古人都尝试过。
至少在在地方制度的设计问题上,从大头和光头,到腊肉和矮子,以至蛤蟆,他们做的事情加在一起,其实就是全盘推翻中国2000年的政治经验,从头再把古人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不谈历史,只谈现状,那你就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结论。搞了半天,最后发现,自己犯的错误,古人都尝试过。 (2015-04-27 05:18) 

随便。。。。。 我能测准就行了。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随便。。。。。 我能测准就行了。 (2015-04-27 05:19) 
你推测不了。因为你不了解行政区划背后的逻辑。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不谈历史,只谈现状,那你就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结论。搞了半天,最后发现,自己犯的错误,古人都尝试过。 (2015-04-27 05:18) 

O(∩_∩)O~

天天热衷历史 居然不明白一句话:历史没有谁是对错的, 只有由谁来书写的。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O(∩_∩)O~
天天热衷历史 居然不明白一句话:历史没有谁是对错的, 只有由谁来书写的。 (2015-04-27 05:22) 
你这就叫历史虚无主义了。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5-04-27
甭老想着人定胜天。开国皇帝朱洪武和毛腊肉又都怎么样?
说了府市制是经过推演的、综合社会成本最低的制度,有些人就是不信邪,非要假装中国是个跟欧洲大国一般大小的国家,把非省城(道城)都当成乡下,把非县城都当成无人区,重心上移。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你这就叫历史虚无主义了。 (2015-04-27 05:22)

那请问你的历史正误观 以何标准来判定?! 一个人 一个皇帝是不是不该犯任何一点错 否则就该批? 是人就会犯错,
其实从哲学角度 世上根本就没有恒定标准判断对错。
那请问你对西安事变怎么看。
历史没有假如  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某个重要历史时刻是个傻子促成的。

文景之治 汉武大帝或任何一个傻子皇帝都是上帝或佛主安排好在适当时刻做了适当的你认为的“对”或“错”的事儿。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那请问你的历史正误观 以何标准来判定?! 一个人 一个皇帝是不是不该犯任何一点错 否则就改批。
那请问你对西安事变怎么看。
历史没有假如  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某个重要历史时刻是个傻子促成的。 (2015-04-27 05:25) 
研究行政区划、地方制度,用得着扯那么远么?
无视历史上已有的政治经验,故意推倒重来,与没有先例可以借鉴而犯的错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故意胡来,后者是人非圣贤。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甭老想着人定胜天。开国皇帝朱洪武和毛腊肉又都怎么样?
说了府市制是经过推演的、综合社会成本最低的制度,有些人就是不信邪,非要假装中国是个跟欧洲大国一般大小的国家,把非省城(道城)都当成乡下,把非县城都当成无人区,重心上移。 (2015-04-27 05:24)

人力抵御不了马太效应 就算是英美法日 照样除了首都剩下的基本都是空壳。

所以我提出驻地比非驻地要高一级,所吸纳的资本是非驻地的高阶导。
我把北京的区等同于省 上海的区等同于地级市。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5-04-27
以全中国之大,三层行政机构是不可能的,四层行政机构都已经是管理幅度偏大了。
不论什么国家,三级地方当局是不可能的,必定会有一级变成上级的异地行政机构。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人力抵御不了马太效应 就算是英美法日 照样除了首都剩下的基本都是空壳。 所以我提出驻地比非驻地要高一级
我把北京的区等同于省 上海的区等同于地级市。 (2015-04-27 05:31) 
英法历史上都有一个中央集权化的过程,以至于首都一城独大。
相比之下,长期封建割据的德国、意大利,以及没有过中央集权历史的美国,首都虽然也是大城市,但在城市布局上远远不是那么特殊的地位。
其实行政级别本身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真正有意义的就是辖区内的人口和土地,也就是整体规模。天津的区一样是地级,甚至滨海新区还是副省级,但是天津市的省级当局对这些副省级、地级区划的控制力度,远非外省省府对各地级市的控制力度可比。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以全中国之大,三层行政机构是不可能的,四层行政机构都已经是管理幅度偏大了。
不论什么国家,三级地方当局是不可能的,必定会有一级变成上级的异地行政机构。 (2015-04-27 05:33)

历史不会突变 不会一下变成你希望的那样

我这个方案正是慢慢改 慢慢化解省会和省域副中心的矛盾

其实和计划单列市的意思差不太多,青岛不再受济南管(当然目前只是经济上的 这是沿海可以理解)。
而桂林、赣州等和多个省级单位接壤 矛盾突出的不是经济 而是权力 所以直接权力分家即可。
我并没有说全国铺开。 而是少量矛盾突出的省份分家。比如安徽就不用 没谁能对合肥形成绝对威胁。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历史不会突变 不会一下变成你希望的那样
我这个方案正是慢慢改 慢慢化解省会和省域副中心的矛盾
其实和计划单列市的意思差不太多。 我并没有说全国铺开。 而是少量矛盾突出的地方分家。  (2015-04-27 05:36) 
税收还好说一些,不就是分钱么。地方立法权可就不好办了。制度推演的结果,你也不可能搞出三级地方立法权。没有更多的法律位阶留给多出来的地方当局层级。
不是什么我希望的什么样。从正面来讲,那就是已经运行了超过2000年的政治经验。从反面来讲,从大头到蛤蟆的整个历史,也表明,逆势而为是不可能的。最终历史发展的趋势还是要回到符合社会客观发展规律的途径上来。人力最多只能延缓规律发挥作用。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税收还好说一些,不就是分钱么。地方立法权可就不好办了。制度推演的结果,你也不可能搞出三级地方立法权。没有更多的法律位阶留给多出来的地方当局。
不是什么我希望的什么样。从正面来讲,那就是已经运行了超过2000年的政治经验。从反面来讲,从大头到蛤蟆的整个历史,也表明, .. (2015-04-27 05:39)

你的发展观就是一成不变 懒得说了。。。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平等 人生来就不平等 也做不到平等

有人生来就美 有人生来就丑 有人生来就是主角 有人生来就是配角 所以不管发展到什么时候 人都分三六九等 中心就是中心 阶级就是阶级。 北京人就是北京人 不可能等同于上海人也不可能等同于天津人。

法律不是判断对错 而是剥削的工具而已。
有人天生就是被剥削 有人天生就是剥削者。 这谁也改变不了。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你的发展观就是一成不变 懒得说了。。。 (2015-04-27 05:42) 
即便不讲历史经验,就谈现实。在两级地方当局的模式下,朝廷对一般内政可以只做规范性立法,内容相当于部门基准法。广域当局可以制定原则性立法,内容与中小国家的普通法相当。基础当局可以对其承包的公共事业制定执行细则。
但如果是三级地方当局,你如何划分三级地方立法权?还是说,你打算取消基础当局,同时设立高度雷同、权责划分不清,或即便权责明确,但因为故意政出多门而需要大量协调工作的两级广域地方当局?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即便不讲历史经验,就谈现实。在两级地方当局的模式下,朝廷对一般内政可以只做规范性立法,内容相当于部门基准法。广域当局可以制定原则性立法,内容与中小国家的普通法相当。基础当局可以对其承包的公共事业制定执行细则。
但如果是三级地方当局,你如何划分三级地方立法权?还 .. (2015-04-27 05:45)

你还是不明白

我不认为世上有合理  我的世界观就是剥削就是合理,强权就是合理。 邪恶是合理 善良是不合理。
平等是假象,不平等才是现实。 不管几级制度 那不过是剥削和被剥削的程度不同罢了。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5-04-27
回 KINGSON 的帖子
KINGSON:法律不是判断对错 而是剥削的工具而已。
有人天生就是被剥削 有人天生就是剥削者。 这谁也改变不了。
KINGSON:你还是不明白
我不认为世上有合理  我的世界观就是剥削就是合理,强权就是合理。 邪恶是合理 善良是不合理。
平等是假象,不平等才是现实。 不管几级制度 那不过是剥削和被剥削的程度不同罢了。
故意忽视非省城、非县城民众的福祉,故意只开发极少部分的资源,而体制性地浪费其它资源,那么你以全中国之大,只能与鬼子甚至半个棒子比整体实力、总量,也就不奇怪了。
非要人定胜天,设计出来没有可行性的制度,还要强制推广,不得变通,那井冈山上的奇迹正在向你招手。不过你的角色不是腊肉,而是光头。
市(city),街(town),村(village),区(district),社区(community)。
地方(region),路(province),道(circuit),府/厅(prefecture / subcircuit),郡(commandery),县(county),乡(division),邑(canton),亭(parish),里(alley)。
备用马甲:猎杀红色十月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5-04-27
回 Franc.She 的帖子
Franc.She:故意忽视非省城、非县城民众的福祉,故意只开发极少部分的资源,而体制性地浪费其它资源,那么你以全中国之大,只能与鬼子甚至半个棒子比整体实力、总量,也就不奇怪了。 (2015-04-27 05:52)

你估计不懂城市规划。  

有的地块天生就是CBD 比如陆家嘴
有些地块天生就是绿地 注定开发不得的。 因为开发之后绿地就少了 生态就破坏了 就会影响到CBD的人了。
比如淀浦河 太浦河上游两岸。要保育土壤生态。

也就是说开发了一部分土地 就需要牺牲很多其他土地来生态生产供给这块被开发的地。

有些地块 天生铺金条 有些地块 天生建垃圾场或厕所 这是命中注定的。

人也是。不可能平等。有些人天生享受好的资源,有些人天生要为前面这些人服务劳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