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116阅读
  • 44回复

[香港]香港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最大的奇蹟--朱凱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6-09-03
— 本帖被 keating 执行锁定操作(2019-11-03) —
話說,明天(9月4日)香港將會舉行立法會選舉。

相關資料,網上極多。要知道基本背景,可去維基百科搜一下。

以下提供若干可參考連結。

-------------------------
2016年立法會選舉官方網站(有詳細選區分界地圖):
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6/chi/index.html

著名網媒「HK01」(立場傾向建制)的選前民調預測:
http://2016legcoelection.hk01.com/page/data

著名網媒「立場新聞」(立場傾向泛民)的選前民調預測:
http://election2016.thestand.news/
-------------------------

另外,各政黨都有自己的選舉專門網頁,很容易能找到。

今年立法會選舉風雲譎變。圍繞著「梁+中聯辦」及「2014年雨運」兩股前所未見的政治旋渦,不論「建制」還是「泛民」都出現嚴重內閧。水很深,看不透,吾輩屁民除了打醬油,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 此帖被香港來的沛在2016-09-05 05:21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09-03
感谢分享。
新号:飞升。中华、华人,自缚奇绝!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6-09-03
参选与弃(避)选人数之多为历界之最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6-09-04
選舉更大程度上是比不爛的。選舉是競爭,競爭一定會把所有候選人的各種缺點過失放在公眾的顯微鏡下曝光看清楚。然後選出一些相對可信可靠的人。

選舉的意義在於疏導、壓抑人性的陰暗面,而不在於發掦人性的光明面。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6-09-04

前所未見的踴躍投票情況。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09-05

港島太古城,晚上十時半投票時間結束後,依然有約 1400 人排隊等候投票。按照規定,只要在結束時間前排隊,依然可以投票,但「截龍」後就不再接受其他人新加入排隊。估計該票站要投票至今晚凌晨三點。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6-09-05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E%92%E5%A4%AA%E5%8F%A4%E5%9F%8E%E7%A5%A8%E7%AB%99%E9%9A%8A%E5%B0%BE-%E6%A2%81%E5%85%88%E7%94%9F-%E6%8E%92%E5%88%B0%E5%B9%BE%E9%BB%9E%E9%83%BD%E6%9C%83%E6%8E%92/

排太古城票站隊尾 梁先生:排到幾點都會排
2016/9/5 — 0:43


太古城票站人龍中,排隊尾的梁先生。他身旁有一個截龍排,表明十時半或以前來到排隊的,即能投票。(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九月四日投票日,入黑後,各區票站均出現人龍,幸而截龍前能夠進入隊伍的市民都可以投票。其中,全港其中一個最多人排隊的票站太古城東區少年警訊會所票站,排隊尾的梁先生表示,「排到幾點都會排落去」。

梁先生是太古城的居民,多年投票也被安排在這區的票站。他曾經在區議會選舉時於該票站投票,過程順利,基本上不用排隊。梁先生曾在今晚七時半到達票站,但見到人龍誇張就折返,以為十時許再下去會較快完成投票。

怎料十時半人龍更長,但梁先生也慶幸自己能夠成功入隊。他希望下年選管會能夠分流,例如某批數字尾的選民安排在某時段投票。

《立場新聞》博客 Joey Kwok向選舉主任查問,職員說隊中的市民需要去洗手間或買食物,職員可以盡量安排。Joey Kwok觀察到,因為場地所限,太古城票站分成兩條隊龍,其中第一條隊連接入口。第一條隊人士全部入場後,第二條隊的人士才能進場。排第二條隊的龍頭人士已排了三小時,而十時半才來到的梁先生,排的是第二條隊隊尾,亦即是該站全部投票人士的最後一人,甚至是香港所有票站的最後一位投票人士。梁先生預計,要排到深夜才能投票。

-------------------


相關文章
凌晨12時 太古城票站仍逾千人排隊 需等近三小時
2016/9/5 — 0:30
藍田啟田票站逾百人耐心排隊 蔡生:驚四年後冇得投、為下一代投票
2016/9/4 — 21:36
有關票站人龍的緊急呼籲
2016/9/4 — 21:16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6-09-05
八鄉朱凱迪創造了本屆立法會選舉最大的奇蹟!

剛才初步公佈選舉結果,在新界西,朱凱迪出乎意料地暫時得票最高。雖然已經是半夜,在場人士莫不驚奇,電視前和網上也是一陣大呼小叫。

朱凱迪是誰?《明報》小記者、跑去伊朗唸波斯語、保衛天星碼頭、保衛菜園村、提倡城鄉共建、提倡土地正義。一個連競選橫額都是自己和朋友親手製作的小人物,由十年前被所有人認為「搗亂」,到今日首度參選立法會即以新界西最高得票進入議會大廳,真是反映了這十年來民心向背的巨大變化。

-----------------------
http://www.post852.com/151286/%E3%80%90%E9%82%A3%E5%B9%B4%E6%88%9121%E6%AD%B2%E3%80%91%E6%9C%B1%E5%87%B1%E8%BF%AA%EF%BC%9A%E9%A6%99%E6%B8%AF%E7%9A%84%E7%B6%93%E6%AD%B7%E6%98%AF%E6%88%91%E7%9A%84%E8%83%8C%E6%99%AF%E3%80%80%E6%83%B3/#!

【那年我21歲】朱凱迪:香港的經歷是我的背景 想做一件事的決心從來未變過



1998年,朱凱迪21歲,剛剛陪伴香港走過一段特別的日子。三毛說,「20歲的年紀,不是自大便是自卑,年輕人面對這階段的人和事,新鮮中總是透著摸不著邊際的迷茫和膽怯。」對21歲的朱凱迪而言,當時陷入迷茫的除了他自己,還有整個香港社會。

21歲大學生與香港一同迷茫

1997年主權移交前後,很多香港人選擇離開,但更多沒有選擇的香港人只能夠默默接受,接受自己身份的轉變,接受自己的土地易主。朱凱迪說,那段時間香港平靜得出奇,就如被動地等待著自己的命運被宣判,「我讀大學的時候,96至99年的香港其實沒有甚麼大事發生」。他口中的大事不包括1997年的金融風暴及主權移交,但對於當時只有20歲,並一心打算做傳道人的朱凱迪來說,金融風暴對他的影響可謂微乎其微。

在20多歲的年紀,對朱凱迪來說影響最大的事件,是美國911恐怖襲擊。當時朱凱迪正在報社國際版做記者,地球另一端發生大型災難的轟動,與死寂的香港形成鮮明對比,朱凱迪由此對伊斯蘭國家產生興趣,於是萌生走出去的想法。「回歸之後的一段時間,香港人都不知道應該對回歸作何反應,不知道自己可以為香港做些甚麼。」朱凱迪說,與其繼續被動地接受自己的前途被決定,倒不如為自己開拓不同的事業,做些有意義的事情。於是他坐言起行,2001年即辭去報社工作,先後前往巴基斯坦、阿富汗及伊朗三地,用半遊歷半採訪的方式深入了解伊斯蘭國家。

在阿富汗的每一日都覺得自己會死

朱凱迪一去就在三地輾轉停留五年,旅途中曾與當地伊斯蘭極端分子同台食飯、結伴出遊。他說印象最深刻是在阿富汗,試過食完午飯已經過了下午三點,坐著的汽車駛過杳無人煙的街道,一邊忐忑地透過車窗觀察道路兩旁的殘垣敗瓦,一邊擔心車輛會突然被截停,或踩上某個伏擊的地雷。當時的阿富汗百廢待興,局勢緊張如現在的敘利亞,為安全起見,當地居民會避免在下午三點之後仍在室外流連。回想起自己當年的經歷,朱凱迪笑稱「雖然好無聊,但真係成日覺得自己會死,當時嘅世界都幾奇怪,我估如果我呢幾年先去,應該已經俾ISIS綁架咗。」

朱凱迪指,那幾年的經驗對他影響很大,雖然現在投身本土社會運動,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所謂香港的本土,其實仍是處於世界之中」,因為很多本土問題都離不開世界問題,正如恐怖主義全球化和氣候變化,對中東地區的局勢及環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簡單嚟講,本土政治唔係大曬。」

香港的經歷是無法抹去的背景

從戰火紛爭的地區回到香港,已經是2005年,香港已經歷過2003年的沙士、23條立法等事件,用朱凱迪的話來說,這個時候的香港已經覺醒。

大學從未沒有加入過學生會、沒有參與過學生運動的朱凱迪,卻在30歲之後,義無反顧地投身社會運動。他說,2003年對他們這一代有很大震撼,在香港發生的一切證明原來很多香港人沒有放棄過這個地方,「當時覺得,咁多人都無放棄,我都唔可以放棄。」

朱凱迪形容自己是與香港共同成長的一代,中學階段經歷八九六四,大學畢業見證回歸,「香港經歷的一切其實就是我們這一代的背景。」就算大學時期未有參加學生運動,但香港的命運早已嵌入他的血脈,這種關係注定了朱凱迪無法對「冷待」香港發生的一切。

21歲至今不變的是「天真」

從一個一心想當傳道人的20歲大學生,到隻身前往阿富汗等地區採訪,再之後回港後投身社運,朱凱迪青年時代的經歷,較許多同齡人都豐富。如今年屆不惑,回望過去,自己最大的轉變在哪裡?

朱凱迪思考良久,似乎答不上來。那麼不變的呢?「天真」,這次朱凱迪不假思索,他說自己從大學到現在,對每一件事維持著天真、理想化、有沖勁的心態,「當年想去阿富汗採訪嘅決心,同而家決定要做社會運動嘅決心,係無變過。」朱凱迪相信,人沒有甚麼會改變,「只不過將自己特質放在不同的處境,會產生不同結果。」

--
[ 此帖被香港來的沛在2016-09-05 05:22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6-09-05
去年區議會選舉前對他的報導。

------------------------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D%80%E9%81%B8%E5%94%90%E5%90%89%E8%A8%B6%E5%BE%B7-3-%E6%9C%B1%E5%87%B1%E8%BF%AA%E7%9A%84%E5%A5%87%E7%95%B0%E9%81%B8%E6%88%B0/

【區選唐吉訶德 3】朱凱迪的奇異選戰
2015/10/31 — 17:18



八鄉是個非比尋常的選區。

十月一個星期二上午七點,朱凱迪一個人在牛徑村口派傳單。村口有一個涼亭,開外有一個巴士站。男女老嫩的村民就在涼亭等車。

「早晨,拎張交通政綱睇下。」朱凱迪彎腰,舉手,對每一個村民說。就連私家車裡的村民也不放過,隔著玻璃展示政綱。政綱上大大隻字寫道:「群策群力改善交通 村口等車不再徬徨」。設計精緻,綠色背景上以樸素畫風,繪有許多村民、巴士、小巴、單車……

只是願意接傳單的人不多 — 我的觀察是,約一半左右,比其他地區要少。

一支手製綠色直幡孤獨地紮在欄杆上,面積細,又綁得不高,與十多二十面一直延伸進村內的巨大黃幡成反比 — 黃幡上寫的是朱凱迪對手的名字,黎偉雄。原居民,上村村代表,未有申報政治聯繫。



會俾人凶

朱凱迪無法把直幡掛入村內,就連入村派傳單也不敢。「會俾人凶,會有人說:『唔撚想你響度囉!』」他說。別說村內,有時在村口派也會被趕。一天他和選舉經理在某村村口派發,就被幾名大叔驅趕、推撞。大叔說不歡迎朱凱迪,因為朱凱迪參選令村內分化。他也不認同朱凱迪的政見。比如說朱凱迪支持農耕,大叔則認為耕田應該返大陸;朱凱迪反對地產商囤積農地,大叔則認為囤地沒有問題,因為那都是真金白銀買回來的。

大叔也認定,朱凱迪參選是在玩嘢。

明知會輸,仲唔係玩嘢?上屆區議會,朱凱迪也有出選,但不是選八鄉南,而是在八鄉北。當時他要面對兩個原居民對手。勝出者有 1439 票,第二名也有 1350 票,朱凱迪只有 283 票。選舉當日,朱凱迪的對手出動私家車接載村民前往票站,甚至有人陪同公公婆婆投票,直至被投訴干擾選民後,才有所收斂。當時有記者訪問候選人之一鄧鎔耀,他對接載選民一事直認不諱,明言這是八鄉慣例。

而朱凱迪和他的助選團則踩單車拉票。早在開票箱之前,勝負已分。

至於上屆出選八鄉南的,叫馮汝竹,是一名女性。雖是原居民,卻與朱凱迪站在同一陣線參選,挑戰連任的黎偉雄。與八鄉北同樣,接載選民的私家車固然不缺,還有恐嚇。當年馮汝竹一度受黎偉雄助選團挑釁兼包圍。選舉主任對她說,有需要可報警求助。助選團聞言,連同選舉主任一起圍。票站外,一名彪形大漢站崗,令馮汝竹深感人身安全受威脅,連拉票也要行出馬路。(黎偉雄拒絕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最終馮汝竹得 767 票,以近 2000 票之差輸給奪 2747 票的黎偉雄。

八鄉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今年馮汝竹沒有再選。

「叫她再選,就是虐待她。」朱凱迪說。

因此今年八鄉南 — 朱凱迪的家 — 改由他本人披甲上陣。

*  *  *

位於元朗的八鄉南面積約 25 平方公里,佔香港總面積約 2%。以全港  1,104 平方公里劃分為 431 個區議會選區計算,八鄉南選區要比其他選區面積大十倍。

儘管面積巨大,但由於屬鄉郊地區,人口只有約 24,000 人(2011 年統計數字),與其他選區大致相同。

鄉郊二字往往使人有這種想像:美好的農田、樸素的民家、閒適的生活。青山綠水,老農夫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自得其樂。但只要你驅車在八鄉南走一轉,即會發現這裡少有農田和農夫,最多的卻是新建成及空置的三層別墅屋。而連綿掛滿一街一路的,則是地產廣告。大大隻字寫著「XX 地產」,下面是一個電話號碼。

這些別墅屋就是丁屋。



丁,即原居民男丁。在許多人的印象裡面,「原居民」這個稱號如今已經與黑幫、土豪、劣紳扣連起來。但一世紀前不是這樣的。1898 年,英國迫使中國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用新界 99 年。其時新界人主要身份是農民,種植稻米。他們的生活節奏、社會價值,亦依賴土地與自然,多於外界經濟交流,比較靠近今日人們對鄉村的樸實印象。

由於殖民政府初期視新界為港九市區軍事上的緩沖地帶,因此對他們採取不干預政策,奉行的管治制度亦與港九有所不同。就是從那時開始,政府把居於新界土地的人及其子孫稱為「原居民」— 根據這套定義,千百年來一直在九龍、香港居住的人,不是原居民;租借新界時已居於水上的蜑家人,也不是原居民;反而新界原居民的子孫,即使已移居海外,甚至不再是香港永久居民,也仍然擁有原居民身份。因此一個「荷蘭公民+新界原居民」的組合,儘管自相矛盾,但法律上是合理的。

而這種奇特的定義,也為今日香港鄉郊問題埋下伏線。

丁屋政策

卻說原居民的樸素生活,在五十年代開始出現變化。由於大量人口從中國大陸遷入,港九市區日益擠迫,殖民政府開始發展新界以滿足社會需求。先是荃灣、沙田、屯門,然後是大埔、粉嶺、上水、元朗......新界城市化令農耕生活逐漸消失,原居民也逐漸脫離原本的生活模式;另一方面,發展導致新界土地價格大幅上漲,令土地逐漸變成原居民用來交易發財的商品。

但也不是所有原居民都同意發展。發展之初,原居民中就曾出現兩把聲音:支持發展一派和反對發展一派。殖民政府為達到目的,以各種利益拉攏支持發展派,對抗反對勢力。原居民至今仍然擁有的各種特別待遇,便是由此而來。

云云利益中,其中最龐大,也最受爭議的,就是丁屋政策。1972 年,殖民政府規定凡年滿 18 歲的男性原居民(男丁),均可申請建造一座最高三層、每層最多 700 呎的丁屋,無須向政府繳付地價。當時政府曾明言這只是一項暫時措施,原因是新界許多房屋殘破不堪,故暫時容許興建丁屋以改善生活環境。

就在這一年,一個微小的失誤,導致後患無窮:政府在制訂丁屋政策時漏寫了一句審批條款:「無屋住才可起丁屋。」這一失誤,導致丁屋政策實施後 5 年,即出現嚴重濫用問題。大量原居民建屋不為居住,只為出售及出租圖利。

儘管港英政府意識到問題所在,但因不願與新界鄉民激起矛盾,臨時丁屋政策一直未有終止。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既然港九新界都已「回歸」,由殖民政府定義的「原居民」身份,理論上就可以終結;但一方面中國政府希望取得新界鄉事勢力支持,另一方面,鄉事勢力也希望繼續保留特權,兩派人就此達成共識:鄉事派加入親北京陣營,《基本法》第四十條則列明:「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

利益網絡

如此 18 年過去。昔日的原居民男性子孫許多已離開鄉郊,在市區或海外生活,但他們仍然保有原居民身份,擁有興建丁屋等各種權利。而丁屋政策濫用情況就更嚴重了,不僅丁屋可租可賣,連丁權也可作黑市交易。以八鄉為例,只要約三、四十萬,即可買到丁權一個。不過別以為所有原居民都可以發大財,因為要建丁屋,還需要土地,但大半個世紀過去,鄉郊土地多已囤積在發展商及一些財雄勢大的原居民手裡。

這少部份人結成的利益關係網,壟斷了大部份人原居民 — 以至港人的利益。

「其實現在很多原居民都很慘。」朱凱迪說。「他們利益不是很多;又驚人睇唔起佢,覺得他是土豪後代,所以很多人連自己是原居民也不願說。」

涉及的利益是如此龐大,官、鄉、商的關係網是如此緊密,鄉郊選舉經常聽聞的晒馬、叫囂、賄選、恐嚇、襲擊,便由此而來。敢出選者,多多少少也會有些「後台」;無權無勢的新鮮人想向利益集團挑戰?只能「出門口小心啲」。至於沒有參與權力遊戲的原居民,在威逼利誘下,就算不是對鄉事勢力百般恭順,也多選擇避之則吉,不聞不問。

一旦你唔聽話?租屋的可以立即被加租十倍;耕種的可以被傾倒泥頭;搞有機農業的,則被人「不小心」掉落化學品。用地的建屋的,你最好 100% 依足依規矩,否則只能等著痛腳被抓。

「香港地政系統已經淪為人們用來報仇和威脅的工具。」朱凱迪道。

今年六月,鄉事派之首、號稱「新界王」的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不再連任,由他的兒子劉業強在「無競爭對手」下繼任,反映鄉事勢力正以世襲方式,延續下去。



「現在他們變成雙重既得利益集團。又係資產階級又係原居民。」

而朱凱迪正在這樣一個地方,向鄉事派宣戰。

這場仗該怎麼打?他曾經寄望,可以把定居多年的非原居民,與及市區新搬進來的城市人組織起來。可是上屆選舉後,他又發現非原居民早已習慣服從鄉事權力,不敢聲張;而新遷入者則普遍對八鄉歸屬感低,遷入只因為鄉郊樓平租平,環境清靜,政治參與意欲比市區還低。許多人甚至連選民地址都未更改。

深耕細作

要連結他們,朱凱迪只能深耕細作。選戰期間,他每天都會在八鄉南不同位置派傳單,與選民見面。

而鄉事派所需要做的,其實只是給每條村的「樁腳」(在地區為候選人以各種方式(有時合法、有時非法)拉票的人,多為有一定勢力人士)打個電話,約個時間,挨家逐戶拍門叫投票。大多人都會說支持。

如果你敢,當然你也「可以」說,自己支持朱凱迪。

「其實我是唯一支持農業的候選人,但連農夫也不會公開說支持我。」朱凱迪苦笑。「唔夠膽㗎嘛!」

儘管朱凱迪早知事實如此,但有時候,他還是會感到沮喪。

*  *  *

一個上午我約他在錦上路西鐵站會合。碰面後他問我:「想在哪裡談?」

「沒所謂。就在那裡?」我指向西鐵站開外的長椅。那時候我還未很清楚在八鄉參選是怎麼一回事。

朱凱迪笑了笑。結果我們搭西鐵去了元朗。

社運抗爭

那天他穿著一件灰色襯衫,上面寫著「土地正義」四個字,深藍色長褲下面是一雙無綁帶黑布鞋。

這雙黑布鞋是他的衣著特徵。二十元左右一雙,很多年前他已開始穿著。朱凱迪出名物慾低,財產少,選舉經費要募捐籌措,平日生活開支則靠在大學任職維持。有時他做導師、有時他任研究助理,工作比較自由。這樣可以為他騰出時間,搞社會運動。

生於 1977 年的朱凱迪,自稱港英餘孽,既不會唱國歌,亦不會在閱兵時「向老兵敬禮」。自小喜愛行山、露營、攀石,1999 年在中大英文系畢業,加入《明報》國際版,後到伊朗學波斯文及在中東任自由撰稿人。回港後在新城電台新聞部工作。2005 年,他加入「香港獨立媒體」出任編輯,以報道規劃發展議題及前線社運聞名。

對他來說,傳媒工作與社會運動,是互為表裡的事。他曾如此談說自己的社運「獨步單方」:「首先自己做一個熱情的記者,再令其他人都成為熱情的記者。如果有四、五個人好熱情地報道,就會捲到其他人加入運動。」2006 年,他參加天星皇后保育抗爭,具備傳媒經驗的他被一眾抗爭者推舉為發言人。不過更讓朱凱迪名字深入民心的,還是 2009 年保衛菜園村一仗。當時他和一眾社運人士成立「土地正義聯盟」,反對政府拆村建高鐵。一名港鐵工人以柔道技「浮腰」摔倒一名抗爭者[1],片段廣傳於網路、電視台。這名抗爭者就是朱凱迪。


圖片來源: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菜園村是非原居民村,沒有原居民的特權保障。政府規劃高鐵路線時選擇犧牲菜園村,原因之一正是為了避免與原居民衝突。不公平的待遇,便引伸出社會對原居民特權的質疑。

朱凱迪還記得,當時抗爭者與原居民對立非常尖銳,甚至隨時動武。那時候的他與多數香港人一樣,對原居民的印象就是「壞人」、「笑話」。



「原居民是笑話,侯志強是笑話。因為他們是笑話,所以不必深究。」他這樣說。

如今他覺得這「其實是對他們缺乏了解。」轉捩點在菜園村戰役尾聲。「當時有兩條路,一是你殺我也堅決不走;二是選擇搬村。」他自言「搬村」對很多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決定,因為這就等於妥協。「但對我來說其實是經驗進入另一領域。因為你一搬村,幫你搬的就是鄉議局。」

由此朱凱迪不得不從抗爭者系統,進入鄉事派系統。為了搬村,他與劉皇發,食過好多次早餐。

朱凱迪對鄉事派的觀點,也出現了變化。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6-09-05
菜園新村

「其實高鐵都係政府落 order,鄉事派才要和應。你(菜園村和抗爭者)搞政府,就是我(鄉事派)敵人。你是我敵人,我就要搞你。」朱凱迪說。「但他們始終想維持正統鄉郊代表的角色。所以當菜園村的矛盾一過,鄉事派又會變回父母官的身份,幫你解決問題。何況他們解決得到,又可以向政府領功,說『我擺平菜園村』。」

他對自己應對鄉事派的態度,也有了反省。

「你在外面一路媽叉佢係唔 work 嘅,因為你要問:真實在那裡生活的人到底企邊面先?你不要管鄉事派靠傳統還是利益,總之他們得鄉民支持。」

對於自己透過社交媒體動員全香港支持保衛菜園村運動,他覺得儘管效果良好,但其實「無落到地」,還加深了社會對原居民的惡劣印象定型。

「透過污名化了裡面生活的人,在外面擺正義姿態。」

於是他開始捋起衫袖,好像建制派喜歡說的那樣,「做實事」。

菜園村內,他變成「政府官僚」,考察地皮、買地議價、申請建屋牌照。他也負責擺平村民大小要求。小至「點解我排了四號門牌」,大至有村民想向政府索取更多賠償,他都要調解、處理。

村外,他則化作鄉下「民建聯」。跟進村民個案、張羅耕地、協調有心人搞活動。最終目的是建立社區認同。

以整治河道工程為例,從抗爭者的角度看,那是一項政府以民生為由,配合地產發展為實的工程;但對當地居民來說,這確實是讓他們免受水浸困擾的措施。朱凱迪可以同時看到兩方面,而且希望自己能夠找出協調不同持份者的方法。

2011 年,他第一次參選。菜園村民有不同意者,擔心村未建成就出來挑戰權威,會影響村民生活。

朱凱迪堅持。

「是有點不負責任啦。」他承認。不過在他眼中,參選反而是一種承諾。「當地人只記得我們為菜園村封路、搞搞震。」他說。「所以 2011 年選舉,就算輸我都要選。這是一個承諾 — 承諾我們會開始在八鄉做事,做鄉村復興。」

*  *  *

在元朗一家餐廳坐下,我們談到《立場新聞》製作的區選地圖。朱凱迪說,這幅地圖讓他更加看清,他在八鄉參選的意義。這意義不只在八鄉本身,而涉及一個更大的議題 — 香港整體民主發展。

上屆以「土地正義聯盟」參選者,連同朱凱迪和馮汝竹在內共有五人。今年所有人因各種理由不再出戰,只有朱凱迪繼續上陣。因為「一個人會寂寞」,朱凱迪遂與《社區公民約章》倡議人姚松炎(南區置富),與及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代表張貴財(北區沙打),組成「城鄉共生連線」,提出連結城鄉、建設綠色民主社區的選舉理念。

召開參選記者會那天,他們拍照時手執的道具,是木瓜和蔬菜。

民運入鄉

對朱凱迪而言,民主與環境議題分不開。只是無論搞環境議題的,或者爭取民主的,都很少察覺這一點。他批判主流環保團體,只講環境不提政治:「現在的環團就是這種 approach:(掌權者)俾你做就做,唔俾你做就唔做。咁點搞環境運動呢?」

他也稱香港的民主運動只是「市區民主運動」, 「從來未進入過鄉郊」。

朱凱迪說,只要把香港設有鄉事委員會的地方與《立場新聞》的區選地圖比對一下,便會發現一個現象:這些地方選區數目少,佔的土地卻大。事實上絕大多數的鄉郊選區,都是面積巨大的,如八鄉南就是一例。這是因為,區選邊界劃分主要考慮的是人口數字,而鄉村人口比市區要少很多。

「這些地區是未來香港發展的關鍵。」朱凱迪道。問題是在鄉事派勢力深入操控下,這些地區的區議會選舉從來都被鄉紳壟斷。例如八鄉南,上屆是黎偉雄勝,2007 年也是黎偉雄勝,2003 年亦然。1999 年黎偉雄雖然戰敗 — 但把他擊倒的是曾憲強。曾憲強是誰?與黎偉雄同樣是鄉事派。2003 年他之所以沒有再選,是因為他當選了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今年初卸任),自動成為區議會當然議員。

朱凱迪分析,正因為民主運動未曾入鄉,才會導致民主派在發展議題上,經常沒有反應。「香港有的,只是守住城市的民主運動。人們也好像覺得,只要守住市區就好,其實這是一個自我閹割。」

他認為市區與鄉郊同樣重要。既守過天星皇后,也守過菜園村的朱凱迪,比較兩者經驗,他明白一點:港人對天星皇后的集體回憶,建基於碼頭這個「空間」,而不是其所在地;但鄉郊農民所注重的卻是「土地」本身。當農家日日夜夜在一塊土地上耕作,他便建立了與這塊土地的深厚關係。朱凱迪相信,這種關係可以產生出有別於市區的民眾組織力。這是他選擇經營八鄉的一大原因。

而或許更重要的意義,是繼續緊握香港自治的籌碼。

本土戰略

「如果我們今天還是認真落實高度自治,泛民主派還要和市民一起爭取民主政制,就有需要回頭檢視港英殖民政府的城市發展佈局,認識哪些是落實民主自治的本土戰略條件。」去年,他在「獨立媒體」如此寫道。

朱凱迪的說法是,港英政府當年為避免香港被中共過份牽制,想盡辦法在本土儲水、發電和生產食物。船灣淡水湖、萬宜水庫等,正是為此目的建設。另一方面,本地蔬菜和肉食,也曾經達至 50% 的自給率,以防大陸隨時禁運。

只是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殖民政府無心戀戰。爭取自給自足的策略,被「中港融合」取代。北京建設新輸水管,加緊輸出東江水;制訂政策吸引農民在中國開農場;透過維持原居民特權,換取鄉事派親共取態及支持融合。

香港如今已無法獨立於中國生存。糧食自給率僅得 7%,食水也只有約兩成。「沒了東江水,香港會完蛋」的論調,便是由此而來。

因此朱凱迪看到,在香港一個真正的鄉郊的重要性。這個鄉郊曾經有過,不過在港英政府和中共政權的政策下,被嚴重扭曲。朱凱迪想要把它撥亂反正,他要讓鄉郊復興。

「現在鄉議局根本不是代表鄉郊利益的機構。它只是一個地主會,是一個帶有殖民色彩的機制。我們需要一個真正的系統,去為鄉郊利益出聲。」

「丁屋制度也是一樣。如果政府任由丁權用來搞地產的話,它根本無助鄉郊發展。調轉來說,新界有四千公頃荒廢農地。一個有機農場叻極可能只得一公頃。那麼你有四千個農場。一個農場如果有兩三個人,你已經可以有上萬個農夫。當他們搬入鄉郊地區,住哪裡呢?是不是能容許他們在自己的田上建屋呢?」

「應該這樣構思鄉郊策略才對。」但他一頓,又笑笑道:「當然你跟村民這樣對話,他們不會明你講乜。他們都係要巴士。」

*  *  *



所謂「要巴士」,是因為八鄉公共交通不足,出入困難。廣義來說,「要巴士」其實在比喻解決交通問題;更廣義來說,它比喻搞民生。

朱凱迪明白選民較之於複雜難懂的政治理念,更關注切身的衣食住行。上屆競選,他推行「八鄉人食八鄉菜計劃」,為區內居民訂購八鄉農民種植的蔬菜;製作單車地圖,送給特別愛踏單車出遊的非原居民。

選舉落敗後,他運籌辦《八鄉錦田地區報》。自 2012 年 3 月起,每月一期,印製三千份至七千份不等,在街頭派發。區報內容林林種種,但都是地區民生議題:河道污染、寬頻太慢、蚊患肆虐,以至社區罪案(其實是偷單車)及劍蘭豐收,都有言及。

「總之你諗得出嘅村問題我都會鑽入去。」

區報的資金由廣告費、捐款與大學資助等來源苦苦支撐,最後因入不敷支而在 2014 年 8 月停刊。

今年再選,朱凱迪仍然著重民生。

【八鄉生活無限可能!社區共享文化】
在一般人心目中,區議員來來去去就是修橋補路,派派福利,對社區的想法僵化,居民對社區議題也因此失去興趣。朱凱迪認為,要打破目前的悶局,關鍵是回到居民當中,重新把不同居民的潛能和需要接合,創造新的「社區共享文化」。八鄉環境優美,人才濟濟,讓我們一起手牽手,共同發現鄉村生活的無限可能!
1)長者:
現況:整天對着工人和電視,寂寞無聊 → 未來方向:組織「長幼共學中心」和「社區農場」,長者與小孩互相作伴,一起享受綠色生活
2)家長:
現況:工作繁忙,擔心子女教育 → 未來方向:組織「社區親子讀書組」,與鄰居一起教養孩子,並將荒廢村校活化為「綠色親子樂園」,讓小孩從小學習與自然共處
3)返工一族:
現況:開車的冇位泊,乘車的冇位坐 → 未來方向:改善錦上路設計,增加西鐵站停車位數目,發展八鄉單車徑網絡。推出鄉村「共乘私家車計劃」,善用私家車資源
4)婦女:
現況:照顧家庭,缺乏就業機會 → 未來方向:組織婦女成立「家居服務合作社」,提供照顧老人、陪診、清潔、剪髮和託兒等服務,讓婦女擁有自己的事業,增加收入
5)青年:
a)現況:畢業後前路茫茫 → 未來方向:成立「綠色產業培訓中心」,協助青年在八鄉發展有機農場及相關綠色產業,成就個人事業的同時,共同復興鄉土經濟
b)現況:想在家工作/玩樂,但上網速度「慢到暈」 → 未來方向:盡快引入光纖固網寬頻,打破PCCW壟斷
還有更多共享可能,等待我們一起發展!
(選舉廣告 陳素珊製作 2015年10月6日)




他的橫幅標語,邀請村民自己撰寫。蔡小姐支持共乘計劃:「架車仲有位? 車埋鄰居人人讚!」鄧先生撐環保:「低碳永續社區 全面分類回收」。這些橫額概念大受歡迎,照片在網路廣為流傳。

去年九月,他在大江埔村建成全村史上第一座公廁。公廁叫做「大江埔示範永續農村環保廁所」。「很簡單,如果我們認為鄉郊農地應該永續保護,應該用來『種食物』而不是『種屋』,我們就應該更用心思來做好各種農村公共設施。」朱凱迪如此介紹。廁所由港大建築系師生與村民一起設計、建造;更重要的,是計劃得到大江埔村代表孫月蓮支持。儘管大江埔村只是非原居民村,亦已殊具象徵意義。

「其實都好脆弱,分分鐘俾鄉事委員會郁佢,話你唔好再同朱凱迪行埋一齊!如果咁我都係會被捽死。」朱凱迪語調像在說笑話。



*  *  *

大江埔村的例子,反映在政治上切入鄉郊,並非全無可能。

「其實鄉村文化好多時都係講邊個搵到錢。當我引到資源入來,帶到港大的大學生來幫我們設計廁所 — 下次可能設計村公所 — 對建立我的形象會有很大幫助。」朱凱迪道。

「你得給他們看到你的可能性。」

非原居民村是朱凱迪的首要連結對象。其次就是新一代人,特別是在海外受過教育的一群。

「他們會說,我都支持你嘅,不過唔方便公開講。」

於是提供私信交流及組織群組功能的 facebook,便大大幫助到朱凱迪面對選戰。我問他在如此獨特的形勢下,有何選舉策略?他的答案就是「玩多啲 facebook」。

地下教會

「如果搞到聚會,就搞聚會。」他形容自己連結選民的工作有如組織「地下教會」。就算是商討地區事務,也不能張揚,只能暗地裡與選民聯絡。

就算見面也不能影相。

「梗係唔好擺人上台啦,自己知自己事嘛。」

在 facebook 聯絡後,朱凱迪會把「地下教會」成員的住處紀錄下來。當一條村內出現好幾個成員,他就看看是否能把這些成員加以組織,做點甚麼實事。

「其實這都是嘗試發展一種網絡,繞過那些鄉事派的『樁腳』。」他解釋。「不過也不是這麼容易。因為要他們(支持者)趷個頭出來,會被斥為二五仔,會死得好慘啊。」

其實在八鄉,心底支持朱凱迪的人未必在少數,只是他們不願「出櫃」。朱凱迪就透露,他也認識不少「黃絲」原居民。某日中午前後,我在八鄉各村內外,隨機抓村民訪問。跟他們以「想與你就區議會選舉做一個簡單訪問」作開場白答訕,男女老幼不少都以「不清楚」為由拒絕。

元崗村外,我終於找到一名姓林的青年男生。他說自己是原居民,本來家住九龍,二十多年前搬回八鄉祖屋。他自言自己擁有的原居民權益已經不多。而近來八鄉大幅發展地產,他也頗有微言,覺得影響到許多居民。「其實新搬來的人也好,公公婆婆也罷,都希望圖個安靜。」只是他又道,基於關係、人情、傳統等種種原因,許多人仍會投票給作為「自己人」的原居民。「也有些老人家,唔識字,只識數字,選舉當日就被巴士一車帶去投票。老實講,選舉日最得閒當然是他們,年輕人都忙。」

「你問我想投誰一票,我當然想投後生那個。」林生說。「只是他很難贏。」

「好在是不記名投票。」朱凱迪慨嘆,僅為參選徵求十個提名,已經「搞到污煙瘴氣」。固然他不是連十個朋友都沒有,何況他還有菜園村村民。只是朱凱迪顧慮到拖累他們的可能,從提名到助選,都不求他們幫忙。大江埔村雖然有合作,但朱凱迪也識趣,不會「奢求」更多。

「不會要求他們同我登上政治列車打大佬。」他笑道。「雖然這可能也是我政治上失敗的原因。」

*  *  *





1998 年,大欖隧道通車,大大縮短了城鄉之間的距離。同年,大欖隧道轉車站啟用,巴士乘客可在此轉換其他路線,進一步減省交通時間。

站的位置在八鄉南。又一天清晨七點,朱凱迪捧著一大疊「交通政綱」,在站附近派發。朱凱迪說,轉車站和西鐵站類似於他的「地頭」。果然,願意取單張的人比村口那天多得多。

許多人在等車時認真閱讀手中政綱。一個穿藍色連身裙的年輕女生接過單張,停下來,對朱凱迪說:「我會支持你!」

「叫你家人都支持我啊。」朱凱迪應道。

她說在 facebook 看到朱凱迪參選的消息,又問他為何不入村派。朱凱迪給她解釋原因。

「真係咁恐怖.......」她說。

「你 PM 我啦,之後再傾。」告別時朱凱迪道。

我不禁想,朱凱迪當選,未必完全不可能。

起點終點

「我又唔會話無勝算嘅。應該係話,我唔應該在個訪問中話無。」朱凱迪打個哈哈。

不過他也坦白說,「選到其實麻煩大過選唔到」。一旦當選,他面對的問題就更有趣了。這可能是世界鮮有案例:如何在人人支持你支持到你成功當選,但又無人敢出聲的情況下,做一個區議員?

選不到當然是意料之中。朱凱迪也全不介意,因為目的已經達到。「選舉其實是逼人留意你的一個過程。因為我會有個候選人的身份,選票會有我個名。」

「我會說參選其實是一個宣傳 campaign。選完,咪睇下有無咩位突破到囉。」

「做嘢都係要等時機。你建立咗一啲嘢,係希望俾人睇到有唔同可能。有位入,先去做。」

我跟朱凱迪告別,在轉車站等巴士回市區。我忽然想起,這是自己畢生第一次在「轉車站」上車。對我和絕大多數港人來說,這是轉車站;但對當地鄉民而言,這是起點和終點。許多人每日出入市區,就在這裡坐巴士上學、上班,放學、下班。

巴士隆隆穿過大欖隧道,上屯門公路。不到十分鐘,密集的高樓映入眼廉。一座特別高的叫如心廣場。那是全新界最高的大廈。那裡是荃灣,香港第一個新市鎮,建於 1961 年。回望八鄉,彷彿完全是兩個世界。



文/楊天帥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6-09-05
以上報導,如果諸位對香港感興趣,請花點時間讀一讀。

很多人以為香港是極之繁榮的大城市,但其實香港 60% 的土地是鄉郊。

鄉郊和城市是甚麼關係?城市一定要擴大鋪大,鄉郊就注定被吞沒消失的嗎?

朱凱迪和他的同伴們反映的是「另一種發展觀」,不是城市化就是好的。

在香港,這裏面還牽涉了另一個更複雜的問題:原居民的土地特權、鄉事派的仿如土豪地主的固有政治勢力,土皇帝與政府、商人織成複雜的利益關係網,侵蝕著在香港至為珍貴的土地。

不知他進入議會後會否出現一翻新氣象。但令人稍為悲觀的是,被傳說具有濃厚鄉事派背景,可能還有黑幫背景的何X堯,估計也將會選上進入立法會。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6-09-05


今晚很多人都沒有睡覺,通宵在電視前等待大選結果。(以上是隨機的截屏。)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6-09-05
乡郊未必要消失

但是无论是内地大城市的蚁族租户,还是香港的劏房

这很现实

大都会旁边的乡村的存在,是很昂贵的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09-05
朱凱迪成為本屆立法會選舉的「票王」,即是全港所有候選人中得票最多的。

而他在上月依然不被看好能當選。

在過去一個月內,開始越來越多人在臉書談論他那些「與別不同」的城鄉共建政綱,並且開始談論他在八鄉耕耘的故事。

真是大逆襲啊!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09-05
港島區「本土派」羅冠聰,在港島區以第二高得票當選(港島共有六席),他以 23 歲之齡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曾任第五十八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秘書長、第五十七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常委、第四十七屆嶺南大學學生會代表會主席、第四十七屆嶺南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他曾在 2014年末「雨傘運動」期間擔任學生領袖,並代表學生與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面談對話。

(我完全不同意羅的政治立場。)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6-09-05
12楼的配图,社会运动
哎,为嘛要不停的灌水呢?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6-09-05
回 fenghua25 的帖子
fenghua25:12楼的配图,社会运动 (2016-09-05 08:32) 

香港的進步一直是靠社會運動,再由社運帶進議會、帶進政府政策的。

香港歷史上最著名的社運,包括:保衛釣魚台運動(促使集會禁令取消)、中文合法化運動(促使中文成為法定語文之一)、反貪污促葛柏運動(促使廉政公署成立)。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例如艇戶上岸運動(解決了水上人不能上岸定居的問題)、金禧事件(學校貪腐風波,造就了日後團結一致的教育工作者協會)。

近年最成功又影響最深的社運,是2006年的保衛天星碼頭運動,促使政府全面檢討文物保育政策,扭轉了幾十年來「沒金錢價值就拆」的城市建設原則。而當時其中一位主導者,正是朱凱廸先生。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6-09-05
http://www.hk01.com/%E7%AB%8B%E6%B3%95%E6%9C%83%E9%81%B8%E8%88%89/41280/-%E7%AB%8B%E6%9C%83%E9%81%B8%E6%88%B0-%E6%B3%9B%E6%B0%91%E9%80%A3%E6%9C%AC%E5%9C%9F%E6%B4%BE%E5%8F%9619%E5%B8%AD-%E4%BF%9D%E5%88%86%E7%B5%84%E5%90%A6%E6%B1%BA%E6%AC%8A

【立會選戰】泛民連本土派取19席 保分組否決權

撰文: 林炳坤 發佈日期: 2016-09-05 10:35 最後更新日期: 2016-09-05 18:27

根據《香港01》統計,今屆立法會選舉地區35個議席中,泛民最少可贏得13席、本土與民主自決陣營取得6席,合共取得最少19席,成功險守地區分組點票否決權,扭轉早前港大民的民調的得席估算。

社民連梁國雄與獨立參選的方國珊爭奪新界東最後一席,2人得票數字十分接近,梁國雄最終險勝1,051票當選。

建制陣營今屆選舉則得16席,較上屆減少1席,得席數目與民調估算相近。



《香港01》製圖

2016立法會選舉直選結果出爐,泛民連同前途自決陣營共得19席,佔地區過半數議席。至於泛民主派自身則只得13席。5區中於新界東成績最好,9席中取得5席,但仍比上屆減少1席;其餘4區中則各取2席。

上屆選舉泛民得票率為55%,建制則佔41%;今屆泛民得票率跌至36%,建制則仍佔40%。在兩大陣營之外,前途自決陣營亦獲得近2成選票,闖出一片新天地。

非建制成功取得過半數地區議席,力保分組否決權,意味成功避免建制派可能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未來仍可以拉布方式進行議會抗爭。

泛民:表現勝民調 民主黨公民黨各取2席

民主黨與公民黨今屆地區直選表現理想,兩黨5張名單全部當選。其中民主黨3名「乳鴿」林卓廷、尹兆堅及許智峯均分別於新界東、新界西及港島當選,尹兆堅更成功收復失落一屆的新界西議席。另外,2名競逐連任的黃碧雲與胡志偉亦成功當選。公民黨方面,楊岳橋、郭家麒及毛孟靜均順利連任;九東順利交棒,譚文豪成功接替梁家傑的議席;港島陳淑莊闊別議會4年之後亦重返議會。

新同盟、民協滅黨

不過,自決派多人當選,意味部分泛民政黨失去議席,其中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以3萬票高票落選,無法保住議席。另外,民協馮檢基和譚國僑分別在新界西、九龍西落敗,面臨「滅黨」。

工黨與今屆將與社民連、人民力量成為「一人黨」,工黨只得張超雄於新東當選;社民連繼續只有梁國雄進入議會,人民力量亦僅得陳志全成功勝出。

另外,前途自決派今屆共得6席,當中包括主張前途自決的朱凱廸、劉小麗及羅冠聰分別均在各自選區高票當選,當中朱凱廸於新西更獲逾8萬票,成為該區票王。

本土派熱血公民鄭松泰及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分別於新界西、新界東及九龍西3區贏得議席。

建制取16席 民建聯、新民黨所有名單當選

建制陣營比起上屆失落1席,僅得16席。

民建聯與新民黨成為今屆贏家,兩黨派出的地區直選名單全部勝出。民建聯5 名現任議員,新界東葛珮帆和陳克勤、新界西梁志祥和陳恒鑌、九龍西蔣麗芸皆成功連任。九龍東柯創盛與港島張國鈞亦成功接棒,繼續成為建制第1大黨。新民黨葉劉淑儀與田北辰分於港島及新西高票當選,而黨內新人容海恩亦於新東佔1議席,令新民黨3張名單全數勝出。

自由黨則未能保住地區唯一議席,李梓敬即使獲田北俊「抬轎」,亦只得約2萬票,僅排第14,失卻新東議席。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6-09-11
親建制派/執政聯盟
民建聯12席:
李慧瓊、張國鈞、陳克勤、蔣麗芸、周浩鼎、黃定光、
梁志祥、陳恆鑌、柯創盛、何俊賢、劉國勳、葛珮帆
工聯會5席:黃國健、麥美娟、郭偉強、何啟明、陸頌雄
經民聯7席:梁君彥、林健鋒、石禮謙、梁美芬、劉業強、張華峰、盧偉國
新民黨3席:葉劉淑儀、田北辰、容海恩
自由黨4席:鍾國斌、張宇人、易志明、邵家輝
勞聯1席:潘兆平
中資機構、港區人大、中聯辦6席:
馬逢國(銀都)、姚思榮(中旅)、陳振英(中銀)、廖長江(人大)、何君堯(中聯辦)、陳健波
其他建制派2席:謝偉俊、吳永嘉

非建制派
民主黨7席:涂謹申、胡志偉、黃碧雲、林卓廷、尹兆堅、許智峰、鄺俊宇
公民黨6席:陳淑莊、毛孟靜、郭家麒、楊岳橋、譚文豪、郭榮鏗
獨立議員/一人黨12席:
梁耀忠、張超雄、梁國雄、陳志全、朱凱迪、劉小麗、羅冠聰、
梁繼昌、莫乃光、葉建源、邵家臻、姚松炎
青年新政2席:游惠禎、梁頌恆 / 熱血公民1席:鄭松泰
難以歸類2席:李國麟、陳沛然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6-09-11
回 奇櫻 的帖子
奇櫻:親建制派/執政聯盟
民建聯12席:
李慧瓊、張國鈞、陳克勤、蔣麗芸、周浩鼎、黃定光、
梁志祥、陳恆鑌、柯創盛、何俊賢、劉國勳、葛珮帆
工聯會5席:黃國健、麥美娟、郭偉強、何啟明、陸頌雄
....... (2016-09-11 06:01) 

谢伟俊不是中联办的吗?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6-09-11
回 xt1214 的帖子
xt1214:谢伟俊不是中联办的吗? (2016-09-11 08:23) 

江湖傳聞謝偉俊是直接聯繫港澳辦的,這樣也才能說明為何現在北京要整頓中聯辦的流言為何燒不著謝偉俊。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6-09-11
回 奇櫻 的帖子
奇櫻:江湖傳聞謝偉俊是直接聯繫港澳辦的,這樣也才能說明為何現在北京要整頓中聯辦的流言為何燒不著謝偉俊。 (2016-09-11 09:46) 

话说中联办真该好好整顿下,港人离心倾向,中联办难辞其咎。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6-09-11
回 奇櫻 的帖子
奇櫻:親建制派/執政聯盟
民建聯12席:
李慧瓊、張國鈞、陳克勤、蔣麗芸、周浩鼎、黃定光、
梁志祥、陳恆鑌、柯創盛、何俊賢、劉國勳、葛珮帆
工聯會5席:黃國健、麥美娟、郭偉強、何啟明、陸頌雄
....... (2016-09-11 06:01) 

发一个功能组别的大饼图吧 这样直观些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6-09-11
回 zhuilang 的帖子
zhuilang:参选与弃(避)选人数之多为历界之最 (2016-09-03 20:19) 

应为“届”。
新号:飞升。中华、华人,自缚奇绝!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6-09-13
建制派在議席數量上佔多數,互選主席理論上可以操決定權;原任主席曾鈺成放棄連任,現時建制派主流似乎屬意在過去四年擔任內會主席的經民聯梁君彥出任新主席。

然而,過去四年梁君彥以內會主席身分,在主席離席(如用膳、小休或去廁所等等)而行駛代理主席職權時,屢屢在主席台上與台下正在發言的泛民議員鬥嘴,並且有意見指他行駛代理主席職權時,在維持議會秩序的問題上對建制議員和泛民議員採取寬嚴不一的標準。

因此,泛民對梁君彥擔任主席表示強烈反對;加上自由黨與民主黨素有交情,反與經民聯深有嫌隙,若自由黨四票在這些無傷大雅的議會內務事上倒戈,建制對非建制就可能達到36:34,況且選舉主席及委員會正副主席皆以暗票方式進行,劉慧卿就曾多次在個別建制派暗中倒戈下勝選財委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