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117阅读
  • 44回复

[香港]香港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最大的奇蹟--朱凱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16-09-15
從9月4日投票結束、9月5日開票完成,到10月1日正式就任,這段期間會係新舊議員就不少立法會內務往來拉鋸的時間。

誰是立法會主席?
諸多委員會,誰當主席、誰當副主席?
會議廳內,誰人坐哪裡?
辦公室大樓內,誰人用什麼房間?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2016-09-17
在97年前到97年後,議會內曾經有一個政治組合叫「早餐派」(因為他們會開早餐會討論時政),他們是親政府的無黨籍功能界別議員;「早餐派」後來改組為「泛聯盟」。

在2000-2004年度,係「早餐派」最多議員的時候,包括工程界何鍾泰、保險界陳智思、會計界李家祥、醫學界勞永樂、建築測量都市規劃界劉炳章、地產及建造界石禮謙、工業界(第二)呂明華、選舉委員會界別吳亮星,總共八個議員。

在2004年選舉,醫學界、會計界由泛民主派攻下,在選舉委員會界別取消下吳亮星不再連任,而建測界劉炳章放棄連任由劉秀成接棒;「早餐派」餘下的工程界何鍾泰、保險界陳智思、地產及建造界石禮謙、工業界(第二)*呂明華,和剛加入議會的劉秀成,將這個組合改名為「泛聯盟」。

在2008年選舉,泛聯盟的呂明華和陳智思放棄連任,分別由林大輝和陳健波接替;何鍾泰、劉秀成、石禮謙和循地區直選當選的梁美芬,合組「專業會議」;林大輝、陳健波,與從泛民手上重奪醫學界和會計界的梁家騮和陳茂波,與及攻下一直屬於泛民手上的資訊科技界的譚偉豪,另外組成俗稱「五散人」的組合。

此外,自由黨在2008年選舉失利後,內部出現矛盾,引發分裂;2008年選舉當選的7名議員中,其中4人退黨,包括商界(第一)*林健鋒、工業界(第一)*梁君彥、紡織及製衣界梁劉柔芬、鄉議局劉皇發,另組「經濟動力」;自由黨餘下飲食界張宇人、批發及零售界方剛、航運交通界劉健儀。

在2012年選舉,專業會議的何鍾泰落敗於盧偉國、劉秀成落敗於謝偉銓;紡織及製衣界梁劉柔芬放棄連任,鍾國斌代表自由黨重奪議席。梁美芬、盧偉國、石禮謙,以及因金融服務界詹培忠放棄連任而當選的張華峰,與經濟動力的劉皇發、梁君彥、林健鋒,合組「經濟民生聯盟」。

「五散人」方面,泛民再次奪取了會計界並重奪資訊科技界而失去陳茂波及譚偉豪兩名成員,但加入了建測界的謝偉銓,成為一個沒有命名的組合。不過,由於在是否支持梁振英的立場上,林大輝親唐英年所以傾向反對梁振英,但謝偉銓則被視為同為測量師的梁振英的親信,而梁家騮神龍見首不見尾,結果四人組合名存實亡。

2012年數個由傳統本地巨商把持的界別,由中資代表取代,包括代表中銀循金融界取代東亞銀行李國寶重返議會的吳亮星、代表中資電影公司循「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取代霍震霆重返議會的馬逢國,取代黃宜弘循商界(第二)當選的港區人大廖長江,以及循旅遊界當選的中旅社代表姚思榮,四人因為中資背景被稱為「中字派」,後來吸收陳健波和謝偉銓,改名「六人組」。

2016年,醫學界梁家騮放棄連任,陳沛然擊敗建制派的黃以謙當選,陳沛然在選舉過程沒有主動尋求泛民支持,但陳自稱政治立場偏向泛民,並獲得若干親泛民的人士主動表態支持;工業界(第二)的林大輝則放棄連任,由吳永嘉取代。

泛民除了守住2012年6席傳統功能界別,以及由中間偏泛民的陳沛然攻下醫學界外,泛民的姚松炎成功為泛民擊敗爭取連任的謝偉銓,首次攻下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此界別由建築師、測量師、規劃師和園境師組成,尤其以測量師人數較多,所以在本為測量師的梁振英擔任特首前後,此界別都被視為梁振英票,在這個時候由泛民攻下建測界別具政治意味。

今屆建制派大部分功能界別都連任,因此版圖組合不會如之前大幅重組;中字派六人組,除中銀代表由陳振英取代吳亮星外,就係失去了謝偉銓,但中聯辦大力支持的何君堯循地區直選成為新進議員,未知會否加入其中。至於工業界(第二)的吳永嘉,根據報導,經民聯曾經向吳永嘉招手,但吳永嘉表示拒絕。

*商界(第一),即「香港總商會」的代表;商界(第二),即「香港中華總商會」的代表;工業界(第一),即「香港工業總會」的代表;工業界(第二),即「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的代表。
[ 此帖被奇櫻在2016-09-17 22:4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2016-09-17
總括而言,上述的版圖變化趨勢,
一、泛民以極緩慢的速度,逐步攻下專業人士為主的功能界別;
二、中方煽動自由黨分裂,並透過親自扶植的梁美芬,促成將早餐派和自由黨叛將聯姻,成為一個親政府的大板塊,並以此企圖邊緣化自由黨;
三、中資機構代表大舉取代本地巨商,部分過去由本地巨商把持的議席,並不積極參與議會事務所以未有組成政治組合,但在中資代表大舉取代之以後,立法會就出現了一個新小板塊,可以毫無避諱、甚至以令人生厭的言語,在議會凡是支持政府、支持北京;
四、自由黨始終守住由較多商戶組成,而不是以少數商會壟斷的功能界別。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2016-09-17
今次選舉其中一個震撼的點,就係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聲稱受威脅而宣布棄選;而在選後,高票當選的朱凱迪,亦受到生命威脅。

兩件事,有分析解讀為新界鄉事結構的轉變。

在上世紀80年開始,鄉議局主席一直係由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擔任,劉皇發代表的係傳統的鄉愿式和諧,他無疑係偏幫既得利益,他要面子、他自命係新界的父母官,只要不挑戰他的權威,鄉民要求他喬事情也不是不可能,而他覺得政府給面子他,他就要給面子政府,對鄉紳撈油水的利益糾葛採取綏靖姑息的態度,只要不太過分、不為政府惹麻煩,例如人所共知新界北個別鄉紳與黑勢力有糾纏不清的關係,但在劉皇發在任時,鄉紳們都給面子劉皇發而不太猖狂。

然而,近幾年這個結構出現變化,較遠的有梁振英涉嫌與新界北的黑勢力勾結,較近則是近兩年劉皇發健康出現嚴重問題,在去年及今年先後卸任鄉議局主席和鄉議局功能界別,交棒於兒子劉業強,劉業強的聲望明顯不能一如以往壓倒那些黑背景的鄉紳,那些黑背景的鄉紳現在正以一種不擇手段的土豪式方法追求土地利益最大化,不如以往般尚餘些微克制。

周永勤曾任鄉事派鄧兆棠和劉皇發的議員助理,並且係早年隨鄉事派與自由黨結盟而大舉入黨時進入自由黨,他代表的係舊鄉事力量;被指為在周永勤棄選獲得利益的何君堯,係新興鄉事,毫不諱言獲中聯辦撐腰,肆無忌憚大放闕詞的一類人。另一邊廂,朱凱迪過去在做的土地運動就是在揭開劉皇發那種鄉愿式和諧下的不平等,而趁劉皇發病危而群魔亂舞的黑勢力鄉紳令新界土地利益問題急速發酵。朱凱迪在選舉中,不少鄉郊票站獲得出乎意料的高票,估計朱凱迪吸引不少弱勢原居民支持,在過去劉皇發著力維持的鄉愿式和諧鄉郊裡頭,泛民從來只是不受歡迎人物而絕不可能獲得如此支持。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2016-09-19
朱凯廸拒赴国庆酒会:讨厌衣香鬓影权贵场合
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08:05 PM
数码编辑/苏亚华Sina Weibo  WhatsApp Email

(联合早报网讯)在香港立法会选举获逾8万票挤身议会的候任议员朱凯廸,今年“十一国庆酒会”将首次获邀,但他中午出席《城市论坛》时表明不会出席,“我相当讨厌这类衣香鬓影场合、只有权贵可去的场合”。

据香港明报报道,他认为香港要打破这种由权贵垄断的社会政治,“如果大家要庆祝的话,就会一齐庆祝,不需要这种场合,逼我们一定要开香槟、唱国歌”。他表明当日会预留时间陪伴家人。

对于朱凯廸说法,同场的民建联张国钧表示不认同,指全世界所有国家国庆时都会有酒会,不认为出席是一件奇怪的事。

朱即时反驳内地乌坎近日发生镇压事件,质疑张是否仍有心情庆祝,并指当年发生南丫海难,国庆日也停放烟花。张国钧再回应指,每个国家都可能有问题令人不满,需要改变,但不代表要否定国庆。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16-09-19
深紅背景《成報》繼續指斥梁。親京陣營繼續內訌:


----------------------------
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id=3268



中联办梁振英图瞒真相 《大公报》人格谋杀朱凯廸

发布日期 : 2016-09-19

【评论文章/汉江泄】梁振英一向高举房屋是施政「重中之重」,惟他于2013年「操盘」下的元朗横洲公屋发展项目却充满诡异,竟然选择牺牲市民加快入住公屋的机会、选择毁掉村民家园的做法,也要「维护」霸占官地的「梁粉」乡绅,以及中联办「祝福」的地区人士。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因协助村民而疑受威吓,当全港要求查明真相之际,梁振英每天如「挤牙膏」般回应传媒查询,资料零碎不堪兼自相矛盾。由中联办操控、「薄熙来粉丝」姜在忠执掌的《大公报》发表社评,「人格谋杀」民选议员朱凯廸,与民意为敌。

究竟梁振英、中联办及《大公报》等「乱港四人帮」的「横洲诡计」是什么呢?除了涉及利益,似无他想。新一届立法会召开在即,笔者认为,议员运用权力及特权法成立专责委员会来查明真相,是可行方法,也可平息民怨。

立会设专责委员会调查可息民怨

这数天,香港市民热议这个横洲发展项目,缘于新西「票王」朱凯廸受威吓事件,而其中导火线疑是他协助横洲村民而触怒地方恶黑势力。笔者翻查所有关于横洲发展项目的资料,包括立法会、区议会及城规会的相关文件及会议纪录,综合了一个时序(详见表),关键的一年是2013年,而关键的人物是梁振英及其团伙。

笔者先交代土地供应的背景,香港地少人多,要觅地建屋,现主要着眼于「棕地」,即泛指新界原有农地或乡郊土地中,已改用作露天贮物场、货柜场、仓库、乡郊工业及回收场等与环境并不协调用途的荒废农地及工业用地。「棕地」包含私人土地,也有官地,如果把这些零散而混乱的乡郊土地重新规划,既可增加土地供应来建楼,也可改善环境;而且开发「棕地」较开发郊野公园等以绿化带的争议更少,故此,上届政府已提出开发「棕地」的策略。

梁振英掌横洲项目 瓜田李下

2012年,房屋署联同创新科技署委聘顾问研究约33公顷「棕地」作公营房屋发展及元朗工业邨扩展的可行性,结果显示是技术可行,预料可提供约1.7万个公营房屋单位。当然,如要发展,必须处理包含屏山乡委会主席曾树和等乡绅在元朗横洲棕地兴建「福喜停车场」的利益。这份研究报告,传媒于同年9月曾作披露,当大家以为加快「上楼」有望之际,事件于2013年急转直下。

梁振英忽然隆重其事,执掌一个政府内部跨部门小组会议,负责横洲土地发展公屋事宜。他忽略了卷入「利益冲突」疑团这环节。

众所周知,梁振英在竞逐特首时,其竞选团队于2012年2月10日曾出席涉黑帮高层的「小桃园饭局」,而与会者正正是涉及在横洲棕地建停车场的乡绅曾树和等人,而当日出席的饭局的邓贺年等人也是反对政府发展该处棕地建屋的乡绅。究竟在这个饭局有否任何协议?笔者不得而知,也不猜测,但瓜田李下,当时「江湖饭局」轰动全港,稍有政治智慧,也知会引起外界猜疑涉「利益冲突」,故必须划清界线,没理由再主持这个内部会议。

1.7万个建屋目标「时隐时现」

巧合地,2013年,梁振英领导的小组经过两次向地方人士「摸底」后,原先可兴建1.7万个公屋单位的项目,竟然突然缩减至4,000个。按常理,此决定应由小组主席,即梁振英「拍板」,但他凭甚么理据,来决定宁愿清拆数百名非原居民的家园,而不去处理霸占官地的乡绅呢?曾树和等可以继续安心搵钱。

政圈说法是梁振英透过中联办「爱将」梁志祥而结识曾树和,而曾正式成为「梁粉」后,政治势力骤增,再加上地区势力,风头一时无两。曾树和亦成为梁振英的强悍支持者,率领「金毛」大战「反梁」示威者,成为首位由疑似黑帮保护的特首。近日,官场后来出现了一个说法,就是有人曾承诺「五年内不碰某人的地」,若是真的,令人心寒。

虽然梁振英近日一再强调没有放弃横洲的1.7万个兴建公屋单位目标,但完全是废话,仅是「补镬」说法。笔者翻查所有政府文件,这个1.7万个公屋单位建屋目标是「时隐时现」,当梁振英需要用此来标榜个人功绩时,就声称没有放弃这目标;当面对乡事势力时,就「消失了」。梁振英一向夸口着重房屋施政,若果今次事件不涉利益冲突,而是他面对恶黑势力时就「跪低」,放弃在棕地兴建公屋大计,看来,他的「迎难而上」能力,只是口号。

姜在忠侮辱官员警察和选民智慧

在真相未明下,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可以运用权力及特权法成立专责委员会,透过传召涉事人及披露的文件来查明事件,而梁振英亦必须清楚交代以缘何一个惠及民生的公屋项目,最后屈服于少数乡事派压力之下。当然,建制派议员未必同意设立,但请留意土地利益一向是香港市民关注的议题,若继续「护短」,后果难料。

当全港舆论皆指要查明真相时,「西环喉舌」《大公报》接连发表社评「人格谋杀」朱凯廸,指他捏造「官商乡黑」,引起网民炮轰。摆在眼前的事情是一大堆政府文件,而朱凯廸也正接受警方24小时的保护,如果姜在忠视作谎话,是侮辱官员、警察和选民的智慧。究竟姜在忠收了甚么「西环密令」,誓要保护这个「横洲利益团伙」呢?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16-09-19
另外,據《成報》日前的另一則評論,他們所指的「亂港四人幫」,還有最後一位所謂「成員」身份呼之欲出,頗令人震驚。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16-09-19
回 香港來的沛 的帖子
香港來的沛:另外,據《成報》日前的另一則評論,他們所指的「亂港四人幫」,還有最後一位所謂「成員」身份呼之欲出,頗令人震驚。 (2016-09-19 19:04) 

哪位大神?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16-09-19
回 xt1214 的帖子
xt1214:
哪位大神?

從這則《成報》報導裏找線索吧。說不得。說不得。

---------------------------
連結:
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id=3031

「亂港幫」梁振英孤身現國慶音樂會
發佈日期 : 2016-09-17
  
梁振英出席國慶音樂會。(方家遠攝)

特首梁振英昨晚出席預祝十一國慶的《音樂會150周年誕辰暨國慶音樂會》,不過同為「亂港四人幫」成員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以及外界傳聞疑是尚未現身的最後一名「亂港四人幫」成員、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就未有現身。

音樂會由「蔡冠深基金會」呈獻,成仔在演出前的祝酒儀式上不見張曉明及董建華,於是立即在現場打聽兩人的下落。有人向成仔表示,相信工作人員有邀請過張曉明,稱他可能是有其他工作要忙而未能出席。不過,大會的工作人員就表示張曉明未有獲邀。張曉明及董建華雖然未有現身,但活動仍然有多名中央駐港官員出席,包括中聯辦副主任楊建平、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佟曉玲。另外,多名政商界人士及各國駐港的總領事都有到場支持。

記者被阻止訪問

大會工作人員在會場內劃出記者採訪區域,並特別提醒記者活動屬「私人性質」,沒有打算讓記者採訪,稱嘉賓都不會接受訪問。梁振英離開時被問及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辭職備選特首傳聞的看法,但他未有回應,而工作人員亦立即上前阻止記者繼續追問。至於蔡冠深在活動上致辭稱,孫中山一生追求中華民族復興,提倡「天下為公」及「和平博愛」,強調敞開國門,吸收和引進世界各國先進思想、文化、科學、技術、資金與人才。他相信孫中山的主張對現時面對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日中國,仍然有着巨大的現實意義。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16-09-19
其实该负责任的是张晓明。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16-09-19
剛才的《明報》滾動即時新聞報導,有記者問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也是原立法會主席)怎樣看近年的「港毒」議題?她回答:「為甚麼董、曾時代沒有(這議題)?大家自己想想吧!」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16-09-19
回 香港來的沛 的帖子
香港來的沛:剛才的《明報》滾動即時新聞報導,有記者問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也是原立法會主席)怎樣看近年的「港毒」議題?她回答:「為甚麼董、曾時代沒有(這議題)?大家自己想想吧!」
[图片] (2016-09-19 20:31) 

董、曾时代就已经有了吧,印象中鲁平也曾略提及过,陈云的“城邦论”出来时还是曾在位的时候,不过当时还算不上议题,直到蝗虫论时才开始成为议题,至于井喷出来则的确是源于梁突然在立法会提及《学苑》中主张港独的文章。

说梁是钓鱼也好,是戳破也好,其实都是愿打愿挨的问题,反23条何尝不是如此
[ 此帖被zhuilang在2016-09-19 22:41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16-09-19
回 zhuilang 的帖子
zhuilang:董、曾时代就已经有了吧,印象中鲁平也曾略提及过,陈云的“城邦论”出来时还是曾在位的时候,不过当时还算不上议题,直到蝗虫论时才开始成为议题,至于井喷出来则的确是源于梁突然在立法会提及《学苑》中主张港独的文章。
说梁是钓鱼也好,是戳破也好,其实都是愿打愿挨的问题 .. (2016-09-19 22:31) 

董時代最早提出「港毒」的是《文匯報》。炒作了好一陣一直炒不出火。

至於蝗蟲甚麼的。某一陣子,突然街上接二連三有內地遊客在鬧市大街公然拉屎被拍下來。你說奇怪不奇怪。

至今我還是認為這是極有貓膩的。有心戰室故意大搞挑撥,而效果也很明顯,你看看最近烏坎遭強力鎮壓,香港社會已經不為內地的同胞發聲了。不是正中某些人下懷嗎?

「沒有大矛盾,哪來大維穩?」

近幾年好些事情,水都很深。

這也是我對香港未來非常悲觀的主要原因。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16-09-21
回 燕山雪 的帖子
燕山雪:立法的首要问题不是解决民生问题吗?作为中国一个高度自治的地区,香港基本法还是只能服从于全国人大。香港立法会的立法、监察职能也就是对内,主要是民生问题。当然,我也说过,所谓民主,也就是有产者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2016-09-21 11:19) 

礙於基本法的條文,香港立法會在實際操作上並不擁有或無法實踐主動立法權;一、凡涉及政府政策、政府開支的法案,只能由政府提出,若由議員提出則須事前取得行政長官簽署;二、政府提出的法案(Bills)、議案(Motion)、決議案(Resolution),或相關的修正案(Amendments),只需要簡單多數通過,但議員提出的則需要進行分組點票由直選及功能組別分別通過。

議員不但難以主動提出任何法案,更難以修正任何政府提出的法案;議員只擁有被動立法權。

此外,由於行政機關需要額外賦權才需要提交法案與立法會,而許多有利或有害民生舉措只需要行政措施就可以解決,根本立法會在制度上無法插手。例如,近日為人詬病的領匯/領展,就係當年房委會將旗下商場及停車場出售、私營化而成立,過程並不涉及立法會職能,結果立法會無法插手阻止;又例如,機場第三跑道的融資及建造方案,政府利用機管局的獨立法人地位,逃避了立法會的財政審批程序。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16-09-22
由於立法會權力運用上,受制於基本法而十分被動,制度使然,制度權力關係上,行政太大、議會太小。無庸置疑,普天下的議會,議會功能發揮最大的部份,往往不是在會議廳內進行,而是在會議廳門外,議員和議員、議員和政府、議員和公眾之間的互相遊說工作。在正常的議會制度下,議員實際會怎樣投票、法案會否實際被否決,係談判關鍵,也是的談判籌碼;在香港,由於選舉制度的庇蔭,建制派議員對政府有著不可理喻的忠誠,而無須顧慮選情(不少功能界別議員,毫無忌憚的嘴臉和言詞,乃因為他們知道即使得罪絕大部分市民,他們在扭曲的界別結構下議席仍然穩如泰山),基本上政府所有議案只要霸王硬上弓就必然通過(事實上,這四五年來,香港剛好遇上一個歷來最好鬥、最拒絕溝通的行政長官),在野議員唯一的談判籌碼就係議席背後選票數量,也就是他們所背負的民意,也就是他們實際政治影響力,以往政府會避免民意大反彈,所以會對有所顧忌而溝通,但現況不用多說了。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16-09-23
回 燕山雪 的帖子
燕山雪:
汉人中的小一撮视绝大部分汉人为“蝗虫”您又有何感想?


且看親北京《成報》怎麼說:

[ 此帖被香港來的沛在2016-09-23 00:30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16-09-25
嗯嗯,你们还没争论出名堂来?!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16-09-29
綜合各媒體報導,非建制派議員首次會議初步協商出:
民主黨涂謹申競逐立法會主席
公民黨郭榮鏗競逐內務委員會主席及副主席
公共專業聯盟梁繼昌競逐財務委員會主席及副主席

建制派方面,總結各媒體消息
經濟民生聯盟梁君彥獲建制派主流推薦競逐立法會主席
民建聯李慧瓊有意出任內務委員會主席
無黨籍陳健波獲推薦出任財務委員會主席
新民黨田北辰和無黨籍謝偉俊表示有意競逐立法會主席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16-09-29
回 奇櫻 的帖子
奇櫻:綜合各媒體報導,非建制派議員首次會議初步協商出:
民主黨涂謹申競逐立法會主席
公民黨郭榮鏗競逐內務委員會主席及副主席
公共專業聯盟梁繼昌競逐財務委員會主席及副主席
....... (2016-09-29 10:17) 

如果建制派多人参选,加上自由党若即若离,非建制派有机会首次拿到立法会主席一职。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11-01




《明報》

2019年10月24日星期四
李立峯:抗爭運動下市民政治傾向的轉變
https://news.mingpao.com/pns/%E8%A7%80%E9%BB%9E/article/20191024/s00012/1571853884453/%E6%9D%8E%E7%AB%8B%E5%B3%AF-%E6%8A%97%E7%88%AD%E9%81%8B%E5%8B%95%E4%B8%8B%E5%B8%82%E6%B0%91%E6%94%BF%E6%B2%BB%E5%82%BE%E5%90%91%E7%9A%84%E8%BD%89%E8%AE%8A


【明報文章】一場大型的社會運動可以對民意產生多方面的影響。一方面,社會衝突可以觸發憤怒和恐懼等不利於理性思維的情緒,當衝突雙方劍拔弩張時,人們會有更強烈意欲去捍衛己方和保護個人態度,再加上社會躁動時傳播行為和資訊結構的轉變,往往令兩邊的人身處平行時空,很多時候人們都只是強化了既有態度而已。

但另一方面,當社會出現重大事件時,人們會花更多時間留意新聞和政治資訊,亦會更經常跟身邊的人討論時事。同時,社會的不安定也可以帶來焦慮情緒,政治心理學家指出,人們在感到焦慮時,會較認真和系統地處理政治資訊。再者,如果社會上流傳的資訊一面倒指向其中一方的錯失,那一方的支持者要在接連不斷的負面資訊前維護自己的態度,也並不容易。所以,縱使人們有根據既有態度選擇性地接收和詮釋資訊的傾向,但也有部分人會在社會躁動時反思自己的政治立場。結果,一般而言不會轉變得很快的民眾政治傾向的分佈,可能在社會運動期間出現明顯的轉變。

附表顯示了民調中反映的香港市民政治傾向的變化。作為比較的基礎,附表包括了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2016年3月和2019年3月進行調查時所得的結果。2016年3月是旺角衝突後一個月,可說是本土派動員的高峰,該調查首次把「本土派」列為選項,結果8.4%的受訪者選了這個選項,34.4%選擇民主派(包括「溫和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13.7%選擇建制派,其餘為中間派、無傾向,或拒絕回答。

其後3年,中央和特區政府強力打壓本土派和民主派,DQ議員和參選人(取消議員和參選人資格)、取締民族黨等事件相繼發生。加上民主派和本土派之間不和,民主派在立法會補選接連失利,社會運動遇上低潮。2019年3月,自認屬本土派的市民只有5.7%,自認屬民主派的亦跌至27.9%。不過,兩次調查相隔3年,所以下降的速度並不算快。另外,自認屬建制派的市民比例並沒有上升,上升的是自認屬中間派或沒有政治取向的市民。

本土派、民主派升 「中間派或沒取向」、建制派降

到了我們首次就《逃犯條例》修訂進行調查時,因修例引發的爭議已經持續了3個月,5月底也有網上聯署風潮。5月底6月初的調查中,自認屬本土派和民主派的市民均輕微上升,自認屬建制派的被訪者則下跌至10.6%。到了6月中,200萬人大遊行之後進行的調查中,自認屬本土派和民主派的比例,已經回到甚至超越2016年3月的水平。

之後的4個月間,自認屬本土派和民主派的被訪者比例分別上升至13.6%和44.5%。換句話說,從今年3月到10月,民調中自認屬本土派或民主派的市民比例,由合共33.6%上升至合共58.1%。相反,自認屬中間派或沒有政治取向的市民則由53.5%下降至35.8%,自認屬建制派的比例由13%下降至6%。

「持少數意見者沉默」非轉變主因
有讀者可能會問,這些數字真的反映香港人政治傾向的轉變嗎?抑或只是建制派支持者在政治氣氛不利己方時較不願意表明立場或參與民調呢?傳播學中有「沉默的螺旋」理論,指出人會害怕被他人孤立,所以持少數意見者往往不願意表達自己的看法,原本已屬少數的聲音變得更弱,令更多持少數意見者不願表態。我們沒有直接測量沉默的螺旋是否存在或有多大影響,我們也不可能完全否定有個別市民會因為社會氣氛而不敢發聲。不過,有3方面的因素,使筆者認為「持少數意見者保持沉默」並不是附表顯示的趨勢的主因。

首先,單從理論上說,沉默的螺旋強調的是持少數意見者會對公開表達意見有所顧忌,但參與民調其實不算一種公開表達,接受調查訪問和投票一樣,是匿名進行的,個人意見會被計算到總結果中,但沒有人會知道誰表達過什麼意見,保持沉默的需要並不存在。

第二,在5月底至10月幾次調查的抽樣過程中,並沒有出現「異樣」的狀况。研究中心使用一貫的隨機抽樣方法,回應率有輕微上升﹙即多了市民願意接受訪問﹚,是正常地會在政治議題熾熱時出現的現象。更重要的是,幾次調查的樣本在加權前的人口特徵並沒有顯著差異或變化趨勢,亦即是說,沒有出現特定群組明顯地少了參與問卷調查的狀况。

這次運動讓不少年輕人確立政治觀念
第三,附表清晰展示,從5月底到10月,調查裏主要是少了自認中間派或無傾向的市民,如果把受訪者按年齡劃分,如附圖所示,在15至29歲的受訪者中,自認屬中間派或無傾向的比例,由5月底6月初時的41.8%大跌至10月調查中的17%,可以說,不少年輕人在今次社會運動開展之前,未必對社會和政治問題有很多的關注,但這次運動讓他們確立了自己的政治觀念。相比之下,在最年長的市民中,政治傾向分佈在過去4個月間也有轉變,但幅度相對地小。所以,不用扯上沉默的螺旋,我們對政治傾向分佈的變化也有合理和符合調查數據的解釋。

派別意識轉化為對政團支持? 區選或有答案

當然,民調得出的政治傾向分佈有什麼現實意義,仍有待觀察,例如自認屬本土派的市民比例上升,但到了今天,大家如何理解何謂「本土」?更基本的是,傳統上,香港的民意調查中包括的各個派別,其實粗略地是根據政黨和主要政治人物來劃分的,所謂民主派,即是民主黨、公民黨等,幾年前我們加上「本土派」選項時,指向的大概是青年新政、「本民前」、「熱普城」等。但這次運動強調無大台,政黨只有有限的輔助角色,派別意識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轉化為對政治組織或人物的支持?這是值得注視的問題,下個月的區議會選舉也許可以提供一個初步的答案。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李立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