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271阅读
  • 45回复

[羁縻藩属]关于西汉乐浪郡岭东七县的疑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6-11-14
关于西汉乐浪郡岭东七县的疑问
西汉大乐浪郡岭东七县:东暆(yi)、不而、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

关于这七县的位置,多采用该版地图




这七个县的分布沿着东海岸一字排开,最南边的东暆(yi)到了江陵,与乐浪郡岭西的县之间隔了一段块空白地,这种分布格局非常奇怪,岭东七县照常理推测,七县的南界应该与乐浪郡南界齐平,基本不会越过今天的朝韩分界线太远,中间似不应有大片的空白之地
1条评分奖励+10
xuanyiyang 奖励 +10 - 2016-11-14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11-14
现在把我对七县的比定列一下
不而、华丽、夫租各个资料分歧不大,也符合地理沿革,不而县即高句丽丽比列忽、朝鲜安边郡,夫租县即朝鲜咸兴府,附近的朱伊川,“朱伊”与”夫租“音近,华丽县则是高原郡,该处有伐罗山,“伐罗”与“华丽”音近



下面都是引用金楼白象的地图
[ 此帖被lw109在2016-11-14 18:43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6-11-14
邪头昧县,李氏朝鲜的江原道有条古未吞川河流,未与昧音近,邪头昧县疑似在古未吞川河流域,根据《三国史记.地理志》高句丽、东秽的语言将”谷“称呼为”吞、顿、旦“,则古未吞川实为古未谷川



顺着古未吞川河而下又叫青龙江、东大川,下游叫临津江,临近东大川,就是高句丽的若豆恥县<若只头恥县>[一云<朔头>, 一云<衣头{夜头}>.]


若豆羞耻、若只头耻、朔头、衣头、夜头读音均与“邪头昧”的“邪头“,但高句丽的若豆羞耻县属于汉山州,其地在乐浪郡南界、马韩北界的交界处,似乎不符合邪头昧县所处的岭东秽民地区,不过考虑到若豆羞耻县临近的东大川,上游就是古未吞川,不排除日后邪头昧县的秽民自己或是被高句丽迁移到下游的若豆羞耻县,同时将“邪头昧”的地名一并带了过来,即若豆羞耻、若只头耻、朔头、衣头、夜头以及古未吞川

西汉的邪头昧县可能就在古未吞川、榆津川、青龙江、德津川一带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6-11-14
前莫县,莫与貊音近,江原道的春川即古貊国,但该地似乎过于偏南,春川附近的南江其上游就是和串江,再向上其源头就是麦阪江,我没有查到麦阪江名称的具体来历,望有清楚的网友指正,尽凭发音推测,麦阪江的”麦“与”莫”、“貊”音近,相对春川的貊国,麦阪江附近的即“前莫”,前莫县在麦阪江附近的各连城郡、冬斯忽郡,即淮阳、岐城一带。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6-11-14
其实还是要有一线的考古资料,挖到城池遗址才好真的确定。楼主可以找找朝韩考古学资料。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11-14
蚕台县,高句丽的母城郡-也次忽,就在冬斯忽郡-岐城西边,”也次“急读发音与”蚕“相近,台城即高城、山城,东秽与高句丽一样均为山地民族,擅长修筑山城,蚕台县即高句丽的母城郡-也次忽

东暆(yi)县,高句丽的大杨管郡-马斤押。属有金刚山(一云枫岳一云皆骨),根据《三国史记.地理志》高句丽语的”押“有对应汉语的”岳“、”穴“(即峡)两种,枫岳-皆骨,”皆“与马斤押的”斤“与暆(yi)读音均相近,东暆(yi)即金刚山(枫岳、皆骨)以东,则东暆(yi)县可能为金刚山以东的高句丽达忽-高城郡




岭东七县的南界应该是沿着临津江的支流-砌川一直向东,过铁城、富平、益城直到高城一线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6-11-14
回 小灰灰看灰机 的帖子
小灰灰看灰机:其实还是要有一线的考古资料,挖到城池遗址才好真的确定。楼主可以找找朝韩考古学资料。 (2016-11-14 19:17) 

岭东七县,因岭东的秽民、沃洎设置,一个县可能就对应一个沃洎、东秽部落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6-11-14
折中的画汉界办法是把除三韩以外的部落括入,大体是江原道南界一线。江陵以北地区的貊秽部落。推断的任务就落到三韩诸国的考证,辰韩北界,马韩北界。此外,我比较支持七县不一定在东海岸一字排开的观点。早期内陆的貊国可是十分活跃的,王印的发现也十分说明问题。结合考古再行推断。
从晋县分布来看,乐浪带方二郡的东界不过临津江。
[ 此帖被金楼白象在2016-11-14 21:0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6-11-14
回 金楼白象 的帖子
金楼白象:边界不是这么考量的。折中的画汉界办法是把除三韩以外的部落括入,大体是江原道南界一线。江陵以北地区的貊秽部落。推断的任务就落到三韩诸国的考证,辰韩北界,马韩北界。此外,我比较支持七县不一定在东海岸一字排开的观点。早期内陆的貊国可是十分活跃的,王印的发现也十分说明 .. (2016-11-14 20:51) 

岭东七县不是岭东秽的全部,按照《茂陵书》的说法临屯郡一共15县,岭东7县中除去因沃洎设置的夫租县,也才6县,还有9个县日后放弃了,这放弃的9个县应该就是南部的岭东秽民部落,即《三国史记》中的首若城的貊国,何瑟罗城的秽国等等部落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6-11-14
回 lw109 的帖子
lw109:岭东七县不是岭东秽的全部,按照《茂陵书》的说法临屯郡一共15县,岭东7县中除去因沃洎设置的夫租县,也才6县,还有9个县日后放弃了,这放弃的9个县应该就是南部的岭东秽民部落,即《三国史记》中的首若城的貊国,何瑟罗城的秽国等等部落 (2016-11-14 21:08) 

十五县可考者七,余者是否是放弃,我不清楚。《后汉书》的说法是“复分岭东七县”,此年为前82年,重新调整之后,十几个县极有合并为7县。不能简单的说放弃。铁岭以南江原道地区亦当为汉疆。东暆作为郡治,应该是貊秽的大城国都。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6-11-15
长安去乐浪郡5950里,去临屯6138里。临屯属乐浪,则二者相去200里左右。大约是80km,以乐浪郡治为中心半径80km内东部地区,简单粗暴。
那么问题又来了,《后汉书》的记载是否如同《通鉴》一样准确。乐浪去洛阳5000里如果为约数,误差无法计量。
《古今郡国志》记载濊国和貊国的都城分别是江陵和春川。按此说法东海岸主体就是濊人了。
[ 此帖被金楼白象在2016-11-15 09:25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6-11-15
回 金楼白象 的帖子
金楼白象:十五县可考者七,余者是否是放弃,我不清楚。《后汉书》的说法是“复分岭东七县”,此年为前82年,重新调整之后,十几个县极有合并为7县。不能简单的说放弃。铁岭以南江原道地区亦当为汉疆。东暆作为郡治,应该是貊秽的大城国都。 (2016-11-14 23:47) 

乐浪郡的南界不过临津江,岭东七县的南界相对临津江不会过于靠南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6-11-15
回 lw109 的帖子
lw109:乐浪郡的南界不过临津江,岭东七县的南界相对临津江不会过于靠南 (2016-11-15 09:02) 

这种观点的论据是什么?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11-15
西汉大乐浪郡的三部分,东部都尉因领东秽设置,是乐浪郡县直接控制的秽民,岭西的南部都尉和郡治周边是汉人地区,乐浪郡直接控制的异族秽民区能有多大范围,说白了,距离岭西汉地近的秽民地区而已,距离乐浪核心的岭西汉地过远的秽民地区,如何直接设县统治,这要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和一郡能实际控制的范围。南部的秽民和韩人地区只是羁縻地区
[ 此帖被lw109在2016-11-15 17:5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11-15
回 lw109 的帖子
lw109:西汉大乐浪郡的三部分,东部都尉因领东秽设置,是乐浪郡县直接控制的秽民,岭西的南部都尉和郡治周边是汉人地区,乐浪郡直接控制的异族秽民区能有多大范围,说白了,距离岭西汉地近的秽民地区而已,距离乐浪核心的岭西汉地过远的秽民地区,如何直接设县统治,这要符合当时的实际情 .. (2016-11-15 10:07) 

一定要有汉人才能设置郡县?这让南越、东越、西南夷情何以堪?西南最南县象林都到越南中部了,那里汉人应该比异族多,象林功曹是汉人?不知道你是怎么考量的。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6-11-15
回 金楼白象 的帖子
金楼白象:一定要有汉人才能设置郡县?这让南越、东越、西南夷情何以堪?西南最南县象林都到越南中部了,那里汉人应该比异族多,象林功曹是汉人?不知道你是怎么考量的。 (2016-11-15 10:36) 

汉武帝四郡里,除了乐浪郡,其余三郡都不是汉人地区,但具体到西汉大乐浪郡,岭东、岭西区分明显,岭西汉人地区,岭东秽人地区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6-11-15
西汉大乐浪郡的其他属县推定
《汉书.地理志》中的乐浪郡:
乐浪郡,武帝元封三年开。莽曰乐鲜。属幽州。户六万二千八百一十二,口四十万六千七百四十八。有云鄣。县二十五:朝鲜,讑邯,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莽曰乐鲜亭。含资,带水西至带方入海。黏蝉,遂成,增地,莽曰增土。带方,驷望,海冥,莽曰海桓,列口,长岑,屯有,昭明,高部都尉治。镂方,提奚,浑弥,吞列,分黎山,列水所出。西至黏蝉入海,行八百二十里。东暆,不而,东部都尉治。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
该乐浪郡分三个部分:
郡治直辖各县:
朝鲜(乐浪郡治)、讑(讠冉同諵,音喃,nan)邯、浿水、黏蝉、遂成、增地、驷望、屯有、镂方、浑弥、吞列
高部都尉所辖各县:
昭明(高部都尉治)、带方、列口、长岑、提奚、含资、海冥
东部都尉所辖各县:
不而,(东部都尉治)、东暆(yi)、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

以下是我从网上找到的乐浪郡各县地址的推断:
朝鲜(朝鲜平壤市区),讲邯(朝鲜平壤市西北),浿水(朝鲜咸镜南道长津湖附近),含资(朝鲜黄海北道瑞兴郡),粘蝉(朝鲜平安南道南浦西北),遂成(朝鲜平壤市西),增地(朝鲜平安南道新州附近),带方(朝鲜黄海北道凤山郡石城里的古唐城),驷望(朝鲜平壤市东北,大同江东),海冥(朝鲜黄海南道海州市一带),列口(朝鲜黄海南道殷栗郡大同江入海口南岸),长岑(朝鲜黄海南道长渊郡北)

,屯有(朝鲜黄海北道黄州),昭明(朝鲜朝鲜黄海南道信川郡北),镂方(朝鲜平安南道阳德郡),提

奚(朝鲜黄海北道平山郡西南),浑弥(朝鲜平安南道安州区东南),吞列(朝鲜平安南道孟山城北),

东暆(朝鲜江原道江陵),不而(朝鲜北江原道安边),蚕台(朝鲜南江原道束草南),华丽(朝鲜咸镜

南道永兴北),邪头昧(朝鲜北江原道高城西北),前莫(朝鲜北江原道高城),夫租(朝鲜咸镜南道咸

兴)

东部都尉所辖岭东七县,上面的推定是按照那版通行的地图所标,我已经把我对岭东七县各县的位置推定说明了,下面说一下对其他各县的推定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6-11-15
郡治直辖各县:
朝鲜(乐浪郡治)、讑(讠冉同諵,音喃,nan)邯、浿水、黏蝉、遂成、增地、驷望、屯有、镂方、浑弥、吞列

朝鲜县即高句丽平壤城,今天朝鲜平壤市区无疑,除发现"乐浪太守章"和"乐浪大尹章"之外,朝鲜等23县的令、长、丞、尉的官印都有发现

黏蝉县今平安南道龙冈郡城岘里,该地发现有东汉元和二年(公元85)的蝉神祠碑,碑铭内容为蝉长向山川之神平山君祈求百姓安宁五谷丰登

增地县,朝鲜清川江下流的安州、肃川一带

浿水县,根据“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应当在清川江上游寻找

屯有县,黄海道黄州,即高句丽冬忽(於冬於忽),”冬“即”屯有“的转音

吞列县,根据”吞列,分黎山,列水所出“,应在大同江源头的宁远郡一带,该地的大同江仍叫”潦原江“,潦与列水读音相近



遂成县,根据《晋书》所载”秦筑长城之所起“,需要结合当地的考古发现,疑似平安道咸从、顺安一带


其他几个县还没有过硬的比定,如有网友有当地考古发现和其他推断,欢迎指正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6-11-15
高部都尉所辖各县,即魏晋的帯方郡:
昭明(高部都尉治,西晋改南新县)、带方、列口、长岑、提奚、含资、海冥

昭明(西晋南新县),一般推定为黄海北道凤山郡石城里,该地出土有东汉到西晋的纪年砖,如光和五年(182年)、泰始七年(271年)、泰始十一年等,还有出土带有"使君带方太守张抚夷砖"铭文的墓砖;
但我认为昭明(西晋南新县)只是西汉乐浪郡高部都尉治所,非魏晋带方郡治所,带方郡既然以带方县的县名,则郡治在原带方县的可能性很大,按照《晋书》”带方郡公孙度置。统县七,户四千九百。带方 列口 南新 长岑 提奚 含资 海冥“,帯方郡属县中,带方排在第一,则帯方县应为带方郡治。那么昭明县在哪里呢?高句丽息城郡(汉城郡),今黄海道载宁郡,息城的”息“读音近于”新“,或为晋南新县、汉昭明县所在。

带方县,接上段,应在黄海北道凤山郡,也符合《汉书》”带水西至带方入海“的记载

提奚县,黄海道新溪县侠溪,新罗为檀溪,高句丽为买旦忽即水谷城县


列口县,即高句丽栗口,今黄海道殷栗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6-11-15
可考汉晋郡县我附在《汉州图》里了。个人认为资、奚是相通的。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6-11-15
长岑、含资、海冥的比定
一般把长岑比定为高句丽长渊,海冥比定为黄海道海州,含资定在瑞兴

《三国志》中的一段记载,为我们提供了这些县位置的信息
至王莽地皇时,廉斯鑡为辰韩右渠帅,闻乐浪土地美,人民饶乐,亡欲来降。出其邑落,见田中驱雀男子一人,其语非韩人。问之,男子曰:"我等汉人,名户来,我等辈千五百人伐材木,为韩所击得,皆断发为奴,积三年矣。"鑡曰:"我当降汉乐浪,汝欲去不?"户来曰:"可。"【辰】鑡因将户来【来】出诣含资县,县言郡,郡即以鑡为译,从芩中乘大船入辰韩,逆取户来。
注意这段文字虽然用了辰韩,但整段文字是附在介绍马韩的段落之后,并且提到马韩”辰王治月支国“,在后面介绍辰韩、弁韩时提到”其(弁韩、辰韩)十二国属辰王。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辰王不得自立为王“,这说明总治三韩部落的王,就叫”辰王“,由马韩担任。那么这里提到的辰韩当为马韩人的辰王,在马韩的月支国,属于西海岸的马韩

”郡即以鑡为译,从芩中乘大船入辰韩,逆取户来“中出现的”芩中“似应为长岑县某地,按照上一段的,此辰韩实为西海岸的马韩的话,那么”从芩中乘大船入辰韩,逆取户来“的话,从长渊出海,反而不如从海州出海方便,海州即高句丽內米忽郡[一云<池城>, 一云<长池{长城}>.],“池”与“岑”读音相近,“长池”似应为“长岑”的讹音





从”鑡因将户来【来】出诣含资县,县言郡“一句推断,含资县应该是乐浪郡高部都尉中最靠南,最靠近韩人的县,推测应在临津江与礼成江之间,开城附近有分之川,“分之”与“含资”读音相近,但这又与《汉书》”含资,带水西至带方入海“中,带方县带水位置不和;高句丽的德勿县即德水县,就在临津江入海口,德水与带水读音相近,据《三国史记》记载,百济还有浿水、带水,其浿水即礼成江,带水即临津江,《汉书》中关于含资县临津江-带水与带方县月塘江-带水搞混淆了。
综合来看,含资县应在临津江北的开城附近


开城附近的分之川


高句丽德勿县-德水县,临津江即《三国史记》中提到的百济带水

海冥县,高句丽冬彡[一作音.]忽郡[一云<豉盐城>.],黄海道延安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6-11-15
应该说乐浪郡在临津江以南还有前哨的要塞、据点,《汉书》提到乐浪郡有云鄣,《三国志》提到马韩“攻带方郡崎离营”,《三国史记》中汉江又叫郁里河,“崎离”、“郁里”读音相近,该崎离营可能在临津江以南,汉江以北的某地。《茂陵书》提到真番郡治所在霅(zha)县,云的繁体字与霅字形相近,云鄣可能为霅(zha)县所改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6-11-15
改正3楼的错误

顺着古未吞川河而下又叫青龙江、东大川,下游叫临津江,临近东大川,为高句丽的所邑豆县,下游的临津江西岸、开城东边有高句丽的若豆恥县<若只头恥县>[一云<朔头>, 一云<衣头{夜头}>.]

无论是所邑豆还是若豆耻、若只头耻、朔头、衣头、夜头,都与邪头昧的”邪头“读音相近,古未吞川附近的邪头昧县秽民沿河而下,都有可能迁移过来,并把”邪头“的地名一并带来


高句丽的所邑豆县


高句丽若豆恥县<若只头恥县>[一云<朔头>, 一云<衣头{夜头}>.]


邪头昧县秽民

此图也可看到,临津江源头又叫德津川,此可作为临津江为另一条带水的佐证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6-11-15
比较惊人的发现就是今天朝鲜咸境道的赴战山岭的名称沿革,开始看到这个地方,很符合共产主义政党的革命地名命名方式,赴战山岭、赴战岭江附近就是甲山府,这是朝鲜劳动党在日据时期唯一活动在国内的”甲山派“游击区(这一派系不属于金正日派系,日后骨干被清洗),刚看到赴战山岭、赴战岭江,很容易望文生义地以为是朝鲜劳动党为纪念国内坚持抗日游击斗争所取的革命地名。今天看到李氏朝鲜时期的咸境道地图,发现李氏朝鲜时期就有赴战岭、赴战岭川,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当时似不应出现”赴战“这类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的革命化用语,李氏朝鲜在边地设置的军镇,命名不出传统的边境地名”平、安、定、靖“等用字,李朝出现”赴战山岭“的命名,应该不是取字面意思的边地军镇命名,那就应该是当地土语地名沿革标称,赴战岭、赴战岭川均在咸兴附近,”赴战“读音与”夫租“相近,这也可作为咸境道咸兴即汉夫租县-东沃洎的又一佐证。



李朝咸境道咸兴附近的赴战岭、赴战岭堡、赴战岭川的其他具体命名来源,望了解的网友提供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6-11-20
别的先不说,就长岑说一下,个人认为应该在长渊附近。
长渊南面灭恶山西延直到国祀峰西麓,在梦金浦南一段连绵成半岛,山体入海称为长山串。岑者,小而高山也,长山、长岑正是对这一地貌的描述。
至于岑中,可比定为龙渊,说不定就是长岑县治,这里是长岑中的一个地理缺口,面对小海(仁川湾),直南就是马韩腹地。
带水(瑞兴江)、带方(凤山土城)如果比定无误,则岑中港为海路上大同江地区通向三韩地区最近的选择应无疑。虽然如今该港湾已大都淤积成陆,但不妨害为古代小木船的避风港。
咚咚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