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32阅读
  • 21回复

[地名探讨]论民族地区的地名雅化问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8-06-04
     这几年,我一直关注民族地区地名汉化问题,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雅化问题。比如,昨天这一则粤川对口扶贫的新闻,提到的地名就很让人无语: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张守帅)6月2日至3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率广东省党政代表团来川调研,……深入凉山州昭觉县洒拉地坡乡姐把哪打村和三岔河乡三河村,实地考察村民生产生活和援建安置点建设情况,并入户看望慰问贫困户。……


   这个地名可能是完全忠实于当地彝语发音的。但直译成汉语而且用词不加选择,就显得相当不妥。“姐把哪打村”、“洒拉地坡乡”,不仅读来绕口,而且从字面上看就是穷山恶水,体现不出新农村风貌。我认为,结合撤乡并村、新村建设和搬迁扶贫,应该对彝区地名(特别是乡镇、村社等小地名)进行一些系统疏理,总的来讲,汉化和雅化是大方向。
   (1)已经汉化的地区,当地群众已经长期使用汉语,完全没有必要再以民族语言命名地名,比如羌、白、土家、回等聚居区,自古以来地名就是汉化的,符合当地群众语言习惯,有利于地区交流。
   (2)一些日常生活仍然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地区,尤其是大凉山地区,有的村九成群众不会汉语,则可以采用汉字彝音结合的方式,对地名进行雅化和简化。比如,“姐把哪打村”,可以雅化为“杰巴那达村”,并可以再进一步简化称“杰村”。如果当地群众支持,也可以在搬迁扶贫的基础上,另行确定有意义的汉语地名,比如广东援建的,可以叫“粤恩村”。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8-06-04
粤助村。
福建和宁夏是对口支援,很多宁夏新建的镇子叫做“”闽福、闽助、闽旺等等,觉得比较好听。还有闽宁新村。
[ 此帖被超微星在2018-06-07 00:49重新编辑 ]
为了能查找资料,多发帖。
bon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8-06-04
尽量压缩到不超过三个字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8-06-04
汉化、雅化、简化三个方向齐头并进。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8-06-04
可考虑杰达村。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8-06-04
这个可以有,应该简化、汉化,雅不雅,就看你怎么汉化了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8-06-04

姐把哪打?
莫名其妙的喜感,哈哈哈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8-06-04
只有内蒙古、新疆的民族地名翻译稍微讲究点“规范”,其他民族地名都是胡乱译音,毫无章法。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8-06-04
回 鲁川 的帖子
鲁川:姐把哪打?
莫名其妙的喜感,哈哈哈 (2018-06-04 14:39) 

如果意譯是甚麼意思
郡(虛級)—縣(廣域自治體)—市鎮村(基礎自治體)
華夏國廣西郡臨賀縣八步市城東里靈峰坊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8-06-04
洒拉地坡乡下辖以下地区:
拢恩以打村、姐把哪打村、尔打火村、博列格村和洼呷村。

昭觉下面的乡和村大部分都是这种古怪名字,至少应该出台一部彝汉专名的翻译标准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8-06-05
回 我是谁 的帖子
我是谁:洒拉地坡乡下辖以下地区:
拢恩以打村、姐把哪打村、尔打火村、博列格村和洼呷村。
昭觉下面的乡和村大部分都是这种古怪名字,至少应该出台一部彝汉专名的翻译标准 (2018-06-04 23:50) 

感觉现在再来规范都已经晚了。
最好时机,一是解放以后基层政权建置之时;二是文革以后将大量文革地名(红旗公社、东风公社之类)恢复乡镇建置之时。现在改,成本很高的。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8-06-05
少民方言还是让其衰亡吧,大多毫无价值
我的地理观-山川形便,详见http://xzqh.info/bbs/read.php?tid=132219
地理区域划分作为行政区划主要依据
选区(监察区)制+郡县制+适域市有限自治
提倡政策平等、市场经济
反对联邦制、民族区域自治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8-06-06
这样的说法真是令人反感。雅化,并不是民族地区的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很多地方的地名都有这个问题。民族地区的地名当务之急是官方化、国语化,以便于全国范围内的交流与沟通,当然,同时,在民族语言、文字中仍然保留习惯名称和写法,互相尊重、互不干扰。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8-06-06
驴市——礼士
存在即合理,不过研讨还是必须的~~~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8-06-06
结巴那达?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8-06-06
回 山川形便 的帖子
山川形便:少民方言还是让其衰亡吧,大多毫无价值 (2018-06-05 16:37) 

胡化的“国语”本来也没什么价值,习惯了而已。
有些方言的词句的意境,胡语表达不了。
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5-06/10/c_127900660.htm
[ 此帖被hnhb在2018-06-08 00:2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8-06-06
回 hnhb 的帖子
hnhb:胡化的“国语”本来也没什么价值,习惯了而已。
有些方言的词句的意境,胡语表达不了。这样的例子多的是。 (2018-06-06 14:25) 

8102年还有人认为普通话是胡化的?
無限空虛心內追 含淚告別了無聲
bon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8-06-07
汉语地区也有很多雅话的,老家有个村叫泥沟,但村门牌坊写的就是“弥高”
明显的雅化。
香港有个地方叫“调景岭”,过去是叫“吊颈岭”.....这些都是雅化....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8-06-07
回 hnhb 的帖子
hnhb:胡化的“国语”本来也没什么价值,习惯了而已。
有些方言的词句的意境,胡语表达不了。这样的例子多的是。 (2018-06-06 14:25) 

我建议你回去读幼儿园
我的地理观-山川形便,详见http://xzqh.info/bbs/read.php?tid=132219
地理区域划分作为行政区划主要依据
选区(监察区)制+郡县制+适域市有限自治
提倡政策平等、市场经济
反对联邦制、民族区域自治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8-06-08
汉中天坑群里面有名的“伯牛坑”,过去叫“剥牛坑”。
由于天坑比较深,过去经常有老百姓的牛掉入坑中,无奈之中只有在坑底将牛剥皮、分割,将牛肉再分块调上去,久而久之,“剥牛坑”就成为名字。后来雅化成“伯牛坑”。
惟天有汉 鉴亦有光
实司群望 表我华阳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09-10
回 我是谁 的帖子
我是谁:洒拉地坡乡下辖以下地区:
拢恩以打村、姐把哪打村、尔打火村、博列格村和洼呷村。
昭觉下面的乡和村大部分都是这种古怪名字,至少应该出台一部彝汉专名的翻译标准 (2018-06-04 23:50) 

我的雅化简化方案:

洒拉地坡乡:洒坡乡
拢恩以打村:龙恩村
姐把哪打村:杰达村
尔打火村:达火村
博列格村:博格村
洼呷村:瓦呷村
朝辞白帝彩云间,一行白鹭上青天,
借问酒家何处有,春风不度玉门关。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09-11
洒拉地坡乡、姐把哪打村,

汉语是什么意思?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