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81阅读
  • 11回复

[欧洲]重劃巴爾幹:塞爾維亞與科索沃的「國土互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8-09-06
新聞標題
重劃巴爾幹   塞爾維亞與科索沃的「國土互換」?

新聞網址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341852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346002

新聞內文(上下合併轉貼)



重劃巴爾幹(上):塞爾維亞與科索沃的「國土互換」?


不久前,在歐洲的阿爾卑巴赫論壇(EFA)上,作為宿敵的科塞兩國領導人——科索沃總統塔奇(Hashim Thaçi)與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聯袂拋出「邊界修正」的議題,同時向國際社會喊話尋求支持,引起世人關注。

關於所謂的「邊界修正」,兩人沒有給出明確定義,只是強調改變邊界有助於化解百年衝突與促進未來和平。一般推測他們說的修正,也就是交換土地——可能是將科索沃北部地區與塞爾維亞的普雷塞沃山谷(Presevo ​​Valley),這兩個面積相近、人口數也差不多的地區互相轉移。

有論者認為這種分法是基於兩個地區的種族人口:北科索沃的塞族人佔多數,而普雷塞沃河谷的阿爾巴尼亞人(即科索沃最大族群)佔多數,但彼此仍有其它族群分居在這些地方,前者約有11%是阿爾巴尼亞人、後者約有28%是塞族人,並非能完全按照種族分割。

對此,塔奇也表示,與塞爾維亞的解決方案不會按照族群劃分。那麼,塔、武兩人究竟在打甚麼算盤?科、塞兩國是否又能藉此走向和平?
首先要知道兩國於此時加速和解,有內外因素使然。對內,兩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正在高漲,雖不至於兵戎相向,卻會使國家治理更加困難,也增加區域的不穩定因素;對外,若塞爾維亞未能與科索沃關係正常化,就無法加入歐盟,國家發展會受到嚴重制約;而科索沃若能與塞爾維亞相互承認,則有望加入聯合國,也可以成為正常國家。

自從科索沃獨立迄今將滿10年,10年來塞爾維亞堅持「一個塞國」的態度不變,始終視科索沃為叛亂省份。這不只是塞爾維亞的政治教條,也是不可逾越的紅線。曾經表示「科索沃分離並非完全不可能」的塞國前總理金吉奇(Zoran Đinđić),2003年被槍殺於首都大街,等於給了貝爾格萊德(塞國首都)的政客一記警鐘。

然而時至今日,即便塞國人民口頭再硬,也沒人願意打仗來解決科獨問題,這給了去年甫當選的武契奇轉圜空間。武契奇被視為親西方的代表,他所提名的總理布爾納比奇(Ana Brnabic),曾公開同志身分,讓外界對塞國政治耳目一新。布爾納比奇上任後,雖重彈不會承認科索沃的老調,但她表示,新政府的首要戰略方向是加入歐盟,這代表著塞爾維亞與科索沃和解的勢在必行。
武契奇也向國人喊話,呼籲塞爾維亞必須停止在科索沃問題上的鴕鳥心態,以現實的態度面對。為了讓國家發展持續向前,塞國必須試圖解決科索沃問題,而不是一代拖過一代。他特別強調塞國「不要丟失或放棄我們擁有的東西,但不要期望收回我們很久以前失去的東西」,亦會「盡一切努力取回可以歸還的東西」。

為了實現他「取回可歸還東西」的宣示,武契奇兵行險著,具體呈現在科索沃總理的任命案上。

去年科索沃國會選舉後,以民主黨(PDK)為首的執政聯盟,與最大反對黨民主聯盟(LDK)為首的在野陣營相持不下,無法過半組閣。經過一個多月的僵局後,PDK聯盟找上了在野的少數民族政黨—塞族名單(Serb list)。

有了塞族名單黨的關鍵票數,PDK聯盟終於得以產生議長,但緊跟著的內閣任命卻再度面臨困境。原因在於,PDK聯盟推出的總理候選人哈拉迪納伊(Ramush Haradinaj)頗富爭議。
哈拉迪納伊是科索沃戰爭中的軍事領導者,曾被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法庭(ICTY)檢察官控以戰爭罪與危害人類罪,最後獲判無罪釋放。因此不難想見哈拉迪納伊的雙重形象:部份科索沃人視他為英雄、塞爾維亞人則視為戰犯。這讓塞族名單黨承受了極大壓力,但為了科索沃的塞族權益,也只能選擇與中間偏右的PDK聯盟合作,以免右翼黨派入閣,對塞族不利。

但更重要的是,哈拉迪納伊雖曾被塞國揚言逮捕引渡、也曾被武契奇嚴厲抨擊,但塞族名單黨曾表示,關於新總理的投票任命,將會與武契奇政府討論後決定,因此哈拉迪納伊的上位,一般也被認為是武契奇對科索沃新政府釋出的訊號:因為熱衷於在塞科兩國之間搭橋的哈拉迪納伊,有助於武契奇的未來規劃。

當哈拉迪納伊通過任命後,他表示施政優先考慮是科索沃的入(歐)盟之途,並與塞族人和解,以回應塞族名單黨的支持。這讓右翼反對黨與批評者大為光火,認為PDK聯盟與塞族名單黨聯手,等於是讓塞爾維亞進一步滲透國家主權,掌握科索沃的未來。
然而,科索沃情勢遠比右翼宣稱的更為複雜,問題就出在北科索沃,也就是傳說中將與塞國交換之地。北科索沃由北米特羅維察(North Mitrovica)等四城組成,此區域從科索沃獨立以來一直不穩,名義上科索沃雖擁有主權,實際上是半自治狀態,說是塞爾維亞的飛地也不過分。
因為部分居住於此的塞族人民,不認同科索沃建國的合法性,屢屢發生暴力衝突。像是2011年塞、科兩國商議共同管理邊界,便引來科索沃的塞族不滿,曾發生焚燒邊境檢查站、設立路障阻擋等衝突,甚至負責維和的北約部隊奉令清除路障,卻遭塞族攻擊,兩邊都有人受傷。

此外,由於普里什蒂納(Prishtina,科國首都)無法有效管轄,使得邊界的治安相當敗壞。如今年初北科索沃塞族的溫和派領袖、主張種族和解的伊萬諾維奇(Oliver Ivanovic)遭到暗殺,真相迄今未明。

伊萬諾維奇生前曾不假辭色地抨擊當地的犯罪份子,也與塞族名單黨,以及背後的武契奇政府槓上。貝爾格萊德一直與北科索沃塞族有密切聯繫,被懷疑以金錢和特務在地下控制秩序,伺機北方脫離科索沃的機會。因此普遍猜測他的死,並非阿爾巴尼亞人所為,而是與塞族有關。

當初西方約束科索沃建國的條件之一,就是保障北科索沃塞族的自治權。像是歐盟背書、科塞兩國簽署的《布魯塞爾協定》(Brussels agreement),當中即提到讓塞族在北科索沃成立自治區。雖然此舉引發科索沃的猜疑,憂心當地權力過大,會形成國中之國,但在入盟的壓力下,科索沃也只能同意,只是具體實施日期能拖就拖。
到了今年3月間,哈拉迪納伊政府在北科索沃逮捕並驅逐一名塞爾維亞的重要官員,使塞族名單黨甚為憤怒,決定退出執政聯盟,但卻未辭去3席內閣部長的位子,保留未來與哈拉迪納伊要價的餘地。同時,塞族名單黨也在未經政府同意的情況下,逕自啟動建立自治區的程序,更得到武契奇強硬聲援。

如此可知,北科索沃對於科索沃而言,其實宛若肉中刺,但在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前提下,普里什蒂納的政客依舊大多不予支持。像是反對陣營已紛紛表示不會允許塔奇主導的領土協議,並宣稱任何參與變更領土的人,都將承擔憲法和政治上的責任;就連哈拉迪納伊也表示難以接受,若塔奇獨斷獨行,他可能將與塔奇勢力分道揚鑣。


另一方面在塞國內部也有意見,如傳說中會被交換給科索沃的普雷塞沃河谷,是由普雷塞沃等三個城市組成。但其中由塞族人佔絕對多數的梅德韋賈(Medveđa)市首長卻表示,本地並非普雷塞沃河谷的一部份,亦沒聽過有人想加入科索沃的聲音。若邊界調整的基礎是公平,那麼硬劃分梅德韋賈只會種下仇恨的因子。

面對眾多的阻力,似乎仍未動搖塔武兩人的意志,兩國領導人預計9月初將在普里什蒂納舉行兩國峰會。屆時塔、武兩人是否能提出有別於傳說中的調整方案,以說服國內與國際,還是會一意孤行,再度點燃巴爾幹之火,很快就有答案




重劃巴爾幹(下):種族火藥庫裡的和平之鑰?


兩百年前,為了解決拿破崙戰爭後的殘局,反法同盟在奧地利維也納召開和會。當時擔任維也納外相的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以他長袖善舞的手腕,以領土補償與恢復原則滿足各國需求,就此展開歐洲權力平衡的新頁,史稱「歐洲協調」,也被稱之為「梅特涅體系」(Metternich system)。

當然,領土劃分永遠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像是波蘭就相當不滿被奧俄普瓜分。但奧英俄普四大國透過強勢力量,掌握著歐洲的命運,其餘小國暫時無力抵抗。

兩百年後,主要強權都已「化敵為友」,大國協調也變成共識決。如今剛好輪到奧地利擔任歐盟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輪值主席,甫上任沒多久的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似乎頗有前人遺風,企圖促進歐洲統合。
目前等待加入歐盟的隊伍裡,大多都是巴爾幹半島國家。由於此區域與奧地利淵源甚深,庫爾茨也希望在有限的輪值任期內,盡量協助西巴爾幹半島六國(Western Balkans 6)入盟。

首先,庫爾茨面對的問題,便是塞爾維亞與科索沃的領土調整。他曾表示,很難想像交換領土會改善任何事情,也強調若在戰爭結束多年後改變邊界,區域可能變得更不穩;德國梅克爾總理看法大致相同,她主張,各國已建立完整且不可侵犯的領土,因此反對巴爾幹國家邊界的任何改變,多數歐盟成員國亦都附和。

這似乎與執委會(European Commision)的觀點有些不同。出身奧地利的睦鄰及擴大談判專員哈恩(Johannes Hahn)認為,塞科兩國的換地協議有助於巴爾幹和平,重點在於這個量身訂作的方案,不應被當成其他國家的範本;出身義大利的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更表示,只要避免建立種族單一國家,她贊成兩國交換領土,且無論塞科怎麼談,符合國際法就能得到支持。

那麼,為何成員國與執委會的態度不同?塞科兩國領土交換又會引起甚麼效應?
以庫爾茨等歐盟領袖的思維觀之,是基於現實主義的理想表述。他們擔心的是,如果塞科兩國開了先例,其他國家也會出現連鎖效應,像是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內部的塞族共和國(Republika Srpska)、馬其頓境內阿爾巴尼亞人佔多數的西北部等。一旦他們的要求未能被滿足,就有可能引發暴力事件。

為了防微杜漸,歐盟領袖們認為,必須反對塞科交換領土。兩國最好的方式就是透過談判相互諒解,科索沃應盡快讓北部塞族成立自治區、塞爾維亞應盡快承認科索沃為獨立國家,如此便沒有問題。

執委會的外交官員由於親臨談判前線,則是秉持著理想主義的現實表述。他們很清楚地知道,國家不應建立在單一民族的基礎上,而應建立在民主主義的原則上,諸如公民平等、宗教自由等。塞科兩國若能提出符合歐盟價值觀和國際法的協議,就不應反對這種積極的發展。

但依目前的狀況,塞科兩國的僵局並沒有隨著時間過去而被打破,反而越來越僵,想入盟遙遙無期。不斷延長的談判,只會加深塞爾維亞與歐盟的分歧,連帶使科索沃的內部治理更加困難。唯有兩國關係正常化,政治緊張局勢才能有效紓解。

說來說去,讓眾人相持不下的焦點,仍是困擾著巴爾幹數世紀的老問題——種族。
歐洲沒有忘記二十多年前那場南斯拉夫的血腥內戰,比起打造純粹的民族國家,德國等歐盟老會員更希望巴爾幹國家能記得分離主義與種族主義帶來的傷痛。若塞科等國想成為歐盟合格的會員國,應該學著尊重少數民族,而不是沿著民族線重新劃分邊界。

此外,也有論者從地緣政治角度著手,擔心塞科交換土地,會促使「大塞爾維亞」「大阿爾巴尼亞」的觀念勃興。前者指的是以塞族為中心立國的意識型態,它可能來自於14世紀塞爾維亞王國的歷史榮耀,因此主張大塞爾維亞必須恢復古代的領土範圍,包括現在的克羅埃西亞、波赫、蒙特內哥羅、馬其頓,甚至東南歐等地。

後者則是在19世紀,阿爾巴尼亞人為脫離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法西斯義大利等外來政權,所培養出的民族獨立思潮。後來轉變為統合現今阿爾巴尼亞、科索沃、馬其頓等地的阿爾巴尼亞族,也是對大塞爾維亞觀的反制。

論者認為,無論是哪種「大」,只要淪為單一民族主義,就有讓巴爾幹再度成為火藥庫的風險。像是科索沃的民族自決黨派提倡與阿爾巴尼亞結盟,便可能激怒北科索沃與普里什蒂納(Prishtina,科國首都)分道揚鑣;波赫的塞族共和國曾在數年前舉辦公投,決定是否慶祝自己的國慶日,結果顯示有9成以上贊成,卻被憲法法庭裁定違法。
各地的民族主義與民粹浪潮強化了憂心者的印象,自然會反對塞科交換土地。事實上,這些憂心有部分屬於多慮,因為這可以透過適當的管控來弭平紛爭。例如,去年科索沃與蒙特內羅達成邊界劃定協議,便是歐盟以簽證自由化——也就是允許科索沃公民在歐盟區自由旅行——相誘,促使科索沃同意。

然而當時科國反對黨大為不滿,宣稱劃界導致領土損失,當時的執政聯盟不為所動,在煙霧彈襲擊議會與街頭抗議都無效後,反對黨發起不信任案成功倒閣。在後來繼位的總理哈拉迪納伊(Ramush Haradinaj)重新檢討劃界案、總統塔奇(Hashim Thaçi)也承諾與蒙國共組邊界調查小組,必要時會糾正錯誤,瓦解反對勢力之下,才終於通過了邊界協議。

換言之,邊界劃分並非不可能,問題在於符合民主程序。

主導領土修正的塞國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čić)與科國總統塔奇,目前正面臨國內政治的撻伐,也希望能得到外部力量支持。在德奧等歐盟成員均表示反對後,武塔兩人把希望寄託在美國與法國,特別是前者,有能力將布魯塞爾、貝爾格萊德和普里什蒂納三方帶入領土協議。
對此,美國的態度比德奧等國較為開放。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已表示,如果塞科能共同商定並達成協議,美國無疑會支持。有了喜愛做交易的川普政府默許背書,塞科兩國也會有較大的槓桿施力點,但重點還是在於塔奇與武契奇能否提出讓大多數人心服口服的方案。若只是強推傳統的種族劃界,可以想見國內外反對的聲音將會壓倒兩人,更不利於未來的發展。

進一步而言,歐美主導後南斯拉夫政局多年,又力保科索沃建國,塞爾維亞顯然是巴爾幹最大的輸家。歐盟希望塞國可循兩德模式承認科索沃,但兩德花了二十多年、兩韓則花了三十多年,塞國沒有這麼多時間可浪費,必須爭取在下一個審查期限內入盟。

因此,領土互換可視為是兩國關係正常化的里程碑,一方面塞國既可避開承認問題,又可完成對歐盟的承諾。另一方面科索沃則可與塞國和解,讓塞國放棄阻礙科索沃入聯,也才有希望擺脫歐盟的監管,成為正常國家。

兩百年前歐洲協調體系不公平的領土劃分,只維持三十多年的和平,就被民族自決的革命風潮所吞噬。兩百年後的今日,巴爾幹雖不至於再現大規模的戰亂,但少數因不符合民主原則而生的暴力卻不可不防。歐盟協調體系今日肩負著更大責任,應協助塞科兩國提出具創意又可持續的方案。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8-09-06
巴尔干国家应该拆三并三,既拆摩尔多瓦并入俄罗斯和罗马尼亚,拆塞浦路斯并入土耳其和希腊,拆波黑并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及独立建国穆斯林斯拉夫国,马其顿并入保加利亚,科索沃并入保加利亚,黑山并入塞尔维亚。
让我悄悄朦上你的眼睛,让你猜猜我是谁?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8-09-07
科索沃并入保加利亚?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8-09-07
回 华天大帝 的帖子
华天大帝:巴尔干国家应该拆三并三,既拆摩尔多瓦并入俄罗斯和罗马尼亚,拆塞浦路斯并入土耳其和希腊,拆波黑并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及独立建国穆斯林斯拉夫国,马其顿并入保加利亚,科索沃并入保加利亚,黑山并入塞尔维亚。 (2018-09-06 20:07) 

科索沃并入阿尔巴尼亚吧。。。

穆斯林南斯拉夫国好狭小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8-09-08
对的,科索沃并入阿尔巴尼亚,写保加利亚是手滑了。
让我悄悄朦上你的眼睛,让你猜猜我是谁?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8-09-08
摩尔多瓦不靠俄。
新号:飞升。中华、华人,自缚奇绝!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8-09-09
塞尔维亚总统迫于国内压力,已经取消了与科索沃总统的谈判,这个方案估计要胎死腹中了。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8-09-13
尽管交换领土的方案在两国内部遭到激烈反对,但很显然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科索沃总统塔奇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走得很远了。虽然武契奇取消了上周五与塔奇的会晤,但他随即访问了北科索沃,塔奇也在本周一会晤了普雷舍沃阿族领导人,双方都在与内部沟通。科索沃政府方面不断强调,与塞尔维亚的最终协议,将让科索沃加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

美国和法国支持互换领土,德国和英国反对。马克龙正在说服默克尔支持这一方案。

法国媒体透露,双方将于11月中旬在巴黎签署最终协议。

小号:云中城堡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8-09-13
事实上是纯粹的独立国家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8-09-16
回 华天大帝 的帖子
华天大帝:巴尔干国家应该拆三并三,既拆摩尔多瓦并入俄罗斯和罗马尼亚,拆塞浦路斯并入土耳其和希腊,拆波黑并入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及独立建国穆斯林斯拉夫国,马其顿并入保加利亚,科索沃并入保加利亚,黑山并入塞尔维亚。 (2018-09-06 20:07) 

奥斯曼帝国:费那事干嘛,我全都要
THESAUR.AMER.SEPTENT.SIGIL.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8-09-21
回 joins2003 的帖子
joins2003:奥斯曼帝国:费那事干嘛,我全都要 (2018-09-16 10:24) 

那我支持希腊重建拜占庭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8-09-22
回 gwzz234 的帖子
gwzz234:那我支持希腊重建拜占庭 (2018-09-21 16:17) 

铁托:还是想弄一个包括保加利亚的大南斯拉夫……

当时和季米特洛夫都谈好了,斯大林突然表示反对(之前是支持),埋下了梁子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