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97阅读
  • 40回复

[香港]界河改道 深港土地新争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aa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1-11
原标题:解放軍沙頭角禁區霸地開墾 涉非法建橋越境香港倒垃圾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81111/58899710?fbclid=IwAR0YEDmhpmdUTCALNEIqaQFDogN-30PjowmetBtJKgGjXaH6_qxyEmgJNoI

【新增鄉議局回應】
沙頭角邊境禁區內一幅面積約兩萬呎土地,被廣東邊防部隊佔用最少6年,並圍封開墾作農田,香港業主並不知情。內地人員更自行建橋過沙頭角河,未經出入境程序進出香港範圍。FactWire《傳真社》更多目睹部隊人員多次自由進出香港邊境,包括越境倒垃圾。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回覆《蘋果》查詢時表示,未聽聞沙頭角河的河道被改,以及有香港土地被內地霸佔,需要時間了解事件。他稱若是內地政府部門自行在香港土地上進行工程,不合道理。
懷疑被內地邊防部隊佔用的香港土地,位於沙頭角管制站西北面,邊界與深圳鹽田區的廣東邊防六支隊十三中隊的營區接壤。傳真社收到市民投訴展開調查,從航拍畫面可見,沙頭角河一段呈兜形的支流,兜狀底部有一片土地被鐵絲網圍封,範圍內有農田及水池。以香港特別行政區邊境線對比,該土地屬香港境內。利用地理資訊軟件ArcGIS計算,被圍封的土地面積約2.1萬平方呎。
該幅被圍封的土地旁邊,建有一道石屎橋橫跨沙頭角河兩邊。橋的一端通往香港沙頭角禁區內樹林,沒有任何欄柵及邊境管制設施;深圳營區一端則設有鐵閘,位處營區辦公大樓後方。根據地政總署資料,兩地邊界位處橋的正中間,即過橋一半已經屬越境。
記者在營區附近觀察,發現鐵閘長期打開,兩旁沒有如正門設有更亭及有守衛站崗。本月初一個下午,兩名身穿迷彩服的部隊人員拉著黑色垃圾桶,經過鐵閘及石屎橋,到香港境內傾倒垃圾,旁邊至少有四至五堆呈長條形的枯草雜物被棄置香港土地之上。另一日亦有3名身穿迷彩上衣的部隊人員,從香港境內搬運一袋袋物資返回深圳境內,集中放到營區辦公大樓旁。
《傳真社》就此致電廣東邊防六支隊十三中隊查詢,負責的梁隊長回應記者時稱,綠色莊園在河的北面,沒有越過香港邊境。但記者告知梁河道曾經改道向南移,他表示自己去年底才調派過來,當時河道已經修好,對此並不清楚。對於擅自進入香港境內,並且傾倒垃圾,梁隊長解釋,那些只是樹葉,沒有將垃圾棄置到那地方,又指過橋後的地方是緩衝區,不須得到香港准許進入,「我們發現甚麼偷渡走私,也可以進入這個區域進行抓捕。」
懷疑被佔用並圍封的範圍,位於香港丈量約份第72約地段第185、186、188及191號及213號,涉及五幅私人土地。其中第186號地段為新界葉廷英祖的祖堂地,業主表示上周五到地政總署北區地政處查詢,發現地政總署亦不知悉相關土地被內地佔用。
持有186號地段的葉廷英祖,司理葉先生表示,約十年前,警方以山泥傾瀉為由,將附近一帶土地圍封,從此要由警方安排才能進入相關地段,難以知悉土地狀況。他質疑,沙頭角河改道工程需時,港府竟然不知情,亦不滿影響其祖堂地而不被告知。至於影響範圍更大的第185號地段業主邱先生,於1998年3月買入相關土地,他估計可能要找律師協助。根據農地政策,若政府收地農地的特惠補償是每呎1,124元的三成,以邱先生的土地為例,整幅土地補償金額約為506萬元。




香港土地涉被內地佔用作莊園示意圖 (傳真社圖片)


廣東邊防部隊人員經石橋自由進出香港邊境,包括越境倒垃圾。 (傳真社圖片)


廣東邊防部隊人員經石橋自由進出香港邊境,包括越境傾倒垃圾。 (傳真社圖片)


石橋鐵閘長時間打開,石橋中間屬兩地的邊界。 (傳真社圖片)


疑被廣東邊防部隊佔用的香港土地,位於沙頭角河一段呈兜形的支流,與深圳鹽田區廣東邊防六支隊十三中隊營區接壤。 (傳真社圖片)


廣東邊防部隊人員經石橋自由進出香港邊境,包括越境倒垃圾。 (傳真社圖片)


部隊人員從香港境內搬運一袋袋疑似物資返回深圳境內,並集中放到營區辦公大樓旁。 (傳真社圖片)


鹽田區委副書記吳德林率領該區環水局負責人等,於2017年6月14日實地視察沙頭角河治理工作,而一干人等當時的位置屬香港境內。 (網上圖片)


Google衛星圖片顯示該片土地在2010年11月仍然是一片樹林,沙頭角河道作為深港兩地分界,與香港邊界線重疊。圖中黃色位置為香港私人土地。 (傳真社圖片)


2012年11月的衛星圖顯示,香港境內一大片樹林被鏟平,河道走線偏離兩地邊界,由北往南移、繞進香港境內。河道與邊界之間形成的兜形土地,出現一排排農田。圖中黃色位置為香港私人土地。 (傳真社圖片)


2017年1月,橫跨沙頭角河的石橋還未在衛星圖上出現。圖中黃色位置為香港私人土地。(傳真社圖片)


2017年9月,被圍封土地附近的樹林被鏟平,石橋連同一條石屎鋪設的道路建成。圖中黃色位置為香港私人土地。 (傳真社圖片)


綠色莊園覆蓋的香港私人土地 (傳真社圖片)
I don't care who you are
Where you're from
What you did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11-11
这个划界的时候已经定了,已改造后的河道为界,其实香港占便宜,得到的多
政区:流行风
XX直辖市-XX新区-XX管委会-XX街道办事处
为何不这样:
省-县-市
007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11-11
回 周釜俊 的帖子
周釜俊:这个划界的时候已经定了,已改造后的河道为界,其实香港占便宜,得到的多 (2018-11-11 17:55) 

落马洲赚大发了。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11-11
烂果日报 可想而知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ireflyinred
微博 http://weibo.com/firefly2017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11-11
回 周釜俊 的帖子
周釜俊:这个划界的时候已经定了,已改造后的河道为界,其实香港占便宜,得到的多 (2018-11-11 17:55) 

你說的改造河道,係深圳河治理的截彎取直工程;但上述新聞係沙頭角河,不是深圳河,上述工程香港地政總署回覆係不知悉相關工程。

中港界河有兩條,深圳河 和 沙頭角河,深圳河向西流入后海灣,沙頭角河向東流入沙頭角海,兩者不是同源岔流,所以兩者是不通的,而只是兩河各自拐西拐東的分水之處相當接近。深圳河長度遠勝沙頭角河,所以提及中港界河往往只提到深圳河。沙頭角河過往的改道沒有造成中港邊界變更,中英街本來就是原來的出海口段河床,現時沙頭角河出海口北移了往大陸一側,但中港邊界不在新河道而仍在中英街。

小知識:新聞中提及其中一個業主「葉廷英祖」係一種叫「祖堂地」的特殊土地信託,「祖堂」係傳統宗族社會的氏族共同財產存在模式,英政府接收新界時為處理這種財產模式,發明一種財產信託法律,將這種傳統模式適應新式法律框架;簡單說,就是舊社會所謂未分家的「阿公田」,陳某有四個兒子三個女兒,女兒是嫁出去的所以沒有財產繼承權,陳某的田地房產由四個兒子繼承,四個兒子可以選擇不分家(或陳某遺囑要求不分家),陳某的田地房產及其衍生產品(農作物、租金)屬於共同擁有家產,由家庭內部協商分配;但假如四個兒子決定分家(或按陳某遺囑分家),就會將財產按某種形式的協議(可能基於鄉規族例、可能基於陳某遺囑、可能基於四人協商)瓜分之;也有可能部分瓜分、部分不分。總之,不分家之產,就是祖堂地,「某某祖」,就是自某某開始不分家的遺產,在祖堂地信託中,某某的直系男性後裔都有權分享其衍生收入,而其中成年者則可以互選產生若干「司理」以對祖堂地代行業主權力(例如簽訂契約)。「葉廷英祖」,係中港邊界香港一側,一條叫蓮麻坑村的客家村落的氏族,蓮麻坑葉氏的族譜記載,蓮麻坑葉氏 和 葉劍英 份屬同宗。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11-12
奇怪邊界應有鐵絲網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11-12
廣東省邊防人員違反基本法,港府應派出機動部隊搜捕匪徒,必要時向解放軍求援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11-12
武警广东省边防总队六支队已整编为武警广东总队六支队,专责守卫深港边界。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11-12
反正香港都和平解放了,沒所謂。
分省分縣直轄市、GDP有參考價值、市管縣縣改區、曲學阿世指鹿爲馬顚倒黑白,四大謬。
bon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11-12
两千名深圳边民,四千亩香港境内耕地,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过境通道

从深圳出入香港,除罗湖、皇岗、文锦渡、沙头角等口岸外,还有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通道:深港边境线上六个过境耕作口。这是专为过境耕作务农的深圳边民(边境地区的居民 )设立的。
记者从一份备忘录里见到这样的文字记载:1980年12月,深圳边防支队会同深圳市外事办,在深圳水库贵宾室与港英当局签订了我方边民过境耕作合法化的协议,确定发放合法有效的《过境耕作证》2000张。
  深圳边民中,如今共有2000人拥有合法有效的《过境耕作证》。深圳边民约有4000多亩耕地位于香港境内的新界以北地区。
  “从深圳河口至盐田的27公里边境线上,分布有罗芳、长岭、皇岗、赤尾、新沙、沙嘴六个过境耕作口,其中,罗芳、长岭两个耕作口目前过境人数较多。”深圳市公安边防支队工作人员说。记者决定先到这两个耕作口一探究竟。
  罗芳过境耕作口位于罗芳村(现改为社区),罗芳村地处深圳市区往沙头角方向的主干道罗沙公路南边,紧靠深港边境。由于深圳经济迅猛发展,罗芳村内楼房道路密集,从罗沙公路经过,无法望到这个耕作口,因此,外人谁也料想不到这个普通村子里居然会有一个出入香港的关口。不过,即使知道,如没有《过境耕作证》,也不能从这里过境。
  十秒钟登记完毕可过境
  记者见到,罗芳过境耕作口与罗芳村的建筑物仅隔一条几米宽的村道,不时有小车在村道中驶过,百来米外便是罗芳村的社区工作站办公大楼,村中一片繁华景象。耕作口是一座两层独立小楼,楼下便是过境通道,有边防战士守卫。过了这个通道,便是与香港分界的莲塘河,跨过一条十米左右长的小桥,便是香港警署打鼓岭警区罗芳桥警岗了。
  “从村里通过耕作口到香港的菜地,骑单车六七分钟便到。”在耕作口,记者见到一位推着单车正准备过境耕作的中年妇女,她叫刘凤兰,49岁,是附近黄贝岭社区的居民。她说,她在香港有四五亩地,目前种些凉瓜、豆角,地是村里分下来的。据执勤战士说,过往群众,他们大都很熟悉,刘凤兰几乎每天都到香港种菜。
说话时,刘凤兰已走到验证窗口前,递上一张名片大小的《深圳市过境耕作证》,执勤战士接过来按程序一丝不苟地在登记簿上记下她的姓名、所在村庄、出境时间、携带物品等,不到十秒钟搞掂,刘凤兰便可以过境了。

  菜地几乎都是祖传下来

  深圳边民为什么会有香港的菜地呢?记者走访了罗芳、长岭的社区工作站,答案几乎都是“祖上传下来的”。“阿爷那一代从香港粉岭管辖下的莲麻坑村搬过深圳长岭这边来居住,至今祖坟仍在香港那边,每年少不了要过去拜山。”长岭股份合作公司的董事叶燕强说,他们是客家人,几百年前从广东陆河县迁到莲麻坑村,在香港的菜地就是祖上一直传下来的,整个长岭村边民至今仍有几十亩菜地在香港那边,他家就有五六亩。“因为没有香港身份证,这些地虽然属自己使用,但办不了地契证。”叶燕强说。

  过境耕作已不全为生计
  “我父亲当时是村干部,但直到1992年前,他也是几乎每天过境种菜,还办了一个养鸡场。”叶燕强说,“那时种的青菜有菜贩专门收购,拿去香港上水街市卖。”
  叶燕强父亲———76岁的叶房桂回忆:“当年,凭耕作证一天只能过境一次,因此,每次过境种菜时都要自己带个保温瓶,装些饭菜当午餐。那时,每天早晨耕作口都可以见到扛着锄头、握着镰刀过境的现象,人多时,每天有两三百人,过耕作口还要排队。”

 据悉,如今六个耕作口中最多人过境的罗芳、长岭也仅约每天二三十人,周末则有七八十人,“不过,他们已不全是为了生计,有的是走亲戚,或陪同那边的亲人喝喝早茶什么的。”叶房桂说,也有一些人平时劳动惯了,过去种菜只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出出汗而已。叶燕强说,如今村民靠出租物业、做生意赚钱,生活好多了,纯靠过境耕作为生的村民越来越少。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11-12
挑拨离间,制造是非。
大中华帝国党政军总理大臣、大唐帝国复兴委员会委员长、大中华安全与发展事业执行总监、大中华散失领土收复指挥部总司令、大中华海外殖民委员会主席、大中华文化与产业海外推广应用委员会主席、大中华帝国驻联合国全权代表、国家复兴与管理学博士、海陆空三军元帅。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11-12
后海灣和大鵬灣深圳也佔了一大半,本來深圳灣口岸填海地是屬於香港的,香港卻要給租金,現在西九高鐵口岸大陸卻一毛也不用給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11-13
按照大陆的观念,这不是事情,但是HK的观点正好相反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11-13
可以组织一次重新勘界,一并解决边界问题和地产纠纷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11-13
沙頭角河沒有爭議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11-14
林鄭月娥今日在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表示港府已經就此與深圳市政府會面,已了解情況及互相表達立場,港府立場為邊界以1997年國務院令為準(注意:前方提及1990年代中港共同治理深圳河而導致包括落馬洲河套等約三幅土地互換,在1997年國務院令頒布的邊界已包括處理),深方立場指有關河道在2013年改道而認為邊界應該隨之改變,港府對深方立場表示港府從未獲悉河道改變;林鄭表示大陸承諾上述邊界問題解決前,大陸人員將停止使用有關土地。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11-14
回 bon 的帖子
bon:两千名深圳边民,四千亩香港境内耕地,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过境通道
从深圳出入香港,除罗湖、皇岗、文锦渡、沙头角等口岸外,还有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通道:深港边境线上六个过境耕作口。这是专为过境耕作务农的深圳边民(边境地区的居民 )设立的。
记者从一份备忘录里见到这样 .. (2018-11-12 14:22) 

嚯……

这些土地还都是个人的,不是集体的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11-14
回 bon 的帖子
bon:两千名深圳边民,四千亩香港境内耕地,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过境通道
从深圳出入香港,除罗湖、皇岗、文锦渡、沙头角等口岸外,还有一条鲜为人知的特殊通道:深港边境线上六个过境耕作口。这是专为过境耕作务农的深圳边民(边境地区的居民 )设立的。
记者从一份备忘录里见到这样 .. (2018-11-12 14:22) 

蓮麻坑葉氏族譜所載,2002年在世最晚輩子孫為葉氏遷居蓮麻坑之祖的第十二世孫;遷建蓮麻坑村之祖為葉思發,其二子葉達波、葉達濱隨之,於清咸豐年間遷至蓮麻坑,原居今揭西縣五雲鎮;葉氏遷居揭西五雲之祖為葉丙一,葉思發為葉丙一之第七世孫;葉丙一為葉梅實之第五世孫(葉思發為第十一世孫),葉梅實與次兄葉梅明建業於今五華縣、與長兄葉梅友建業於今陸河縣螺溪鎮,晚年遷居惠州城,故祠堂建於惠州,葉梅實之長子葉明芳得今五華縣之產業、次子葉貴芳得今陸河縣螺溪鎮之產業,葉丙一為葉貴芳之第四世孫;葉梅實為梅州葉大經之九世孫,葉大經宋寶慶年間中舉入仕、咸淳年間仕福建、德佑年間辭官徙至梅州立業;蓮麻坑葉氏族譜,曰葉大經子孫後裔中近世有名者,計有葉挺、葉劍英等。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11-14
1997年7月1日 國務院令 第221號

根據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已經1997年5月7日國務院第56次常務會議通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公布。

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界線文字表述

總理 李鵬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

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界線文字表述

區域界線由陸地部分和海上部分組成。

一、陸地部分

陸地部分由以下三段組成:

(一)沙頭角鎮段

1.由沙頭角碼頭底部東角(1號點,北緯22°32′37.21″,東經114°13′34.85″)起至新樓街東側並行的排水溝入海口處,再沿排水溝中心線至該線與中英街中心線的交點(2號點,北緯22°32′45.42″,東經114°13′32.40″);

2.由2號點起沿中英街中心線至步步街與中英街兩街中心線的交點(3號點,北緯22°32′52.26″,東經114°13′36.91″);

3.由3號點起以直線連接沙頭角河橋西側河中心橋墩底部的西端(4號點,北緯22°32′52.83″,東經114°13′36.86″)。

(二)沙頭角鎮至伯公坳段

由4號點起沿沙頭角河中心線逆流而上經伯公坳東側山谷谷底至該坳鞍部中心止(5號點,北緯22°33′23.49″,東經114°12′24.25″)。

(三)伯公坳至深圳河入海段

由伯公坳鞍部起沿該坳西側主山谷谷底至深圳河伯公坳源頭,再沿深圳河中心線直至深圳灣(亦稱后海灣) 河口處止。

深圳河治理後,以新河中心線作為區域界線。

==========

新聞所涉及土地所在之處,在上述文字描述中屬於第二段內容。

問題爭議之處,到底上述國務院令所定邊界係絕對固定抑或相對固定。

一、有關國務院令所定邊界係凝結於頒令當刻所測量之結果,抑或按上述描述而不時測量之結果?
二、有關海上邊界(上文未有引述)和沙頭角鎮段路上邊界的描述,皆有清晰經緯度座標描述基點,但唯獨沙頭角河、伯公坳、深圳河三段陸上邊界以相對地理位置描述;若非採取固定時空測量標準,而採取不時測量標準,則河道、山谷變遷,或只是水位升跌,皆可能影響「中心線」的絕對值。
三、深圳河段描述中「深圳河治理後,以新河中心線為區域界線」一句之存在,是否足以佐證邊界屬於相對固定而非絕對固定?延伸問題,以香港法律標準理解,理論上「深圳河治理」只能狹義理解為九十年代那一次的治理,但基於過去多次見識過大陸奇葩的法律理解方法,此處之「深圳河治理」會否被理解為往後可能不時發生的深圳河治理?
四、若為採取固定時空的測量結果勘界,則後來地理變遷不影響邊界;但若然採取不時測量結果為準,則邊界隨河道山谷變遷而變遷,則是次沙頭角河的改道係自然而然,抑或人為促成?若為自然而然,是否需要某個程序才確定新勘界,抑或隨變即變?若人為促成,則河道改變工程在啟動時,已有越界工程之可能,撇除越界工程問題,人為促成邊界變更,單方面為之是否合法?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11-14
林太說有人上綱上綫。
分省分縣直轄市、GDP有參考價值、市管縣縣改區、曲學阿世指鹿爲馬顚倒黑白,四大謬。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11-15
明明涉事一方为深圳市,还一口一个大陆。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007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11-15
回 wrmnnqyktn 的帖子
wrmnnqyktn:后海灣和大鵬灣深圳也佔了一大半,本來深圳灣口岸填海地是屬於香港的,香港卻要給租金,現在西九高鐵口岸大陸卻一毛也不用給 (2018-11-12 20:29) 

地上是港铁,找港铁去。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11-15
回 不生不灭 的帖子
不生不灭:
明明涉事一方为深圳市,还一口一个大陆。

涉事土地分明係廣東邊防總隊第六支隊第十三中隊在使用的部隊營區,你卻聲稱涉事方只係深圳市,你是否在搞深獨或粵獨,否定深圳市或廣東省係大陸政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否抗拒大陸政權中央公安部門對邊防部隊的垂直領導?是否否定大陸政權機構的"深化改革"前,"中央軍委"對武警部隊及營地管理的垂直指揮權?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11-15
回 奇櫻 的帖子
奇櫻:涉事土地分明係廣東邊防總隊第六支隊第十三中隊在使用的部隊營區,你卻聲稱涉事方只係深圳市,你是否在搞深獨或粵獨,否定深圳市或廣東省係大陸政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否抗拒大陸政權中央公安部門對邊防部隊的垂直領導?是否否定大陸政權機構的"深化改革"前," .. (2018-11-15 10:37) 

难道你在搞港独,否定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知所谓,我只说纠纷地处于深港,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11-15
回 不生不灭 的帖子
不生不灭:难道你在搞港独,否定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知所谓,我只说纠纷地处于深港,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2018-11-15 10:42) 

“明明涉事一方为深圳市,还一口一个大陆。“這是閣下原文。

香港和大陸之間大陸方的邊界管理,包括但不限於出入境管制和證件簽發等,係公安部轄下「“國家”移民管理局」加掛「“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管理局」牌子下的職能並實行垂直領導;中港邊界,當年由“國務院“承“基本法“之規定以”國務院令“方式頒布,現時由“國務院”公安部下設部門垂直管理,係對所謂「一國兩制」的體現。你說糾紛只屬於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政府可以自行對1997年國務院令第221號置喙?深圳市政府可以插手公安機關垂直管理的邊防部隊用地?你否定中港邊界管理涉事對口方的事實現況,你是否對所謂的「一國兩制」否定、是否對作為大陸所謂以香港為試驗田而以「一國兩制」為對台灣地區實現中華民族統一復興大業的否定?

歸根結底,挑起哪來的那麼多廢話的,是閣下吧?是否故意挑撥中港矛盾、是否故意藉此散播謠言毒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