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85阅读
  • 9回复

[贵州]黔东风波(2014年10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1-14
南风窗  2014-11-10  https://mp.weixin.qq.com/s/hqChqqXMS89a8-Jc8Y4mOQ



10月24日,从拘留所出来时,黄锡海突然发现自己“名满天下”: 三穗县大街小巷,偏远山村的电线杆上,都贴满了关于他被拘留的“公告”。远在广州的朋友,也在网上知道他出事了。


46岁的黄锡海,是三穗县八弓镇灵山村村民。这事得从半个月前说起。10月9日,在三穗县城,黄锡海参与了一场“散步”。诉求是:希望新组建的镇远市市政府所在地,选在三穗县。


后来,他被行政拘留10天。在官方公告的描述中,他成了“散发传单、购买话筒和扩音器”的积极分子。


10月26日上午,在黄锡海家里,他告诉《南风窗》记者,在几万参与“散步”的人员中,自己只是很普通的一员。“我有点想不通”,黄锡海告诉《南风窗》记者,自己只是个铁匠,在自家楼下的窝棚里,默默无闻打铁30年,从未犯事。那天,自己就发了十几张传单,至于购买扩音器,也只是跟在别人后面看热闹。


让他想不通的,不仅是自身遭遇,还有撤县建市中的种种问题。


建市风波
三穗是贵州省黔东南州下属的一个县,与它接壤的镇远、岑巩县,在2010年传出了撤县建市的消息—主要是3个县撤销,重新合并成一个县级市。此前传出整合的新市,叫黔东市或镇远市。贵州正构造“一圈两核七组团”,镇远、三穗、岑巩的整合,是7个组团城市中的一个。


“从区域和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讲,整合的利大于弊。”10月29日中午,贵州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黄勇告诉《南风窗》记者,在贵州,黔东南州的经济很弱,公共服务能力也比较低,整合有利于统一布局,彼此借力发展。


黔东南州16个市、县中,除凯里、镇远的经济较好外,其他都是贫困县。
作为比较,以地处贵州西北部的毕节市为例,很多县的人口都在百万人左右,诸如威宁县一个县的面积就6000多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45万人。织金县、纳雍县、黔西县等,人口都在90万人以上。但在黔东南州,镇远、三穗、岑巩三个县的总人口加起来,也不过70万人。3个县的总面积还不到4500平方公里。


在黔东南州发展规划中,三穗县被定位为黔东片区的中心城市。10月24日,三穗县规划局工作人员给《南风窗》记者出示的《三穗县城市总体规划(2010~2030)》显示,三穗的发展战略目标是黔东中心城市。“这个定位获得上级的批准,从区位上,三穗也是黔东片区的中心。”这位工作人员称,在三穗电视台,以前每天都播这些消息。但今年9月底后,就没再播了。


因为9月底,撤县建市起了变化:9月28日,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同意黔东南州政府关于撤掉镇远、岑巩、三穗三县,并合并建镇远市的议案。镇远市政府选址在现在的镇远县青溪镇。按照法律规定,行政区划撤并方案还须逐级上报,最终经国务院审批。


但消息很快在三穗县传开,许多三穗人感到很失落。10月7日,三穗县有人上街“散步”,提出“建市为由征我良田,如若不建立马退田”。随后几天,人数越来越多,高达数万人。


10月11日,三穗县发布通告称:经黔东南州委、州人民政府研究决定,并请示省人民政府领导同意,三穗、镇远、岑巩三县合并建市方案暂缓报批。


记者在镇远、三穗、岑巩三地采访时,无论官方、民间,普遍认为撤县建市是好的,老百姓也欢迎。但到了市政府选址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这背后,掺杂着错综复杂的市民、商人和官员的诸多利益。


选址问题上,应该说此前拟定的青溪镇,黔东南州还是兼顾了三县的感受,因为选址并不在任何一个县的县城,这是个折中方案。新选址在镇远县青溪镇,属于3个县的接壤处。离镇远县城最远,达40公里,距离三穗县城23公里,距离岑巩县城10公里。


但“起风”的,为何在三穗县?


为什么是三穗?
是不是当地的民风比较彪悍?“别人可能这么认为,但我们不是刁民,我们也是没办法。”《南风窗》记者在三穗县采访时,很多民众这样解释。
建市选址起风波,也有人分析是当地房地产商等商业领域的人在“点火”。实际上,两年前三穗县委、县政府从谋划撤县建市开始,就广泛动员民众参与。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将民众的未来生计,也一并“捆绑”到建市行动中。


“征地时,都说是建市用。”10月24日上午,三穗县八弓镇胜利村党支部书记杨洪告诉《南风窗》记者,2012年下半年后,就传出了三县合并后,新建的市政府选在八弓镇高寨村和响洞村之间。


八弓镇是三穗县县城驻地,多位村干部告诉记者,征地时,很多民众是反对的。因为包括青苗补偿费在内,征一亩地才给3万多元,村民还要每年缴纳100元的养老保险费,连续缴纳15年,这样,在60岁以后,村民每月最多才可领取129元。


对失地农民而言,每亩地几万块钱的征收款,就把他们的未来和子孙的生计都买断了。村民甚至反问那些“当官的”:如果给你们几万块钱,买断你们的工龄,让你们退休,干吗?


但城市化的进程“势不可当”,村民的地还是被征收了。在村民看来,即便没了土地,如果市政府设在他们家乡,可就近做点买卖、出租房屋。“说得难听一些,捡矿泉水瓶都还能糊口。”杨洪说,现在突然说是建到镇远去了,干部群众心里不好受,也很恼火。


八弓镇有28个村4个社区。据《南风窗》记者了解,以建市为由征用土地的,涉及八弓镇23个村的绝大部分土地。据杨洪介绍,胜利村408户、1440人,包括山地、耕地在内,大概2000亩,目前耕地几乎全部被征用了,只剩下林地的一点点边角。当初,按上级传达的意思,征地时,杨洪挨家挨户做工作,说大家要支持建市,市政府设在这里了,对子孙后代都有好处,但现在突然改址了,搞得他很尴尬,“老百姓不信我们了”。


灵山村也是位于三穗县城边缘,征地时也遭到村民反对而卡壳。后来铁匠兼一组组长黄锡海出面给村民做工作,这才把地征下来。


“灵山村的地是八弓镇最少的,500多亩,全被征了。”黄锡海说,当时也说是建市用,市政府就在县城附近。


记者在星光村、高寨村走访发现,大片的土地都已被征用,并被压路机轧平,一些还没有来得及建设的土地上,覆盖着大片黑色的塑料网膜。村民告诉记者,“这都是雇人盖上去的,每天给100块工钱,覆盖是官方担心上面来检查,就好忽悠说下面在种土豆呢。”


以建市为名,确切征用了多少土地?《南风窗》记者就此找到三穗县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但他们没有接受采访。


如今,当大片土地已被平整或深挖搞建设时,却说不在这里建市了。


另外,许多人担心在镇远建市后,三穗的人气预期会逐渐变淡,生意将越来越难做。大批在三穗经营农民土地的房地产商,也将变得灰头土脸。所以,他们认为,即便无法建市,保持现状也还算不错的选择。


早前,地方政府将农民的“命根子”(土地)和三穗建市捆绑在一起,结果突然生变,大家有些失落。


在岑巩、镇远,《南风窗》记者走访发现,也有征地拆迁,但如三穗这般兴师动众、大量征地、早做准备的,还是很少。所以农民对建市的关注度和热情,没有那么高,表现得比较平淡。


历史心理背景
那么,三穗方面在建市选址问题上,为何此前有这样的自信?


尽管今年9月28日前,黔东南书面没有明确提到,三县整合后,市政府就定在了三穗,但从官方行动中,给三穗方面如此解读的空间是存在的,否则也不会在大量征地时,以建市的名义征收,还提到了市政府所在的具体位置。


关于这种解读空间,《南风窗》记者来到三穗县委宣传部时,工作人员没有回应,他们建议记者向黔东南州委州政府了解。


不过,在三穗县政府官网的“领导讲话”栏目上,记者发现,今年7月17日,三穗县人民政府在给上级领导和专家所做的《三穗县关于黔东一体化工作情况汇报》中提到,“根据州委、州政府《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州域城镇体系规划(2013~2030)》(征求意见稿)提出了‘一核两心三群’的州域城镇体系规划结构,黔东片区政区划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实施黔东片区行政区划调整改革征求意见的函》,州委、州政府关于撤销镇远、岑巩、三穗三县合并设立镇远市(暂命名),以及市人民政府驻三穗县八弓镇(主城区包括八弓镇、青溪镇、羊坪镇、思旸镇)的意见。我县积极抢抓黔东一体化这一历史性机遇……”


这意味着,在今年7月17日之前,设市选址在三穗确实是有上面的官方说法的。


但突然的变化,令官方和民间都备感失落。据悉,在9月25日,三穗县召开县人大会议时,一名刘姓副县长透露市政府选址在镇远时,现场官员面面相觑,大家摇摇头,长时间沉默。


建市的选址,从形式上看,肯定是经过专家学者的科学论证和各方面权衡、考量的。但这些论证目前还没有公开,外界也无法了解。


相比三穗、岑巩,镇远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很高的知名度。在1956年,黔东南州建立时,就选镇远作为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1958年,州府从镇远迁往凯里,留下的镇远就是由三穗、岑巩、镇远合并而成的。1961年,岑巩县从镇远独立出来。1962年,三穗县从镇远独立出来。


50年后,当他们再度酝酿合并时,青溪镇让镇远在建市选址问题上“起死回生”。青溪镇有驰名的青酒厂,有大型的火力发电厂和水泥厂,工业基础居黔东南前列,是工业重镇。


以前的整合,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矛盾。但50多年过去,形势已经大变,不仅仅是人心,还有掺杂着的复杂利益关系,比如以前不会有房地产经济。而且50年前,还是以农业为主的传统农耕社会。三穗县,原称邛水县,因“秋收丰稔,一禾三穗”而改为三穗县。足见,农耕社会里,三穗有一定的“江湖地位”。


但进入工业社会后,这种失落感无处不在。他们曾经作为水稻配种基地的农田,如今已被埋葬在现代推土机和压路机下,变成了视野开阔、滚滚红尘下的平整土地,但等来的,却不是现代工业的文明。


对他们而言,如果主角不是自己,整合就不再那么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根留住”,不能把现有的位置也丢掉了。


目前,这个事情暂告平息。黔东南州委宣传部副部长杨俊告诉《南风窗》记者,这件事,因为暂缓报批后,省和州里都已经暂时不讨论了,不提了。

[ 此帖被轨道部在2018-11-14 19:4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11-14
简单说:由于三穗有高铁站,之前宣传的黔东中心是八弓。已经征地准备开建,包括市政府。后来改到青溪镇。

本是三穗吞杀镇远、岑巩,三穗很乐意建市统辖三县。
但换到青溪,既不是自己掌权、也不开发八弓,与其被边缘化不如保持独立县的现状。
[ 此帖被轨道部在2018-11-14 11:42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11-14
县域英雄?!三穗县官民同心协力保住了一县之性命。哈哈!!!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11-14
其实青溪位置更好一些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11-14
现在行政和经济管理度太高,多核心模式基本不存在,现阶段撤县阻力太大(但我倾向于并县)。撤县有多惨,看看陶乐就知道了
我的区划观点——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任何有碍于经济发展的方言文化派、山川形便派、方正派、守旧派都予以反对!分省并县,消灭地市!
被《岛屿书》毒害,孤岛猎奇中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11-14
三县合并,青溪镇是再好不过的市政府选址了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11-14
重新编辑一下吧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11-14
三穗的问题,主要是征地造成的。三县合并的事躺枪了
多数人一生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一个人炫耀什么,说明内心缺少什么。
一个人越在意的地方,就是最令他自卑的地方。
人生在世,幼时认为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林语堂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11-14
三县合并的事儿早就黄了,近期也不会列入议事日程的。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11-20
只看到了三个字,乱作为,省里州里都还没下文,就有县里的积极分子揣度上意,或者干脆就是绑架上意,闹出征地风波,再说从征地的标准看,实在太低了,完全是断人活路的做法,难怪得不到支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