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87阅读
  • 26回复

[地名探讨]市民为了一条路名把政府告了,最高法:呼唤地名管理法治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8-12-22
几位市民针对地名更改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与所在地政府对簿公堂,甚至惊动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这样的事恐怕并不常见。

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官方微信公众号“第四巡回法庭”介绍,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的原祭城镇2005年时在境内熊儿河北岸修了一条路,长9.8公里,命名为“祭城路”。

随着城市发展,祭城镇于2006年分立为两个办事处,2010年由郑东新区对其中的金水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实行代管,更名为郑东新区祭城路街道办事处。


20156月,郑州 “祭城路”更名为“平安大道”。
20159月,郑州市民朱广义等人将郑州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改回原路名“祭城路”。

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自2012年起就有道路沿线单位向政府提出过对“祭城路”更名的申请20151郑东新区管委会在征求公众意见后向郑州市政府提出建议“祭城路”更名为“平安大道”郑州市政府将更名事宜批转至郑州市民政局,郑州市地名办于20153月在“郑州地名网”上发布了《关于祭城路更名方案的公示》。

20154郑州市政府第25次常务会议研究同意“祭城路”更名为“平安大道”。521日,郑州市政府发布了《关于祭城路更名平安大道的通告》。


法院还查明,“祭城”中的“祭”在20034月第1版《辞海》中记载如下:“祭(zhài),古国名,姬姓。始封之君为周公之子。原为畿内之国,后东迁,在今河南郑州东北。另见ji。”
在郑东新区规划中,原祭城镇的“祭城村”被拆迁,考古人员在此发掘了古代“祭伯城”的遗址,该遗址于20135月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郑东新区地名“祭城”的“祭”应读作“zhài”,而郑州方言中把“祭”读成“zhà”,一直沿袭至今。

“祭城路”这一有着历史的路名,更名“平安大道”之后,引发部分当地居民不满。

“第四巡回法庭”微信公众号披露,朱广义等四人向法院起诉称:祭城作为地名已有3500多年历史,沿用至今,有很深的文化积淀。“祭城路”具有深远历史文化影响,将其更名为“平安大道”,违背了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第五条第一款、《河南省地名管理办法》第七条、第八条和第十九条之规定,上述更改路名的行为也侵犯其名誉权、荣誉权、名称使用权、精神权益,影响其户籍、住址等信息的变更。


对此,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郑州市政府更改道路名称的行为考量的是公共利益,而不以追求特定权利义务关系的产生、变更或消灭为目的。该行为并未对朱广义等四人设定新的权利和义务,对朱广义等四人诉求的权益明显不产生法律上的实际影响。朱广义等四人称郑州市政府更名行为侵犯其名誉权、荣誉权、名称使用权、精神权益的理由不成立。

一审表示,朱广义等四人对“祭城”历史文化传承给予了充分关注,虽然“祭城路”与“祭城”不是同一地名,但原告对地名和历史文化的保护意识值得提倡。郑州市政府也采取了投资建设“祭伯城遗址公园”等措施对历史文化加以保护。被告在履行管理职责时,也应主动接受公民的监督,规范行政行为。

综上,一审表示,原告朱广义等四人不具有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驳回朱广义等四人的起诉

,朱广义等四人不服,提起上诉。

201746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朱广义、贺法群、朱狗妞、宋新安诉郑州市人民政府恢复祭城路路名一案。

二审认为,朱广义等四人主张郑州市政府年将“祭城路”改名为“平安大道”的行为,对其户籍、精神权益及历史文化传承等均造成较大影响。
对此,首先认可更改路名的行为对一审原告户籍住址的变动造成一定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是相对轻微的,尚未达到通过行政诉讼予以保护的程度;
其次“祭城路”路名2005年才开始使用,相比于“祭城社区”“祭伯城遗址公园”,“祭城路”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和精神价值有限,“祭城路”更名对一审原告所主张的精神伤害,不是行政诉讼所保护的权利范围;
第三一审原告并不能合理说明其本人所受到的影响,与祭城路周边居民相比,具有特殊利益。
据此,河南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朱广义等四依旧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四名原告认为,祭城路具有代表性的历史地名,还涉及到再审申请人的历史传承、文化认同、乡愁情结、灵魂归宿等精神文化权益,这种特殊的精神文化权益,是再审申请人的一种合法权益,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一审和二审法院裁判结果错误,让祭城3000多名公民牵挂。让各地‘祭’姓人士注目。”

对于这起因地名更改所引发的“民告官”案,最高法给出了最终裁定,并详细解释了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地名是国家和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成为那个地方所有人情感所系的标志。《地名管理条例》要求“可改可不改的和当地群众不同意改的地名,不要更改”。“对他们所强调的‘历史传承、文化认同、乡愁情结、灵魂归宿’表示深刻理解,但同时也认为,在法律层面,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理由难以推翻驳回起诉的原审裁判。”

对于这一结论,最高法进行了解释。

最高法指出,在本案,再审申请人自己也承认,“这个案件,让祭城3000多名公民牵挂”,“这个案件,让各地‘祭’姓人士注目”。很显然,与祭城路更名具有利害关系的远远不止原告几人。一如《人民日报》署名文章《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所言:“慎重更换地名,就在于对地名有情感。这种情感,是个人的,是家族的,更是地方的、民族的。诸多地名情感的滋生、蔓延与丰富,才构成一个民族的文化自尊。”

但是,最高法同时认为,几个个人针对地名更改行为提起行政诉讼,固然承载着家族、地方甚至民族的情感自尊,但在《行政诉讼法》所确立的主观诉讼模式之下,又显然属于难以承载之重。不可否认,地名更改的乱象,不仅“损害了地名文化,割断了历史文脉”,也呼唤着地名管理更加法治化。

对此,最高法建议,应该为地名更改中的公民参与提供切实可行的法律救济,为地名的命名、更名、销名等行政决策设置一个犹豫期,让公民有机会提起一个预防性的禁止诉讼,将会减少盲目决策所造成的社会成本。
在法律制度进一步完善之前,只能依据现行法律规定驳回再审申请人的申请

据此,最高法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驳回朱广义、贺法群、朱狗妞、宋新安的再审申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8-12-22
评论:“祭城路”改“平安大道”:市民打输官司不等于更名合理
2015年6月,河南郑州将“祭城路”更名为“平安大道”。9月,郑州市民朱广义等人将郑州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改回原路名。经历三年多上诉,日前最高法作出最终裁定,驳回四位市民的再审申请,但同时也呼吁地名管理更法治化。
因不满城市道路名的更改,市民与政府对簿公堂,甚至惊动最高人民法院,这样的事的确不常见。虽然市民的诉求最终被驳回,但纵观整个上诉过程,旁观者亦不无欣慰。
一是,四名市民在地名一事上的较真和坚持让人感佩;二是,各级法院对于市民的诉求,无论是驳回还是审理,都予以了较为充分的释法,而不是冷冰冰的拒之门外,展示了直面的态度。

案件的焦点是四位市民在道路更名上是否具有主体诉讼资格,经过层层释法,对这一问题有了厘清。但各级法院虽然否认了市民的诉讼资格,但也对被告政府表达了期待和要求,强调地名更改等行政行为应该守法并接受监督
随着城镇化推进,地名、街道名更改的随意化、无序化现象的确不少见,甚至于老地名消失已成为普遍现象。成都三成老地名消失,广州老地名近20年消失近两千个,济南300多个老地名仅存1/3……作为城市历史和文脉的一种见证,老地名的大规模消亡,无疑背离了记得住乡愁的意义。如果像最高法所建议,地名更改引入更多民意参与,决策更透明,给行政决策设置犹豫期和缓冲空间,或许老地名消亡的步伐能得到遏制,“地名的相对稳定”也更有保障。
回到“祭城路”更名之争上来,最高法驳回了市民的诉求,为案件的司法程序划上了句号,但并不意味着更名争议就此尘埃落定。
毕竟,司法结论只是确认市民的诉讼资格不够充分,而“祭城路”更改为“平安大道”,是否真的体现了主流民意,市民的认同度有多高,仍是悬置的疑问。
事实上,“平安大道”常有,而“祭城路”独此一份,到底是追求地名“大同”,还是珍视自身特色,的确应有慎重而周全的考量。
□ 闵萧(媒体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8-12-22
权力的任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8-12-22
升级为蔡城大道就行了
微信号:兔子吃仙桃;QQ:545944769/1203877238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uzichixiantao
实名图书馆账号〔读秀实名认证〕:xm1171(xingzhengquhua2015)
图书馆账号详细发帖tid=118982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8-12-22
朱狗妞



这名也是一绝。。。。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8-12-22
历史地名涉及到历史传承、文化认同、乡愁情结、灵魂归宿等精神文化权益,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8-12-22
估计是祭犯了忌讳啊,封建迷信害死人,迷信的人还是多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8-12-22
到过这条祭城路。
保留祭城路名字是支持的。
但是因为一条路改名而将政府告上法庭实乃荒诞之举。一条路才几年,有什么文化历史?涉及户口执照等问题大不了政府(派出所工商局等)免费办理相关手续即可。一条路改名就将政府告上法院,那万一撤了你家的村或者社区,还不得造反叛乱不成?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8-12-22
回 石楠 的帖子
石楠:估计是祭犯了忌讳啊,封建迷信害死人,迷信的人还是多 (2018-12-22 14:16) 

一针见血。
从莫名其妙的”平安““这个新名字就看出改名者的意图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8-12-22

应该告主政者搞封建迷信,违背了共产党员无神论者的信仰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8-12-22
保留自然地名(祭城)即可,一条马路的命名不要紧,我认为马路名不是真正的地名,只是一个交通标志。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8-12-22
回 torius 的帖子
torius:保留自然地名(祭城)即可,一条马路的命名不要紧,我认为马路名不是真正的地名,只是一个交通标志。 (2018-12-22 21:01) 

城市人尤其是较大城市的人却可能从不这么认为
“街道办”这样的机构名称就表明了,街和道就是城市的地名。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8-12-22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到过这条祭城路。
保留祭城路名字是支持的。
但是因为一条路改名而将政府告上法庭实乃荒诞之举。一条路才几年,有什么文化历史?涉及户口执照等问题大不了政府(派出所工商局等)免费办理相关手续即可。一条路改名就将政府告上法院,那万一撤了你家的村或者社区,还不得造反叛乱不 .. (2018-12-22 15:18) 

“一条路才几年,有什么文化历史”?政府无缘无故“为一条路改名”,“实乃荒诞之举”。
“一条路改名就将政府告上法院”,“撤了你家的村或者社区”,那就去找“路”政府。这个“路”名可是街道办的名称,不比村和社区更重要?
[ 此帖被hnhb在2018-12-22 22:34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8-12-23
朱狗妞,这名字把我看笑了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8-12-23
这个祭国,和蔡国大概有名字联系。
取消市管市县,撤销乡镇,县级自治。
都┬─区
│└───县
省┬─市───区
 ├─────市、县
 └─州┬──市、县
    └市─区
注:各级行政均可自治。州一般是自治州。州辖市大者可分区。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8-12-23
回 濮水河畔 的帖子
濮水河畔:朱狗妞,这名字把我看笑了 (2018-12-23 10:51) 

有民俗,孩子出生后遇到啥就叫啥,或遇到人请人起啥名就叫啥名。
出门遇到🐶,于是叫狗妞,狗妮,男孩或叫狗蛋,二狗。
一般仅做小名,学名要另起的。
取消市管市县,撤销乡镇,县级自治。
都┬─区
│└───县
省┬─市───区
 ├─────市、县
 └─州┬──市、县
    └市─区
注:各级行政均可自治。州一般是自治州。州辖市大者可分区。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8-12-23
主要这条路上有郑州最牛的小区馨悦苑,河南省委家属院别墅区。
门口专门设了一个红绿灯,常年有交警执勤。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8-12-23
回 石楠 的帖子
石楠:估计是祭犯了忌讳啊,封建迷信害死人,迷信的人还是多 (2018-12-22 14:16) 

江蘇淮陰。
分省分縣直轄市、GDP有參考價值、市管縣縣改區、曲學阿世指鹿爲馬顚倒黑白,四大謬。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8-12-23
回 濮水河畔 的帖子
濮水河畔:朱狗妞,这名字把我看笑了 (2018-12-23 10:51) 

好像是说名字赖好养活,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8-12-23
回 南天國士 的帖子
南天國士:江蘇淮陰。 (2018-12-23 18:18) 

这地方本来也是淮安啊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8-12-24
这件事假设有3000居民和这件事情有关,但其中2900人心中都支持政府改名,而他们恰好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无声无息,没有人过问就不会公开表达这事的意见。另有100人对改名不满,要求保留原名称,且这100人中的4人(正好有钱有闲)不断上诉、上访,造成舆论影响。那么究竟是应该改名还是不改名呢?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8-12-24
回 无形 的帖子
无形:这个祭国,和蔡国大概有名字联系。 (2018-12-23 11:19) 

一个是周公之子的封国,一个是武王之子的封国。
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8-12-24
俩字起源有没有关系
取消市管市县,撤销乡镇,县级自治。
都┬─区
│└───县
省┬─市───区
 ├─────市、县
 └─州┬──市、县
    └市─区
注:各级行政均可自治。州一般是自治州。州辖市大者可分区。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8-12-24
回 hnhb 的帖子
hnhb:“一条路才几年,有什么文化历史”?政府无缘无故“为一条路改名”,“实乃荒诞之举”。
“一条路改名就将政府告上法院”,“撤了你家的村或者社区”,那就去找“路”政府。这个“路”名可是街道办的名称,不比村和社区更重要? (2018-12-22 21:46) 

请你先搞清楚,改的只是路名,街道办事处真的没改,祭城路街道办一直都有,没有改名,所以请你自己先搞清楚。
其次,街道办的名字真的不太重要,户籍、工商登记等根本不写街道名,普通人日常交流也不需要介绍街道办,相比起来,社区(小区)的使用率远胜街道办。即使街道办改了名字,普通人也根本不需要去换户口或者营业执照等,而社区和村改了名字,或者撤并之类的,都要去换户口或者部分企业或个体户换营业执照。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8-12-25
按某些人的思想,重慶也可以叫萬州市。
分省分縣直轄市、GDP有參考價值、市管縣縣改區、曲學阿世指鹿爲馬顚倒黑白,四大謬。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