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513阅读
  • 132回复

[生育] 黄文政:当下应切实鼓励、奖励生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8-12-27
— 本帖被 keating 执行压帖操作(2018-12-31) —
  观点提要:
  近年我国经济放缓的深层原因与21世纪90年代左右生育率的急剧下滑不无关系。
  在长期高生育率之后,生育率大幅度降低,短期会对经济发展有点刺激,但长远来看会严重威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拉低经济发展水平。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庞大的人口规模恰恰是中国的核心优势。
  人口结构恶化对经济的影响最多百分之几十,但是人口规模衰减的影响是十几倍、几十倍,如果这种趋势不能逆转,中国的发展将被釜底抽薪。
  要减轻老百姓的养育负担,让大家愿意去养育孩子,才是正途。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8-12-27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口政策变迁40年。
  1980年确定的严格一胎化政策让人们普遍接受了少生、优生的生育理念。当下中国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也面临持续性调整——从2011年放开双独二胎政策,至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逐步放开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在2016年初走向重要拐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
  但两年后的今天,人口调整预期似遇瓶颈:中国出生人口在2016年达到高峰后,在2017年就开始减少,实际人数甚至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还要少300万,而2018年的出生人口更是急剧下滑。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8-12-27
  围绕中国人口政策变迁、人口控制的动因、人口规模衰减现状以及生育意愿提升阻力等问题,界面新闻专访了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

  根据黄文政的判断,在未来10年,中国的生育高峰期的女性数量将下降超过40%,中国的生育率只有世界范围内生育率的五成左右,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有可能使得中国出生人口在未来一到两代人跨度内下降至不足世界的5%的水平。

  他认为,生育率太低,所有人都会成为受害者,“那么政府应该鼓励或者奖励生育”。

  计划生育政策成因
  界面新闻:建国初期,由于人口的迅速增长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1954年—1957年理论界掀起了一场关于人口问题的大讨论,马寅初的新人口论使这场讨论达到了最高峰。当时的人口形势具体是怎样的?
  黄文政:有关前30年的人口形势,存在非常多误区。从1950年到1980年的30年里,我国人口从5.5亿增长到9.8亿,增幅接近80%,让很多人感到惊恐。其实,这次增长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均寿命从1950的40岁增长到1980年的66岁,这主要得益于卫生条件大幅改善带来死亡率急剧下降。如果人均寿命翻一倍,生育率不变的话,人口能增长一倍。
  更重要的是,世界上现存的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这样大幅的人口增长。我曾经将1950年全世界人口最多的34个国家进行对比,发现除了北美、欧洲国家、日本和阿根廷,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韩国和中国台湾在1950~1980年的人口增长率都要快于中国大陆。也就是说,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从1950年到1980年,在增长幅度上在发展中国家中几乎垫底。
  而且,中国在1950到1980年的人口增幅,不仅大大低于同期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也低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在卫生条件改善前提下的人口增幅,只是对发达国家来说,这个增长在工业革命以后就逐渐发生了。
  因此,从世界范围的历史比较来看,中国在1950年到1980年的人口增幅不仅不能说过大,反而差不多可以说是全球最小的。
  界面新闻:这种对人口形势的看法带来深远影响。具体有哪些?

  黄文政:这导致从1971年开始,一直到1978年,中国生育率急剧下降。在1970年代这十年内,中国妇女的生育水平下降了50%以上,从1970年每对夫妇期望出生5.8个子女到1979年2.7个。生育率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在这样的人口形势之下,中国开始实行以城市一胎化为特征的更加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

  界面新闻:1980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标志着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出台,但政策执行仅一年,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80年的11.87%上升到了14.55%,不减反增,这是否说明生育政策的宏观期望与人民群众的生育愿望是冲突的?
  黄文政:是的,生育是人们的基本意愿。而且当时在农村,“多子多福”的观念依然深入人心,计划生育政策出台之后,很多人感到恐慌,于是提前生育,造成生育率的短期回升,但实际上是把很多本来会在90年代出生的人口提前到80年代生了。
  目前来看,长期低生育率导致的未来人口的加速老化和急剧萎缩已不可避免,由此带来的经济低迷、财政拮据、养老困难、家庭失独、性别失衡等经济社会问题长远来看会日趋严重,这会让计划生育一词变得比计划经济更为负面。归根结底,人是目的,不是手段。

  界面新闻:有人认为20世纪80年代初实施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带来了人口红利,从而促进经济的高速发展。您认同吗?
  黄文政:我完全不认可这个判断。由于强制性计划生育与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快速发展同时间发生,所以人们很自然认为两者有因果关系,把经济上的成就部分归功于计划生育政策。
  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区,一个人从成长到进入劳动力市场,至少需要20年时间,进入消费体系,则至少需要30年时间,所以生育状态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至少有二三十年以上的滞后。改革开放后三四十年的快速发展正是得益于1963年到1990年代初期出生的大量人口。这些人追求美好生活而且有意愿为之努力,而市场经济又释放了这种动力,推动了经济的高速发展。
  人口红利狭义上是指原来的人口生育率很高,降低之后导致释放人口潜能,推动经济发展。所以,有些机构和学者认为计划生育降低生育率才带来了人口红利。但不要忘记,实现人口红利的前提正是因为此前我国有很高的生育率。
  虽然生育率大幅度降低,短期会对经济发展有点刺激,但长远来看会严重威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拉低经济发展水平。近年我国经济大幅放缓,虽然有非常多的因素,但深层的基础性因素与20世纪90年代出生人口的大幅下降不无关系。这点首先体现在年轻人为主的消费市场开始放缓。
  不过,由于年龄结构的原因,中国出生人口是台阶式跳水,也就是急剧下跌十几年之后会平缓十多年,接着又是急剧下跌,不断重复。由于在2000年之后,出生人口有一二十年的平缓期,我预计中国经济在未来一二十年的势头还不会太差。


  界面新闻:当年生育限制政策的背景原因是什么?
  黄文政:这有很多原因。首先,支持生育限制的各种理由虽然长期在宏观上不成立,但在短期和微观上却与直观相符。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发现自己各方面都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人均层面上更是如此,大量知青回城又造成了短期的就业困难,因此很容易就把这些问题部分归咎于人口太多。而1970年代的能源危机之后,人口过剩的思潮一度风行全球,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等组织更是通过各种方式诱导和鼓励发展中国家控制人口。这一里一外的思潮自然让严厉控制人口的思想在中国找到土壤。这种思想不仅影响到决策层,也影响到不同领域的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理工背景的学者,心怀强国之梦,满腔热情地投入到与人口政策相关的研究当中。
  另外,在中国很多人觉得制定人口政策是人口学家和计生部门的职责,但这是一个误区。严格来说,人口学研究的是人口自身和其他变量对人口的影响。但人口政策所关心的却是相反的问题,即人口对经济、社会、国防、环境、文明兴衰的影响,这些问题不是人口学,而是经济学、社会学、国防战略、环境科学和历史学的研究对象。人口预测关心的变量是人口,因而是典型的人口学问题;但研究人口规模和结构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所关心的变量是经济发展,因而是宏观经济学的问题,人口在这里只是作用因子。因此,人口政策的方向性并不是人口学应该或有能力回答的问题。

  界面新闻:那么,今天如何评价计划生育政策呢?
  黄文政:我要强调的是,强制性的生育限制以控制人口数量的目标就是错误的。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庞大的人口规模恰恰是中国的核心优势,而严厉的生育限制政策却把这个最大的优势当成最大的劣势,用严厉的手段来消减。这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情。
  不过,我相信计划生育政策的倡导者和执行者大都真诚地相信这一政策利国利民,能够成就一个富强的中国;而在体制内,政策执行更加严厉也让很多民众诚服。至于对人口问题判断失误在当年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国际思潮背景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全面二孩政策难挡人口衰减之势

  界面新闻:2016年实施的全面两孩政策则是人口政策的重大逆转。但是您多次提到,其实为时已晚。
  黄文政:因为生育愿望从来就不应该受到控制,所以放开生育政策越早越好。如果一定要从生育角度来看,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我国生育率下降到最低水平,所以其实在那个时候就放开生育政策要好的多。 长期来看,生育率一直走低,所有人都会成为受害者,所以政府以扶助家庭的方式鼓励或者奖励生育来提高生育率合情合理。

  界面新闻:全面二孩之后,为何2017年出生人口还会下降?
  黄文政:一是全面二孩实施后长期堆积的生育意愿释放高峰已经过去了。就像水龙头一打开,开始的水会最多一样,原来的二孩限制取消后,最近几十年想生却因为限制没有生的会选择生育,但我们之前预测这个释放的高峰会在放开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7年达到,而卫计委预测高峰会持续三四年,没想到仅仅一年就释放了。
  二是生育旺盛期女性的人数在急剧下降。现在生育一孩的主力是90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新生儿在1990年代快速减少,从1990年的2800万直线下降到1999年的不足1500万。从2015年开始,22-31岁女性在十年内将减少超过40%。这个萎缩可以从近年新婚人数每年减少7%-8%上得到佐证。而2017年,15-49岁育龄女性人数比2016年减少400万人,其中22-31岁女性减少600多万。
  三是新一代的生育意愿更低。这背后的原因包括现代化和城市化,以及生育一孩成为大部分家庭的默认选择。此外,大学扩招虽然大大促进了近年的发展,但也可能是降低生育率的一次性因素。如今每年约600-700万人,即同龄中约40%的人要上大学。随着教育水平的提升,女性可能推迟生育时间,甚至减少生育数量。

  界面新闻:能说全面二孩政策是无效的吗?
  黄文政:并不能因此认为全面二孩政策是无效的,卫计委曾预测,如果不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出生人口在2017年为1770万,而现在全面二孩之后的实际出生人口才1723万,比不实施该政策下的预测还少了47万。如果认可卫计委之前的预测,那可以说全面二孩不是增加,而是减少了出生人口。但公平地说,如果全面二孩政策没有效果,出生人口恐怕还要少至少两三百万。所以全面二孩肯定有效果,只是之前的预测太高了。

  界面新闻:预测和实际生育状况差别有多大?
  黄文政:全面二孩实施之初,卫计委认为2018年为生育高峰,对2017和2018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分别为2023万和2082万。我和梁建章则认为2017年为生育高峰,当年出生人口将超过1800万。但实际仅出生1723万,比国家卫计委的最低预测少了300万,比我们的最低预测少了77万。
  我们当时的看法是,由于全面两孩政策在2016年之初实施,从备孕到生育有约一年的延迟,所以2017应该是堆积意愿的释放高峰以及生育高峰,但随着堆积意愿的释放和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锐减,出生人口将自2018年开始急剧萎缩。现在看来,2017年的二孩数量确实多于上一年,但却不足以弥补一孩人数的锐减;出生人口的萎缩比我们预测的来得更早也更迅猛,我们低估了社会生育意愿下降的速度。

  界面新闻:除了育龄母亲数将大幅减少外,您还提到育龄母亲的生育意愿非常低迷?
  黄文政:是。过去一二十年,中国做了非常多生育意愿的调查,发现中国农村的生育意愿都不到2,甚至比日本、韩国都要低。更不要说在城市里,少生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生一个孩子已经成为默认选择,人们需要强烈的理由才会生二孩,而农村也在向城市看齐,所以未来人口趋势实际上非常不乐观。
  另一方面,高昂的养育成本严重抑制了生育意愿。在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养育一个孩子的平均每年的花费约3万元,从出生到18岁就需要50多万元。实际上,这种昂贵的养育模式与少子化形成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也就是说,生育率越低,家庭平均孩子越少,每个孩子的平均养育成本越高,这样一般家庭越不敢多生孩子,反过来又导致更低生育率。
  除了需要承担高昂的直接经济成本,父母还面临越来严重的看护困难。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的托儿所奇缺。如果算上二孩所需要的额外的住房面积和看护成本,在一二线城市生育二孩的直接成本就超过百万,堪比发达国家抚养一个小孩的成本。然而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白领工资还不到发达国家的1/3。可以说,在中国养育小孩的痛苦指数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这也是中国大城市的生育率处于世界上最低水平的重要原因。
  在未来10年,中国的生育高峰期的女性数量将下降超过40%,而中国的生育率只有世界大概一半左右,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有可能使得中国出生人口在未来一到两代人的时间里面下降到只占世界的3%到4%。
  人口规模的衰减是更严重的问题
  界面新闻:现在大家更多地在谈论人口结构的问题,比如老龄化等等。但是您认为人口规模是更不能忽视的问题?
  黄文政:人口规模的衰减影响会更大。结构恶化对经济的影响最多百分之几十,但是人口衰减的影响可能是十几倍、几十倍,而且衰减看不到底。如果这种趋势不能逆转,中国的发展将被釜底抽薪。
  目前来讲,中国的人口比整个西方加起来都多出50%,这其实是中国一个核心优势,我们产业门类齐全,各种需求的细分和旺盛以及人才众多都得益于我们的规模优势。但非常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我们把最大的优势当成最大的劣势,在用一种最严厉的手段来消减人口,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界面新闻:人口规模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和竞争力而言,具有怎样的重要性?
  黄文政:人类的现代技术水平和生活方式高度依赖于全球巨大的人口规模。无论是喷气式飞机、高铁、计算机、互联网还是手机的出现特别是高速迭代都得益于数量众多,而且需求和技能多样化的人口。
  当然,人口少的国家也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在经济上的融合来享受更大经济体的规模优势,就像欧洲很多小国以及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人口数量不是特别多的国家也可以维持富裕的生活。但在主权国家为基本单元的世界体系中,除非依附人口更多的国家或集团,一个自主性国家拥有众多人口依然具有关键性意义。

  界面新闻:现在各大城市,都在引进所谓高素质人才,您其实是不认同的?
  黄文政:我一直认为人口比人才更重要,因为人是人才的源泉,更是发展的目的。只要人才不要人口不仅只顾收获不顾耕耘的思想,更是一种把人当成手段而非终极目标的观念。而且,决定谁最适合在哪里工作和生活的最好机制是市场,而不是哪个机构,认为规定的“人才”标准。政府过度介入人口流动不仅扭曲市场,损害效率,更是破坏公平性。
  实际上,中国城市人均建设用地大概只有农村的1/4。这意味着,如果农民工真正成为城市市民的话,就可以大量地节省耕地。但现在他们没法在城市落户。很多人回老家建一栋占地几百平米,可能一年只住一两个星期的房子,导致在国家范围巨大的土地资源浪费。

  界面新闻:您认为我国未来的人口趋势是怎样的?您有什么建议?
  黄文政:从全球来看,中国目前的人口萎缩是非常严重的,即使现在完全放开但不鼓励生育,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也将急剧萎缩。在强劲的低生育惯性下,中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再需要两三代人时间。而等到生育率最终问鼎,中国每年新生儿占世界的比例可能跌破5%。
  所以,我认为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放开生育,切切实实开始鼓励生育。很多人现在对鼓励生育这个词有负面看法,这我也是理解的,所以要减轻老百姓的养育负担,让大家愿意去养育孩子,才是正途。鼓励措施可以包括按孩子数量抵税或直接补贴等等。从欧洲经验看,家庭补助占GDP高1%,生育率大约高0.1左右。当然,所有这些鼓励生育措施的前提是整个社会能够正视低生育率危机,并充分体认到人口雪崩的危险及其后果的严重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8-12-27
“独生子女”,祸国殃民!!!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8-12-27
历史上中国人口长期占世界的30%以上,但是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个比例,未来世界将超过100亿人,占世界的30%,意味着中国人口将达到30~40亿,也就是人口地理线以东不论平地还是山区每平方公里将达到800人,有些人就是希望把东北的大森林变成黄土高坡.
过去地球上很多地方人少,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些地方人口也一直会少下去,比如非洲。从古罗马帝国到工业革命,中国人口增长速度一直快于欧洲。古罗马帝国人口和汉帝国应该差不多,但是现在古罗马帝国疆土内人口只有六亿,不到中国人口的一半。
中国人口突增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早。中国古代史上曾经有三次人口倍增。第一次是西汉时期,从秦统一后的2000万人的台阶,达到了5000万以上,以后的1500年中,中国人口大体一直在这个区间内波动,其中唐帝国极盛时期,帝国总人口可能接近8000万,宋极盛时期,当今中国版图范围内人口可能接近一亿。第二次是从元末到明朝中期,中国的峰值人口从不足1亿到达1.5亿以上(欧洲人口直到工业革命才达到1.5亿,落后中国近300年),第三次是康熙摊丁入亩以后的一百多年间,中国人口从一亿左右增长到4亿以上,也领先欧洲近200年,欧洲用了整个十九世纪两次工业革命,以及李比希植物营养学、巴斯德微生物等医学、农学突破,才使得全欧人口从拿破仑战争时期的一亿多人增长到一战时期的四亿多人。实际上,明清时代相当于欧洲从地理大发现到工业革命,但是由于大规模的殖民掠夺和疫病流行,世界人口增长相当有限,非洲、美洲某些地方人口甚至大规模减少,直到今天西非很多海岸地区还是荒无人烟的丛林。欧洲人口也长期保持在不到一亿的水平(近相当于中国的13世纪)
一战后,特别是二战后,欧洲人口增长乏力,到现在只有7亿人,不到中国人口的一半。1945年的时候中国和欧洲人口差不多,但是1949年以后由于中国结束长期的战乱,农业集体化、水利化和社会主义工业化,中国出现了历史史无前例的倍增,70年内,中国增长了超过8亿人口。
从未来看,中国有可能占世界总人口的12%左右,这一比例是合理的,是符合中国的资源承载力的。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人口从未超过世界总人口的5%。目前中国出生人口远远多于每年1500万,这超过了所有发达国家出生人口数量之和。未来也可以保持在1500万的水平,所以对于未来中国出生人口只有世界总数5%的担心从何谈起?目前世界每年出生人口大概1.4亿,其中非洲大概1/3,但是每年的出生人口不可能翻一番增加到3亿,实际上地球上所有地区的生育水平都在下降,非洲迟早也会降低到世代交替水平。中国每年的出生人口数量更不可能降低到1000万,甚至700万以下。
实际上1.4亿地球新生儿中,还是亚洲人占多数,南亚超过3000万,少子化严重的东亚国家,每年仍然有2000万的新生儿。
地球上没有足够大的生存空间养活越来越多、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殖民时代早已经进入了历史的垃圾堆,而且中国周围也都是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国家。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成为涵盖近20亿人口,世界上人口规模最大的自贸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规模不到5亿人口,欧洲统一市场也差不多。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  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口政策变迁40年。
  1980年确定的严格一胎化政策让人们普遍接受了少生、优生的生育理念。当下中国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也面临持续性调整——从2011年放开双独二胎政策,至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逐步放开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 .. (2018-12-27 14:01) 

欧洲出生率在1%到1.3%都的低水平半个多世纪了,也没见欧洲人口减少,反而从5亿增加到7亿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8-12-27
有的人还在为“独生子女”诡辩!!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8-12-27
实际上,中国城市人均建设用地大概只有农村的1/4。这意味着,如果农民工真正成为城市市民的话,就可以大量地节省耕地。但现在他们没法在城市落户。很多人回老家建一栋占地几百平米,可能一年只住一两个星期的房子,导致在国家范围巨大的土地资源浪费。
-------------------------------------------------------------------------------------------------------------
社会主义苏联的每一位公民都可以拥有乡间别墅(一座小木屋包括周边的菜地),就是靠着这些菜地很多人渡过了解体后的艰难岁月,牛肉没有了,还有土豆。
人口多,特别是农业人口过多一直是制约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也是中国长期处于中等收入的根本原因
是谁想剥夺9亿中国农民的宅基地,是谁想制造亚非拉平民窟的超大城市,他是何居心?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有的人还在为“独生子女”诡辩!! (2018-12-27 18:53) 

即使放开生、鼓励生,中国出生规模也永远恢复到每年2000万以上,更不可能达到印度的水平了。现代社会也没有谁没事生孩子玩。易富贤等宣传的一个家庭要有三个孩子,在美国也不是普遍存在,除非是那些老黑、老墨家庭。鼓励生育论者,比如他黄文政君会不会带头为国家多生孩子。十个八个就不用想了,三五个吧?但是几十年后孩子会不会埋怨兄弟姐妹太多。
现实环境下,大概俩孩子的教育问题就够家长头疼了。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有的人还在为“独生子女”诡辩!! (2018-12-27 18:53) 

中国人口从一亿多增长到4亿的时间比欧洲早了将近200年。而欧洲人口达到基础上就自觉控制生育了。而中国在四亿的基础上又出现了一次人口倍增。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有的人还在为“独生子女”诡辩!! (2018-12-27 18:53) 

大概全世界还有六七十个国家和地区老龄化程度比中国还高,甚至中国的老龄化还没有古巴高。真不知道您成天为老龄化担心得睡不着觉,有必要吗?您就是如同堂吉诃德一样,一直和一个不存在的影子敌人战斗,您所反对的严格的一胎化政策从来也没有过。实行计划生育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减少人口,而是为了控制人口高速增长。放开生的话,虽然中国出生率虽然也会下降,但现在起码16~18亿人了。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8-12-27
目前来讲,中国的人口比整个西方加起来都多出50%,这其实是中国一个核心优势,我们产业门类齐全,各种需求的细分和旺盛以及人才众多都得益于我们的规模优势。但非常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我们把最大的优势当成最大的劣势,在用一种最严厉的手段来消减人口,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
印度人口也不比中国少呢?但是印度怎么没有这个优势呢?
中国无数爱国者为中兴手机用美国芯片耿耿于怀。但是印度民族手机除了品牌和销售是印度的,芯片和整个供应链都很依赖中国,印度人又作何感想呢?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8-12-27
所谓人口恐慌反映的是某些人根深蒂固的多子多福、重男轻女的陈词滥调。众所周知,文化程度越高、收入水平越高的女性生育意愿越低,她们不是没钱生孩子。一方面职业地位越高的人,生育的机会成本越大,第二方面,文化越高的女子越重视孩子的教育,反对广种薄收,主张精养,所以他们一般只会生一两个孩子。知识阶层生育数量少,并不是因为养不起孩子,政府的那些奶粉钱和她们花在子女教育上的时间和金钱根本不值得一提;而是不愿意因为生育牺牲职业生涯。她们的月收入水平在一万元以上,甚至更多,不会为区区奶粉钱而折腰的。
全世界都是这样,特朗普以前三位总统的第一夫人一共只生了四胎五位第一女儿。比如著名的美国女性政治家希拉里克林顿终生就只生了一个女儿。但是一个只生了一个或两个孩子的知识妇女对社会的贡献肯定比一个半失业,生了四、五六、七、个孩子的“英雄母亲”强。而且那四、五、六、七个孩子里面基本上很难有成才的
发达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鼓励生育必然会使社会中下层的生育水平进一步增加,一个家庭不是一、二个而是两三个、三四个小孩,在家庭教育资源本身有限的基础上,每个孩子能平均得到的教育资源更少,即“输在起跑线上”,甚至这些孩子在DNA层面已经落后了。
为了自己的生育自由,而不顾孩子将来的发展条件,这是一种多子多福、重男轻女的封建糟粕。不要说十个八个,就是生三五个,孩子长大后会不会向父母抱怨兄弟姊妹太多。父母能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因为子女多,家庭矛盾大,引起的抚养纠纷一直都很多。很多老人六七十岁了,还要为子女的事情所累。
实际上,西方国家鼓励生育的政策实施后的效果并不理想,无疑都出现了婴儿在社会的中下阶层加速集中,进一步加速了社会的不平等与混乱。
而日本则是另外一种情况,随着妇女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女性职业生涯与回归家庭相夫教子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造成多数妇女晚婚晚育,甚至接近15%的终身不婚。而养家糊口的经济负担,使低收入的日本男性恐惧结婚和承担家庭责任,日本男子的不婚率更是超过了1/5。日本的人口问题是结婚率太低,每个家庭生育的孩子数还不是太少。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独生子女”,祸国殃民!!! (2018-12-27 14:47) 

重在人口素质,而不是人口数量
但是一个只生了一个或两个孩子的知识妇女对社会的贡献肯定比一个半失业,生了四、五六、七、个孩子的“英雄母亲”强。而且那四、五、六、七个孩子里面基本上很难有成才的。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8-12-27
回 燕山雪 的帖子
燕山雪:实际上,中国城市人均建设用地大概只有农村的1/4。这意味着,如果农民工真正成为城市市民的话,就可以大量地节省耕地。但现在他们没法在城市落户。很多人回老家建一栋占地几百平米,可能一年只住一两个星期的房子,导致在国家范围巨大的土地资源浪费。
-------------------------- .. (2018-12-27 19:04) 

嗯,一面嫌中国农业人口太多,一面反对把农业人口变为市民。
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8-12-27
有人辩解就对了,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明是非,更有一部分人心里明白却干着坏事。
计划生育的赞歌高声唱,独生子女再施行它几百年。
看生活,看世界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8-12-27
“独生子女”,强制少生,祸国殃民,没有人性!!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8-12-27
他们又来了。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8-12-27
回 剪径者 的帖子
剪径者:嗯,一面嫌中国农业人口太多,一面反对把农业人口变为市民。 (2018-12-27 19:59) 

所谓拉美化就是城市化超前于工业化,阿根廷特别是巴西有大量的城市平民窟,但是农业仍然是他们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阿根廷没有巴西丰富的矿产资源。
中国人均GDP已经接近1万美元,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将会越来越无法和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埃塞俄比亚这些人均GDP还只有一两千美元的国家竞争。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8-12-27
回 看世界 的帖子
看世界:有人辩解就对了,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明是非,更有一部分人心里明白却干着坏事。
计划生育的赞歌高声唱,独生子女再施行它几百年。 (2018-12-27 20:20) 

鼓励生育论者,比如他黄文政君会不会带头为国家多生孩子。十个八个就不用想了,三五个吧?但是你们会生吗?现实环境下,大概俩孩子的教育问题就够家长头疼了。
人口素质比人口素质更重要。生了四五六七个孩子的英雄母亲,她的孩子更大可能是成为街头的小混混,而不是自学成才,
鼓励生育?您愿意把自己女儿学琴的钱去转移支付给英雄母亲去培养街头混混?即使不限制生育,但毕竟不是人越多越好,总有个上限?三个吧。毕竟没有人是超人,孩子太多很难全部培养成才。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8-12-27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独生子女”,强制少生,祸国殃民,没有人性!!
 (2018-12-27 21:04) 

鼓励生育论者,比如他黄文政君会不会带头为国家多生孩子。十个八个就不用想了,三五个吧?但是你们会生吗?现实环境下,大概俩孩子的教育问题就够家长头疼了。
人口素质比人口素质更重要。生了四五六七个孩子的英雄母亲,她的孩子更大可能是成为街头的小混混,而不是自学成才,
鼓励生育?您愿意把自己女儿学琴的钱去转移支付给英雄母亲去培养街头混混?即使不限制生育,但毕竟不是人越多越好,总有个上限?三个吧。毕竟没有人是超人,孩子太多很难全部培养成才。
灌水预防机制已经打开,在30秒内不能发帖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8-12-27
中国结束高速增长,甚至中速增长是必然的,如果6%的速度一直持续到本世纪末,中国经济总量将会是目前的106倍,而中国目前大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5%,所以如果6%的速度一直持续到本世纪末,那么中国一国经济就是目前世界经济总量的接近16倍
而世界经济增长速度大概只有3%,即使这样本世纪末也会是目前的10.6倍
但是中国能超过全世界吗?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8-12-27
独生子女没有错,问题是方向搞错了。

本来应该是应该严格限制农村人口生育,减少农村人口。

结果是农村放开,城市严格限制。

逆淘汰。
爱我党爱我军爱祖国爱人民反对美帝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变色!!!
讲民主讲自由讲人权讲法制抵制毛左高举改革开放旗帜不动摇!!!

报销一个蛋炒饭,幸福十亿中国人,天佑中华,明天会更好,我们好幸福。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8-12-27
很明显,我为什么反对鼓励生育,因为你在鼓励,高知阶层也不愿意生,最多生一两个,甚至不生。对生育补贴最敏感的是文化层次,收入水平都比较低的阶层,不补贴都生两三个。如果知识阶层生育水平相对下降,只会造成下一代的教育环境越来越差。如果您愿意把自家女儿学琴的钱去补贴英雄母亲养街头混混,这是您的自由。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8-12-28
回 燕山雪 的帖子
燕山雪:中国人口从一亿多增长到4亿的时间比欧洲早了将近200年。而欧洲人口达到基础上就自觉控制生育了。而中国在四亿的基础上又出现了一次人口倍增。 (2018-12-27 19:12)

你如何看待黑绿人口暴增呢
不要一比速度转总量的逻辑上,那样我可给你差评了
现在总量黑绿比中国人多。
一阴一阳 无终无始
终者日终 始者自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