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173阅读
  • 170回复

[马来西亚]政府部门直接用砂拉越· 砂弃用“州”字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03-27
回 地级温江市 的帖子
地级温江市:实际上马来西亚联邦是马来亚联合邦(辖11州)、沙巴(辖5省)、沙捞越(辖12省)、新加坡四个国家组成的联邦,只是马来亚联合邦没有自己的政府,视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为自己的中央政府,这种结构类似苏联,俄罗斯联邦没有中央政府,由苏联政府直接管辖。
1976年修宪将沙巴、沙捞越矮 .. (2019-03-19 13:49) 

最初马来亚9个土邦中,有4个组成马来联邦,也就是几个英国保护国打包,5个是各自单独与英国维持保护关系的马来属邦,另有3个英国直辖的海峡殖民地。这样持续了半个世纪。
1946年,英国把9个土邦和马六甲槟州打包组成马来亚联邦,引起了马来民族主义者的广泛焦虑,因为侵犯了马来各土邦的忌讳,1马来各苏丹的统治权,2马来各土邦的独立主权,3马来土著的优先特权。------各个土邦的自主意识很强。
因为马来人的强烈反弹,马来亚联邦垮台,1948年改组为马来亚联合邦。马来亚联合邦存在的大多数时间,名下各州属一方面名义上属于马来亚联合邦,一方面仍是各自直属英国的一群保护国和殖民地,这样来照顾马来人的意见。
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获准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成立。这6年马来亚相对实体化,但总的来说,马来亚是个空壳,虽然它确实曾经存在过,而9个土邦不要多这一级壳子。
[ 此帖被magiu在2019-04-05 23:5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03-27
回 vladimir 的帖子
vladimir:沙烏地 (還有伊朗) 在國內被管太緊, 出來都只想放鬆不想再過那種清真生活 (2019-03-17 22:13) 

哈哈。都喜欢去黎巴嫩搞基。
撤销地级,乡级。实行:省(都市省,自治省)-  县(省辖市) -市,镇,村 三级
                   -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03-28
回 地级温江市 的帖子
地级温江市:实际上马来西亚联邦是马来亚联合邦(辖11州)、沙巴(辖5省)、沙捞越(辖12省)、新加坡四个国家组成的联邦,只是马来亚联合邦没有自己的政府,视马来西亚联邦政府为自己的中央政府,这种结构类似苏联,俄罗斯联邦没有中央政府,由苏联政府直接管辖。
1976年修宪将沙巴、沙捞越矮 .. (2019-03-19 13:49)

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只是没有自己的党委而已,其他的加盟共和国机构都是有的。为啥会说俄罗斯没政府?俄罗斯要真没政府,苏联解体前夕,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怎么和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抗衡?还不就是因为苏共削弱了,以党领政那一套玩不下去之后,俄罗斯政府权力扩张了?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03-29
回 小灰灰看灰机 的帖子
小灰灰看灰机: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只是没有自己的党委而已,其他的加盟共和国机构都是有的。为啥会说俄罗斯没政府?俄罗斯要真没政府,苏联解体前夕,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怎么和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抗衡?还不就是因为苏共削弱了,以党领政那一套玩不下去之后,俄罗斯政府权力扩张了?
 (2019-03-28 16:53) 

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政府是1990年成立的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03-29
回 夕阳西下 的帖子
夕阳西下: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政府是1990年成立的 (2019-03-29 12:22) 

不是。
1922年苏联成立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最高行政机构一直在,只是名字不同而已。
1922年至1946年间叫“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委员会”,领导人叫主席。
1946年至1991年间叫“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领导人仍叫主席。最后一任由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兼任。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改称“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
1993年后配合修宪,“俄罗斯联邦部长会议”改称“俄罗斯联邦政府”,领导人叫总理。

与此同时,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还有最高苏维埃,作为最高权力机构,也是最高立法机构存在。1990年成立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苏维埃成为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构。从1991年开始,最高苏维埃主席的权利转移至俄罗斯总统。1993年修宪后,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都被取消。

现在俄罗斯联邦政府所在的大楼,即莫斯科白宫,始建于1965年。这座大楼修建的初衷,就是给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使用的。

虽然在苏联体制下,没有同级党委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确和其他14个加盟共和国大不同,但它依然保有最高苏维埃、部长会议等机构,也有内务部、教育部等政府部门。这是这些政府部门沦为二流公务员的养老机构而已。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04-06
联邦宪法改砂为州 S4S明早古晋独立广场抗议
By wongleehuong 发布于 April 6, 2019

(美里6日讯)“人民运动可以改変目前已陷入只有争权夺利政治僵局。透过人民运动,可让朝野政党看到人民意愿,不是任何一方继续忽悠糊弄民意。”
明天早上9时将在古晋独立广场拉布条抗议“砂拉越不是州,要公投捍卫砂拉越”,目的就是要让朝野政党看到,和了解砂人意愿。
S4S发言人陈宏祥今日指出,一些砂民或认为若要改変目前政局,只能等5年1次举行选举。这其实是一般人民存有的“民主政治迷思”。
陈氏反问,如果人民选出的下届执政政府,之后才发现政府所作所为也同样与民意背道而驰,难道人民便任由他们继续鱼肉,再等多5年,再哑忍多5年?但是,接下的5年选出的执政者,还是同样不理会民意,难道还要无止境再等,而是没有停止的5年継续等?
他促请人民不要忘记,所有民主制国家,人民才是推动民主化社会的“主导”力量,民主是以民意为本,民主也是人民做主人。
“即使人民手中一票在选举选错了人选和选错政府,在这5年执政期间人民同样有权利站出来。惟这必须是要聚集众民的力量,要执政政府清楚知道人民意愿,人民要什么。同时也要让所有非执政的在野反对党,更清楚了解人民要什么,要他们知道即便他们能赢下届选举,若不依循民意,违背民意会被人民唾弃。”
聚集了人民力量形成的人民运动,将民意通过人民集会提出公开申诉,可以改変和纾解目前已僵化的政局。当执政政府看到有上百,上千甚至上万或更多民众走到街头提出人民诉求,他们断然不敢継续忽视汹涌民意,同时也让在野政党更清楚人民所需。
陈宏祥续指出,S4S民运形成是因为砂拉越人民觉醒,不愿継续被马来亚希盟政府剥夺原本属于砂拉越人民的资源和税收,也不要砂拉越的政盟执政政府,在捍卫砂拉越人民权益立场如斯软弱无力。
“明天将展开的人民拉布条抗议活动,是其中人民诉求运动,这是所有民主国家,每一个国人都赋予的权利,通过集会向执政政府和在野政党道出人民诉求。”
陈宏祥续指出,我们不为任何政党工作,也不偏向那方朝野,我们只为砂拉越的权益开声,谁真心在捍卫砂拉越的权益,我们就支持谁。人民运动的力量可提醒现任执政党的偏差施政,提醒在野党不可忽视民意。
他重申,人民运动不是“推翻”政府,但是人民运动声音有多大,须胥视人民对民主意识和民主权利的醒觉,必须聚集更多人民的力量,才能在现有执政政府和在野政党之间,形成他们之间的“政治制衡”。
“如果人民継续抱持观望心态,认为人民运动只要交由数个社运份子去做便行消极思维,如此的人民运动便不能起了政局制衡力量。”
陈宏祥续指出,日前在国会通过的修宪复邦法案,不但不能让砂拉越归还三邦建国同等伙伴法律定位,反之如此模糊不清“修宪”,令砂拉越权益进一步将被削弱!
“难道以上的国会修宪就是砂拉越人民所要的吗?如果你们要停止马来亚政府一再削弱砂拉越人的权益,如果你们不要砂拉越政盟政府継续展现如此软弱的立场,无法捍卫砂人权益,这必须是要透过砂拉越人民的力量,自己决定砂拉越的未来,而透过公投捍卫砂拉越,将是砂拉越人民未来必须的选择。”

https://eunited.com.my/20939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04-06
庆伟: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 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6, 2019

(古晋6日讯)看到修宪法案遭到许多评语,并把希盟政府说成是出卖砂拉越或没有诚意,或欺骗砂拉越人,或被喻为设陷阱,行动党浮罗岸区议员黄庆伟感到非常伤心,并发出沉长文告作出解释。
他说,如果说希盟政府执政以来,没有诚意让沙巴和砂朥越有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地位,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原本的权利的话,希盟政府其实可以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静静不做声,对任何的沙巴砂拉越的权利,不采取任何动作,也可以把事情掩盖。
但是为什么希盟政府今天首先先设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就是”MA63″来探讨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甚至到昨天还特别在国会提呈了修宪,把原本1976年修改贬低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恢复1963年最早的时候马来西亚第一次的宪法地位;这种种所做的就很明显的显示了,希盟政府其实是有诚意,并且有毅力,来使沙巴和砂拉越越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时候那种地位和权力。
我会说感到非常伤心是因为,希盟政府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跨出一大步。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做,也可以不需要理会,像前朝国阵政府一样,让这个事情安静的过。可是希盟政府却愿意挑起这个责任,重视这个事情,也正视了历史,把历史还原。这一步是艰难的步,做好的话GPS已经在预备要抢功劳,做不好他们也已经预备要扭转事实,把我们标榜成为恶魔。
这次的修宪是一个开启的一道门,奠定这个沙巴和砂拉越的谈判地位,是为了让沙巴和砂拉越先回到原本的根基和地位,再回到谈判桌上,谈每一项的主权。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先修宪,因为我们已经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任何的MA63的课题,在谈判桌上谈就好了。那为什么要修宪呢?修宪的意义在于,希盟政府是要让让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从新回到原本的地位,然后再坐在谈判桌上。当你名正言就顺了,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都知道在与人谈判的现实上,基本上如果自己是处在优势的地位,你可以是用优势的地位来跟对方讨更多的东西。没有人先降低自己并提高别人,才跟对方谈判。但是在”MA63″谈判桌上,希盟政府却愿意让马来亚半岛和沙巴砂朥越处在平等的地位去谈判。这个其实是开启很大的一个门,也将让谈判的结果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们来看1963年原本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联邦是由三组成员组成:第一组就是马来半岛的十一个州,第二组就是婆罗州的两个州,第三组是新加坡州。虽然在这个原本的的宪法称为”state”,华语说成州,马来文称”negeri”,其实“State”意义更加广大,因为它可以是一个州,也可能代表一个区域,或者一个邦,是可以通用的。
1963年原本的联邦宪法,把联邦的成员分成三组,如果去除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就是原本的两个组的成员组成,那就是马来亚半岛的11个州属,和沙巴砂拉越。我们现在的修宪,就是把1976年修宪造成的13州,变成原本的两组成员。那个意义不是所谓的11+2, 而是把13变成2。
这是一个就是没谈判就可以直接进行修宪的条款,因为希盟政府要马来西亚联邦的成员,先厘清好各自的地位,以奠定谈判的基础。希盟政府认为还原地位是不需要谈判,因为这1976年的修宪,是很明显剥削了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只要把1963年的宪法恢复过来,这地位就直截了当可以恢复。
所以这次的修宪完全的体现原本1963年最初期的马来西亚宪法,因此这个修宪是要回到最根本。我很纳闷的一点就是,一路来鼓吹回归MA63,是人聨党,土保党及砂盟的其他政党,甚至人聨党黄色衣服都着”MA63″,到处宣传。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回归MA63,人聨党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和批评?
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及之后所草拟的马来西亚的联邦宪法是由当时候建国的先贤先圣所谈判,如果回归到MA63不是我们所要的,那还是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判,要求比MA63更多的东西。因为合约一旦同意了,如果要修改合约内容,比之前所同意的要更多,那是要重新谈判的。今天修宪不是基于重新谈判的结果,而是还原1963的宪法。因此今天不能够直接修宪到那些不是MA63所同意的条款,除非MA63重新被讨论及谈判(renegotiate MA63)。要Renegotiate MA63,沙巴砂拉越是必须要先还原原本的地位,才对谈判有利,就是从原本的13州之一,变成两组成员之一。
因此,市面上有心人鼓吹许多的诉求,不是MA63的原本所同意的,那是不能直接修宪的,因为还没有谈判达到共识。修宪是为了先提升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增加谈判的筹码,来谈重新谈判MA63。
因此,我不明白的是人联党和土保党一路来说回归”MA63″,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愿意回到”MA63″的这个根基,反而还宁愿让砂拉越委屈成为1976年修宪后的那种贬低成为十三州之一,而不是两组成员的其中一组。肯定1963年的原本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地位,比现在1976年修宪过后的地位还要好。但是巫统和GPS宁愿不要。回到原本的1963年的宪法把我们成为两组的其中一组成员,是能够赋予我们不同的谈判身份,我们可以有更好和更高的谈判地位。
还有,在国会的程序上每一个法案都要经历一读,二读和三读。一读是把整个目录内容介绍出来,二读基本上就是在进行辩论,如果有任何修改,在第三读的时候可以进行修改,然后才通过。任何的修改宪法,都需要国会三分二。以目前这样的情势,希盟政府没有三分二,肯定如果没有砂盟或者其他沙巴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一个修宪是不会通过。
因此我很纳闷的一点是,前天只是一读而已。基本上就是一个修宪的开始,为什么砂盟和国阵的国会议员连一读都要反对。如果他们对任何的条款不满,其实可以在二读的时候提出他们所有修改法案的任何条款。他们可以提议修改任何条款,就修改到三分二的国会议员都认同才会通过。现在是他们连一读都要反对,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显示出他们不是不同意修宪的内容,而是拒绝修宪的机会。
甚至我非常遗憾的是人联党的领袖还不断的误导这个修宪是比1976年的修宪过后还要更加糟糕。其实他们应该先认错在1976年的修宪导致沙巴和砂朥越被贬低成为砂朥越州十三州之一, 导致我们现在才需要去处理这个所留下来的垃圾。但是当我们有诚意处理这些所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却把这个东西变成政治阴谋。
如果沙巴和砂朥越人民认为这个修宪回到原本的”MA63″的修宪是不好的,甚至是比1976更差的,我觉得就让这个修宪不会通过,让沙巴和砂朥越继续利用十三个州之一去到”MA63″的谈判。我觉得希盟政府做的也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历史,我们相信历史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https://eunited.com.my/209357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04-06
砂无法复邦希盟乃帮凶 文武称历史将记载所为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6, 2019

(古晋6日讯)砂首长政治秘书邓文武指出,砂希盟国会议员,助联邦希盟强硬在国会提呈修宪一读,是促使砂拉越无法复邦的最大帮凶,历史将记载他们出卖了砂拉越和砂拉越人民的利益。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砂行动党国会及议会议员一面倒支持这项不利砂拉越的修宪,反而同样是砂希盟的公正党婆罗洲高原国会议员威利莫因却不认同这项修宪,认为砂拉越与沙巴应该在修宪下称“国”。很明显,砂行动党完全是以为了修宪而修宪的心态来敷衍砂拉越人民。
砂行动党到了这个地步还想继续带砂拉越人民游花园,无论砂政府或人民,从始至终没有反对修宪,但前提是修宪内容须以维护砂拉越为原则和符合广大砂拉越人的意愿。
我们不仅要复邦,这也是希盟竞选承诺,可是修宪的结果是砂拉越尽然沦为联邦第二级州之一,何来复邦?
复邦的定义不仅仅是让砂拉越与沙巴不在联邦或马来西亚州属范畴,还有许多如税收权益、国家营收分配、国会议席分配、石油天然气主权,甚至一些联邦政府高职的委任等都要以马来亚联合邦、砂和沙巴三邦平均分配。
修宪绝对不是儿戏,也不是如砂行动党说的数十年后才有的一次,如果这样有名无实的修宪,宛如一粒从左手拿的糖,放到右手,那有何意义,即便一年修几次,还不是在原点兜转?
砂行动党须对修宪内容还未公布就要人民支持,及修宪提呈一读即使知道不利砂拉越,仍要人民支持这种出卖砂拉越的举措负责。

https://eunited.com.my/209354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04-06
人联领袖向前砂独斗争烈士致敬 陈超耀:勿忘砂曾是主权完整国家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6, 2019

(古晋6日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领袖今早在党魁拿督沈桂贤医生带领下携同党中央秘书长拿督陈超耀律师、中央妇女组主任许德婉、中央青年团总团长程明智律师与总团秘书符祥威律师等青年团团员及朋岭支部执委田招炎、本固鲁陈传禹、沈美金及首长署政治秘书陈开与吴芝辉市议员等人前往古晋五哩客属公会墓园向当年反帝反殖反大馬的先駆者王仰仁,鍾勇华与羅蓮珍同志为砂拉越独立自主斗争而牺牲宝贵生命献花以表敬仰之心。

之后再前往古晋陵园富贵山庄的浩雲亭向七百多名先贤烈士和已故砂人联党第二任党主席拿督阿玛楊国斯律师致敬献花。
党中央秘书长陈超耀发表文告表示,如今砂拉越主权运动风起云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作为第一个在砂拉越成立的本土政党,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為了爭取砂拉越的獨立,人联党多次率領數位人聯黨領導層前往巴南河的馬魯帝與弄拉馬及再上游巴南河流域的長屋地區和其他省份的很多鄉區,去拜訪當地鄉民並把爭取砂拉越獨立和人民自己當家作主人的理想和概念講述給人民知道。
1961年當时的馬來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於新加坡提出要合組馬來西亞的時候,砂拉越人民聯合黨就率先提出要先在砂拉越、沙巴和汶萊,這北婆羅洲三邦先行獨立的概念。当时人联党的先贤领导認為必須是英國人先讓三邦先行獨立,然後才以三個獨立的國家,再平等地和馬來亞、新加坡,共組馬來西亞,這就是五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共同聯合成邦聯的基本原則。而公投独立也是当初人联党所提倡的。

如今印证了当年先贤领导前辈们的远见是正确的,因为上述原則与概念和今天的砂拉越、沙巴變成一個州,從共組马来西亚變成与馬來亞11個州同列成为第12及第13個州的實際情形有根本上的不同。
陈超耀也提醒所有砂拉越儿女勿忘记从1841年布洛克王朝建国以来,砂拉越从原本一个拥有主权自主及领域完整的国家,在经历二战后沦为日本与英国的殖民地,1963年再与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1965年退出)和沙巴共组马来西亚的历史事实。如今国会修宪案一读原本用意是”改州复邦”以还原MA63及恢复砂沙与马来亚平等伙伴的组国地位,然希盟政府却玩弄文字把砂沙改成邦亦不邦,毫无诚意更无诚信可言,一度又一度忽弄砂拉越人。
是时候把砂拉越的命运交由砂拉越人的手中自己去决定,一切以砂民意为重,而公投就是最直接的民主呈现方式。

https://eunited.com.my/209494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04-06
阿邦佐:支持恢复砂沙地位 但「希盟版」修宪不符砂立场
2019年4月6日

(古晋6日讯)修改联邦宪法1(2)条款原本获得砂首长赞同?阿邦佐哈里澄清,砂政府支持修改恢复砂沙地位,唯此次「希盟版」修宪不符砂拉越立场!

众多周知,联邦政府于本月4日提呈联邦宪法1(2)条款修宪,旨在回归1976年之前诠释。负责法律事务之联邦部长在报章及社媒宣称,此项修宪在1963年大马契约内阁委员会上,获砂沙首长批准。

他强调,虽然原则上批准修改1(2)条款,但并非批准此次所提呈之修改方式,因为该委员会从未商讨及修宪内容及用词。

他在首次执导委员会议上也提出,所有商讨必须建立在联邦宪法及1963年大马契约基础,任何重大议题决定,必须通过砂立法议会所成立之咨询委员会。

他重申,本身立场一致,即支持恢复砂沙自主权的任何宪法、法律修改,但这些修改必须具有实质性,而非仅流于形式。

在首次执导委员会议,沙巴首长提出修改1(2)条款时,砂拉越支持此项原则;在今年1月14日的首次技术委员会议,他也指示砂代表以书面提呈立场。

有关立场是支持修改1(2)条款的同时,也修改160(2)条款,即有关“联邦”之定义。因为,若单只修改1(2)条款,并无法真正符合砂拉越人民意愿,而修改160(2)条款,则是让联邦宪法真正依据1963年大马契约。

他称,首次技术委员会议于是议决,不针对联邦宪法进行零碎修改,但同意就执行1963年大马契约而作完整修改,并将在2019年10月份的国会提呈。

有关事项并未在随后的执导委员会议商讨,而砂政府却在较后获知,将在本次国会修改1(2)条款之决定。砂政府于是向联邦表明立场,即单独修改1(2)条款无法真正达致目的,必须同时对160(2)作出修改。

而且,若一些实质性的重大决定能获得大马契约委员会审议,将会更加合宜。

阿邦佐哈里希望,透过此项澄清后,不会再有弯曲事实,说砂拉越政府不支持修宪的指控。砂政府支持任何惠及砂拉越及人民的法律修改,但支持未能真正带来利益的法律修改,则无异于在欺骗人民。

http://news.seehua.com/?p=440343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04-06
复邦修宪砂还是州 人联吁31国议员反对
2019年4月5日

(本报美里5日讯)砂人联党中央秘书长拿督陈超耀律师呼吁砂拉越31名国会议员遵从民意,反对复邦修宪法案,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修宪内容仍然诠释砂是13个州属之一,不会让砂拉越受益。

“砂拉越国会议员必须谨记,砂拉越的利益必须始终放在第一位。”

亦是卑尔骚区议员的陈超耀今日发表文告,作出呼吁。其文告内容如下:

未列平等伙伴

1. 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党员皆感到失望,以及对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提呈的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内容感到不满。这个在本月4日提呈的修正法案,似乎并没有将砂拉越和沙巴列为与马来亚平等的伙伴地位。

2. 联邦政府似乎并非真诚地希望砂拉越和沙巴列为平等伙伴,因为在修正法案当中,只有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列为2个部分,即:

联邦州属应是:

(a)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以及

(b)砂拉越及沙巴

3. 这显示这个修正法案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只在重组句子及玩弄字眼。基本上,无论是否有修正法案,情况都是一样。

4. 我在2019年3月10日的声明中已表明,倘若只是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而没有修改联邦宪法第160条文,砂拉越及沙巴还是不会与马来亚有平等地位。

5. 无论联邦政府如何费尽心思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玩弄字眼,只要目前的“联邦”定义还是根据1957年马来亚联邦的模式,那么砂拉越还是会继续维持13州之一的地位。这是砂拉越人民期望的局面吗?砂拉越从未参与马来亚的形成,为什么希盟政府拒绝理解和承认这个事实?

协商缺乏透明

6. 若仔细了解这次修宪法案的内容及解释含义,即“此次修正案将不以任何形式改变联邦制度下的联邦政府及州政府职能”。问题是,所谓的“联邦制度”是根据1957年的马来亚联邦,还是1963年的马来西亚联邦?

7. 大部分人都认为,希盟政府这次还是继续沿用1957年马来亚协议的旧联邦制度,将砂拉越及沙巴列为与13个州属的其中之一。

8. 目前应该厘清的事实上,这个修宪法案的提呈过于仓促,联邦政府并没有优先解决砂拉越及沙巴人民的主要问题,满足他们的期许和愿望。

而且到目前为止,砂沙人民感觉他们没有获得充分的机会参与修宪法案内容的讨论,联邦政府与砂沙政府之间的协商也缺乏透明。砂拉越人民对这次修宪将深受影响,但,修宪法案却没有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内容。

9. 自1976年首次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至今,砂拉越及沙巴被降级为马来西亚第12及13州已经有43年。砂拉越人民无法再承受及等待下个43年,以真正还原1963年建国契约、科波特委员会报告、跨政府级别委员会报告及1963年马来西亚法案(35章)的所有权力。

没提归还权益

有鉴于此,这次修宪对砂拉越及沙巴人民来说至关重要,而且相信未来类似的修宪也很难重现。大多数砂拉越人民都殷切期望砂拉越31名国会议员能仔细审查修宪法案内容,充分了解所有权力及课题,尤其是砂拉越人民的权益,绝对不能妥协。

10. 与此同时,这次修宪法案内容并没有提及归还砂拉越权益,包括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权益,及增加对砂拉越的发展拨款。另外,也没有提及砂拉越及沙巴国会议席将会增加至222个国会议席中的三分之一数目。若联邦政府真的认真让砂沙成为平等伙伴,应将这些列入修宪法案内容中。

砂要落实公投

11. 我在2018年的砂州议会会议期间曾提出,砂拉越需要考虑落实属于自己的全民公投条例,让砂州议会讨论及辩论重大课题。这项公投条例一旦通过,意味着任何重大课题的表决权,是交由砂人民决定,而非议会内82名议员。

譬如这次修宪法案,正是需要砂拉越人民公投表决,决定其内容。

12. 总而言之,这次的修宪法案无法得到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及砂人联党的支持。因此,我在此呼吁31名国会议员遵从民意,反对这项修宪法案,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修宪内容仍然诠释砂拉越是13个州属之一,不会让砂拉越受益。

砂拉越国会议员必须谨记,砂拉越的利益必须始终放在第一位。

http://news.seehua.com/?p=44023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04-06
【还砂建国时宪法地位】 张健仁提醒砂政盟议员 “别二度出卖砂权益!”
2019年4月5日

(古晋5日讯)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敦促砂政盟国会议员,阔别43年后,别再度于国会下议院出卖砂拉越的宪法地位和权利。

针对昨日希盟政府于国会下议院所提呈的修宪法案,张健仁表示,这是希盟政府还原砂拉越于建国时的宪法地位。

他也列出我国联邦宪法第1(2)章在几个关键年代时的不同版本:

1. 在1963年,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
(a)马来亚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 及
(b)婆罗洲州属,即,沙巴及砂拉越;及
(c)新加坡。

2. 在1976年,经国阵政府修改的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沙巴、砂拉越、雪兰莪及登嘉楼”

3.在2019年4月4日由希盟政府所提呈的修宪法案的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
(a)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及
(b)沙巴及砂拉越。

张健仁对此表示,在整个马来西亚联邦的结构上,2019年修宪法案的第1(2)章是与1963年的版本无异,只不过我们不再用“马来亚州属”和“婆罗洲州属”的字眼了。

他说,砂拉越人一直以来就是要求联邦政府还原砂拉越于建国时,在马来西亚的宪法地位。同时,他补充,砂拉越政府自已故阿迪南时代就不断的说,砂拉越所要争取的只是马来西亚建国当年的地位和权利,“不要多一点,也不要少一点”。

他说,如今希盟政府于国会所提呈的法案,就是还原砂拉越在建国时的宪法地位,但遗憾的是,砂政盟政府却出尔反尔,与巫统离席抗议。

张健仁也重申,这项修正案旨在确立法律框架的正当性,并将沙巴和砂拉越作为西马其他11个州以外的一个单独类别,这项宪法的修正绝对符合联邦宪法的原始结构,也符合了当年马来西亚成立时,先辈所设想的合理框架。

促政盟议员重新思考立场

他说:“此修正案可以说是希盟政府权力下放及民主落实的一个起跑点,主要既是恢复沙巴及砂拉越作为与西马来西亚11个州的平等地位原则。自此之后,MA63指导委员会和技术委员会仍将继续举行关于权力下放的会议和讨论。”

从砂拉越的角度来看,张健仁表示,修正案是针对1976年版“联邦宪法”第1(2)的条文进行改进,因此,若砂政盟真诚地考虑到砂拉越的利益,理应就没有反对的意义存在。

他认为﹐砂政盟反对该法案的唯一主因,即是该法案若获得通过,将间接证明了前朝国阵政府(砂政盟一方)的失败与谬误。无论如何,他指出,虽然国阵政府早已对砂拉越和沙巴的宪法地位实施了不公正的待遇,但如今的希盟政府已经采取必要方式,即在接管联邦政府的一年内进行补救。

对此,张健仁也敦促砂政盟国会议员们,重新思考他们的立场,支持修正法案。

“毕竟,他们的政党在1976年通过支持巫统提出的1976年修正案已经背叛了砂拉越。 43年后,他们是否会再次与巫统站在一起,在议会中第二次背叛砂拉越?”

http://news.seehua.com/?p=44016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04-06
徐丽娜:联邦修宪 谁支持谁遗臭万年
2019年4月5日

革新党总裁徐丽娜(中)在助理财政温卜旦(左)及主席温波斯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展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及砂拉越宪法。

(古晋5日讯)针对昨日提呈的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革新党总裁徐丽娜认为,这不仅没有真正保护砂拉越和沙巴的权益,反而使马来亚处于主导地位,具有更大的威胁性。

她说,由于没有提及或承诺平等分享财富和资源,也没有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应该在经济中拥有更大或平等的份额,此举将进一步加剧这种不公平待遇。

因此,她呼吁所有砂拉越和沙巴国会议员抵制这项修正法案,投反对票,以让此项法案胎死腹中。与此同时,她也敦促,砂拉越和沙巴政府能召开特别会议,以将第1(2)条提呈到议会做出讨论,不仅有民选议员,也让人民能作出决定。

建议特别立法会议  邀英新参加

她建议,可邀请英国和新加坡的代表参加特别立法会议,因为他们作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签署国,只要该协议还存在,他们的义务也还有效。徐丽娜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表示。

她指出,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婆罗洲邦”(Borneo State)是指砂拉越和沙巴、马来亚联邦(State of Malaya)是西马11个州属以及“新加坡邦”(State of Singapore)。

可是,在这次修宪后,她说,砂拉越和沙巴的“婆罗洲国”地位不仅失去了,还将沙巴和砂拉越两个当初是婆罗洲国的地位二合一成为联邦州属。

支持修正案 遗臭万年

她认为,这项修正法案是对所有砂拉越和沙巴爱国者的一大耻辱和侮辱。所有砂拉越国会议员和州议员若支持这项修正案,将遗臭万年,被后人所唾弃,因为他们同意继续霸凌、专制和剥削砂拉越和沙巴的帮凶。

http://news.seehua.com/?p=44008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04-06
【2019联邦宪法修正案】 与砂民期盼完全不吻合! 砂政盟直斥“门面装饰”
2019年4月4日

(古晋4日讯)刚在国会下议院提呈一读的《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纯粹是一个只有粉饰作用的“门面装饰”,完全不符合砂拉越人民的愿望和期盼!

砂拉越政党联盟今日透过其党鞭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夫,在一篇文告中,对有关修正案作出表态时,如是形容道。法迪拉尤索夫也是前联邦工程部部长。

虽然感激中央政府提呈有关修正案,但砂政盟认为,这项修正案的提呈显得过于仓促,而且在提呈前也没有给予各涉及的一方足够的时间去研究其内容细节。

此外,砂政盟也认为,修正案的内容应该在考虑到联邦以及砂、沙各方看法的基础上,更仔细地加以修改。

有鉴于此,砂政盟提议以上修正案暂时被展延,直到以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指导委员会,就砂、沙在该协议下被赋予之权益一事作出讨论及被确定下来之后。

文告对此解释道,这是因为许多牵涉到砂拉越欲追讨以及被侵蚀了的特权,都没有被列入有关修正案,包括:

第160条事项里对“联邦”的定义是以1957年马来亚联邦协议为根据,但这只关系到西马半岛;
为了展现伙伴间的同等地位,国会议员、人民代议士、上议员以及联邦内阁部长的人数,都有必要重新加以修正。
砂政盟认为,修正案内容必须包含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精神和灵魂。

此外,砂政盟也坚持,任何修正法案在国会下议员提呈之前,都必须先带入砂拉越州立法议会,因为对砂拉越而言,更重要的是透过更完整的修正案将砂拉越应有的权益归还予砂拉越人民,而不只是片面的把砂拉越的地位改为“伙伴”。

文告进一步解释道,这是因为单纯改变地位但却没有归还被侵蚀了的权益,这对有关修正案和砂拉越州政府长久以来所争取的,以及砂拉越人民带来任何实质的意义。

http://news.seehua.com/?p=43987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04-06
俞利文:修宪复邦 纠正1976年犯的错
2019年4月4日

(古晋4日讯)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提呈﹐乃在于恢复1963年共组马来西亚时的最初精神﹐并纠正之前在1976年时犯下的错误。

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是在今午于民达华政府小学发言时﹐针对联邦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今日在国会中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事﹐如是表示。

他说﹐拿督刘伟强今日已在国会中就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进行一读。

恢复共组马最初精神

他透露﹐提呈有关修宪法案的用意﹐乃在于恢复1963年共组马来西亚时的最初精神。他续称﹐希望联盟政府执政后首次提呈的相关修宪法案﹐也旨在纠正之前在1976年时犯下的错误。

“我们要纠正之前做的﹐对我而言﹐这是对的一步。这不是我们将采取的唯一步骤﹐而是我们踏出的重要第一步。”

他表示﹐该修宪之举说明了联邦政府对砂拉越与沙巴的重视﹐以及其要恢复联邦中的平等伙伴地位之意愿。

“一旦恢复砂拉越与沙巴的地位﹐之后的协商工作将有所不同。我们(砂拉越与沙巴)将不是以十三州属之一的身份(进行协商)﹐而是以平等伙伴的地位进行协商。”

料下周二进行二读

他透露﹐该修正发案的二读与三读﹐预订将在下星期二进行﹐而该法案的二读﹐就将由我国首相敦马哈迪负责提呈。

“砂沙两地的国会议员﹐以及一些来自西马地区的国会议员﹐届时则也将参与该法案的辩论环节。”

他也冀望所有的国会议员能够支持该项修宪法案﹐以恢复马来西亚联邦伙伴们的原来地位。

“我希望我们能够共同(支持修宪)﹐因为这在为砂拉越与沙巴的子弟带来好处之余﹐也将惠及西马人民。”

http://news.seehua.com/?p=439832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04-06
房保德:修宪大骗局 砂沙沦为二等州属
2019年4月4日

(本报美里4日讯)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提呈法案寻求修改联邦宪法,恢复砂拉越、沙巴的“邦”地位,埔奕前州议员房保德指出,修宪内容根本没变,砂拉越还是“州”,这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终于让砂拉越人民对希盟心死了!

房保德说,明知道是“骗局”,能让它在国会通过吗?

他指出,希盟在修宪法案上根本没有诚意。联邦州属包括排在修宪内容第一行列的柔佛州、吉打州、吉兰丹州、马六甲州、森美兰州、彭亨州、霹雳州、玻璃市州、槟城州、雪兰莪州,登嘉楼州;排在第二行列的是砂拉越、沙巴州。

他说,希盟政府所谓的“修宪”只是在字面上,以及各州的排位行列不同而已。

修宪让联邦“很爽”

他说,如此修宪的排位,砂拉越和沙巴已经成为“二等州属”,政府拨款优先要给排在第一行的11个州属。

房保德认为,如此的修宪只会让联邦政府感觉“很爽”,一切以马来亚为首。而希盟口中一再讲要恢愎砂沙邦国的伙伴地位,一旦修宪通过,砂沙反而降级成为“二等州属”,砂拉越人民在马来西亚联邦眼中也只是“二等公民”,联邦甚至可以不用拨款给二等州属,也无须理会二等公民死活。

他认为,砂拉越人民根本不必理会这次国会修宪,砂拉越一定要离开。

http://news.seehua.com/?p=43989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04-06
砂拉越和沙巴仍是「州」?修宪法案被轰没诚意
2019年4月4日

(本报美里4日讯)刚刚在国会下议院提呈法案寻求修改联邦宪法,恢复沙巴砂拉越的“邦”地位,在砂拉越这边厢的社交媒体网民和民众,已陆续拿到修宪内容。

不过,砂网民反应并不买账,认为修宪只是希盟“骗”很大,没半点诚意,居然把东马和马来亚11个州平排。

新砂拉越论坛报章时事评论员卡兰比星受访时指出,根据他拿到的修宪内容,他只见到这个所谓的“修宪”,只在原有宪法条文加了一段句子,宪法内容根本没有半点改変,砂拉越和沙巴仍然是“州”。

另一方面S4S民运发起人之一的陈宏祥指出,从修宪内容了解,砂拉越和沙巴仍然是“州”的地位,完全没有归还原本属于砂拉越和沙巴,在63建国契约阐明的自治主权。

他表示,修宪内容仍阐明砂拉越和沙巴继续持有“州“权益,一切要依循“联邦主义”的体制,且阐明拨款给砂沙的数额无法确定。

“由始迄终所述的修宪内容完全没有提到1963年是马来亚,沙巴和砂拉越和新加坡共组建国(即便新加坡在1965年退出),丝毫没有阐明是“同等法律地位建国伙伴”的字眼。”

陈宏祥表示,其中修宪内容指出,修宪是为了符合砂拉越和沙巴人民意愿和期望,这根本就是希盟自吹自擂,砂拉越人民所要的是自治主权和一切原本属于砂拉越人民权益的修宪,不是継续被忽悠的政治弄。”

他称,如果希盟和政盟真的一切以砂民意为本,这应该是交由砂拉越人民通过公投决定去留,不是将砂拉越人民在56年前掉入了失自治主权的政治陷阱后,希盟再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政治陷阱要砂拉越人民再跳进去。

另外,一名为杨晋脸书网友指出,既然是这么的没有诚意!那么我们砂拉越人强烈抗议,要全民公投!要修宪还是要退出马来西亚由砂拉越270万人民公投决定。

http://news.seehua.com/?p=439837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04-06
卡林:修宪内容 为何如此神秘?
2019年4月3日

(古晋3日讯)砂旅游、艺术、文化、青年与体育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本身形容,他与媒体一样感到很好奇,为何修宪动议如此神秘,迟迟没有看到修宪动议的草稿内容。

他认为,照理上,他们应该在提呈前至少1个星期给予所有议员草稿,以便议员们有时间研究和阅读动议重要的内容及做好辩论的准备。

他解释,不论是国会还是砂拉越立法议会,一项修正或新增法案都会在提呈一读前,都分发草稿给所有议员,以便议员们有时间准备辩论的内容,2个星期为宜;否则若等到动议或法案提呈一读后,议员们在准备辩论时就变得很仓促。

拿督阿都卡林今日主持旅游业委员会会议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受访时,如是表示。

针对希盟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说修宪内容将在一读提呈后公布是属于正常程序问题,阿都卡林揶揄,对方是新人,若他想要发言前,也好歹先谘询资历比他久的领袖之意见才发言。

他也对砂希盟主席张健仁与俞利文说法一致感到失望,毕竟后者之前在国会是砂拉越人民的斗士,也不解,后者当官后,态度大大转变。

他们身为砂拉越人,应该将砂拉越的地位放在优先,任何动议和修宪法案只要涉及拉越的权益,不论是政盟还是希盟,双方都要团结一致,并强调,本身不是处处与西马作对,而是认为,修宪事关重大,关于砂拉越的结构。

他解释,在砂拉越议会,任何动议或法案不论是修正版还是新增版,都会在动议提呈前分发给所有议员,至少在议会召开前1至2个星期,这才是正常的程序,更何况且这次修宪涉及重大的大马宪法及马来西亚成立的架构性议题,理应提前给予议员修宪的草稿内容,以便议员们能仔细阅读重要的修宪细节,从而为辩论陈词做好准备。

在修宪动议课题上,他质疑希盟内容是否存在隐议程,因此,砂拉越政盟国会议员及领袖希望能提早看到此次修宪的草稿,而不愿被蒙在鼓里。

“这次修宪内容是好是坏,我们全部都不清楚,所以不知如何给于支持,我们不想成为被牵着鼻子走的牛。所以在支持修宪与否,我们要先研究和阅读其中的内容是什么?”

http://news.seehua.com/?p=439666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04-06
目前整個看下來是馬來西亞政府 4 月 4 日才公布修憲條文, 下周二就要表決, 砂勞越覺得根本沒復邦, 各黨都非常生氣, 就不知下來會怎麼做了

順便一提, 西馬這邊新聞好少, 寫得也好和諧, 不像我轉貼的砂邦反應這麼火大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04-06
今修宪恢复砂沙“邦”地位 · 敦马9日亲呈法案二三读
国会
(吉隆坡3日讯)马来西亚的历史性一刻——东西马的平等地位即将实现。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表示,首相敦马哈迪已经同意修宪恢复砂拉越及沙巴在马来西亚的“邦”地位,明日就会提呈修宪法案!
希盟政府也计划“速战速决”,在本次国会三读通过这个修宪法案。
倪可敏在接受星洲日报的访问时说:“首相敦马哈迪已经同意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国会)刚刚收到书面同意。
“这是砂拉越及沙巴的新里程碑,国阵50年来做不到的,希盟在不到1年的时间做到了!”
他透露,马哈迪将亲自为这个修宪法案提呈二读及三读,以及进行总结。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将会于4月4日,也就是明天提呈修宪法案一读;二读及三读日期暂定在4月9日。
倪可敏也说,政府将在明日下午,针对修宪法案为全体国会议员举行汇报会。
作者 : 独家报道:余秘叶、庄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2019-04/04/content_2032790.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04-06
宪法没说明清楚·修宪还原沙砂地位
国会
(吉隆坡4日讯)首相敦马哈迪表示,这次修宪关系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他们当时的宣布是承认这是一个三方之间的协议,即马来亚联邦、沙巴及砂拉越,所以政府还原它。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被询及今日提呈把沙巴及砂拉越纳入联邦州属的修宪建议,除了改名,还有什么不同的性质而如此回应。
“由于宪法没有将此事说明清楚,我们需要修改联邦宪法,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获得三分二大多数国会议席的同意。”
追问是否有信心获得三分二大多数议席通过修宪时,他说:“如果被沙巴及砂拉越否决,只要这个政府是关注的,我们就是同意(fall in),但是我们并没有三分二大多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33168.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04-06
砂沙复邦等了42年·刘强燕促支持修宪
国会


刘强燕(左四)带领众后座议员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国阵和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支持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因为这是最佳的时机恢复沙砂地位。(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4日讯)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强调,现在是通过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最佳时机,促请大家给予支持与通过。

她说,这个砂沙恢复地位机会已等了42年,希望大家为了砂沙人民通过这个修正法案,而不是一拖再拖,在国会暂缓提呈法案。
她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坦言,现阶段虽有不足之处,但砂拉越与沙巴州首长已在相关委员会商讨如何取回自主权等事宜。
她认为,这是首个步骤来恢复沙砂伙伴地位,而非要等到所有东西都谈妥后,才来修正法案,而他们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他们没办法做到,又不想你做到”,所以就用这种方式延迟这个过程。
指国阵砂盟反对为掩盖无能
“反对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国阵和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国会议员,是在掩盖他们的无能与失败。”
她认为,若修正法案通过不了,这是令人无奈的,历史也会记录这一天,而反对者也需向沙砂的人民解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5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33382.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04-06
刘伟强:已汇报解说·“反对党理由是借口”
国会
2019-04-04 18:52:16
刘伟强(左三)表示,他无法理解反对党议员反对修宪法案的理由,因为这是过去前朝政府经历43年无法做到的事情。左四为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4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表示,反对党阵线针对修宪法案提出反对的理由是借口。
他指出,其中一个反对理由是应该等待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指导委员会完成结论再行提呈修宪法案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该委员会是一个持续性运作性质,由首相主持,涵盖沙巴及砂拉越州的首席部长,并且还有分门别类划分小组各司其职。
刘伟强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这么表示;较早前他也在国会针对修宪法案召开汇报会邀请朝野国会议员出席。
他说,相比前朝政府的MA63委员会是由外交部长及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主持,两者性质完全不同。
“如今我们把沙巴及砂拉越还原到1963年以前的地位,因此东马国会议员没有理由不支持这项修宪法案。

“我不明白一些反对党议员的意见,他们没有来出席我的汇报会聆听我的解说,我之前还尝试请吃饭及特地到古晋,但是他们都拒绝前来。”
他说,针对国会议员在今日汇报会提出的意见,他明日也会带上内阁作出反映。
他指出,这是前朝缺乏政治意愿,以致经过43年都无法做成的事情,而执政不到1年的希盟政府如今要做,他们却要开倒车。
二读可带上国会遴选委会
针对反对党阵线提出要把修宪法案带上国会遴选委员会讨论,他说,此事可以做,但是需要明白程序,他们可以在修宪法案二读时通过动议带上国会遴选委员会。
“这是政府法案,所以我们会等他们提呈相关动议。我很有信心他们会支持修宪法案,因为如果现在不做,何时要做?”
询及修宪一旦通过会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影响时,他说,此事需要等待,不会立刻就能见到效果,如今只是第一步,还有很多改变需要持续进行。
追问及若不通过会造成的影响时,他说,若无法获得支持通过修宪,这对于人民是悲惨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33223.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04-06
2019-04-04 18:53:29
与其它州属同纳联邦州属·砂沙复邦修宪一读
国会
(吉隆坡4日讯)国会下议院今日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读,建议修正联邦宪法1(2)条文,将沙巴与砂拉越与其它州属同样纳入成为联邦州属,其它联邦州属包括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霹雳、槟城、雪兰莪、玻璃市及登嘉楼。
法案指修正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时的宪法后,除了统一所有形成联邦的州属,也恢复沙砂的地位。
首相9日呈法案二读
这项由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提呈的修正法案,是今日唯一提呈的修正法案。政府最后一次修定联邦宪法,则是在2008年。
除了在提呈一读后,于下午1时向国会议员举行汇报会据悉,首相敦马哈迪将在9日,亲自向国会下议院提呈法案二读,并进行辩论和总结。

根据法案阐明,这项修正案将在国家元首御准及宪报颁布后生效,恢复沙砂在1976年前,享有“联邦伙伴”的地位。
有关修正案将须获得三分二多数票,或222名中的148名议员支持才能通过,东马议员期则修正案一旦通过,将恢复沙巴和砂拉越权益,包括兑现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特别拨款,以及其他包括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征税事项。
在历史上,砂拉越、沙巴和西马半岛享有平等地位,但在1976年,婆罗洲的砂拉越和沙巴却降级为13州之一。
法案指修正也符合了1963年组成马来西亚的精神,满足了沙砂政府与人民的心愿与希望。
指联邦各州政府功能没改变
“在联邦制度下,这项修正案并不会改变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的功能。这项法案也将涉及政府额外开销,但数额未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4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33242.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04-07
沙砂復邦之路 不能操之過急
2019年4月6日

拿督刘伟强展示1963年大马协议及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
山打根6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表示,沙巴及砂拉越复邦之路不可能一蹴而就,希望联盟政府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一读,是恢复砂拉越及沙巴成为平等伙伴地位的第一步。

他坦言,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通过后并不会随即有立竿见影之效,需要先恢复砂拉越、沙巴与西马11个州属,三邦平等的地位,才来谈后续之事。

刘伟强说,在国会提呈的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获得通过后,将会为接下来的局势发展造成深远的影响,为沙砂复邦之路铺平道路。

「恢复砂拉越及沙巴成为平等伙伴地位需要循序渐进,需先还原到1976年被修正前的原文,同时不能操之过急,同时亦需顾及其他邦的感受。」

亦是三脚石国会议员的拿督刘伟强,是于今天中午在其位于山打根的国会议员办事处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发表上述谈话。

此外,刘伟强解释说,希盟政府赶在研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于今年5月完成报告前,率先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一读,是希望能给力该特委员会完成任务。

他强调,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若能够率先在国会获得通过,就证明了特委会先前作出的努力得到人民的认可,可以继续为涵盖所有围绕沙砂两州的事宜作出争取。

刘伟强表示,上台不到一年的希盟政府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1(2)条文修正案一读是勇敢之举,做到了数十年来前朝政府所办不到、不敢去做的事,反映了希盟政府立志要兑现1963年大马契约精神、恢复砂拉越及沙巴成为平等伙伴地位的立场。

http://news.seehua.com/?p=440454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