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172阅读
  • 170回复

[马来西亚]政府部门直接用砂拉越· 砂弃用“州”字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125 发表于: 04-10
支持修憲不等同照單全收 吳芝輝批希盟存隱議程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古晋10日讯)朋岭人联青团长吴芝辉坦言,无论砂政府或人民,从始至终没有反对修宪,也认为目前是一个契机,但支持修改不等同砂政府或人民就要对希盟提呈的修宪内容照单全收。
他发文告指出,砂拉越人民要知道,为何希盟政府如此仓促在国会寻求通过尚未全面可被接受的修宪内容。
“我们质疑此项动作只是为了巩固自身的政治势力,敷衍了事,还是纯粹玩弄砂拉越人民的智慧?”
他说,希盟一开始就对砂拉越存有修宪的隐议程。
第一,联邦政府不接受砂政府所提出的修宪建议。砂拉越要百分百依照建国契约内容,恢复平等伙伴地位包括修改联邦宪法。修宪的关键在于砂沙的利益,为何希盟没有考虑砂政府的建议?
第二,推翻技术委员会原定今年10月提呈修宪的决定。至于为何要提前在4月,没有明确的理由。反复无常的决定是摧毁砂政府与人民对希盟政府的信任。
第三,对于修宪内容迟迟不对外公布,反而要求砂政府给予支持,特别是砂火箭更扬言砂盟议员必须支持,此举犹如诈骗。
第四,不接受砂国会议员提出将修宪带上国会遴选委员会的动议。这些举动充分说明,希盟政府一开始就没有尊重砂拉越政府,提呈的修宪内容也不符合砂人民意愿和要求。
吴芝辉说,本届国会任期还有四年多,为何希盟要急着在本季度就匆忙提呈修宪?到底它们怕什么?背后又隐藏什么动机?相信砂希盟最清楚。整个修宪过程,希盟根本没有从实际法律角度去研究对砂拉越权益保障的修宪内容,纯粹在玩弄字眼,为了做而做的伎俩。

https://eunited.com.my/211551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26 发表于: 04-10
陳國彬坦言若非GPS搞砸 砂沙已享更高尊嚴地位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古晋10日讯)“GPS也是当时的砂国阵是继1976年后,再次谱写了砂拉越历史。唯一不同的是,GPS这次不是将砂拉越地位贬低成为13州之一,而是放弃投票支持砂拉越还原在MA63下与西马半岛的平等地位。”
砂拉越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今日发出文告指出,国会此次修宪是我国自1976年以来第一次提呈修宪法案,以恢复砂拉越、沙巴与西马半岛作为平等伙伴的地位。
陈国彬表示,尽管希盟在国会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席位,但希盟毅然决心修宪,是执政党前所未有的做法。这也意味,希盟在国会提呈修宪是出于善意,旨在归还属于沙巴和砂拉越的权益,最重要是还原与加强砂沙在联邦的平等伙伴关系。
眼见砂拉越复邦在望,希盟本来只差10票支持就可以顺利通过,但却因为GPS临阵放弃投票,导致修宪流产、胎死腹中。
陈国彬说,就连沙巴全体国会议员,包括沙巴反对党的国会议员,除了1名巫统议员外,大家都全面力挺修宪恢复砂沙在MA63的原本地位。遗憾的是,就因为GPS如此不负责任的放弃投票,让宪法没能闯关成功,让砂沙子民大失所望。
“如果没有GPS从中搞砸,砂拉越人和沙巴人在今早醒来后,就会发现砂沙今非昔比,在联邦享有更高的尊严与地位。
陈国彬也说,首相敦马哈迪在修宪总结时也清楚强调,表示马来西亚是由西马半岛、沙巴与砂拉越所组成,这意味沙巴和砂拉越将不再是13州之一,甚至还会在相关特别委员会上继续探讨归还砂沙的权益和主权。
也为前实旦宾国会议员的陈国彬指出,希盟明知在国会的执政党议员不到三分之二人数,但希盟政府仍真诚的开启还原砂沙地位第一步骤,甚至期望修宪可以获得来自砂沙国会反对党的支持以通过法案,此情形是前朝国阵时代不会发生的事。
惟,GPS最终还是将政党利益置于砂拉越人利益之上,促使修宪法案在无法得到三分之二支持下被驳回,让砂拉越继续沦为在1976年时被贬低成为13州之一的地位。
陈国彬补充,希盟提呈修宪法案二读时,已将修宪措辞完整还原在MA63的最初版本,但可悲是,这一次又再度因为GPS(当时的砂国阵)让砂拉越和沙巴继续保持在13州之一的地位。

https://eunited.com.my/21163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27 发表于: 04-10
人聯:白紙黑字非常重要 砂盟歡迎正確理性修憲
By 联合日报2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
(美里10日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欲向砂拉越同胞表达由衷感激,大多数砂人民一直都密切关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的进展,直到该修宪法案于昨日在国会进行二读。
“我们非常感谢在这段期间,给予砂拉越政党联盟国会议员支持与鼓励的砂人民同胞。”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今日发文告,如此指出。
他指出,希盟政府口口声声称联邦宪法第1(2)修改条文能完全依据1963年建国契约,恢复砂拉越及沙巴与马来亚的平等地位。但是,砂盟国会议员建议增加几个字眼,如“依照1963年建国契约”的建议,却被希盟政府拒绝。
“同时,修宪法案也没有增加“平等地位”的字眼,以彰显砂沙与西马的平等地位。”
他说,在修宪法案中加入“平等地位”的字眼非常重要,这是为了确保经过修正的条文,是真正明确,以便在任何法院,都能清楚地诠释马来亚、砂拉越及沙巴的平等伙伴地位。
此外,他也指出,希盟政府一再拒绝修改联邦宪法第160条文中的“联邦”诠释。该诠释是根据1957年成立的马来亚联邦,实际上,它应该以1963年建国契约为基础。
他称,砂政府法律顾问拿督斯里冯裕中日前也强调,在目前的联邦宪法中,并没有真正纳入1963年建国契约。“我十分认同他的观点,联邦政府应将“1963年建国契约”字眼纳入修宪法案中,以在宪法上承认1963年建国契约。从此以后,任何有关砂拉越及沙巴地位的恢复及讨论,都可以以联邦宪法为依据。”
他表示,实际上,法院只会以联邦宪法为依据,因此宪法中白纸黑字的注明非常重要,若1963年建国契约不存在于宪法中,那么法官无权在任何案件或诉讼上,提及1963年建国契约。
“这就是为何砂盟国会议员向联邦政府建议,修宪法案应加入“依照1963年建国契约”的字眼,以便在宪法上承认1963年建国契约。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建议被砂拉越行动党在内的希盟国会议员否决了,这无疑让人深感失望。
他说,也非常不幸地,希盟政府似乎只在乎仓促地提呈修宪法案,不理会真实的情况及需求。
他称,希盟政府甚至拒绝了山都望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提呈的动议,将修宪法案呈至国会遴选委员会全面探讨,针对修宪做出真正有意义的修正。旺朱乃迪的动议仅获得60票支持,有136张反对票,另有1张弃权。
他指出,砂人民普遍希望砂拉越及沙巴议会能首先辩论及通过联邦修宪课题,确保修宪真正符合砂沙人民的意愿,也符合1963年建国契约、科波特委员会报告、跨政府级别委员会及1963年马来西亚法律(第35章)。
“砂沙人民都希望这次联邦宪法修改是实际、有意义及正确的,它必须全面符合马来西亚建国的所有文件。因此,修宪根本不需要急于一时,而是应该让砂拉越及沙巴议会辩论及通过,这才是正确及理性的做法。”
他强调,我们必须确保修宪全面涵盖所有领域,以保障砂拉越及砂人民的权益。这次修宪必须做得更好,更谨慎,决不能重复1976年修宪的错误。
他指出,这次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无法在国会通过,因为它没有获得148张支持票,相等于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支持。国会表决成绩是138张支持、没有人投反对票,以及有59国会议员弃权。
他说,实际上,砂盟国会议员并没有反对修宪,只是与其他40名国会议员弃权。毫无疑问的是,砂盟欢迎修宪,将砂拉越、沙巴及马来亚恢复平等伙伴的地位。
但,由于这次修宪没有真正符合砂拉越人民的期望,砂盟认为这不能接纳与支持,因此选择弃权。
他感谢所有支持砂盟决定的人民,全体砂人民必须继续团结一致,以砂拉越为优先。

https://eunited.com.my/211642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28 发表于: 04-10
肯雅蘭全民黨:太倉促 修憲失敗原因有二
By 联合日报2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肯雅兰全民党主席余清禄。
(美里10日讯)肯雅兰全民党主席余清禄今日发文告指出,自4月4日希盟政府提呈宪法修正案一读后,引起砂沙各界强烈反弹,特别是民众担心如此仓促的修宪会导致砂沙掉入另外一个陷阱。
希盟政府不预先公开修宪内容供民众、党团参考及讨论,在一片反对声浪中坚持在9日进行二读。尽管修正案已经提出更改,但是修宪的配套并不符合砂政盟(GPS)所要求的条文160(2)也一起修正,导致法案闯关失败。
由首相敦马哈迪昨天4月9日提呈的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二读,以修改宪法第1(2)条款,即增加“马来亚”(Tanah Melayu)与“婆罗洲”(Borneo)字眼。这场耗费6小时的辩论环节,经过46位国会议员参与辩论,最终在只获得138支持票的情况下未符合三分二的修宪门槛宣告失败。
事后希盟领袖纷纷斥在野党搅局故意阻挡恢复东马地位的修正法案失败,而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就此事深感遗憾,并指在这难得的黄金时刻却有人弃权(不投票)。
他称,尽管首相提出修宪法案只是恢复砂沙主权的第一步,后续将会有更多的权力下放。但是却没有得到砂沙人民的接纳。除了网络社交媒体一片谩骂,巴丹沙隆国会议员南茜苏克里反驳首相“首步论”,“那也得是正确的一步”,如果要开始第一步,就必须是正确的一步。加帛国会议员亚历山大南达林奇也批评修宪法案“失策”。
柏特拉再也国会议员法迪拉则坚持,政府应该在修宪法案中加入“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字眼,也要求政府签署宣誓书,以保证通过修宪法案后,将继续修改其他的部分。阿莎丽娜讽刺修宪法案犹如“化妆法案”。
哈妮法称,尽管政府强调沙砂两州与半岛享有平等地位,不过东马人却不那么认为。我们站在一起,不但没有平起平坐,反而还矮人一截。
此外,法律界人士针对此次修宪并不看好,甚至直接的一语道破只是修改宪法条文1(2)并不会在实际上对目前的状况有任何影响。因为宪法条文1(2)只是阐述马来西亚联邦组成的成员,而权力的分配则是在其他的条文。
他说,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宪法条文160(2),关于“联邦”(the Federation)的诠释。因为目前的宪法条文160(2)下,“联邦”字眼的诠释不是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而是1957年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The Federation of Malaya)。条文160(2)的修改建议,早就在修宪特委会提出,但是始终不予理会。
另一方面,他指出,砂拉越政府法律顾问拿督斯里冯裕中于4月8日指出“现有的联邦宪法不认可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符合了目前联邦宪法对于“联邦”的诠释仅止于1957年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而不是1963年共组的马来西亚联邦,这个观点已经得到法律界的认同。因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没有载入联邦宪法,获得最高法律的承认,任何索回砂沙主权的谈判都是没有实质的法律依据。
他指出,总的来说修宪法案不获得通过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在于宪法条文1(2)修正案中附带的解释声明里提到“联邦宪法第1条(2)条的立场是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期间”。却没有提及“平等地位”字眼,因此对恢复砂拉越、沙巴与马来亚平等地位起不了作用。而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这三邦平等字眼很重要,必须在联邦宪法上清楚列明,因为法院无权在联邦宪法的法律或条文中添加任何词语。
第二,是宪法条文160(2)对于联邦的诠释。马来西亚联邦,是在1963年由砂拉越、沙巴、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共同签署《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共组而成。这份协议阐明了砂拉越作为成员国之一的权益,如果联邦宪法的第160(2)条文关于联邦的诠释是1957年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砂拉越将不会享有任何权力和地位。因为在1957年的马来亚联合邦,砂拉越不是一份子,基本上也不享有任何权力。如果砂拉越的党团认同并且接纳,这将会导致砂拉越更进一步的丧失仅存的主权,国家地位进一步沦陷。
他说,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三邦平等的协议,任何涉及联邦的事务应该是由砂拉越、沙巴、马来亚三方进行讨论,而不是与马来亚十一州一起讨论。就目前的情况,尽管政客们口口声声的说三邦平等,在实际情况马来亚仍然以十一州的议席优势,去否决砂拉越与沙巴的权益。
他相信,砂沙人民热切期盼的是:砂沙的朝野各界,不分党派,为了子孙后代,为了真正恢复原来的邦国地位,都一起继续高举复我邦国,还我主权之正义大旗,团结起来,行动起来,不达目标,绝不停息!

https://eunited.com.my/21165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29 发表于: 04-10
張健仁:砂政盟雖已達政治目的 但卻讓砂沙成受害者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古晋10日讯)“砂政盟联合巫统和伊斯兰党,于昨日成功推翻希盟政府的第1(2)章修宪法案,他们虽然已成功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即使政府“蒙羞”及失威信,但砂拉越和沙巴却是最大的受害者。”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今日发文告如是表示。
他说,希盟政府的是项修宪法案,与1963年宪法条文是完全一模一样。这是最直接的还原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西亚原本的宪法地位。
1. 在1963年,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
(a)马来亚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 及
(b) 婆罗洲州属,即,沙巴及砂拉越;及
(c) 新加坡。”
2. 在1976年,经国阵政府修改的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沙巴、砂拉越、雪兰莪及登嘉楼”
3. 在2019年4月10日由希盟政府所提呈的修宪法案的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
(a)马来亚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 及
(b) 婆罗洲州属,即,沙巴及砂拉越
张健仁指出,就连沙巴的本土政党Warisan的国会议员和独立国会议员也全部支持这修宪法案,除了沙巴唯一的巫统国会议员。 沙巴的首席部长沙菲宜也亲自于昨日出席国会参与辩论及投票支持有关法案。
张氏表示,虽然砂盟政党的国会议员在该法案表决时刻,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投弃权,但是,对于任何修宪法案而言,“弃权”就是等于“反对”。这是因为,要通过任何修宪法案,必须有2/3的国会议员支持,即,148(222国会议员的2/3)。当希盟政府无法得到148支持票,不管有无反对票,该法案就无法在国会获得通过。
“在我观察昨日的整个修宪法案辩论和投票过程,砂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国会议员都是步伐一致,言论一致,非常有默契。”
张健仁说,巫统与伊斯兰党根本对沙砂的权益没有兴趣。他们只是欲推翻此修宪法案,以接题攻击希盟政府的威信。沙砂的损失,对该两党而言,根本是无关痛痒。
“但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口口声声说要还原砂拉越在MA63地位的砂盟,却也跟着巫统和伊斯兰党起舞,罔顾砂拉越的权益和宪法地位。”
“由此可见,砂盟虽然已推出国阵,但还是与巫统共同进退,更甚的是,如今还加上和伊斯兰党同一个鼻孔出气。”
张氏说,他虽然感到失望希盟的修宪法案失败,但更使他痛心的是,砂拉越却因此而失掉一个大好机会,以纠正43年来国阵对砂拉越所作出的不公。
“原本砂拉越今天已可还原其MA63的宪法地位,但如今却仍旧是13州之一。这是要拜所谓的本土政党砂盟所赐。”
“1976年,砂盟政党联通巫统,把砂拉越贬为13州之一。 阔别43年后,砂盟政党再次联同巫统,再加伊斯兰党,确保砂拉越仍旧处于13州之一的地位。

https://eunited.com.my/211677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0 发表于: 04-10
志豪:放棄支持“棄州復邦” GPS領袖將終生抱憾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古晋10日讯)砂人民公正党巴都林当区州立法议员施志豪律师表示,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和领袖为了政治私利,选择不投票支持砂拉越“弃州复邦”,导致「2019年联邦宪法第1(2)条款」修正法案在国会下议院无法通过而宣告失败,这将会使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和领袖终生抱憾。
也是砂人民公正党副主席的施志豪律师表示,砂拉越人民已等了足足43年,一直期待有一天,把前朝国阵霸权政治于1976年把砂拉越从“邦”降级为“州”的国会表决,把错误拨乱反正。
“可是,砂政党联盟作为砂国阵的前身,竟然选择重复其前朝国阵霸权的错误,竟然选择不投票支持砂拉越“弃州复邦”的黄金机会,实在叫广大砂拉越人民极度伤心和失望。”
他续说,也因为砂政党联盟弃权投票的无作为行动,也同时使到同为东马的沙巴州,也跟砂拉越一起失去“弃州复邦”的关键时机,叫广大沙巴人民对砂政党联盟的无作为政治举动大失所望。
“我对砂政党联盟的表现感到很失望,砂政党联盟欠砂拉越人民一个很好的解释,他们选择背弃砂拉越人民对“弃邦复国”的心愿,这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他表示,纵观在本次国会下议院投票表决过程时,最后一分钟,沙巴国会议员以大义为先,最终,全体沙巴反对党国会议员也选择投票支持「2019年联邦宪法第1(2)条款」修正法案,以确保沙巴和砂拉越都能够回到1976年之前马来西亚建国时的同等伙伴地位。
“反而,砂政党联盟却选择与国阵的巫统和伊斯兰党国会议员站在一起,变成这砂政党联盟、巫统和伊斯兰党3个政党国会议员选择不投票支持「2019年联邦宪法第1(2)条款」修正法案,这让砂拉越和沙巴都一起失去了实现“复邦”黄金机会,实在是让人感到失望。”
他表示,砂政党联盟如今已表现出其与国阵巫统、伊斯兰党进行3方政治结合的隐议程,砂拉越人民必须警戒砂政党联盟或遭巫统、伊斯兰党政治捆绑所引发的质变危机。
“我觉得砂拉越人民对砂政党联盟选择不让砂拉越实现“复邦”的决定感到心寒,这怎能靠砂政党联盟来维护砂拉越和砂拉越人民的权益?这也解释了43年来,虽然砂拉越州政府一直强调要争取砂州的权益,不过却对这次的修宪行动一句话也不曾经讲过,砂政党联盟有机会支持修宪却刻意选择弃权投票,就因为砂政党联盟没投票而导致修宪失败,所以,砂拉越现又继续变成马来西亚13州当中之一州。”
他说,砂政党联盟不支持修宪的举动是很过分的,包括首相敦马哈迪的修宪总结讲词、许多西马希盟国会议员的修宪辩论讲词里,大家都强调砂拉越绝对不只是一个“州”,砂拉越的地位不等同于西马的玻璃市州、槟城州、吉兰丹等等只是一个州。
“首相敦马哈迪已强调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西亚的地位超越一个‘州’,砂拉越和沙巴是成立马来西亚的平等合作伙伴,可是,砂政党联盟却选择不去考虑这个重点,以至于修宪因无法获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绝对多数支持而宣告失败了。”
他表示,因此,全体砂拉越人民将会于下一届砂拉越州选举,给予砂政党联盟作出一个判断和裁决,我们不能再依靠目前当权的砂州政府来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反之,砂希盟和大马希盟联邦政府诚意兑现其积极欲让砂拉越和沙巴“弃州复邦”的选举承诺,希盟至诚维护和尊重砂拉越人民和沙巴人民的权益,以及砂沙两邦原本作为马来西亚立国伙伴地位的史实。

https://eunited.com.my/211702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1 发表于: 04-10
房保德:天佑砂国 修宪大骗局不过关!
By wongleehuong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美里10日讯)这修宪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马来亚尤其是行动党的就负责出来骗砂拉越“乡民”。
房保德今早发文告指出,明明就是把13州变成11+2州,甚至把砂拉越降为二等州,但大家可以看到马来亚却骗说是和MA63是一样,也还以为现在是60年代的“
乡民”,认为砂人没读书不识字。
房保德在文告中指出,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二读时,联邦才加上婆罗洲邦(Borneo States),但是他们一开始意图已非常明显,就是欺骗砂沙人民

他说,因为“State”在英文来说有国家和主权的意思,这是马来亚不愿意承认砂沙的国家和主权的事实。
所以在马来文方面还是“Negeri-negeri Borneo”,这是个“半生不熟”的修宪,不过幸好修宪不过关,天佑砂拉越。

https://eunited.com.my/211733

警方传召问话 房保德:牺牲生命与新政府对抗
By wongleehuong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本报美里10日讯)“我要告诉砂拉越人民,我甚至可用生命来向联盟政府对抗来维护言论和集会的自由,我呼吁砂拉越人来捍卫我们的自由。”
砂独大联盟负责人房保德今天下午3时许遭美里警方召见问话,一共录取了2个口供,主要是针对上个星期日在旧省公署建筑物前面,以及星期一在百利达交
通岛附近进行快闪示威行动。
他过后向媒体发新闻表示,自从509换新政府以来,他只看到政府是越来越独裁,以之前的前首相纳吉执政时代,他和数位朋友在街上进行多次的快闪行动和
游行活动,却未见警方召见他们或录取口供。
“但509过后,警方已经第3次找我们去问话,千两次是去年的916和924的快闪行动,主要是问有关组织是谁人率队。”
他说,联邦政府口口声声说民主,但却未必如此,以目前的局势,人民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反之比起前朝政府来的更糟糕。
他指出,如今新政府是欺压人民言论和公共场所集会自由,利用警力来“恐吓”人民,因此他建议砂拉越人民与独裁政府抗议。

https://eunited.com.my/211730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2 发表于: 04-10
林思健轰GPS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By wongleehuong 发布于 April 10, 2019

(美里10日讯)砂希望联盟兼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上议员认为,随着延续43年前把砂拉越地位贬低的行动,砂政盟(GPS)已经完全失去强打争取砂权益的正当性,这个阵营理应在来届州选被 砂人教训及唾弃!
他说,若是在来届州选能够成功替换政权,在这5年的执政联邦政府期间会再提出这 项修宪,希望能够获得新任州政府的全面配合,否则这样令人失望的局面会继续重演,非常痛心。

他表示,这次沙巴的大多数国会议员都支持修宪,唯有砂拉越GPS国会议员排除众外,这显然 的就是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与目的,希盟实际上不明白他们所耍的是何花招,砂政 盟必须给砂人民一个交代。

他指出,砂政盟在这次的事件上凸显出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只会将砂 拉越原本美好的未来搞砸,实际上当初是这个阵营自己愿意降低原来的身份,如今 根本没有立场与他人谈条件。

“砂政盟相信自己过去强打砂主权与权益是非常聪明的方式,从昨天联邦宪法第1(2)条文的修宪被他们连同巫统及伊斯兰党驳回后,明显这是反被聪明误的结果,证 明这个阵营实际上已经与他们为伍,违背砂拉越人民的意愿。 ”

林思健强调,联邦希盟政府原本的意愿是希望东马的国会议员可以撇开政治分歧完成这深 具历史性意义的修宪,而这也是东马人所期望看见的。

“我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极度遗憾,也要强烈谴责砂政盟,这个阵营是赤裸裸的在这 历史性的一刻,展现出他们畏缩与胆怯,更是缺乏远见,及自私的一面。”

他指出,如今原本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在希盟成为政府不到一年,就已经准备恢复砂 沙平等伙伴地位,如今砂政盟彻底违背全马人民的意愿,历史上人民自然会给予判断。

“这也让我失去在国会上议院辩论与对于此修宪表达支持的可能,因为这议案在下 议院已经被否决,因此不会被带到上议院,上议院将在本月22日至5月9日召开,原本是会针对这次的休宪进行辩论并表决。”

他表示,自去年11月开始,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就已经陆续的展开这项修宪工作,包括特地前来砂拉越与砂政盟的国会议员见面。

他说从这项工作开始以来,砂政盟都表 达支持,但是当提出第一读时,态度却临阵180度的转变,这让真心归还权益的希盟政 府感到纳闷和无奈。

他说,这个无疑是砂政盟的政治手段,一旦由新政府成功修宪,就会揭开这个阵营 过去不断挟持着砂拉越人民的情绪,唯一的目的就是期望在来届州选旗开得胜,继 续保住他们政权的面具。

“我呼吁砂人民在预计将在明年举行的第12届州选,通过这次的机会来一并给砂政 盟一个痛击,这个阵营在这次的情况就是没有意愿与联邦政府配合,只是百般的刁 难,纯粹是担心希盟得到政治信用,砂人必须清楚领悟到GPS的政治虚伪。”

然而,希盟政府的这些所作所为是为了完成历史 任务,对得起砂人民,并经得起考验,虽然不成功修改宪法,希盟还是会继续努力进行回归权益的工作,不辜负人民的期望。 ”

https://eunited.com.my/211736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3 发表于: 04-10
法迪拉:不是反对修宪 是内容需更详细
2019年4月10日

(古晋10日讯)砂政党联盟不是不支持修改宪法﹐而是放弃投票的权力﹐砂政党联盟弃权﹐是因为虽然在原则上同意修宪﹐但却要求该修正法案也必需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的字眼。

砂政党联盟党鞭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昨晚于国会下议院受访时﹐如是表示。同时身为砂柏特拉再也区国会议员的他说﹐在进行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投票环节时﹐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们决定弃权。

他表示﹐弃权就表示说﹐砂政党联盟原则上同意修宪﹐但就认为修宪法案的内容还需要更详细一些。

“所以﹐我们不是反对。”

他不忘强调﹐砂政党联盟不是不支持修改宪法﹐而是放弃投票的权力。

“我们不投票﹐是因为我们原则上同意修宪﹐但是我们的同意是有条件的。原则上﹐我们同意联邦政府就该修正法案所做出的用词修改﹐但是我们要求该修正法案也应该概括马来西亚联合邦需要参考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的字眼。”

他重申﹐砂政党联盟认为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的事项﹐是非常重要的﹐但不幸的是﹐有关要求﹐却不获希望联盟联邦政府的同意。

“该概括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的做法﹐其实才能反映该契约的真正精神。”

他续称﹐基本上﹐联邦宪法第1(2)条文对马来西亚联合邦的诠释﹐以及联邦宪法中对马来西亚联合邦的定义﹐是存在矛盾的。

他称﹐当中一个言明﹐马来西亚联合邦是由签署1957年马来亚契约的州属所组成。

“所以在该方面﹐我们要求参考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但联邦宪法的内容却并未提及任何的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虽然该立国契约才是马来西亚组成的基础所在。”

http://news.seehua.com/?p=441284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4 发表于: 04-10
联邦宪法修宪 二读环节遭驳回
2019年4月9日

(吉隆坡9日讯)在面对重重反对声浪后,国会下议院最终在没有获得2/3国会议员支持的情况下,在二读环节驳回《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

首相敦马哈迪在为二读环节进行总结后,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引述联邦宪法第159条文指出,只要国会下议院获得国会议员总数2/3支持,就能通过有关修宪案,即221名国会议员中,需获得148名议员的支持。

结果,在记名投票后,下议院以138票赞成、0票反对,59人没有投票的情况下,驳回该法案。

这也是希盟政府于509上台执政以来,首次修宪法案在国会下议院被驳回。

此前,《2018年反假新闻(废除)法案》曾于去年9月12日在国会上议院被驳回,以致该法案废除不成,并得在一年之后带回下议院,重新通过。

较早前,国会下议院在46名国会议员参与辩论后,议长宣布由首相敦马哈迪进行该法案的二读总;惟,砂拉越政党联盟土保党山都望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朱乃迪站起来援引议会常规第54(2)条文提呈动议,要求下议院将《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提交国会遴选委员会。

不过,议长就表示,先让首相进行总结。

马哈迪于10时左右完成总结后,议长基于旺朱乃迪提出的动议,让议会以声浪表决是否通过有关动议,砂联民进党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则附议有关动议。

虽然议长宣布赞成声浪不及反对声浪,但旺朱乃迪仍提出要求记名投票,并获得超过15名反对党的支持;有关动议最终以60票赞成,136票反对,以及1人没有投票的情况下被驳回。

《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是于4月4日提呈国会一读,但遭到东马反对党国会议员强烈反对,惟希盟政府坚持将法案提呈下议院。

恢复沙巴与砂拉越地位,原本就是东马长期以来的要求,但由于有关修宪案没有达到东马议员的预期,因此纷纷提出反对。

东马在野国会议员于今日的二读辩论环节中再次要求政府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深入研究有关法案,并在法案中添加「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字眼,而非只是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中简单加入几个词。

他们也认为,修宪案过于仓促,应先等待探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内阁特别委员会完成讨论结果后,才提呈修宪。

首相敦马哈迪较早前在二读总结时指出,希盟政府认为,没有必要将《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桉》带往国会遴选委员会,不过他说,可以成立一个国会遴选委员会,以监督《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

他说,他了解到国会议员的担忧,因为不晓得内阁特别委员会究竟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内容,讨论了什麽。

因此,他指出,成立一个由各个朝野政党或联盟的国会议员组成的国会遴选委员会,且让该遴选委员会的主席可加入内阁特别委员会,就能达到监督的功能。

http://news.seehua.com/?p=441126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5 发表于: 04-10
東馬媒體對西馬方面的報導
砂政盟议员「扯后腿」? 敦马:他们有权如此
2019年4月10日

(吉隆坡9日讯)首相敦马哈迪指出,他不认为此次的《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按》遭砂拉越政党联盟的议员「扯后腿」,并认为他们有权投下自己的一票。

他今晚在国会走廊受询及是否被「扯后腿」及会否责怪砂拉越国会议员时,如是回应。

此外,当被询及这是否预想中的结果,马哈迪说,政府原本预计每名议员支持此修宪桉,以达到2/3的修宪门槛。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指出,虽然《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桉》被驳回,但只要政府有信心,还是可以在下一次国会继续提呈修宪桉。

他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说,由于只是在国会下议院就被驳回,因此,无需等待一年的时间才能再重新提呈。

但他坦言,对于此次的修宪桉无法获得2/3多数票通过感到失望。

此外,砂州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则抨击砂拉越政党联盟自我和狂妄自大,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而忽略了沙砂的整体利益。

http://news.seehua.com/?p=441181

希盟领袖斥反对党搅局 故意让恢复东马地位法案不过关
2019年4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就“希盟政府为东马地位修宪法案二读闯关失败”事宜,感到遗憾,并指这是恢复地位的黄金机会,但有人弃权(投票)。

刘伟强昨天在国会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尽管致力迁就反对党,争取首相敦马哈迪同意设立遴选委员会和检讨执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但还是不成功。

“他们忽视沙巴和砂拉越人的意愿,只满足他们的政治议程。他们刻意让法案不过关,历史会来做判断,而做出这种不公平的决定,只会让人民吃亏。”

尽管如此,刘伟强说,他不会放弃恢复沙巴和砂拉越地位的斗争。

“人民的斗争会持续,直到修宪实现。我希望他们能看到反对党今天做了什么。”

另外,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说,尽管他对今天的表决结果感到失望,但这也意味着,中央政府首次聆听沙巴的意愿。

由首相敦马哈迪提呈的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二读,以修改宪法第1(2)条款,即增加“马来亚”(Tanah Melayu)与“婆罗洲”(Borneo)字眼,一共耗时6小时来辩论,参与辩论的国会议员共计46人。

不过,希盟政府最终只获得138张支持票,还欠10张,才能达到三分之二的优势。

http://news.seehua.com/?p=441200

西马
恢复砂沙地位修宪失败 安华:巫统害的!
2019年4月10日

(芙蓉10日讯)政府修改宪法恢复沙巴与砂拉越的地位,在国会二读时以失败告终,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指“罪魁祸首”是国阵与巫统的国会议员放弃投票。

他指出,为了修宪,政府需要三分之二或148名国会议员投支持票,但最终支持票仅138票。

“巫统与国阵的议员不投反对票,也不投票。他们只是故意不履行义务。”

“无所谓,我们可以看到此法案的来龙去脉,就这样。”

安华昨晚在晏斗为希盟站台,他在讲座会上指修宪恢复沙巴与砂拉越地位,是希盟的大选承诺。

“我满足了,我站出来支持首相敦马哈迪的动议,因为我们要兑现承诺,而这项承诺是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

在昨日,马哈迪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动议,寻求修宪以恢复沙巴与砂拉越的地位,然而只有138名国会议员支持,弃权票有59票。

http://news.seehua.com/?p=441256

修宪失败 刘伟强:错失黄金机会
2019年4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再对《2019年联邦並表示宪法(修正)法案》因无法达到2/3多数议员的支持表达失望,使我国错失了时隔43年后修宪的黄金机会。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难掩对政府无法在《2019年联邦並表示宪法(修正)法案》获得2/3多数议员支持的失落,对於是否会再次提呈该修宪案,他甚至表示就等待下一位有心和有激情的部长去决定。

他也要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看清,究竟是谁拒绝这项修宪案。

他解释,要提呈一项法案必须获得內阁的同意,而他是负责法律事务的部长,当时就负起这项责任,扛起这项工作。

询及政府会否再次提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修正案时,刘伟强说,「我不要完全否决这个可能性,就交给下一个有心和有激情的部长去执行。」

此外,刘伟强也反驳,东马反对党议员指他们没有被赋予足够的时间研究相关法案。

他说,反对党议员指没有国会议员参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內阁委员会,因此他也向首相敦马哈迪建议成立一个国会遴选委员会,以便可监督內阁委员会。

他指出,首相也同意他的建议,且该遴选委员会的主席可以参与內阁委员会,过后再向国会遴选委员会匯报。

询及在《2019年联邦並表示宪法(修正)法案》被驳回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內阁委员会是否会继续运作时,刘伟强说,当然会继续运作。

他说,该內阁委员会还有很多关係到沙巴和砂拉越的课题,包括经济、教育、石油税的课题等还要討论。

刘伟强直言,这是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於1976年修宪,在经过了43年后的最佳黄金机会。

他说,黄金机会已经给了,现在这个机会已经错失,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应该被怪责。

另一方面,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指出,希盟尚未討论是否在下一季的国会重新提呈有关修宪案。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说,「我们还未討论,但政府已经尽力了。」

不过,他认为,「我们理应达到一个共识,且我们已经做了明確的保证,即其他的问题可以再做商榷,也可以带到国会遴选委员会去。」

他说,「但既然这並没有带来(好的)结果,我们就暂且搁置吧。」

http://news.seehua.com/?p=441371

会否再度修宪? 首相:再看看
2019年4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希盟会不会再度提呈修宪法案?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表示,看情况而定。

首相在国会走廊答覆记者提问时说,或许慢一点他再跟国会议员们商讨。

希盟政府的是项修宪法案﹐昨天因为遭到砂政盟、巫统及回教党59名国会议员弃权投票,以致无法达到最少148票的3分二门槛而胎死腹中。赞成票只有138票。

首相说﹐希盟执政已快一年﹐有些人问﹐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行动。可是当我们快一点去做时﹐他们又说应该慢一点。这让我们很疑惑﹐我们是否应该放慢脚步?

http://news.seehua.com/?p=441417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6 发表于: 04-10
杨德利:没“平等地位”字眼 修宪法案未恢复沙砂地位
2019年4月10日

亚庇10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今日说,昨日在国会被否决的修宪法案,并没有恢复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的平等地位。

他指出,法案的解释性声明中,完全找不到「平等地位」的字眼。这个法案只把沙巴和砂拉越,各列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地位和其他州一样。

他强调:「这项修正案并没有在任何方面,改变联邦和州政府,在联邦制概念下的功能。」因此,它没有改变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

「此法案没有提及违约的第160条款––其将『联邦』定义为『根据《1957马来亚协议》成立的马来亚联邦』。为何现任政府不要修正这个,将『马来西亚』定义为『1957年马来亚』,严重反常的联邦宪法条文呢?」

他指出,有些国会议员要求这个法案,先呈交国会特委会作进一步讨论,但这项提议却遭到执政党国会议员,以简单多数票否决掉。

「身为前任国会议员,我知道这个法案应该按一些国会议员的要求,先呈予国会特委会作进一步审议,将能有更多时间与空间去优化法案。为何那些国会议员要放弃让特委会审议法的机会呢?为何要迫不及待要表决一个,明知不可能通过的法案呢?」

杨氏在文告中表示,当时,政府已知道他们不能取得148个国会议员的支持,以达到修宪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票的标准,但却坚持要进行表决来让它胎死腹中?一个开明的政府,是应该先允许委员会审议该法案。

他说,政府操之过急,强迫国会议员作出决定,绝对找不出正当理由。

「为什么要设下一个、让国会议员左右为难、跋前疐后的法案作为陷阱呢?如果国会议员支持这个去案,他们将被指责为放弃《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若他们否决这项法案,他们将被指控为不要「平等地位」。」

他说,正如撤销ICERD和「罗马条约」(国际刑事法院)的事件,政府若有心押后2019年修宪法案的表决,根本不是问题。

「政府现在是否会检讨被否决掉的修宪法案,并重新提呈让沙巴和砂拉越国会议员参与,共同改进的新法案呢?还是,政府以这项法案不通过为理由,谋杀掉MA63?如果政府试图封锁MA63,即代表2019年修宪法案是个陷阱、是个恶作剧。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http://news.seehua.com/?p=44142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7 发表于: 04-10
沈桂贤:并非反对修宪 我们要「完整修改配套」
2019年4月10日

沈桂贤
(古晋10日讯)砂政党联盟的立场并非是反对修宪﹐而是要要求一个同时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及联邦宪法第160条文的完整修改配套﹐进而能够在形式及实质上恢复砂拉越的平等伙伴地位。

砂人联党党主席拿督沈桂贤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他说明﹐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以彻查修宪法案之内容的方式﹐捍卫了砂拉越在马来西亚联合邦中的地位及权益。

他也强调﹐砂政党联盟的立场并非是反对修宪﹐而是要要求一个完整的修改配套。

“我们要同时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及联邦宪法第160条文﹐以便能够在形式及实质上恢复砂拉越的平等伙伴地位。”

他指出﹐如果是有意要修正过去犯下的失误的话﹐那在仓促通过修正法案之前﹐就没理由不能先一次过解决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三分之一的国家资源及收入等所有相关课题。

他也直言﹐希望联盟政府无法在国会中取得三分二多数票的支持﹐乃是因为它们对砂政党联盟的诉求充耳不闻。

“它们也没有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将联邦的定义修改为马来西亚联邦﹐而不是按照1957年马来亚协议所提及的马来亚联邦。”

他遗憾看见﹐在该论点上﹐张健仁国会议员所带领的砂希望联盟也让砂拉越人民感到失望了。

“他们(砂希望联盟)持续要求砂拉越对该修正法案表示认同﹐但却从不曾就希望联盟联邦政府拒绝在宪法中提及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以认可砂拉越之平等地位一事做出对质。”

他说﹐身为砂拉越在内阁指导委员会的代表﹐张健仁却没有扮演带出砂拉越人之真正期许的实际及相应角色。

“是时候由砂拉越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是确认人民的期望的最有效及最民主方式。”

http://news.seehua.com/?p=44134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8 发表于: 04-10
峇鲁比安:GPS议员重蹈1976年修宪覆辙
2019年4月10日

砂公正党主席峇鲁比安。
(古晋10日讯)砂公正党主席峇鲁比安遗憾表示﹐在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事项上﹐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重蹈覆辙﹑犯下了与前领袖在1976年修宪时相同的错误﹐进而导致砂拉越失去了恢复其平等地位的黄金机会。

同时身为联邦工程部部长的他是透过面子书贴文﹐如是表示。

他说﹐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与沙巴反对党议员不敢投票支持第1(2)条文修正法案在国会中通过之举﹐就导致砂拉越与沙巴失去了恢复其平等伙伴地位的黄金机会。

“他们重复了砂拉越失去权益的历史﹐那是我们(砂拉越)多位人民代议士在1976年犯下的一个错误。”

他也为此表达了自身的失望与难过。他也遗憾看到﹐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竟然没有看出必需支持是项修正法案的需要。

“诚如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在言论中提及﹐该修正法案的提出﹐乃是希望联盟政府诚意要恢复砂沙的地位而做出的努力。”

他续称﹐对其而言﹐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所给予的理由是没有意义的。

“这是因为﹐修正法案的用词已经修改到与1963年的联邦宪法版本相同。”

http://news.seehua.com/?p=441341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39 发表于: 04-10
温夏妮:砂政党议员选择不投票 留待砂人民做出评断
2019年4月10日

(本报古晋10日讯)大部份的砂拉越人民都意识到,投票支持恢复平等伙伴地位之举,并不会侵蚀砂拉越人民的权益,所以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之投票环节进行时,选择不投票之举,就留待砂拉越人民就此做出评断。

公正党全国妇女组副主席温夏妮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她说,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已就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用词进行修改,并将所使用字眼修正到与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第4章之内容相同,以恢复沙巴及砂拉越与马来亚平等的地位。

她透露,有关法案也在昨日经历了详细的辩论,所以她感到不解的是,砂政党联盟为何还有理由在投票环节时,选择弃权?

她直言,其对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选择不投票之举感到震惊,但她更遗憾看到,该修正法案因为支持票数未达到三分之二多数票的要求而无法顺利在国会中通过。

西马希盟议员支持恢复平等

她也说,来自西马的希望联盟国会议员愿意支持砂希望联盟议员们要恢复平等伙伴地位的声音,并留守到昨晚10时许,以投下他们手中的支持票。

“让人感到讽刺的是,来自砂拉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却拒绝了投票。”

她指出,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们是种让人失望的举动,还是留待砂拉越人民做出评断。

她还披露,大部份的砂拉越人民都意识到,投票支持恢复平等伙伴地位之举,并不会侵蚀砂拉越人民的权益。

与此同时,她称,砂拉越在1976年被降格为我国十三州属之一,而砂拉越人民也就此做出强烈的反对。

她提及,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如今要归还该些在1976年修宪时被侵蚀的部分,并言明马来西亚联合邦是由马来亚州属﹑沙巴及砂拉越等婆罗洲州属所组成。

“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一旦在昨晚顺利通过,砂拉越就不再是十三州属之一,但为何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们却选择不投票?”

她置疑说﹕“如果砂政党联盟无法与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一起放下第一块基石的话,那又如何能够共同建设砂拉越人民所期望的‘房子’?”

http://news.seehua.com/?p=44130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0 发表于: 04-10
陈开:联邦宪法第1(2) 条文 应与第160条文同时修改
2019年4月10日

(本报古晋10日讯)联邦宪法第1(2) 条文理应与联邦宪法第160 条文同时进行修改,方才算完整,所以一旦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在国会中获得通过,但联邦宪法第160 条文未被修改的话,那是次的修宪提案就将成为一个欲陷砂政党联盟于不义的政治陷阱。

砂首长署政治秘书陈开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他说,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仓促提呈修宪法案之举,凸显希盟因无法兑现竞选承诺而导致民间骂声四起。

他透露,随着补选的接连失败,希望联盟有意通过修宪之举来力挽狂澜,但却不幸犯下了欲速则不达的兵家大忌,进而最终落得“伪修宪,真邀功”的失败下场。

他直言,该仓促提出的修正法案内容也错误百出,而且原本的提案内容更几乎与现有的联邦宪法第1(2)条文内容一样,进而有在玩弄文字排列游戏之嫌。

“在砂政党联盟做出反对之后,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又急忙将法案内容修正为1963年的联邦宪法版本。”

他续称,联邦宪法第1(2) 条文的修改,理应与联邦宪法第160 条文(即针对联邦的注解)同时进行修改,方才算完整。

“希盟对该项诉求充耳不闻,可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修宪不可马虎行事

他表示,修改相关宪法条文乃是砂拉越人的大事,所以该修宪事宜万万不可马虎行事。

“一旦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在国会中获得通过,但联邦宪法第160 条文未被修改的话,那是次的修宪提案就将成为一个欲陷砂政党联盟于不义的政治陷阱。”

他也指出,虽然波德申区国会议员之前曾向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保证,希望联盟言出必行,所以一旦修宪成功,就必会兑现承诺。

“他(波德申区国会议员)说希盟是个言出必行的政治组织,但摆在眼前的事实确是,希望联盟未能兑现其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许下的竞选承诺。”

他强调,希望联盟的政治诚信已经破产,所以砂拉越政党联盟已不再相信希望联盟所做出的承诺。

http://news.seehua.com/?p=441306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1 发表于: 04-10
報同樣人講的話, 詩華注意的跟星洲就是不一樣
修宪二读不通过 张健仁:不投票=投反对票
2019年4月10日

(古晋10日讯)不投票就等同于投反对票!

砂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是在昨晚于国会下议院向《婆罗洲邮报》记者发言时﹐如是表示。同时身为砂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他说﹐砂政党联盟拒绝支持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事﹐令人震惊。

他称﹐有关事项﹐就说明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们将政治利益置于砂拉越利益之上。

“他们说不反对﹐只是不要投票﹐要把事项带到遴选委员会。”

唯他直言﹐针对任何涉及修宪的法案﹐不投票就等同于投反对票。

“修宪法案要通过﹐就要视支持票的票数而定。虽然59人弃权﹐但是他们的弃权﹐就等同投下反对票。”

与此同时﹐他说明﹐该修正法案之后再修改的法案内容用词﹐就与1963年联邦宪法的版本相同﹐并尊重砂拉越与沙巴在马来西亚联合邦内的地位。

“如果该法案通过﹐我们就能够即刻恢复1963年时享有的地位﹐但令人伤心的是﹐他们却拒绝了该法案。”

他说﹐如果不是法案不获通过的话﹐那4月9日晚上就是砂拉越恢复其在1963年时享有的三邦之一之地位的时候。

“但是现在﹐砂拉越依旧是十三州之一。”

http://news.seehua.com/?p=441239

法迪拉:不是反对修宪 是内容需更详细
2019年4月10日

(古晋10日讯)砂政党联盟不是不支持修改宪法﹐而是放弃投票的权力﹐砂政党联盟弃权﹐是因为虽然在原则上同意修宪﹐但却要求该修正法案也必需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的字眼。

砂政党联盟党鞭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昨晚于国会下议院受访时﹐如是表示。同时身为砂柏特拉再也区国会议员的他说﹐在进行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投票环节时﹐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们决定弃权。

他表示﹐弃权就表示说﹐砂政党联盟原则上同意修宪﹐但就认为修宪法案的内容还需要更详细一些。

“所以﹐我们不是反对。”

他不忘强调﹐砂政党联盟不是不支持修改宪法﹐而是放弃投票的权力。

“我们不投票﹐是因为我们原则上同意修宪﹐但是我们的同意是有条件的。原则上﹐我们同意联邦政府就该修正法案所做出的用词修改﹐但是我们要求该修正法案也应该概括马来西亚联合邦需要参考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的字眼。”

他重申﹐砂政党联盟认为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的事项﹐是非常重要的﹐但不幸的是﹐有关要求﹐却不获希望联盟联邦政府的同意。

“该概括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的做法﹐其实才能反映该契约的真正精神。”

他续称﹐基本上﹐联邦宪法第1(2)条文对马来西亚联合邦的诠释﹐以及联邦宪法中对马来西亚联合邦的定义﹐是存在矛盾的。

他称﹐当中一个言明﹐马来西亚联合邦是由签署1957年马来亚契约的州属所组成。

“所以在该方面﹐我们要求参考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但联邦宪法的内容却并未提及任何的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虽然该立国契约才是马来西亚组成的基础所在。”

http://news.seehua.com/?p=441284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2 发表于: 04-10
一路追新聞的感想
如果只看西馬的星洲報導, 雖不敢說修憲形勢大好, 但至少只要稍事修補就沒問題

但看了東馬的聯合日報跟詩華日報, 那簡直是不分朝野一片唾棄, 而且理由正反都有, 但態度卻很一致

很顯然地, 利益相關的東馬在乎的更多, 論述也更完整全面, 相形之下西馬似乎就是應付了事, 重點還是放在國會議員補選與柔佛州大臣辭職問題

結果就是西馬在歌舞昇平下莫名其妙輸了, 然後既不知道也不在意輸在哪邊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3 发表于: 04-18
看那个修宪条款确实只是把婆罗洲和西马并列,沙巴和沙捞越还是和西马各州平行,不通过也是有道理的
只看该作者 144 发表于: 04-18
沙巴和砂捞越是想变成构成国(如苏格兰、阿鲁巴、法罗群岛),或半自治政府(如桑给巴尔、多巴哥)的地位?

干脆独立吧。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145 发表于: 04-20
回 夕阳西下 的帖子
夕阳西下:沙巴和砂捞越是想变成构成国(如苏格兰、阿鲁巴、法罗群岛),或半自治政府(如桑给巴尔、多巴哥)的地位?
干脆独立吧。
 (2019-04-18 13:15) 

甩开西马那群绿,凭自身的油气资源,可以很快富起来
缩省降市扩县,市县同级,省长中央指派,市县长地方选举
只看该作者 146 发表于: 04-21
GPS歡迎設立國會特委會 望協議內容更完整探討
By Tan Chok Bui
发布于 April 21, 2019

(本报古晋21日讯)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欢迎首相署部长刘伟强近日透露将针对1963马来西亚协议设立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的决定。
砂政党联盟国会党鞭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发文告指出,该联盟也欢迎刘伟强将与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会面,以进一步探讨及说明上述修宪事项。
据刘伟强日前透露指出,上述由特定国会议员组成的特委会,将让大马协议的内阁特别委员会更为完整。
法迪拉尤索指出,上述的决定也说明了联邦政府,特别是首相敦马哈迪展现了愿意就此事继续商谈的诚意,以归还砂拉越长期以来失去的权益与特权。
他说,设立这个特别遴选委员会也符合砂政党联盟的建议,以便藉由这个委员会来讨论更多有关拟议修正案的内容,包括听取来自砂拉越政党联盟众议员的意见。
“我们再次感谢联邦政府,并希望可以通过这个委员会在有关修宪案提呈国会之前,能更详细对修正案内容进行彻底的讨论。”

https://eunited.com.my/216680/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7 发表于: 04-21
推动联邦修宪 刘伟强将晤砂首长 冀砂向沙看齐
2019年4月20日

山打根20日讯|首相署部长兼三脚石国会议员拿督刘伟强,希望砂拉越州政府向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州政府看齐,在砂州议会提呈动议,支持州政府向联邦政府要求推动修正联邦宪法,恢复沙巴及砂拉越为共组马来西亚平等合作伙伴地位的法案。

他说,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在支持修宪议题上,展现了令人激赏的态度,通过在沙巴州议会表达支持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的立场,值得砂州政府及砂州议会效防。
拿督刘伟强表示,虽然至今还未知晓砂州议会会议何时召开,惟相信砂州政府会跟随沙巴州议会的步伐,提呈类似恢复沙巴及砂拉越为平等合作伙伴地位的动议。
「我除了会在近期内与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会晤,亦会设法与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19名国会议员会面,就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以符合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精神事宜作深入交流。」
拿督刘伟强感叹说,于4月9日联邦政府提呈修宪法案前,就已多番伸出橄榄枝,欲与砂拉越政党联盟的19名国会议员会面,邀请他们出席汇报会,然而最终都无法成行,砂政联方面至少3次拒绝会面。

拿督刘伟强强调,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是最为根本的条件,以恢复沙巴及砂拉越为平等伙伴的地位,沙、砂政府及州议员的配合,能够推动联邦政府尽快再提呈相关的修宪法案。

拿督刘伟强是于今天早上,在山打根市区喜来登福朋酒店出席主持伊罗普拉中学2校杰出学生颁奖礼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受询时这么表示。
设国会遴委会监督
此外,拿督刘伟强赞成首相敦马哈迪提出成立一个国会遴选委员会,来监督《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的做法。
他说,鉴于现有的《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并没有国会议员参与在内,故此透过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可以让由朝野政党或联盟的国会议员组成的该遴选委员会主席,加入内阁特别委员会进行监督。
至于决定加入国会遴选委员会的人选,拿督刘伟强称则将由国会下议院议长决定。
拿督刘伟强还说,分成3个阶层《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阁特别委员会至今仍如常运作,当中的技术委员会(technical)预计会在5月召开会议,其余2个层面为指导委员会(steering)和工作委员会(work)。

http://news.seehua.com/?p=443835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8 发表于: 04-21
2019-04-12 10:29:53
刘伟强:抵触原本条文‧不能加“依建国契约”
国会

(吉隆坡10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表示,如果要依据砂拉越政党联盟的要求,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加入“依据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的字眼,就已经不是原本条文,并抵触大马建国契约。
“在宪法及法律上这是无法做到的,他们清楚知道,但他们到最后一分钟还在坚持要加入这些字眼,我们说无法做到,因为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修正案的草案说明中清楚解释什么是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截至昨晚9点,我们还和砂拉越政党联盟国会党鞭兼柏特拉再也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做出最后讨论,因为他们要求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中加入‘依据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字眼。”
他解释,他较早前曾咨询总检察长有关马来亚州属及婆罗州名称的问题,总检察长认为这做法已恢复至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的情况,若加入“依据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的字眼就抵触大马建国契约了。
2个月前已发出修正案草案
另一方面,刘伟强驳斥砂拉越政党联盟、国阵、伊党指不支持这项修正案因为太过仓促、没有足够时间考虑的说法,因为他将修正案提呈给内阁之前,就发给利益相关者,包括沙巴及砂拉越州政府。
“我在约2个月前就发给他们,那份文件中的附件涵盖修正案的草案,以取得他们的意见及看法。”
他说,他们的反馈并没有强调这课题,而是回馈关于修改联邦宪法第160(2)条文及联邦等课题。
他指出,沙巴州政府的反应是他们支持这项修正案,而砂拉越州政府则指需要等州议会探讨以做出决定。
“我要强调的是这并不是仓促的决定,我们有给予通知,也在1963年建国契约内阁特别委员会上通知主席,内阁决定提呈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这些都是在2个星期前。”
砂盟没出席汇报会
刘伟强指,他上周四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一读后出现各种声音,因此展开几场汇报会,砂拉越政党联盟没有代表出席、他也尝试约砂拉越政党联盟一同聚餐及联络感情,但他们一样没出席。
他承认1963年建国契约内阁特别委员会没有国会成员,但他已要求首相敦马哈迪成立由国会议员组成的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国会特委会研究,马哈迪已同意。
刘伟强表示,1963年建国契约内阁特别委员会继续操作,因为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案和特委会不同,特委会将继续探讨各领域的课题,包括经济、石油、教育、公共领域、沙巴及砂拉越人的权利等。
他也说,政府在去年12月成立1963年建国契约内阁特别委员会,并已通知会相关人士,包括沙巴及砂拉越大法官、沙巴及砂拉越的部长、高职官员、一些学者及社运分子,会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失望错过修宪黄金机会
刘伟强再次表达对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无法获得三分之二支持而无法通过的失望。
他说,错过这黄金机会后,他不懂下一次针对这事项提呈修宪会否是43年后,因为要促成改革需要很多“心力“及“激情”。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希望是在我的有生之年,或我还在国会的期间。”
他说,如果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19位国会议员支持这项修正案,沙巴与砂拉越就可与西马半岛享有平等地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2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36397.html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149 发表于: 04-22
砂政盟按程序修憲 阿邦佐:避免讓下一代怪罪我們
By Liew Li Mui 发布于 April 21, 2019

(本报美里21日讯)砂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指出,要修正联邦宪法,首先必须注入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的精神元素,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砂政党联盟在修宪事宜上采取谨慎态度,万一做错决定将使砂拉越陷入危险当中,修宪必须完全按照1963年建国契约的基础。”
阿邦佐哈续说,“他们说我们是伙伴,如果真的是伙伴,就必须做的像伙伴关系那样。就以婚姻为例,妻子是丈夫的伴侣,丈夫也是妻子的伴侣,彼此也有一纸的结婚证书证明关系,而砂拉越与联邦的“证书”就是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因此不可在没有遵守契约的条件下修正联邦宪法。
他强调,在修正联邦宪法的课题上他不能情绪化,必须按部就班一步步来,就像练武术要扎好马步一样,避免让下一代怪罪我们。
也是砂政盟主席的阿邦佐哈里今午在东林高尔夫球俱乐部举行的砂拉越政党联盟13B区域推介礼上致词时表示现在已进入新的政治局面,科技资讯扮演重要传播角色,很多人在社交媒体扭曲我们,因此,砂政盟党员要向民众解释砂政盟并非自夸,而是谨慎行事。
“砂盟不会畏惧捍卫砂拉越权益,也不会退缩半步,因为砂拉越权益已阐明在1963年建国契约中。”
他披露,作为联邦内阁建国契约指导委员会的砂拉越代表之一,他已在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强调凡
涉及砂拉越权益及宪法事项,都必须遵照建国契约内容,若没有建国契约,马来西亚就无法成立。
“砂州的4项权力,即土地、移民自主权、土地资源和领土边界,砂州政府绝对不会妥协,不会用作与联邦政府修宪的交换条件。也幸好砂政盟是独立的政党,不受西马政党的牵制,在修宪课题上,砂拉越有自己的立场,即必须将1963年建国契约纳入修宪法案内容。”
他指出,砂拉越面积版图是全马之最,面积相当于整个西马,然后砂拉越迄今还有许多地方没水电供应,更何况是像样的大道。
“所谓的泛婆大道,不但颠簸也处处破洞,这就是为何我们要兴建沿海大道,以带动砂拉越的发展。”
他称,砂有权力依据建国契约获取资金来源发展砂拉越。在这未退出国阵前是不可能的,凡事都必须遵照国阵理事会的决策,处处受牵制,砂拉越根本不能说“不”。
他说,在去年全国大选,砂拉越竞选31席赢19席,但布城却败选易入希盟手中。
“国阵在大选败北是因为他们闹内讧,砂拉越虽然没这个问题,但同样被波及。”
他补充,砂拉越在大选后选择退出国阵,依据砂的需要成立了砂政党联盟,就是要索回原本属于砂的权益。
“砂拉越有自己的发展模型,虽然有很多己经批准的工程被取消,但砂政盟领袖有办法找到更多的收入,以便让砂拉越在2030年成为先进州属。”

https://eunited.com.my/217048/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