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034阅读
  • 52回复

[综述]這是我目前見過最詭異的中國地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19-05-23
回 南京人 的帖子
南京人: 陕西省的鸦片生产开始于19世纪40年代,60年代以后有了大发展。光绪时山西巡抚曾国荃奏称:“自回匪(指陕甘回民暴动)削平以后,种烟者多。秦川八百里,渭水贯其中内,渭南地尤肥饶,近亦遍地罂粟。”当时,陕西关中的渭南、泾阳、凤翔,陕北的宜川、延川和陕南的汉中等县,已经成 .. (2019-05-23 12:27) 

你说的再详细,人家脑子里由于先天印象也不会接受事实。
im Tugendland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2019-05-24
没咱台湾省,原来车轮党早学绿蛆了,不亏蓝绿一家亲。。。。。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2019-05-31
關內基本上都是38年以後大陸的實際行政區劃,關外則是傳統東北九省,內外蒙邊界、唐努烏梁海、臺灣、帕米爾、江心坡都是按照實際控制範圍。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2019-05-31
这种有什么争论的?

主帖图明显是夸大宣传。
至于陕北怎么样?那就需要多看资料,即使很多不解密,但也不代表毫无泄露。比如国内某党史大咖书中,完全根据中共自己的档案报告,不用下结论,你就自然明白了。部分因为其无懈可击,资料过于真实,其书的命运就和部队作家的“雪白血红”一样了。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2019-05-31
回 北国江南 的帖子
北国江南:这种有什么争论的?
主帖图明显是夸大宣传。
至于陕北怎么样?那就需要多看资料,即使很多不解密,但也不代表毫无泄露。比如国内某党史大咖书中,完全根据中共自己的档案报告,不用下结论,你就自然明白了。部分因为其无懈可击,资料过于真实,其书的命运就和部队作家的“雪白血 .. (2019-05-31 21:02) 

哪位党史大咖?想看看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19-06-03
拉萨周边种大烟??!!!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19-06-06
逻辑上就说不通啊;
一边禁毒,一边种毒,
市场都被自己掐死了,能卖到哪里去?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19-06-09
好吧,不扯别的,就扯一下广东。
听爷爷辈说过,广东曾经遍地开花是真有的事,那时的广东,是共党的地头还是国府的地头?

长着装满大粪的脑袋!
我只谈东莞、广东和中国与比你认识深入的领域,因为其它地方和事物并不完全熟悉,只是眼见、耳闻,和“书本得来终觉浅”,没深入研究,所以不多说。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19-06-15
回 谢幕 的帖子
谢幕:逻辑上就说不通啊;
一边禁毒,一边种毒,
市场都被自己掐死了,能卖到哪里去? (2019-06-06 17:09) 

禁境內, 賣境外
东南军政长官,兼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浙江省大陈区行政督察专员、福建省金门军管区行政公署行政长、福建省马祖守备区战地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梨山建设管理局局长、台北市阳明山管理局局长。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19-06-15
回 vladimir 的帖子
vladimir:禁境內, 賣境外 (2019-06-15 00:34) 

所以宣传口有人,用领导人谢某某的日记中,多次强调禁毒来驳斥同一日记中的暗语“特货”,结论为种鸦片不存在,是明显的可靠材料掌握不够多,逻辑上也大有问题……

直到1949年,解放军攻打金门,召船工都发鸦片的……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19-06-16
由“生产鸦片”想到类似的很多人不知道的另一个历史事实是,红军时代,各支方面军喜欢绑架(外国)传教士,然后向教会等相关方面索要钱物,有时还激化到“撕票”。
众多案例中,一个很典型和戏剧化的例子:长征时贺龙肖克部绑架的传教士,最后有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其写的书中,有中共及红军优良品质的回忆,肖克为其回忆录中译本所写的序言中甚至说:“薄复礼先生是被我们关押过的,但他不念旧恶,这种胸怀和态度令人敬佩,这种人也值得交往。”“历史就是历史,不能片面去‘为政治服务’而加以歪曲。真理只有一个,是不能以‘政治上需要’来改变的”。

大致过程:这位叫薄复礼的传教士被红军抓了,红军一边押着他长征,一边让他写信给朋友付赎金(总价大概70万元),后来也用药品折价。他跟着红军走了18个月,千辛万苦,还被鞭打过。不过他还是认为红军是一支有崇高信仰的纪律严明的受老百姓拥护的队伍,绝不是土匪强盗。他还帮萧克(红六军团长)翻译过地图(有地形高度标注,可军用),萧克和他成为朋友。50年后又重新联系上了。
萧克在回忆录中道出了扣留薄的原因: 坦率地讲,我们扣留他们两人的主要原因,是从军事角度来考虑的。西征以来,转战五十多天,暑天行军,伤、病兵日益增多,苦于无药医治。我们知道几位传教士有条件弄到药品和经费,于是,提出释放他们的条件是给红军提供一定数量的药品或经费。萧克的观点是,历史事实非常宝贵,需要不同侧面的描述,不因政治原因,个人好恶而变形。肖克原话:还有一种人,对有争议的历史问题,喜欢引用权威的话来论证历史,以大人物之势来压人,把一些比较清楚的历史问题搞复杂化了。什么是权威?历史事实是最大的权威。我们不唯上、不唯亲、不唯权威、不唯定论。搞历史研究的必须“求实存真”,而不能因人而异。(萧克谈薄复礼Alfred Bosshardt和他的回忆录--“一个被扣留的传教士自述 Captivity & answered prayer in China”)
[ 此帖被北国江南在2019-06-16 10:35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19-06-26
图中粗线表示的大区 也是两个时代的杂糅
省-州-小县-虚乡镇,狭域市,减少通名种类,规范不同级别「城市」之通名,慎重改市镇。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19-06-26
回 jerrylam 的帖子
jerrylam:虽然共产党在边区种鸦片换生存确系事实,但这图实在是太扯了。
先是鸦片种植问题,试问如下:
1.共产党要怎样才能在专心守土连抗日都不派兵的刘文辉都控制不了的金沙江以西噶厦地盘种鸦片?
2.共产党要怎样才能在防共如防火防水防盗窃般的青马和宁马地盘种鸦片?
3.共产党要怎样才 .. (2019-05-20 10:51) 

辽宁省和安东省并存?安东市(丹东市)不在安东省,却跑到辽宁省????
北黄海之星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06-27
哈哈哈太搞了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06-27
这图可信,西南少数民族在本世界还在禁止种植鸦片,但是当地土地贫瘠,除了种植鸦片抵抗疾病,没有其他办法。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07-06
种毒是中毒之意吧,中思想之毒的地区
浙江黄岩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07-07
秀智商下限,很好。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07-07
回 北国江南 的帖子
北国江南:由“生产鸦片”想到类似的很多人不知道的另一个历史事实是,红军时代,各支方面军喜欢绑架(外国)传教士,然后向教会等相关方面索要钱物,有时还激化到“撕票”。
众多案例中,一个很典型和戏剧化的例子:长征时贺龙肖克部绑架的传教士,最后有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其写的书 .. (2019-06-16 07:39) 

这些史料哪里能看全文?
County 县;Shire 县级市;District 市辖区;
Division 地区/郡;Prefecture 州;City (不辖Shire的)市;
Region (特别/自治)区;Province 省;Municipality 直辖市;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07-07
回 sioux0507 的帖子
sioux0507:这些史料哪里能看全文? (2020-07-07 10:27) 

山东画报出版社1997年3月版《老照片》第二辑里有,标题;闯入长征队伍的传教士。而且有图有真相。
你不知道的不等于没有,TG当年干的龌龊事一点不少,譬如种大烟,在被精心掩饰但依然能够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相关革命“回忆录”中叫“特货”。虽然没有顶楼地图显示的那样夸张。
市应该是基层和适域的区划单位。
曾用名:境由心造
别名:精油,心境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07-07
东北九省基本就是个纸面的东东,可以说根本没有完全实行过,最多就是45~47部分实施过。
虚省
建州
分大县合小县
乡镇市自治
市分二等:县辖市、州辖市
首都设中央直辖行政区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07-07
台湾呢?为什么没有台湾?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07-08
别的省我不知道,新疆兵团在解放后是肯定大面积种植过罂粟的,我和我母亲偶尔发现野罂粟,我母亲很快就能认出,我很奇怪,我母亲就说她年轻时采收过,当时团场是大面积种植的,我母亲是1950年生人,1968年开始在团场种地。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07-08
回 westwolf2000 的帖子
westwolf2000:别的省我不知道,新疆兵团在解放后是肯定大面积种植过罂粟的,我和我母亲偶尔发现野罂粟,我母亲很快就能认出,我很奇怪,我母亲就说她年轻时采收过,当时团场是大面积种植的,我母亲是1950年生人,1968年开始在团场种地。 (2020-07-08 09:09) 

这个大面积是怎么个大?
哎,为嘛要不停的灌水呢?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07-15
回 fenghua25 的帖子
fenghua25:这个大面积是怎么个大? (2020-07-08 10:14) 

至少是几百亩几千亩以上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07-18
鸦片本身是有药用价值的。在镇痛剂缺乏的年代,鸦片就是镇痛剂。后来用杜冷丁,杜冷丁也是毒品。我们历史上宣扬的麻沸散,其配方不明确,一般认为有曼陀罗,也是毒品;其实想一下就很简单,能做麻醉剂、镇痛剂的,其功效就表示它能做毒品,滥服时的差别只是死得快和死得慢而已。
尤其在缺少药品的山区。其药用价值远高于毒用价值。所以个人认为,其实当时中国广种鸦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其实对于鸦片(1号)本身来说,是粗加工品,属于低毒的,和大麻、古柯、恰特差不多。除了舍死忘命抽鸦片的那种鸦片鬼(也就是宣传图册上的那种抽鸦片的人),一般人抽鸦片其实能抽上几十年,和烟鬼酒鬼寿命可能相差不大。
但是鸦片有一个问题, 就是可以提纯形成高毒的3号、4号、5号海洛因。这种提纯技术日趋泛滥,这也是鸦片后来被重点打击的原因之一。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