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375阅读
  • 8回复

[广东]海丰县委通过深汕四镇撤镇设街道的决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7-01

6月28日,中共海丰县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在县委会议室召开,邱晋雄、李绪、卓凛波、陈小劲、叶胜勇、林建新、黄岱芬、吴城池、王少平、董海占、李锦梅、郑进铅等县委领导出席会议。

县委书记邱晋雄主持会议。

会议表决通过关于鹅埠、小漠、鲘门、赤石四镇改设街道办事处的事项。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7-02
好神奇,如果说人大走走流程也就算了,县委也要这么做样子。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7-02
流程上应该是县委通过决议后,再由民政提交人大审议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7-02
深圳人大不在深汕搞一个派出机构么?
全国分为省、州;省分为州、县;州分为县、区。

城市化的州县别称为市,民族自治的省州县称为自治省自治州自治县。
bon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7-02
回 华子 的帖子
华子:深圳人大不在深汕搞一个派出机构么? (2019-07-02 16:02) 

时间还不成熟吧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7-02
回 华子 的帖子
华子:深圳人大不在深汕搞一个派出机构么? (2019-07-02 16:02) 

深圳人大?人大有什么派出机构吗?要也是各级政府机关设派出机构吧。。。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7-02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深圳人大?人大有什么派出机构吗?要也是各级政府机关设派出机构吧。。。 (2019-07-02 18:11) 

可以是人大工作委员会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7-06
深汕,一块大飞地。成为深圳的行政区,路还很长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7-11
研究认为深汕特别合作区撤镇设街条件不成熟,仍然应该继续沉淀实力努力发展好主体指标。
所谓主体指标是指经济、人口、土地面积之协调,其中经济指标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以上至全省平均水平之间,根据土地面积465平方公里计算,人口需要达到45万方有撤镇设街之意义,街镇混用至少需要13万人口才有意义,而目前深汕区仅有7.73万人口,只有人口指标之一半水平。

最近海丰县提出撤镇设街会议工作是要严肃批评的。随着惠州市博罗县罗阳镇撤镇设街之县委书记被带走审查调查,“法无授权不可为”成为检验地区干部的核心指标,海丰县领导班子往枪口上撞似要造成“法不责众”之景象,这是以身涉险以职涉法的行经,醉翁之意在于检验纪检监察之工作?

退一步讲,广东能够从改革开放混到至今之省份第一地位,全凭“遵纪守法”大大的干活的成果。如果海丰县一意孤行撤镇设街之工作,则狠狠打了广东的脸,给人一种广东过去40年是违法违纪搞到如今全国省份第一之地位,会导致其他省份我行我素枉顾中央统一思想玩起各种变相,不仅给当地发展与稳定造成困扰,也给中央与地方造成权益纠纷,毫不客气地说枪毙海丰县委等一干所谓的领导一点都不为过。加之即便中央强压地头蛇,那些省份一定会把责任指向广东“过去40年也变相”,使得广东里外不是人,无意间沦为众矢之的。

虽然不明白海丰县为何要“卖省求荣”,同为客家文化思想差距怎么就那么大,这不也污蔑“叶家”是坑蒙拐骗偷之徒尔虞我诈之辈了吗?严重质疑海丰县当地领导之思想作风不正派,工作作风不踏实,生活作风过淫奢。

回到相关数据,海丰县规划到2020年GDP达到476亿,人均5.2万。深汕区规划到2020年达到225亿。就撤镇设街而言,需要达到全国平均水平。【海丰县任务】根据定义,深汕区GDP三成归海丰县,即67.5亿,因此海丰县实际需要完成任务是408.5亿到2020年,年均增长9.1%,到2018年底GDP总量应该达到343.9亿,实际GDP仅有273.6亿,比计划减少69.5亿;以年均增量计算,2018年需要完成350.8亿,比计算减少77.2亿。
【深汕任务】根据225亿定义协议,归属深圳市157.5亿到2020年,而2017年只有47.32亿,18年只有53.13亿,计划到2019年才65亿,以上述7成为计算定义的2017、2018、2019GDP为67.6亿,75.9亿,92.8亿。
而2018年又再次透露到2020年完成150亿任务,未言明是否包括海丰县三成数据。定义包括海丰县数据,则到2020年,归属深圳GDP为73.5亿,符合客观增长。
但是225亿到削减至150亿可谓是折中折,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折去了75亿,说明广东未能落实协议里对深汕的投入,才150多亿粤东西北基金不可能一半给深汕情有可原,不管怎样已经拖累了深汕全部撤镇设街工作。这二折在于,150亿里只有73.5亿属于深圳,海丰县对深汕GDP依赖攀升至76.5亿,超过三成的门槛,说明海丰县不单工作不到位导致自身直接损失69.5到77.2亿GDP,更是骄奢淫逸把“欠账”寄托深汕希望买单,也就是说距离2020年目标,海丰县截止2018年底就欠下153.7亿GDP账单,这就更进一步否决了深汕街镇混用的可行。

总结就一句哈,到2020年深汕区均不符合撤镇设街,原因在于省通过减持协议投入导致不能全部镇撤销设街,更有海丰县不但不招商引资甚至还算计起深汕,更是进一步导致深汕区一个镇撤销设街符合条件之情况而再没有。海丰县领导感觉到了政绩考核蒙混不过关,这才抛出深汕四镇撤镇设街工作会议希望保住乌纱帽。但是县不辖街是广东的态度,海丰县官场地震只剩下时间问题。
更需要指出的是,2015年海丰县GDP就有264.2亿,到2018年才273.6亿,这种由前任县领导造就的龟速,不失也是该问责的对象。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