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05阅读
  • 4回复

[生育]不谈人口结构就是耍流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1-03
觉醒未来 2019-11-02 20:59:09


人口出生率,则逐年降低,二胎政策刺激下就像一个迟到的利好,并未提升近年来的出生率,长期以来的计划生育,普通老百姓形成的惯性思维,则导致出生率的连连下降。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60年代70年代的人口生育高峰,低价的人口劳动力,从国际市场抢到了人口红利,60、70年代的人口上面父母有众多儿女,下面儿女正好出生在计划生育时代,未形成负担,所以红利显现,但是这个红利在低生育率和低欲望佛系,巨大社会压力下慢慢则开始消失。动辄数百万的房子,动辄几十万的首付,绑架了80后90后的青年一代甚至是父母。结婚本身就是一种交易,到最后就变成了交易。彩礼酒席都是用钱堆出来,所以年轻人就不得不面对交易的权衡,是放飞自我,还是选择继续枷锁。
现在的我们则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2018年的出生率再次比2017年降低200万人口,2018年最终数据为1532万,而这已经是开放好几年的二胎政策的年份,其中还包括着一部分二胎。
80、90后的年轻人是第一批成长于网络时代,国家高速发展,国家安全稳定,高校的扩招带来了更多受高等教育人口,思想更为活跃与开放,思维方式特立,他们的三观更为正确,决定无法改变社会,就改变自己……在物质财富倍增的时代也更加浮躁,原本扩招带来的工程师红利,则更多进入网络,金融,房地产领域,制造业领域的用工荒一年比一年多。人才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上海,江苏南通,苏州等多个区县60岁以上人口占必超过百分之三十。无锡,南京紧随其后……在这一代老年人越来越多失去劳动能力或者死亡,我无法再坚信房价还有多少人口动力来支撑。
在一个老教授对自己的毕业生说到我也不知道你们需要多少年来积攒自己房子首付,是否能在这个城市立足……
中国的年轻人不足以支撑中国养老的负担,我们的养老金是靠下一代人收入来填补。
我们这代年轻人更应该消除自己的棱角,去投身实体经济建设,去为自己努力,更去为下一代努力,社会自我发展也终将会自己矫正,任何一个国家的富强终将会靠强大的制造业与科技研发部门等实体经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11-03
人口结构应该与人口数量、人口质量并重!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11-03
国家领导人应该深谋远虑!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11-03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国家领导人应该深谋远虑!
(2019-11-03 10:33)

这是不容置疑的。

现在的人口结构,就是依然必须坚持计划生育。

大量失业人口,正好可以转移到养老服务业。

幼儿教育事业。

这些事业,现在缺口都十分严重。

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好为中国坚持计划生育提供了历史机遇。
可以承受高比例的老龄化人口。

因为工业机器人、工业自动化、农业自动化的推广,使得一线生产人员的需求量断崖式下降。
这些人口正好可以转移到服务业。

关键是,500牧羊人家族,是否愿意拿出一点钱出来,改善一下民生。
这样其实也是巩固了他们的统治。
爱我党爱我军爱祖国爱人民反对美帝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变色!!!
讲民主讲自由讲人权讲法制抵制毛左高举改革开放旗帜不动摇!!!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11-03
生育率高估错觉何来:一道数学题告诉你

导读
当人们感觉来自三四孩家庭的孩子非常普遍,生育率可能还不到替代水平。当人们感觉二孩家庭孩子很多但经常可以见到独生子女,生育率就已经远低于替代水平了,出生人口在快速萎缩。当人们感觉到独生子女很普遍,生育率早已经处于超低水平,出生人口在急剧萎缩

当人们感觉二孩家庭孩子很多,但经常可以见到独生子女时,生育率就已经远低于替代水平了,出生人口在快速萎缩。当人们感觉到独生子女很普遍时,生育率早已经处于超低状态,出生人口在急剧萎缩就毫无悬念了。图/视觉中国
文|专栏作家 黄文政 梁建章
一、一个假想例子中的生育率错觉
在谈论人口趋势时,经常听到有人说,中国生育率根本不低,我家孩子班上独生子女并不多,好多同学都有兄弟姐妹,有人还有好几个。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生育率真的很高吗?通俗来说,生育率是指每个家庭平均生育的孩子数,下面我们通过一个假想的例子来探讨生育率估算中的错觉。
假设一个幼儿园小班有14个孩子,其中3个是独生子女,4个来自两孩家庭,3个来自三孩家庭,4个来自四孩家庭,那么他们的父母辈平均有几个孩子?换言之,他们父母的生育率是多少?
在这个小班的14个孩子中,独生子女只有3个,不到总数的1/4;来自三孩和四孩家庭的有7个,占了总数一半。看到这种情况,很多人的直觉是,这些孩子的父母生得太多了,这样下去人口会膨胀。这种直觉可靠吗?
二、假想例子中的人口趋势
前面的例子说明,针对各个孩子兄弟姐妹数这样的数据,我们应该使用调和平均,而不是更符合直观的算术平均来估算上一辈生育率。如果孩子的兄弟姐妹数不等,调和平均就必定小于算术平均。
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使用调和平均依然会高估生育率,这是因为那些不婚不孕不育而没有孩子的家庭并没有被计入分母。
下图显示了这个幼儿园小班孩子父母辈的一种可能情形。在图中,7对夫妻有孩子,其中1对生了四个孩子,1对生了三个孩子,2对各生了两个孩子,3对各生了一个孩子。也就是说,7个家庭一共生育了14个孩子,生育率为2。这与我们上节使用调和平均计算的生育率是一样的。
三、对中国生育率的错觉
前面例子说明,即使两孩甚至三四孩普遍出现,实际生育率可能已经远低于更替水平。这点可在其他国家得到印证。例如,访问日本的人会发现,无论是在东京地铁还是在关西农村,两孩甚至三孩的家庭都很普遍,而独生子女却很少见。但日本其实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根据日本的官方数据,在过去10年间,日本生育率处于1.26-1.45之间。没有人质疑日本统计数据的准确性。
本文作者之一的黄文政1992年刚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念博士时,曾与同系一位美国同学争论过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这个同学叫Sterling Hiltton,来自提倡多育的大家庭,他自己一共9个兄弟姐妹,他妻子则有7个。他们夫妻当时的目标是五六个孩子,但最后仅有4个孩子,包括一个领养的黑人孩子。他们9个兄弟姐妹共有43个孩子。
在早年的争论中,黄文政的立场是为计划生育辩护。但他毕业后在哈佛任教时,无意中看到易富贤的一篇文章列出了世界一些国家的生育率,发现东亚的生育率几乎垫底。这让他认识到,所谓中国人特别喜欢生孩子的看法完全是想当然,并因此开始怀疑整个人口政策的方向。之后他发现所有支持生育的观点都似是而非,乍一听很有道理,深入分析下却没有一条站得住脚。因此,在2010年回国后,黄文政就开始密切关注人口问题,并在2012年与开始与本文另一位作者梁建章在人口议题方面进行合作,呼吁取消生育限制并大力鼓励生育。
四、中国的生育率和人口趋势
中国的生育率处于极低水平确凿无疑。农村的生育率虽然整体上高于城市,但却依然远低于更替水平。随着城市化的提升,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会不断下降。这意味着,农村相对于城市较高的生育率对整体生育率的贡献会越来越小。到2018年,中国城市化率为60%。假设农村的生育率比城市高出30%,即使农村和城市的生育率维持不变,那么城市化率从60%上升到80%就会导致整体生育率下降5.4%。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后,出生人口一再大幅低于官方预期,也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生育率的低迷。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与此对应的生育率为1.46。但该年出生人口中有很大的比例来自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堆积效应。由于生了一孩才能生二孩,而且根据目前的生育意愿趋势,生育了一孩的家庭最终可能只有一半会生育二孩,所以在生育状况稳定时,二孩数量大概只有一孩的一半左右。而2018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却比一孩还多。这意味着,2018年1.46的总和生育率中还有约1/4可归因于暂时性的堆积效应。去掉该因素,自然生育率只有1.1。
这个判断并不离奇,因为在长期的生育限制下,中国城市已经把生育一孩当成正常的默认选择,而农村在向城市看齐。这是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现象。韩国社会并没有像中国这种把一孩当成默认选择,调查数据也显示韩国家庭心目中的理想孩子数超过2,比中国农村还高,但根据最新的数据,韩国生育率已经跌到1.0 以下。有什么理由认为中国未来的自然生育率会大幅高于韩国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