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95阅读
  • 35回复

[其它]卫生系统也有必要中央垂直管理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01-27
现在大陆的体制,

政治局常委会相当于军机处,是最高决策机构;
书记处相当于中书门下;
国务院相当于尚书省;
军委相当于宋朝枢密院,但是没有文官领军;

政治局相当于御前会议,囊括了上述各部大员和地方总督大员。

中央委员会,为高级领导集体。
中央委员的主要权力,是可以直接向中央上折子。
候补中央委员,是否也有权直接上折子,还不清楚。
应该是没有,毕竟候补中央委员没有投票权,只是列席中央全会。
只有知情权、参与讨论权,没有表决权。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01-27
http://news.ifeng.com/c/7tZqJDfatAe
   周先旺:这次我们的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我们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这个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从这之后,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而且在很多方面的一些强硬的措施上,不是慢半拍,那是可以说是硬了一拍,比如说关闭离汉通道的问题,暂停我们的城市的地铁、公交、轮渡,包括武汉出去的长途公交车,这是很果断的。


——这个报道证实了本人的分析。
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并不是有意渎职。
一直在按照正常程序走。

人民公安部门,早先传唤8名私下发布疫情消息的人员,也没有错。
个人如果发现疫情或疑似疫情,正确的做法,是向党和政府有关部门报告,而不是擅自对外散发。
地震、疫情、重大自然灾害等消息的发布,必须依法进行。
违者属于扰乱社会秩序,要受到惩处,这是没有问题的。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01-27
回 天地君亲师 的帖子
天地君亲师:
http://news.ifeng.com/c/7tZqJDfatAe
   周先旺:这次我们的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我们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这个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从这之后,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而且在很多方面的一些强硬的措施上,不是慢半拍,那是可以说是硬了一拍,比如说关闭离汉通道的问题,暂停我们的城市的地铁、公交、轮渡,包括武汉出去的长途公交车,这是很果断的。

——这个报道证实了本人的分析。
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并不是有意渎职。
.......


你根本没和我们在说同一件事情。

这个帖子说的从来就不是要求武汉自己怎么干,而是让中央尽早干。
实际上中央是反应神速,看起来一直到1月20日才决定乙病甲管是反应迟钝。实际上是因为直接拿1月20号和12月8号与12月31号做了对比。然而实际上1月5日前中央层面几乎无人认识到武汉在发生什么,为什么中央的反应如此迟钝?因为中央直到1月5日才从上海方面知道武汉出现了新型疾病,大约又过去五天才得知武汉的新型疾病已经蔓延造成了疫情。此时距离12月底疫情形成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为什么中央迟了半个月才知晓情况?因为底层瞒报。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01-27
12月26日上海公共卫生中心从自己的渠道得到了病原体样本,1月5日发现了病原体的具体情况后立刻认识到了严重性并向中央汇报。此时中央才刚刚认识到武汉出现了存在很大风险的新型疾病,随后立刻安排了工作组前往武汉摸底,经过重新调查才在1月20号做出了决定。

而武汉那个中科院病毒所,因为有渠道直接向中央汇报,所以湖北武汉两级根本就没把病原体给他们。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01-28
回 丘陵小河 的帖子
丘陵小河: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就是组织度提高,也就是“吃公家饭”的变多。
人类从事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就业人员随着科技进步其比例会极速下降。多余的人,只有两个出路,要么国家出钱养起来让人无所事事,要么投入到各种第三产业。政府就是最好的第三产业。
中国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 .. (2020-01-26 23:46) 

趋势是趋势,中国还没走到这一步。
无所事事的公务员、挂职领工资的前官僚,每级政府都存在不少。
军队同样是响应突发事件的组织。虎符末授,大家都是兵。
战时有战时体制,平时有平时体制。
突发事件出现,收到虎符,为兵为将各自回家各找各妈。
都进入准老年化社会了,还大白米饭养着一帮闲汉,由米贱吃到米贵?
你的百年老店已经装扮的美轮美奂、星光熠熠,有如铁达尼号。东莞不过平地起高楼,没来得及糊墙面。虽未糊墙,远景珠三中心!
unv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01-28
回 aiorio 的帖子
aiorio:非典后建立的疾控情况向中央直接汇报制度如今被证明形同虚设,地方医院和疾控中心根本不敢越级上报。 (2020-01-25 15:57)

传染病分为法定传染病和其他传染病,法定传染病就是《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三十几种甲乙丙类传染病,这次发现的是一种新传染病,不属于法定传染病,直报系统好像没有把新传染病作为重点?

按《防治法》规定要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也就是国家卫健委决定增加以后,它才是法定传染病,也就是你提到的那个“乙并甲管”的决定,这个决定是1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后由国家卫健委发布的。

这以后才有21日湖北省卫健委接替武汉市卫健委开始发布疫情、22日湖北二级响应、23日武汉封城的一系列动作,整个防疫体系才开始按《防治法》运转起来。

这么说的话,这次的问题在于发病到获批之间的间隔还是太长了,这套体系应对新传染病的时效性不足。另一方面从封城之后的混乱可以看出地方政府事前缺乏预判、预案、准备,等国务院拍板以后才着手行动、一边动一边改,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两个原因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关联的。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01-29
1月10日,发生医护人员感染,未确诊。1月15日,确诊,并且确定是人传人。
1月16日-1月20日,武汉市政府对外依然是没有人传人证据,没有医护人员感染。
先不谈1月10日的事,毕竟没确诊只是疑似,那1月15-1月20日之间的事情,请问睁眼说瞎话也是依法披露的范畴吗
1月20日晚,钟南山才说有人传人证据,发生医护人员感染。
全国防疫失去了宝贵的5天!!!

更不说期间要求医生封口,查处医生,不与管轶合作这类事情了。


湖北的猪头不杀还是不足以平民愤的


最高法今天发布了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5698775629865#_0治理有关新型肺炎的谣言问题,这篇文章说清楚了!
非常好。
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  比如,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我们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
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所以,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
谣言止于公开。群众基于对自身安全的焦虑,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存在一定程度的慌乱,是人之常情,应予理解。如果在这种时刻,有关信息及时、全面地公开,群众的疑虑自然会削减。但是,如果信息公开不及时、不透明,群众基于其社会交往圈与自己的生活经验,往往容易听信并传播各种谣言。 所以,解决谣言问题,依法处理是治标,信息公开是治本。我们做好了信息公开工作,群众就会将公开的信息和自己获知的谣言相对比,久而久之,当群众发现政府公开的信息永远正确时,谣言就自然失去了群众基础。反之,如果谣言一次次被现实证实,那么群众在突发事件面前,会自然地选择相信谣言。从这个意义上讲,各级官员决不能仅把信息公开认为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是要站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视角考虑问题。 经此一役,我们要从中吸取深刻教训。遇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要坚定地相信群众的大多数。我们宁可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宁可把对群众的警示讲得更严肃一些,宁可把局势形容得相对严峻一些,以此激发起群众对公共卫生事件的高度重视,并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打赢类似特殊战争。

我们今天面对的媒体环境与“非典”时期有根本差异。“非典”时期,尚不存在自媒体的概念,信息渠道只有官方媒体一种。彼时,论坛、博客、手机短信等非传统传播方式虽然存在,但造成的影响极其有限,尚不足以作为信息传递的主要通道。 如今,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随着商业媒体的发展以及微博、微信等一系列社交媒体的出现,人们的信息来源异常多元,个体的声音可以经由互联网而无限放大。身处在疫区的个体,可以通过语音、短视频等方式与社会公众进行更加直观、更加真切的交流,打破了官方媒体对信息传播的主导权。显而易见,在海量的信息中,任何试图掩盖真相的尝试都只是徒劳,传统的信息管控措施也很难再有效实施。 一方面,这是中国社会愈加成熟、愈加自由、愈加开放的标志。另一方面,这种自由也给虚假信息的传播提供了媒体土壤。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自媒体环境中遭遇如此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而这种复杂局面,也是当今国家治理进程中,我们必须面对的时代课题。


[url=http://ip.WoTuLa.com][img]http://i.WoTuLa.com/msn.png[/img][/url]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01-29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只能说,有些人真是太天真!
市应该是基层和适域的区划单位。
曾用名:境由心造
别名:精油,心境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01-29
回 unv 的帖子
unv:传染病分为法定传染病和其他传染病,法定传染病就是《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三十几种甲乙丙类传染病,这次发现的是一种新传染病,不属于法定传染病,直报系统好像没有把新传染病作为重点?
按《防治法》规定要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也就是国家卫健委决定增加以后,它才是法定传 .. (2020-01-28 23:55) 

根据卫应急发[2007]158号文件,为了吸取非典和H5N1带来的教训,所有以肺炎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不明原因的聚集性呼吸道传染病全部都纳入直报系统管理,按照乙类标准直报。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02-01
CDC本身就有直报系统,不需要经过地方政府同意,可以直报到国家CDC。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02-03
哦荷,谎言被揭穿。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