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08阅读
  • 27回复

[地方机构]别把街镇干部逼成“千手观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2-06
这名干部反映称,自己所在的街道,每天有7个各级检查组在查问题,却没法解决实际困难。比如每个检查组都能查到卡口没有温度计,但现实是没分配到足够的温度计可以给卡口;要求每个卡口必须要由正式人员24小时负责,但是卡口数比正式人数还要多很多,还要守火车站、在集中隔离点当管理人员、客房服务人员…谁来体谅一下我们?
人民网评:防控也搞形式主义,要责问更要问责
田宇
疫情当前,务须实干。任何形式的形式主义不仅要不得,而且还会要人命。
明明说了减少人员流动,不出门、不走动,可是聚众开会比平时都勤、现场督导比往常更频;说是动员网格式、地毯式防控,实际上还是发通知、填表格、报信息的“老三样”。老百姓看着闹心,基层“表”哥“表”姐也苦不堪言。
能不能做到靠前指挥、守土有责,是当前对各级领导干部政治素质和治理能力的严峻考验。但是,靠前指挥是不是就一定要“现场指挥”,守土有责是不是就等于做好“信息简报”,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问号拉不直,就会出现形式主义的怪圈。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一些地方“特事特办”,不讲究领导“亲力亲为”,不要求跟所有人“面授机宜”,而是实实在在替基层干部安全考虑,真真切切为老百姓健康着想。视频会议、电话会议,检查、防护两不误;微信联系、电话沟通、大喇叭宣讲,照样做好工作、落实到位。
反观少数人打着抗击疫情的名号,四处奔波“亮相”,看似“亲民”实则“害人害己”,让基层干部和当地群众难以招架。
抗击疫情,绝不能反而人为制造险情。频繁的现场检查督导势必调度密集的人员流动,过多的文山会海终归需要人口集聚,除了增加传播感染的几率,根本谈不上疫情防控的效率。更不用说,有的检查就是握握手、拍拍照、发发稿;有的会议就是我开了、我做了、我传达了;有的表格就是填写了、汇总了、上报了,这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老毛病,在抗击疫情的阻击战中必须杜绝。
形式主义是痼疾顽症,传染性丝毫不逊于疫情。刹住这种“传染病”,必须拿出战“疫”的决心和魄力。我们不能止于责问,更要抓住典型案例严厉问责。对拿老百姓生命安全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的行为严加问责,定会对这样的苗头形成震慑,让抗疫工作更加务实地推进。
像防治疫情一样,坚决遏制形式主义。这是群众的心声与期待。
人民来论:疫情当前,工作层层转包要不得!
秦川
近日,有基层人员反映:“今天一天收了妇联、振兴办、组织部、政府、县委、卫计局等十来个部门的文件,都是给乡镇安排防疫工作,好像大家都很重视,但没有一个文件一个部门帮助乡镇解决哪怕是一个口罩、一瓶消毒水的实际问题。”
用会议传达会议,用文件落实文件。显然,这又是犯了形式主义的病。
防控疫情,一旦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不仅难有成效,还会让人啧有烦言。从那名基层人员的“吐槽”,我们就很容易感受到字里行间的不解与不满,以及委屈与憋屈。类似情况在基层并不少见,亟需纠偏。
“疫情仍处于扩散阶段,局部地区有迅速上升趋势,形势复杂严峻。”越是如此,越需出实招,求实效,而不能空喊口号。如果只做表面文章,哪怕文件下发了一箩筐,疫情仍会蔓延。
防控疫情,不是不能下发文件,但不能光顾着下发文件而不做实事。倘若徒有形式,既防控不了疫情,也安定不了人心。
深入防控疫情第一线,及时发声指导,及时掌握疫情,及时采取行动,这是领导干部的职责。破除形式主义,深入第一线,少一些“给我上”的粗鄙,多一些“跟我上”的自觉;走进群众中间,一起想办法、出主意,共同破难题、出实招,才称得上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带着问题意识,深入防控疫情第一线,倾听基层缺什么,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更利于防控疫情。那名基层人员的“吐槽”不正是民意的折射?对于基层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口罩,而不是口号;他们需要的是消毒水,而不是口水。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抓基层工作,实属不易。拒绝形式主义,多一些换位思考,少一些空对空,用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激励他们干事创业,基层干部才能更好地发挥“穿针引线”的作用,团结一致拼命干,共同打赢防控疫情阻击战。
中组部管理行政区划!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06
既然全国人民都知道基层(街镇乡最苦逼)干部最难干,那么问题来了?

1.如何让中央政策直接下达到基层,而不经过中间的层层转发,甚至造成对立相左!
2.加强基层力量的话,如何防止人员回流到省市县三级当大爷!
3.全国4000万干部,基层只有400万(4万街镇乡,平均100人),九个人等着一个人干活,太棒了!



有没有一种全新体制,让基层人员成为绝大多数,县市省本级的人员越来越少,中央适当即可!

省市县三级在本次防疫工作中没有一个人员参与基层一线防疫!!!全国已被街镇乡覆盖完毕。除了觉得街镇乡和中央对接不合适之外,中间有一层上传下达汇总即可,其余两级存在意义不大!
中组部管理行政区划!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2-06
建议整个体系学习一下国税中的“全职能局”的概念和全职能公安分局概念。全职能局=全职能政府!

基层全职能政府:即小而全的概念,绝大部分事务均可在基层政府办理,约莫等于现在的县级政府所在地,县域太大了,单看职能的话,韩国的市郡和越南的市县非常合适了!可惜中国模式重点发展县城,已经无法改造过来了!
强行改造的话:

中:省-----市----区、县(全职能基层政府);市----区----分区(全职能)
韩:国——市、道——区、道辖市、郡(全职能基层政府)
越:国------省、市-------区、郡;省辖市、县、县级市(基层全职能政府)
中组部管理行政区划!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2-06
分小县就可以,平均四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小县,直接实行县管村,原本县级职权除部分划归地市外,全面下沉归小县,派出所、工商分局(主管个体户)之类的基层部门听候县衙安排。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2-06
是实情。加强基层力量是对的。但中央政策直接下达到基层不可能。省级无论如何撤不了,最多精简地市级。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2-06
回 whbushing 的帖子
whbushing:是实情。加强基层力量是对的。但中央政策直接下达到基层不可能。省级无论如何撤不了,最多精简地市级。 (2020-02-06 10:23) 

省不需要撤,只要精简,职能下沉或者中央收权就可以。很多事其实地市就可以一手包办,不需要省里插手,地市很多事也可以直接对接中央部门,不需要假手于人。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2-06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分小县就可以,平均四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小县,直接实行县管村,原本县级职权除部分划归地市外,全面下沉归小县,派出所、工商分局(主管个体户)之类的基层部门听候县衙安排。 (2020-02-06 10:22) 

好办法。
。。。。。。
建议稳省分地分县撤乡,实施两实两虚四级政府,中央(实)——省(虚,为中央派出机构,主要职责是监察)——市州(实,地方政府,分地市而设)——区县(市州派出机构,分县市撤乡镇)——村。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2-06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分小县就可以,平均四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小县,直接实行县管村,原本县级职权除部分划归地市外,全面下沉归小县,派出所、工商分局(主管个体户)之类的基层部门听候县衙安排。 (2020-02-06 10:22) 

小县新建政府机构大楼花费巨大。大部分新的小县经济弱小(有国家级省级重点镇中心镇的除外),发展都成问题。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2-06
回 whbushing 的帖子
whbushing:小县新建政府机构大楼花费巨大。大部分新的小县经济弱小(有国家级省级重点镇中心镇的除外),发展都成问题。 (2020-02-06 12:29) 

这几十年来,上到首都省会,下到地市县城,都是靠房地产发家致富,乡镇农村经济全面萎缩,就是因为乡镇农村没有房地产开发,政府牵头先建一批政府大楼和社会公益建筑(医院学校公园),自然可以吸引一些中小房地产企业来开发小城镇建设。

平均四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小县,至少一半以上的小县会有开发区重点镇,而且分县以后,小县有独立财政税收权,不再像以前一样拱手相让给大县城。与中央、省、地之间的财政转移支付也不再假手于人。自己地盘的税自己管、获得更多的财政转移支付、中央赋予小县个别税收优惠,吸引中小企业落户小县。做好这三点,小县经济与日俱增,过个十来年,遍地都是小城镇。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02-06
编制得给啊,基层乡镇、村居在编是少数,编外是多数。增加编制仿佛过街老鼠,机构臃肿叠床架屋的趋势倒是按住了,结果机关单位剩下一堆四五十岁混日子的在编人员填满了坑,年轻力壮年富力强能干活的没几个在编的,能干年轻且在编的就被上级借调去了。

沿海及大城市有钱且不论,内陆普通的村居干部遍地一个月三千工资,但是一旦是在编人员,就能增加若干补贴,还有年底若干个月奖金,事业编能晋级,行政编能熬职级,最终都落实到工资福利待遇上,慢慢的日子就好过了。

不在编人员呢,现在逢进必考的体系基本堵死“好好干就给解决编制”的可能,各种补贴待遇从简甚至没有,重要事项忙忙碌碌到年底没钱发,合同制人员一年加几十块工资。

对于非在编人员而言,高兴好好干活,不高兴辞职了事,也损失不了太多。

部委二十个司局,省厅十多个处室,市局七八个科室,县里三五个股,镇上一个人得对口好几项职能,且均为实际执行的人。

遇到麻烦事,如果推不动合同工,那么在编人员三头六臂是必然的。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02-06
回 whbushing 的帖子
whbushing:小县新建政府机构大楼花费巨大。大部分新的小县经济弱小(有国家级省级重点镇中心镇的除外),发展都成问题。 (2020-02-06 12:29) 

小县建政府大楼花费真的不大,首先土地是政府的,“土地转让金”等于没有,而且建筑工人也是当地找,当地人本地就业工资都可以比城里低一大截,因为建房给当地提供的建材生产、销售、装饰各种创业、就业机会不容轻视。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02-06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小县建政府大楼花费真的不大,首先土地是政府的,“土地转让金”等于没有,而且建筑工人也是当地找,当地人本地就业工资都可以比城里低一大截,因为建房给当地提供的建材生产、销售、装饰各种创业、就业机会不容轻视。 (2020-02-06 12:58) 

1、说到土地,国家耕地的红线不可轻易逾越。新设立开发区之类的也不会批多大面积,能吸引来的不会有好的企业。
2、新盖大楼少考虑占用农用地,主要靠拆迁已有建筑,补偿也是一大笔费用。
3、开发房地产也只是一阵风,有条件的还是愿意去原先的县城和附近的城市。要警惕烂尾楼的教训。
总之, 除个别基础好优势大的地区,没有持续性产业支撑的小县的前景不看好。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02-06
回 未央小色狼 的帖子
未央小色狼:这几十年来,上到首都省会,下到地市县城,都是靠房地产发家致富,乡镇农村经济全面萎缩,就是因为乡镇农村没有房地产开发,政府牵头先建一批政府大楼和社会公益建筑(医院学校公园),自然可以吸引一些中小房地产企业来开发小城镇建设。
平均四五个乡镇合并成一个小县,至少一 .. (2020-02-06 12:47) 

你的智商真不敢恭维。打个比方原先3000亿财政,只要供3000个县城及其公务员,现在变成小县,同样的财政总量要建1万多个县城,养数倍于原来吃财政饭的县级公务员。庙门多了那么多,僧多了那么多,你还让供奉者活不活?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02-06
街道是有事权没财权的部门,不算基层政权。
移植到农村,它的实施能力还不如村委会。所以,它在城市村改居进程中得到有力反抗。
它在城市,实施能力还不如小区物业管理,物管是接触到个人或家庭的机构,有财有势有号召力。但它处于灰色地带,做的好做的差,政府睁眼亲眼,是填补政府管治不到地带的灰色权力机构。事情一出,政府一怒,它就是黑社会。
你的百年老店已经装扮的美轮美奂、星光熠熠,有如铁达尼号。东莞不过平地起高楼,没来得及糊墙面。虽未糊墙,远景珠三中心!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02-06
理顺城市高效运作,政权有效及彻底管治,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路长不害怕,问题在于何路何方向。台湾和香港的,可谓“抓大放小”的管治模式,所以在社会末端,黑社会彻底填补了白社会的管治真空,人民群众有个人解决不了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疑难事,不是找政府,不是找法院,而是找中间人去“摆平”。
共产党初期做的最好的,是一抓到底,建立基层政权,除了替你赚钱,包打一切。但是,城市化进程中及之后,诞生“街道”这个中看不中用的组织,管治能力值得商榷。
大政府当然不可取,小政府同样不是什么好事物。

此疫,东莞与广深,从感染人数看三地政府的群防群治、物资供应和群众生活必需品能力,彻底呈现广深二市“街道”的能力及其弊端。
你的百年老店已经装扮的美轮美奂、星光熠熠,有如铁达尼号。东莞不过平地起高楼,没来得及糊墙面。虽未糊墙,远景珠三中心!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02-06
回 东亚第一精英 的帖子
东亚第一精英:既然全国人民都知道基层(街镇乡最苦逼)干部最难干,那么问题来了?
1.如何让中央政策直接下达到基层,而不经过中间的层层转发,甚至造成对立相左!
2.加强基层力量的话,如何防止人员回流到省市县三级当大爷!
3.全国4000万干部,基层只有400万(4万街镇乡,平均100人),九个 .. (2020-02-06 09:32) 

第三条的数字是咋来的?不可思议。
全国在编公务员大约710万,职业编制给政府干活的大约1300-1400万,还有一些临聘、合同制等等。
平均每个乡镇100人?
我们这里小乡镇一般40-50人,大乡镇200-300人,作为全国最落后的一个省份,外省肯定比我们乡镇工作人员多。
我们这里县级机关很多人也被下沉到一线,执行封闭小区、检查体温的任务了。
为了能查找资料,多发帖。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02-06
回 lhqsrc 的帖子
lhqsrc:你的智商真不敢恭维。打个比方原先3000亿财政,只要供3000个县城及其公务员,现在变成小县,同样的财政总量要建1万多个县城,养数倍于原来吃财政饭的县级公务员。庙门多了那么多,僧多了那么多,你还让供奉者活不活? (2020-02-06 13:57) 

你的智商更是被高估了。我就问你,你宜兴百万人口大县和西藏那些一两万人口小县,公务员的编制和编外人员是一样的吗?
县分了,无论编制内还是编制外的人员都会彻底减少,这是不争的事实,你如果不承认那只能说你是傻子。
至于减少多少,我说了小县是事务型政府,走的就是便捷简单路线,不会像现在县一样,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小政区,还搞出什么文化局这种纯粹养闲饭的部门。县政府直接向乡镇看齐,不是跟现在一样一大帮子县官天天看报纸喝茶聊天。
[ 此帖被未央小色狼在2020-02-06 16:04重新编辑 ]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02-06
就跟足球一樣,面上看著繁榮,底子千瘡百孔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02-06
回 whbushing 的帖子
whbushing:1、说到土地,国家耕地的红线不可轻易逾越。新设立开发区之类的也不会批多大面积,能吸引来的不会有好的企业。
2、新盖大楼少考虑占用农用地,主要靠拆迁已有建筑,补偿也是一大笔费用。
3、开发房地产也只是一阵风,有条件的还是愿意去原先的县城和附近的城市。要警惕烂尾楼的教 .. (2020-02-06 13:50) 

首先,烂尾楼的问题,只要下定决心分县,不是分了两三年就反悔全面取消(任何区划改革即使再正确,没有坚持都是没用的),那烂尾风险真心不大,相反,原来大县城里的房子却真的会大量烂尾。因为一但分县,大县城失去政治经济社会地位,而且大批公务员事业单位流入新县,老县城会彻底掏空,随之而来人员向大中城市迁移,很多房子才会建到一半烂尾,供到一半想脱手,或者租房广告遍地却一个租户没有。

如果国家真打算分小县,耕地红线自然不攻而破。小县城很多是在山区或者半山半原地区,政府房子可以建在小山坡地区,这样根本不占用耕地红线,包括现在很多县市政府单位搬迁都是如此。
县本来就是靠财政转移支付养活的,就算现在的县,财政自给自足的也少的可怜,一般小县只要能培育一批本地小企业和个别中等企业,再招商引资来几个中等企业就很完美了。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02-06
外行指导内行,九个看一个干,干活的天天遇到中层干部捣乱
比如现在的疫情防护,基层干部26小时在一线执勤了,还要不停的上报各种虚头巴脑的报表。
中层全是捣乱的 。下发文件不如下发口罩,要求报表不如送消毒液
一阴一阳 无终无始
终者日终 始者自始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02-06
知乎上这个答案解释很直观,中央省市一层一层下发文件,执行起来都得是缺人手的基层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576783/answer/104445911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02-06
街镇乡因为宪法规定,不可能有完整的事权和财权!信访才是牵涉基层干部最大精力的。

所以:1.禁止上级抽调下级人员;2.信访由信访局专职负责算了,别再让乡镇处理了!3.局委人员要精简精简再精简,别都爬那不干活了。
中组部管理行政区划!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02-06
回 leexiaoqi 的帖子
leexiaoqi:编制得给啊,基层乡镇、村居在编是少数,编外是多数。增加编制仿佛过街老鼠,机构臃肿叠床架屋的趋势倒是按住了,结果机关单位剩下一堆四五十岁混日子的在编人员填满了坑,年轻力壮年富力强能干活的没几个在编的,能干年轻且在编的就被上级借调去了。
沿海及大城市有钱且不论,内 .. (2020-02-06 12:54) 

我还是支持逢进必考,在中国,只要有一点漏洞,钻的人就跟老鼠一样多。
我不在江湖,但江湖中有我的传说。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02-06
回 萧燕燕 的帖子
萧燕燕:理顺城市高效运作,政权有效及彻底管治,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路长不害怕,问题在于何路何方向。台湾和香港的,可谓“抓大放小”的管治模式,所以在社会末端,黑社会彻底填补了白社会的管治真空,人民群众有个人解决不了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疑难事,不是找政府,不是找法院,而是 .. (2020-02-06 14:36) 

基层政权和基层自治一团乱麻,不知道治理了个什么玩意。城市里,新住宅区党委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多头混战,老住宅区党委居委会以一管百恍若真空,街道办办事既调解不来又执行不下去。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02-06
回 aiorio 的帖子
aiorio:基层政权和基层自治一团乱麻,不知道治理了个什么玩意。城市里,新住宅区党委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多头混战,老住宅区党委居委会以一管百恍若真空,街道办办事既调解不来又执行不下去。 (2020-02-06 20:13) 

所以与其分设街道,不如分区,一个小县区,职权摆在那里,什么都能解决,而不是街道办,职权太小,财力没有,人手更不够,做什么都做不成。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