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18阅读
  • 19回复

[趣味地名]河南洛阳嵩县因为央视播音员读错音引发网络热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2-11
        最近,因为河南洛阳嵩县闫庄镇竹园沟村给武汉市捐献10万斤大葱,上了央视新闻频道,可是播音员却把嵩(song)县读成了hao县,引发网络热议。后来,央视新闻频道在相同节目相同时段播出更正,以挽回影响。这些引起了网络热议,让嵩县名噪一时,成了网络热词。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11

白振光2


关注

山高我为峰,今年出大名。河洛古文化,原来有贡葱。
果然果然央视红,皆因字字相。葱葱聪聪中。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2-11

洛阳车人 优质本地资讯领域创作者


关注

洛阳蒿县有隋唐贡品大葱
薅大葱的…蒿县有个阎庄,那里的大葱可乃“贡品”,从隋唐时期就风靡全国。据说:武则天就喜欢阎庄的大葱蘸大酱,更喜欢洛阳水席里有大葱祛腥添香。
阎庄的老一辈说:当年,阎庄村的大葱鲜而微辣,粗而不糠,正常保存半年以上依然似鲜品。
随着唐朝湮灭,阎庄村的优质大葱也被人遗忘,淡出了御膳房,就连洛阳本地人都忘记了阎庄这一隋唐贡品…
2020年,一场瘟疫从长江以南的武汉蔓延,国人同仇敌忾抵御着看不见的病菌,捐款、捐物爱在升华,善的深情过黄河跨长江汇聚九州通衢。
阎庄人也想微表心意,三百善民昼夜劳作三日连转不息,十万斤贡品大葱供奉仙医、特别是咱们的子弟兵解放大军。
国台央视跟踪弘扬,当晚播报亲切亢奋:蒿县阎庄300乡民三日劳作薅大葱连夜奔袭汉口感人情深…
二日晨,全国各地菜商汇聚洛阳,打探“蒿县”所在何地?
阎庄又在哪里藏匿?他们要选购阎庄这一失踪了千年的贡葱,也想领略蒿县人民是怎么“薅大葱”的祖传手艺…
莫名其妙的洛阳人查阅后获知:蒿县乃央视播报口误,嵩县才是正名…
一个歪打正着的误读,唤醒了这千年的贡葱,品藏后的国民从此领略了当年则天武皇为啥喜悦“阎庄大葱”的真谛。这款贡品大葱,香而不辣,甜而不腻,生熟间可,实乃居家必备之精品也…
……以上均为调侃,
莫要当新闻传播。

2020-02-09 15:41:52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2-11
这个实在不应该啊,中岳嵩山,嵩山少林,那么高的知名度,略有些文史地理常识都不会念错的。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2-11
回 地图 的帖子
地图:这个实在不应该啊,中岳嵩山,嵩山少林,多有名,略有些文史地理常识的都不会念错的。 (2020-02-11 10:39) 

也可能是因为编辑写字不认真,让播音员看错了。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2-11

宋韵茶香


关注

#嵩县捐献大葱央视新闻#   由“嵩县”不读“hao xian”说起“繁塔”不读“po ta”
刘坤太  

  今天,一则关于“嵩县”的消息成为热门,起因是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报道:
  河南嵩县贫困村民手刨10万斤大葱捐武汉
  河南嵩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该县闫庄镇竹园沟村种植的100亩大葱,2020年春节前已经卖掉一部分,剩余部分本来打算过完春节上市销售。在新冠疫情发生后,贫困朴实的村民一致决定,把剩下的大葱捐给武汉疫区。
  2月1日,没找到刨葱机器的村民,毅然用手在地里刨了3天10万斤大葱。
  【同期】(洛阳市嵩县竹园沟村村民 张现良)别的咱没有,想着捐点儿大葱是咱一片心意,武汉加油!早日战胜疫情!
  【解说】嵩县农业部门为这批大葱进行了检验,嵩县相关部门还帮车辆协调办理了相关通行证明。闫庄镇的两名车主免费提供了车辆。
  【同期】(货车司机 王小伟)把大葱送到武汉去,尽到我们嵩县人民一份心意。
  【解说】据了解,2月3日晚上,两卡车大葱从嵩县出发运往武汉。2月4日上午,车辆顺利到达了武汉。

  悲催的是:播音员把“嵩县”,读成了“蒿(hao)县”!
  一字之差,让观众哗然,于是,网上迅速出现了各种苦笑段子,其中一则最流行的是:
  嵩县捐了十万斤大葱,半辈子上一回央视,你一句hao县伤了嵩县67万人的心!
  来、来、来,跟我一起读:Song,嵩县的“嵩”,不是茼蒿的Hao。这葱算白捐了!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到:这个“song 县”的“嵩”,嵩县百姓并不读“song”,而是读作“xiong”(音如“兄”)县。
  再看洛阳本地人,现在口语仍然说的是“xiong 县”。只有在官方正式场合,或者是要“撇洋腔(说普通话)”时,才会念作“song县”。再放得广一点,只要是在河南洛阳、开封沿黄河一带长大的人,提起嵩山,现在口语一般也都是念作“xiong山”。
另一个旁证是:河南、河北、山东很多地方,现在仍然把“松树”叫作“xiong树”,可见读“嵩”作“兄”,是万众之俗,自然而然。
  那么查一下字典吧,现代编的《汉语大字典》、《新华字典》中,“嵩”字下面只标了一个音:“song”平声,并没有“xiong”音,“嵩”字不是多音字!
  那么百姓们为什么都读为“xiong”呢?是不是古音读“xiong”?于是,找来几本重要的古代汉语音韵工具书,结果是这样的:
  《广韵》中,“嵩”字的字音标为“息弓反”,《中原音韵》标为“心松切”,《洪武正韵》标为“息中切”,《分韵撮要》标为“心东切”。按照“前字取声、后字取韵”的反切规则,这几本书中“嵩”字拼出来全都是“xiong”音。
  只有在《玉篇》中,“嵩”字的读音标为“思融切”,直拼好像是为“song"。可再仔细一查,“思”字的古音是“xi”,《说文解字卷十》中写得很清楚:“思,容也。从心,囟声。息兹切。”所以,按照《玉篇》,“嵩”字的正确的读音仍然是“xiong”!
  再查了一下,现在客家话也是把“嵩”读作“xiong”。一般认为客家话是中原古音,可见,老百姓们自古至今,都是把“嵩”读作xiong的。因此,嵩字的正确读音应该标为“xiong”,而不是标为“song”。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这错就错在现代人编“普通话”字典上了!很可能是当年釐定普通话字音来编现代汉语字典的人,不知道河南人历来读“嵩”作“xiong”,也不知道“思”字古音读“xi”,直接用现代字音取了《玉篇》中“思融切”作注,把“嵩”字标成了“song”音。
  遗憾的是,现在这些以普通话标注的字典已经成为“国标”,它们把“嵩”字只标了一个音,读作song,于是所有人就只能“将错就错”,读“xiong”为“song”了。虽然不对,但谁也没办法。

  由此我想指出的是:我们熟悉的繁塔,现代汉语字典上标的都是“po ta”,许多学者甚至还用汉字标出来“繁,音婆”!
  可是,开封人谁会这样读呢?小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这座塔叫“bo ta”,确实是那些编字典的家伙们搞错了!
  那么,我们怎么办呢?开封人在提到繁塔时,就不要跟着字典“将错就错”地标成“婆塔”了,我们还是郑重地标为“繁,音 bó”为好。如果非要依据时,可以这样说:“繁”字在北宋时代官修的韵书《广韵》中,有一个音读为“薄波切”。“薄”字虽然古今有三个音,但声母全都是“b”,与“波”字韵相切,只能读作“bo”!所以,开封人把繁塔读作“bo ta”,是绝对正确的。也许我们说得多了,后世的学者们就会给繁塔“正音”了。
  师友们,从我们做起吧!无论在什么场合,提起繁塔,我们都要大声说:“繁塔”不读“po ta”,是“bo ta”!

2020-02-09 22:11:33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2-11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也可能是因为编辑写字不认真,让播音员看错了。 (2020-02-11 10:41) 

但是播音员也不能完全照词念吧,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2-11
中国只有2800多个县级区划,播报全国新闻的播音员要全部提前知道,这个是本分。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2-11
编辑的错,锅不在播音员
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02-11
初中地理一一五岳白学了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02-12


捐葱的嵩(song)县火了!原来大葱在当地有千年种植史,曾被武则天赐名“行礼葱”

原创 河南商报 2020-02-10 15:48:46

河南商报记者 付首鹏/文
一个是群众手刨三天捐助10万斤大葱,一个是县名被念错。这几天,向武汉捐助大葱助力“战疫”的洛阳市嵩县“火”了。
2月9日、10日,河南商报记者连线嵩县多名县、镇、村干部后了解到,被念作“hao县”的嵩县闫庄大葱有“行礼葱”之称,因辛辣度高的特点,还被当地群众当做治感冒的偏方使用。大葱也是群众致富的法宝,当地正打造“闫庄大葱”品牌,农民靠种葱每亩纯收入在3000元左右。
本文图片均由嵩县闫庄镇政府李晓磊提供

【1】不止一次被念成(hao)县,央视做法获理解
2月8日,央视主播的一个错别字,将洛阳嵩县推上了“热搜”。而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嵩县被念成“hao县”已不是第一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地处豫西深山区的嵩县曾两次上央视,遗憾的是一次被播成‘高’县,一次被播成‘蒿’县。”事发后,曾在嵩县电视台、旅游局等单位工作过,现任《农家参谋》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的范小红,就曾在朋友圈发过这样一个帖文。
“那时候,我也刚参加工作不久,在嵩县电视台做记者,应该是1992年,县里黄庄乡十几位农民挖了一条隧道,中央电视台来采访,播出的时候给弄成了蒿县。”范小红说,另外一次播成“高”的情况也差不多,应该都是手写稿子时笔误或者是潦草了,再加上嵩县那会也不出名,旅游刚刚起步,念错名字也能理解。“这一会看后来的情况也应该是失误,不过央视毕竟是大台,人家又播出了一遍,这算是纠错,这一点就让人佩服。”范小红说。
而对于被念错名字一事,虽然在当地也引起了一些非议,但当地群众多持理解的态度。“嵩县人还把自己念成‘xiong县’,更何况是央视?”“这是央视送给咱的一个大大的广告,比花钱宣传效果还好!”
组织此次向武汉捐赠10万斤大葱的嵩县闫庄镇竹园沟村党支部书记朱德林则显得更坦然。“大家都是开玩笑说着玩儿呢。我们捐葱是为了支援武汉,并不是为了图名。况且央视也是为了宣传咱,念错字没关系,如果当地需要,咱还可以再捐!”2月9日晚,从武汉送葱归来,仍在家自我隔离的朱德林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们离开武汉时,大葱已被当地分配完毕,“人家还很感谢!咱也算为战疫出了份力,就这就行了!”


【2】闫庄大葱会“行礼” 群众拿他当偏方
据了解,嵩县闫庄镇有着1100年的大葱种植历史,在武周时期此地大葱还被誉为“行礼葱”。相传,女皇武则天出行至现在的嵩县闫庄镇时,见路边大葱长势喜人,便下车查看。当她看到地里大葱的长势,就像千军万马跪地行礼的景象时,便赐名为“行礼葱”。自此以后闫庄镇的“行礼葱”便名扬千里。
嵩县闫庄镇党委委员、副镇长李晓磊介绍,当地特有的红壤土质,富硒、钾,种出的大葱,葱白肥美,个头大,长势好,因此享誉盛名。“我们这的葱口感爽脆,气味醇厚悠长,回甘浓,冲烫不沉底,在汤中能散成漂亮的‘葱花’,因此就连我们这有名的陆浑水库羊肉汤,用的就是闫庄大葱。”李晓磊说,这也是闫庄大葱的主要销路,去年他们通过努力,闫庄大葱还被送到郑州、洛阳等地的大型批发市场销售。
闫庄大葱还被当地群众当做治感冒的偏方使用。“我们这的大葱还有个特点就是辛辣味重,切个葱都能让人眼流泪。大家都拿它当偏方治感冒,人有个头疼脑热,弄一段葱白煮水后加红糖,喝完蒙头睡一觉,出出汗就好了。”朱德林说,也正因为此,村里在看到武汉发生疫情后,才决定向当地捐助10万斤大葱的。


【3】打造“闫庄大葱”品牌,农民靠种葱致富
嵩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还是河南省四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在脱贫攻坚中,嵩县闫庄镇形成了“黄、绿、白”三大主导产业,为贫困户持续增收提供保障。其中,“绿”就是以闫庄大葱为主的绿色农业。
李晓磊介绍,闫庄镇从2018年开始打造“闫庄大葱”品牌,其中,2018年在窑湾村、龙脖村各发展100亩规模化种植试验田,进行大葱规模化种植的探索和尝试。在此基础上,2019年集中力量建设大葱育苗基地500亩,采用“育苗基地+合作社”和“育苗基地+贫困户”两种模式种植大葱5000亩,其中规模化连片种植3000亩,群众分散种植2000亩。目前,已经形成了王元、贺营、菜园三个村连片1500亩的川区大葱示范基地和竹园沟、高垛两个大葱核心种植区连片500亩的岭区大葱示范基地,参与农民达700户以上,直接带动贫困户233户就业。
朱德林就是其中一位种葱大户,2019年他种了80亩大葱,亩产在四五千斤。“一亩地算下来,包含买葱苗、人工、水肥等成本在一千元左右。”朱德林说,闫庄大葱因为品质好,价格比市场上其他葱价格略高,即使在目前大葱价格普遍便宜的情况下,闫庄大葱价格也在每斤一元钱左右,算下来他家的葱,一亩地一年净收入在3000元以上。


【相关链接】
河南容易被读错的地名
无独有偶,嵩县被念成“hao县”,也不是个例,仅我省就有多个容易被读错的地名。如浚县的浚,多音字,应读xùn;柘城的柘,读为zhè;武陟的陟,读为zhì;渑池的渑,读miǎn;荥阳的荥,读为xíng;长垣的垣,读为yuán。还有两对比较容易读混的字,例如三门峡市陕州区的“陕”(Shǎn)和平顶山市郏县的“郏”( jiá),焦作市沁阳市的“沁”(qìn)和驻马店市泌阳县的“泌”(bì )。
(见习编辑 张惟一 编辑 施尚景 张曙辉)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02-12


嵩县竹园沟村捐大葱10万斤 村支书:武汉需要还能再捐

新京报 2020-02-08 13:38:17

新京报讯(记者 张羽)蔬菜、水果等各种农产品在疫情期间不断被捐往武汉,无论是村民个人还是农产品企业纷纷加入了这场捐助接力。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的嵩县是我国国家级贫困县,这几天,来自县内闫庄镇竹园沟村的村民向武汉捐赠10万斤大葱。作为此次捐赠的发起人以及运输大葱的“司机”,竹园沟村党支部书记朱德林表示,100多位来自本村和邻村的村民花了3天挖出大葱并打包装车,为了支援疫情中的武汉,如果当地需要,还可再捐。
3天手挖大葱、半天送至武汉
今天上午,竹园沟村党支部书记朱德林刚刚回到家中。由于刚刚从武汉返回,在此前3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位于乡镇的宾馆进行自我隔离。此次回到家中,他依然不敢松懈,大部分时间,他也会在单独的房间里度过。虽然出行受到一定限制,但说起到武汉的“自驾之行”,朱德林还是十分自豪。
朱德林所在的竹园沟村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嵩县闫庄镇。辖区内共计9个自然村,3600多口村民。其所在的闫庄镇以大葱种植闻名,种植面积达到近5000亩。而为了援助处于新型肺炎疫情中心的武汉,竹园沟村近日集体捐赠了10万斤大葱,并在打包、装车后的第二天送达了目的地。
村民在田地中挖大葱。受访者供图
“从大年初一开始筹备这个事,包括和村民代表开会沟通,和上级单位协调运输设备、通行证等”。整个准备工作持续了不到一周时间。据朱德林介绍,村内目前种植了200多亩大葱。由于村子所处于丘陵地带,挖葱需要村民徒手进行。而若按照往常的工作时间来看,10万斤大葱至少需要6天左右的时间。
“不光是本村村民,包括邻村也来了很多的志愿者,一共100多人花了3天完成了挖葱、打包、装车,这样能够保证更及时地将物资送到武汉。”
2月4日,朱德林一行4个人开着两辆卡车将大葱送到了武汉市蔡甸区。据他介绍,此次捐赠是与武汉市商务局沟通对接,“之后主要是分配到辖区内的各个社区”。
也有村民觉得是“强出头”
嵩县位于河南省洛阳市西部,是我国国家级贫困县之一。虽然竹园沟村并非贫困村,村民的收入也随着当地产业发展不断提高,但10万斤大葱对村民来说依然不是个小数目。据朱德林估计,如果按照今年的销售价格,10万斤大葱至少能卖出15万元。
在召开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时,朱德林也遇到了不支持捐赠的村民。“开会时,有的家庭不来,或者只来了一个人,虽然多数都是支持的,但有些村民会觉得你一个支书在这个时候搞捐赠就是强出头。”
对于不理解的村民,朱德林会挨家挨户登门拜访,希望通过沟通得到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他告诉记者,在最近几年,村里的产业不断发展,使得村民的收入也有所提高,生活也越来越好,“除了自己努力,和国家、社会的帮助都分不开,现在其他地方有需要,我们理应帮一把”。
沟通的结果是,村民不仅同意,而且还在挖葱、打包工作中主动参与进来。最终,在完成蔬菜检验、车辆通行证明办理以及与武汉市当地相关部门对接联系后,卡车载着大葱和竹园沟村村民的心意开往了武汉。
卡车上横幅代表了村民的心意。受访者供图
返程途中的加油站还送了抽纸
距离捐赠已经过去了4天,但记者仍然可以在网上看到来自竹园沟村的“求助帖”。内容为征集爱心运输车辆和运输企业。说起这事,朱德林表示自己不怎么上网,也不会搞发帖这些,但在运输前确实有对外电话寻求过帮助。回顾整个捐赠过程,运输确实一度难住了村民。
“一是假期,上班的企业还比较少,二是因为目的地是武汉,很多人不愿意去,找了很多的单位、企业,最后都没能谈成,干脆就想着我自己来”。
朱德林告诉记者,捐赠所用的卡车为镇上相关部门无偿提供。司机则是包括自己在内的4位志愿者,不都来自竹园沟村。除了卡车上装载的大葱,朱德林还提前准备好了足够的口罩以及防护服、消毒液等医疗物资。据他介绍,这些都是由乡镇卫生院提供,“临走时一直嘱咐我们要多多注意,我们也是还没有开到武汉就都换上了防护服”。
往返各10个小时,加上在武汉市内进行的装卸、等待工作,整个来回路程花了近24小时。
“两个人一辆车轮流开,来回路上各加了一次油,也休息了一下,其他时间就是在赶路”。而在开车返回的路上,途经的加油站负责人还给朱德林送了几盒抽纸,“说你们好样的也辛苦了,送这么多东西到武汉”。
卡车经高速路口时进行消毒。受访者供图
离开武汉前,武汉市当地部门还对竹园沟村的捐赠表达了感谢。朱德林也很实在,他告诉记者,如果有需要,村子里还有10万斤左右的大葱可以捐赠。
新京报记者 张羽
编辑 穆祥桐 校对 何燕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02-12
给武汉捐十万斤大葱嵩(song)县被念成“hao”,网友:读的让我都想“蒿头发”
原创 东方今报 2020-02-08 23:23:40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首席记者 吴净净/文图视频 赵俊鸽/剪辑





河南嵩县闫庄有个竹园沟村,这个并不富裕的村子,给武汉捐了十万斤大葱。因为联系不到刨葱机械,300多个村民到地里用手硬拔了三天,然后由志愿者开车送到武汉……这个暖心的新闻上了今晚的央视新闻,结果主持人把“嵩县”念成了“hao”县,“伤了”不少河南网友的心,当然更多的嵩县网友大气表示“我们嵩县人做好事不留名,只要这份爱心送对地方就行了”。






2月4号这天,天寒地冻,嵩县闫庄镇竹园沟村的村民却几乎全体出动——他们要把自己辛苦种植的大葱挖出来捐到武汉。因为联系不到刨葱的机械,300个村民用手拨了三天,80亩地的近10万斤大葱全部挖了出来,这10万斤大葱价值近10万元。嵩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每年种植大葱也是竹园沟村的村民们非常重要的收入,但疫情当前,他们也希望“做点啥”。看到有很多人在给武汉捐各种物资,有医疗用品,有米面油和蔬菜,他们眼前能捐出的就只有这刚刚进入成熟期的10万斤大葱。


村支书朱德林之前提到,当时一说要为武汉捐葱,全村人积极响应,村里的200多人加上临村的100多人都来地里挖葱,3天10万斤葱准备完毕。最终经过1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河南嵩县竹园沟村捐献的10万斤、曾被称为贡品的闫庄大葱顺利抵达武汉市蔡甸区。


这个暖心的新闻被报道后让无数网友感动,也因此登上了今晚的CCTV1的新闻,只是让河南网友惊讶的是“嵩县”被“改名”了:被主持人读成了hao县。一时间这则消息也在嵩县网友的朋友圈刷屏。有人生气,有人无语:“这蒿县”读的让我都想“蒿头发”!还有网友自嘲“嵩县:我已经习惯了,还有叫我崇(chong)县的。”当然更多的网友则表示“我们嵩县人做好事不留名,只要这份爱心送对地方就行了”。
事实上,嵩县已不是第一次被央视新闻播错了,还有一次读成“高”县,确实令人遗憾。不过善良大气的河南人不太计较,就像网友所说,“和这个读错的音一样,我们嵩县人确实挺hao(好)的!”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02-12
“嵩”字读音“xiong”很有必要取代“song”。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02-12
认不到读半边,读gao县也情有可原,活生生造出来一个拼音
微信:545944769(Families_710101)
加入论坛时间:2011年5月17日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huanledejinliyu
读秀实名认证:xm1171(xingzhengquhua2015)
全国分为30省、3自治区、7直辖市+2特别行政区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02-12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也可能是因为编辑写字不认真,让播音员看错了。 (2020-02-11 10:41) 

现在还有手写的播音稿吗?
惟天有汉 鉴亦有光
实司群望 表我华阳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02-14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宋韵茶香
关注
....... (2020-02-11 10:50) 

薄波切 推导普通话读音就是pó。全浊声母平送仄不送。
先尊重个体无法选择的随生长而被赋予的地域文化之平等,再谈提倡正统文化。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02-25
播音员肯定有错!
可能是他把这个“嵩”字搞成“蒿”字了。“蒿草”的“蒿”。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02-26
毕竟人家是中央台,没有念成高县不错了。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02-27
“汴京八景”第一景就是“繁台春色”。这个“繁”字要念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