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06阅读
  • 9回复

[地级市]市管县的途径与模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3-18
早期的市管县一般是切块设市。后期是撤地设市,地区整个改地级市,地区驻地的县级市(市)改市辖区。
河北模式。
很多省,特别是四川与广西,地改市总会一分为二(多),河北省与建国初期、察热撤销的时候相比,地级单位基本没增加,这在全国都是不多见的。这是因为河北省地改市虽然也经历了切块设(地级)市的阶段,但后来又进行了地市合并,这也是隔壁省的网友齐越在另外一个帖子里说的河北省地级市知名度普遍较高的一个原因,有五六十年的历史的城市肯定比只有十五六年的城市高。
冀热察并立时候,除了现有的十一个地级市外还有通县专区(基本上并入北京)、天津专区(大部分并入天津直辖市,一部分成为今天的廊坊市),另外五八年前后河北省还撤销过定县、沧州、衡水、邢台四个专区,定县专区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只是八十年代唐秦分家,析设了秦皇岛市。也就是说不包括京郊的通县专区,河北省地级单位基本上是十一个,只不过秦皇岛取代定县。廊坊继承了天津专区的一小部分。
80年代,地级市管县的过程中,全国都出现过地市合并的问题,尤其以河北省最为突出。从南到北,邯郸、邢台、石家庄、沧州、保定、张家口以及承德都经历过切块设(地级)市,地市分设同驻的过程,大约持续了约十年时间。这里切块设市包括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指从母县中切块设立地级市(前身往往是县级市),河北省地级市中邯郸、邢台、沧州、承德都曾经市县同名(除邯郸外都还在),甚至沧县、邢台县都没有县城,保定的母县(附郭县)是清苑,当然清苑县城迁出了保定市区。石家庄、唐山是双母县,分别位于获鹿、正定和滦县、丰润交界地带,张家口母县是万全,但宣化区和下花园区是从宣化县分出来的,宣化县甚至因此无县城(县政府在宣化区境内)。秦皇岛也很复杂,母县整体上应该是临榆县,但临榆县被切以后并入抚宁,不存在了。另一方面是指,市管县最初的范围很小,仅仅是母县及周边几个郊县。石家庄、保定、邯郸、张家口撤县设区以后,市辖区的范围已经接近曾经存在过的小地级市。在小地级市以外,还存在过一个环状地区。且面积更大,县和人口数量更多,地区党委、公署仍然住在地级市市区(地级市强于周边县城太多),形成地市同城不相隶属的局面,往往扯皮、内耗,重复建设,产生区划矛盾。同时在行政区划上叠床架构,不利于形成合力、共同发展。地级市大马拉小车、地区则有车无马,缺乏领头羊。因此,经历了十来年的磨合后,地级市与地区又重新合并为同一个党委、同一个政府。河北省最后设市的廊坊、衡水地区,则是直接地区改地级市,县级市改市辖区。因此,河北省地级市的规模不论是大市还是市区一般都在全国平均水平的上面,基本上属于大马拉大车或者中马拉大(中)车。只是属于拆分性质的秦皇岛、廊坊以及燕山深处的承德规模小了一些。其他省特别是广西、四川也都经历了切块设(地级)市、地市并立的阶段,但后来没怎么进行地市合并,地区成为新的地级市。当然他们切块的时候,环状地区不多,所以新老地级市比较容易一分为二,特别是2000年前后出现了一窝蜂的地改市风潮。但是新设立的地级市一般规模、实力不足,而老地级市的发展空间又受到分割。实际上,一窝蜂的地改市中,很多地级市市区仍然只是大县城。
辽宁模式。
早期的地级市一般是切块设市,不管县或者管的县规模很少。后来除了河北省的地市合并以外。辽宁、苏南等工业发达的地方,则是地级市瓜分地区的模式。比如,辽宁曾经是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地方,有沈大鞍本等中央或大区直辖市(后下放到辽宁省),此外还有安东、抚顺、辽阳、锦州等省属市,同时还有安东(东)、铁岭(北)、锦州(西)、辽阳(南)等四大专署管理广大农村,这种工农、城乡分割的政区划实际上是赫鲁晓夫同志设立工业和农业州委的馊主意,叠床架构。因此1958年大跃进前后,就撤销了四个专区,搞市管县,安东专区分别划给旅大市(庄河)、安东市、本溪市(本溪、桓仁),铁岭专区分别划给了沈阳和抚顺市(抚顺、新宾、清原)。辽阳专区位于长白山与辽河之间,北起辽阳、南到辽东湾的沈大铁路沿线,分别划给了沈阳、辽阳、鞍山、营口、、旅大五市。辽河以西,北起彰武、阜新,南到山海关的辽西锦州地区,形成了锦州、阜新、朝阳(原热河卓索图盟地方)三个地级市。当然58年市管县有所超前,沈阳市分出了农村地区,成立沈阳专区,后改驻铁岭,最终发展为铁岭地区,朝阳也在市与专区(地区)之间反复。在辽宁中南部又恢复了辽南专区(地区),专署驻盖县。原属营口市领导的盖平、营口(驻大石桥镇)2县,鞍山市领导的辽阳(驻辽阳市)、海城2县,旅大市领导的复县(驻瓦房店镇)、新金(驻普兰店镇)、金县(驻金州镇)3县。然而在70年代中期,辽南地区又撤销,分别划给了辽阳、鞍山、营口、大连。70~80年代铁岭地区的新民、康平、法库等县重新划给沈阳市,另外70年代还在辽河平原南部存在过盘锦垦区(地区,含盘山、台安两个县),后发展为盘锦市(有辽河油田成分)。80~90年代仅存的铁岭、朝阳两地区整体地改市,而锦州市又分设了锦西(葫芦岛)市,辽宁省密集的地级市体制至此形成。
辽宁模式在江苏苏南地区也很典型,1983年市管县以前,沪宁一线有四个省辖市(除了南京以外都不管县)和镇江、苏州两个地区,苏州是市地合并,镇江等于直接撤地设市,但范围不仅镇江地区而且比过去的镇江府范围还小。在分割镇江苏州两个地区的同时,南京、常州、无锡,也都得到了几个县,实现了市管县,常州过去一直是府,苏南等于从苏常两个府当中挤出来一个无锡地级市。西安实际上也是苏南模式。西安市一直与咸阳、渭南两个专区(地区)并列,后来形成三个地级市,当然咸阳、渭南过去都属于西安府。80年代以前,西安地级市范围很小,西飞所在地阎良都是飞地。咸阳、渭南地改市的时候,咸阳把渭河以南、渭南把临潼和蓝田两个县都给了西安,渭南还给了一个耀县给铜川,铜川还从延安地区要了一个宜君县,实现了市管县。
三大直辖市也是地市合并的产物,相应撤销了通县、天津和松江专区,当然通县和天津专区的一部分县没有进入直辖市而留在河北省,就是现在的廊坊市。而且虽然四川地改市喜欢一分为二,但是成渝两大巨无霸不仅没拆分,反而合并了温江和永川地区,四川盆地大的大死,小的小死,成都、重庆的总量比西安也要大。但是咸阳、渭南到西安距离,也不比成都温江、重庆永川远多少。
广西、四川模式。
80年代开始市管县的时候,广西自治区区最先设立了五个地级市(南宁市、柳州市、桂林市、梧州市、北海市),其中南宁市、柳州市、桂林市、梧州市是地市并立,但是除了桂林以外都没有彻底的地市合并。南宁地区迁崇左,分设崇左市;柳州地区迁来宾,分设来宾市;梧州地区改贺州地区,后设贺州市,玉林地区分设玉林市、贵港市,钦州地区分设钦州市、防城港市,只有河池和百色地区是直接撤地设市。
四川除了川渝两个巨无霸和雅安以外,撤地设市一般也一分为二(或更多),绵阳地区在改绵阳市的同时,又分出德阳、广元、遂宁三个地级市,南充分出广安地区,达州分出巴中地区,内江分出资阳地区,乐山分出眉山地区,广安、巴中、资阳、眉山后来又撤地设市。宜宾和泸州是另外一种关系,1960年泸州专区并入宜宾专区,1983年泸州市升为地级泸州市,带泸县、纳溪、合江等3县脱离宜宾地区,后来宜宾地区又撤地设市。
广东也是广分广建模式,但是广东经济比较发达。
这种一分为二的撤地设市模式,实际上是80年代的切块设市与2000年直接的整地改市模式二合一。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3-18
无论哪种模式,地级市必须有适当的规模,以江西为例。太小了后期会成为发展瓶颈,比如江西那些袖珍地级市;太大了带动不起来更是全域平庸,比如江西那些超大地级市。
你是xxx又如何?然而我赵日天并不服!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3-22
回 赵日天 的帖子
赵日天:无论哪种模式,地级市必须有适当的规模,以江西为例。太小了后期会成为发展瓶颈,比如江西那些袖珍地级市;太大了带动不起来更是全域平庸,比如江西那些超大地级市。 (2020-03-18 11:18) 

这种模式是因为后来流行简单的地改市,而不是八十年代早期的辽宁、苏南模式,尤其以江西、安徽的四小工业城市作为突出,还有北方的若干石油和矿山城市,如东营、辽源、黑龙江四个煤城、阳泉、铜川、嘉峪关等,当然新疆克拉玛依是特殊情况。河南的鹤壁、漯河,湖北鄂州也都算。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3-22
实行市管县政策是目前区划紊乱的罪魁祸首。新余奇小、宜春奇大,上饶哑铃型、无锡呈现飞地形式……,离得近的管不着,离得远的到可以长臂管理。
[ 此帖被lhqsrc在2020-03-22 13:2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3-22
回 赵日天 的帖子
赵日天:无论哪种模式,地级市必须有适当的规模,以江西为例。太小了后期会成为发展瓶颈,比如江西那些袖珍地级市;太大了带动不起来更是全域平庸,比如江西那些超大地级市。 (2020-03-18 11:18) 

对,但不全对。除人口面积因素外,与地理、人文和省府对未来规划相关,有些从地图看起来形状难看,但交通便利、人民融合程度因素。和区划省的理念不同,区划省不但考虑山川形便,还要考虑中央的暴力威权(军事地理)对区域统治、不同地域文化群体的融合。这恰恰与区划地市相反,地市是未来城市设计,需要单一文化群体合力以免产生发展内耗。

在广东省,又不同常规,根本不考虑面积,设计者对远景充满信心,放弃山区,发展沿海,所以地市区划主要考虑人口因素和发展前景。驱动山区人口转移一中心两侧翼意图是较为明显的。所以环大湾区的阳江、云浮、清远、河源、汕尾五市是山区移民人口驿站,过桥性质的。韶关、梅州二市自生自灭性质。西翼湛茂、东翼潮汕揭和大湾区九市,才是集聚人口的区划。

我只谈广东及东莞,因为其它地方并不完全熟悉,只是眼见和耳闻,和“书本得来终觉浅”,没深入研究,所以不多说。
我只谈东莞、广东和中国与比你认识深入的领域,因为其它地方和事物并不完全熟悉,只是眼见、耳闻,和“书本得来终觉浅”,没深入研究,所以不多说。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3-22
回 lhqsrc 的帖子
lhqsrc:实行市管县政策是目前区划紊乱的罪魁祸首。新余奇小、宜春奇大,上饶哑铃型、无锡呈现飞地形式……,离得近的管不着,离得远的到可以长臂管理。
[图片] (2020-03-22 11:50) 

新余奇小、宜春奇大,上饶哑铃型这都是地区时代切块设市的遗产。苏南83年市管县之前就是您说的“离得近的管不着,离得远的到可以长臂管理”。常州、无锡、苏州三个省辖工业城市,连母县都管不到,常州市还有个飞地戚墅堰站
bon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3-23
回 萧燕燕 的帖子
萧燕燕:对,但不全对。除人口面积因素外,与地理、人文和省府对未来规划相关,有些从地图看起来形状难看,但交通便利、人民融合程度因素。和区划省的理念不同,区划省不但考虑山川形便,还要考虑中央的暴力威权(军事地理)对区域统治、不同地域文化群体的融合。这恰恰与区划地市相反, .. (2020-03-22 13:53) 

汕头的一把火加速了向珠三角聚集模式的形成...
事情的形成总数多方面原因的...
各种因素,造就了广东的核心聚集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3-24
分析背后的逻辑就不难理解了,
今天地级市普遍的实行市管县模式,相当于默许了地级市已经行使历史上的辖县政区的作用,
如果市管县说一开始只是想给几个“较大的市”一些特权,后来逐渐收不住,那么到了西藏都能普遍地改市的时候,用意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让地区这种政区走入历史。

区划层级是区划层级,区划级别是区划级别。
一开始切块设市的时候,市就是作为“省——地区——县”这个架构体系之外的特殊性政区而存在的,
虽然市也会相应有三种级别,但不等于获得了管辖下级政区的资格。

直辖市、地级市、县级市,级别虽不同,但同作为切块设市,其范围一般来说都是小于一个县的。
而今天的情况是 直辖市、地级市相当于一个府的范围,直筒子市、县级市相当于一个县的范围。

至于附郭县、环状地区驻地不在辖区内就更好理解了,
在当时的区划设计框架内,只有市是城市化政区,县、地区都是管农村的,
至于驻地在哪里,都不影响去治理辖区内的农村。至于城镇建设并不是任务之一。

至今为止,地级市的功能和定位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地区也几近消亡殆尽;
只不过这个过程不是一夜之间以一纸命令完成的,而是逐步的。

一方面理解当初的制度设计初衷,
另一方面也理解当今的既成事实。
关注方向:
1. 自然村与行政村。
2. 县下区划与自然集镇。
3. 建国前解放区和建国初期区划。
4. 地方志、地理志中相关内容。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3-24
把地级市理解为府就迎刃而解了。
郡县制:中央---(省)---郡---县\市
虚省实郡强县
反对直辖,取消特权,县市平行,机会均等!
~~~~~~~~~~~~~~~~~~
小号?查无此人!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03-24
回 我等天子 的帖子
我等天子:把地级市理解为府就迎刃而解了。 (2020-03-24 08:08) 

别自欺欺人了。要说地区与府相似那还差不多,而地级市与府则有本质差别,否则就用不着脱裤子放屁将地区改地级市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