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98阅读
  • 34回复

[安徽]徽黄地区调整建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tli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03-27
回 chunghuman 的帖子
chunghuman:1 婺源完全在上饶市区的辐射范围内
2 这是徽黄地区行政混乱的根源。太平不是徽地,但是徽州人认为徽黄不分家,太平人认为太黄不分家,那就只能忍着,以改名黄山市、黄山区的方式迁就这个风景区了。徽州要的不是太平,但黄山风景区是国家门面,无论如何都会是一个市属区域或者县级 .. (2020-03-25 01:07)

居然也回了个1、2、3.。。。辩论态度认真,可惜答非所问。


我再补充两句:

1、考虑到徽州地区现在的人口和gdp体量之小,屯溪、徽州两区合并,淘汰冗员,打通行政末梢,倒是不错的,其余的尽量不要动——现在看来的诸多行政困境,主事者的初衷说不定和你一样出于好意;

2、考虑到古徽州各县的地理环境、社会结构、文化积淀,及其兼具打造国际旅游文化示范区的重任,对于屯溪等地的过度城市化可能是下一场灾难。君不见,当地的房地产产业(缺乏人口基础、工业基础)过于超前,而且并未给徽州人民带来实质性的生活改善。


网上找的,数据真伪未知,仅做参考。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03-27
回 tli 的帖子
tli:居然也回了个1、2、3.。。。辩论态度认真,可惜答非所问。
我再补充两句:
....... (2020-03-27 14:23) 

根据2018年的统计公报,歙县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25.3%,休宁县26.9%,徽州区40.5%,理论上还有比较大的城镇化潜力。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03-27
回 tli 的帖子
tli:居然也回了个1、2、3.。。。辩论态度认真,可惜答非所问。
我再补充两句:
....... (2020-03-27 14:23) 

你的说法恰恰也认为屯溪应当去中心化
不说休宁,休宁是我夹的私货,也是我认为大势所趋的
现在国内区划改革的趋势压根不管什么看上去的合理性,只讲平衡。静安闸北合并就是一例。此外,维持编制稳定也是不成文的规则。如果黄山市对歙县没想法,那就不用看这帖子。如果黄山市对歙县有想法,那肯定会涉及到徽州的历史地位;徽州的历史地位肯定会涉及到单中心的屯溪的地位。屯溪本身已经难以开发,但政治上肯定要维护主城区地位,和今徽州区合并算是唯一解法。
岩寺镇给歙县是我的私货,这是我试图平衡屯溪、歙县所做的考虑。歙县现在也就只是个有古城的普通小县城而已,光撤县设区没地方发展也没用,还不如不设区。

至于屯溪休宁合并的问题。你们徽州人非常在意自古以来的完整性了,绩溪婺源没了不能忍,休宁凭空消失了能忍么。能动刀的只有屯徽二区。
無限空虛心內追 含淚告別了無聲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03-28
黄山区(不含黄山风景区)恢复太平县
黄山风景区转正 与徽州区北部合并为新的黄山区(黄山风景区)

黄山开发区,徽州区南部,休宁县东南,屯溪区整合为新的屯溪区(徽州经济开发区)

休宁县改休宁区
歙县改歙城区(徽城镇分设徽府街道与新安街道)

原黄山开发区是未来市级的政治经济中心


tli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03-29
回 aiorio 的帖子
aiorio:根据2018年的统计公报,歙县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25.3%,休宁县26.9%,徽州区40.5%,理论上还有比较大的城镇化潜力。 (2020-03-27 14:41) 

1、理论上城镇化是大势所趋,但也应该容忍特殊性。天朝如果能做到完全均质,历史上何以只有特定区域孕育出经商群体,各领风骚数百年?

2、黄山、宣城、池州等皖南山区有其独特的地缘条件和文化基础,导致它的城镇化率显著低于其经济发展水平。 除了外出经商务工居多、本地城市功能发育不足等现实原因,还必须考虑当地居民的社会心理基础,这既源自皖南山区的地理环境,同时有其历史属性。你们这些住在水泥森林中的城里人,可能很难理解皖南山民的别墅梦(其实,这种追求在东南山区普遍存在)。

3、由于历史上经商群体的长期存在,皖南山区的地域均衡一度做得很好,即便偏僻区域的基础设施也不差,甚至出现“城不如乡”、“平原不如山区”的现象。我们如果往前追溯,甚至发现这种现象并不限于古徽州。比如明代张瀚《松窗梦语》就记下了宁国县山民的富裕生活,他们通过种植经济作物与全国甚至世界实现了资源交换。

4、婺源、绩溪虽然被划出徽州,反而促使两地更加珍视历史遗迹和文化遗存(当然也部分归因于上饶、宣城的相对开明)。婺源、绩溪作为两端的跨区域联接点,反而进一步巩固了屯溪作为区域中心的地位。

5、与婺源、绩溪的命运相对改善不同,歙县、太平则是两个倒霉蛋蛋。歙县作为曾经的府城驻地,现在混得一塌糊涂,割地给徽州区、绩溪等,高铁站也被夹死。太平在名义上得了汤口,实际上反而吐出黄山,境内文化被刻意“改徽”(这显然是另一个极端),本地民意也有反弹,虽然是个区,但跟屯溪不像一条心。

@chunghuman  

本帖提到的人: @chunghuman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03-30
回 tli 的帖子
tli:1、理论上城镇化是大势所趋,但也应该容忍特殊性。天朝如果能做到完全均质,历史上何以只有特定区域孕育出经商群体,各领风骚数百年?
2、黄山、宣城、池州等皖南山区有其独特的地缘条件和文化基础,导致它的城镇化率显著低于其经济发展水平。 除了外出经商务工居多、本地城市功 .. (2020-03-29 16:30) 

你的一二三不仅无法反驳城镇化,反而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徽州地区有达到更高城镇化水平的基础。
从你所言的这三点中,我发现你似乎以为,城镇化就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府城县城的高层住宅里去,让他们从事与地域特色无关的行业去。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偏颇的理解。你所说的“皖南山民的别墅梦”“皖南山区的地域均衡”“偏僻区域的基础设施也不差”不仅和城镇化没有冲突,有的甚至在城镇化水平提高后会更好。你似乎还认为,本地居民外出经商务工会导致本地城镇化率低;事实正好相反,外出经商务工人群恰恰是城镇化的一个重要支撑,会在相当程度上提高流出地区的城镇化水平。另外一点,姑且不提古代和当代的经济社会差异,即使是在当代,城镇化也并非与农业就不兼容。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tli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03-30
回 aiorio 的帖子
aiorio:你的一二三不仅无法反驳城镇化,反而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徽州地区有达到更高城镇化水平的基础。
从你所言的这三点中,我发现你似乎以为,城镇化就是把人口都集中到府城县城的高层住宅里去,让他们从事与地域特色无关的行业去。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偏颇的理解。你所说的“皖南山民 .. (2020-03-30 02:34) 

我只是就目前皖南山区城镇化偏低的事实,做一番历史与社会心理的推理罢了。

我只从人文、历史的角度解释现实:城镇化水平低,1980年代刘君德他们的调查就指出了这一点,可见长期如此;老百姓们有在乡下盖别墅的心理偏好,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先天优势。

我以为,应该警惕那种单纯盲目追求城镇化比例的机械想法。

我不负责赞美城镇化,也不觉得那是通往社会主义天堂的唯一出路——至少对于皖南山区而言如此。
[ 此帖被tli在2020-03-30 09:4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03-30
回 tli 的帖子
tli:我只是就目前皖南山区城镇化偏低的事实,做一番历史与社会心理的推理罢了。
我只从人文、历史的角度解释现实:城镇化水平低,1980年代刘君德他们的调查就指出了这一点,可见长期如此;老百姓们有在乡下盖别墅的心理偏好,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先天优势。
....... (2020-03-30 08:54) 

你的推理解释不了城镇化率偏低的缘由,反而部分证明了当地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实际上可能比较高,甚至可能是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数倍。近年来的数据比较难找,但十二五的总结部分证明了这一点:歙县2015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就达到了45.5%,近乎同年户籍比的两倍。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了黄山区。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04-04
旌德县什么时候就是徽州的,不是一直都属于宁国府嘛?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04-04
太平县还给宣城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