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901阅读
  • 169回复

[生育]毛大庆:人口忧思(上)——40年红利期将尽,中国老了19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75 发表于: 02-01
中国马上就是这个状态,90后现在已经是这样,00后只会加剧不生娃的比例,用不了30年中国人口必然重回6亿!
只看该作者 76 发表于: 02-01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中国马上就是这个状态,90后现在已经是这样,00后只会加剧不生娃的比例,用不了30年中国人口必然重回6亿! (2021-02-01 20:30) 

想多了,物极必反。
我只谈东莞、广东和中国与比你认识深入的领域,因为其它地方和事物并不完全熟悉,只是眼见、耳闻,和“书本得来终觉浅”,没深入研究,所以不多说。
只看该作者 77 发表于: 02-04
#任泽平:全面二孩后反现生育断崖#
【买不起500万的房子?没关系,直接上1000万的】
大家觉得投帅这个逻辑荒诞么?那么,专家们在全面二孩生育反而下降的情况下,呼吁全面开放三胎,不是基于同样的逻辑么?
放开二孩没人愿意多生?没关系,直接全面放开三胎。

500万的房子买不起,1000万的不是更没指望么?二孩放开都没人愿意生,放开三胎,于事何补?

类似的问题,投帅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坦率得讲,任泽平先生在文中对生育率低的原因分析得也很详尽。

这次咱们不妨抛开情感因素,单从经济方面,从投资的角度出发,看看生育率低的根源在哪。

投资,看的无非就是支出和收益,利润和风险。
以前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多生?甚至很多地方在明令禁止的情况下,偷着生,抢着生也要多生孩子?
因为多一个孩子,家庭总支出的增加有限。衣食住行,吃穿用度,上学看病,都不用额外太操心。
而孩子越多,相当于投资风险越分散。
如果是独生子,万一没有培养好或是成了败家子,不但前期投入全部打了水漂,后期还要给孩子贴更多资金,宛如无底洞。
相反,如果有多个孩子,只要其中有一个有出息,实现了阶级跃层,就能回过头反哺父母,提拉帮带兄弟姐妹,让全家的生活质量得到大幅提升。
所以,之前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越穷越生”,因为只要孩子抚养费用的边际增幅足够低,越穷越生恰恰是合乎自身经济利益的最优选择。

那么现在为什么年轻人都不愿意多生了?
就是因为一方面,多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太高了。
从孩子出生前的孕检,到求人排队托关系找黄牛才能搞到的医院床位。从出生后的高昂月嫂费用,到婴幼儿营养品的持续支出。
等孩子稍微大一点,学区房三个字,是让多少中年男子崩溃的梦魇。孩子有个头疼脑热,抢儿科医院的号,能让多少父母产生恨不得砸电脑的冲动。更别提各种英语、奥数、钢琴、网球等等的花式才艺辅导班,每月的收入就如水蒸气一般还没来及多看两眼消失了。
就算孩子争气,寒窗苦读二十年,终于大学毕业,步入社会。又轮到给他掏空六个钱包买房了。
现在北京五环外的两居室也都在500万左右了,一个孩子500万,两个孩子1000万,这还是在假定房价真的完全得到控制,二十年不涨的前提下。

另一方面,收益呢?
现代发达的金融体系,早已让养老的方式多元化了。退休金、养老保险、养老基金,都可以未雨绸缪,在年轻时就预留出未来养老的用度,实现财富在空间和时间上的价值交换。
既然养儿防老,不再是唯一选择。那么从投资角度来说,多生孩子,这项支出金额过大,锁仓时间多长,风险波动不可控,收益回报又不理想的投资方式,自然也就被越来越多的适龄青年们放弃了。

综上
提高生育率,光凭呼吁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经济的角度出发,降低生育成本,提高生育收益补偿。
让年轻人后顾无忧,才能想生孩子,多生孩子。
现在房价高企,医疗难享,学校教育资源分配严重不平衡,生育率能高才是出鬼了。

2021-02-03 23:40:53
只看该作者 78 发表于: 02-04
seven86t10小时前
我们失去生育自由权也不过几十年,并且在全世界属于另类,往往被批判,此一时彼一时,特殊时期没办法,放开生育权是大势所趋。
只看该作者 79 发表于: 02-04


2020年婴儿潮来了吗?各地公布出生人口数据


原创聚富财经2021-02-02 20:12:00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生孩子”一直都是一个热门话题,这一方面是因为近几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一直在下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年初疫情隔离的那段时间里,很多人都觉得在家生孩子的人会变多。
因此,2020年一直被期盼着会迎来一场“婴儿潮”,那么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这场“婴儿潮”到底有没有如期而至?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各地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


首先是广州,据统计,广州分娩量2020年回落至19.55万,较2017年下降了近10万,降到了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
其次是温州,这里不看出生人口,看分娩活产数,在这个数据上,温州的最高峰是在2012年,分娩活产数是144988,相比之下,2020年的分娩活产数下降了近50%,短短八年少了将近一半。
同样是在浙江,宁波的数据也是一样。根据宁波市卫健委去年9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宁波全市户籍人口出生数同比下降了19.24%,二孩率下降了2.50%。


很显然,这些城市去年的人口出生率非但没有上涨,反倒是在下降的,说好的“婴儿潮”同样也没有出现。即便是在疫情隔离期间,愿意生孩子的人依旧没有增加,而且这并不只是这几个地方现状,而且绝大多数城市的常态。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可以看一份数据。
根据拼多多新消费研究院去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1月24日至2月14日期间,网络上综合销售量、搜索次数、分享次数分析,同比增长最快的十件商品依次是理发器、口红、瑜伽垫、打蛋器、睡衣、手机支架、吃鸡神器、教辅教材、家用乒乓球训练器、避孕套。


其中,避孕套的销量在疫情隔离期间大涨,这也就说明,很多人即便是被隔离在家也不愿意生孩子,甚至会专门采取措施防止有孩子。这也就意味着,隔离并没有让愿意生孩子的人变多,中国人口出生率逐年下跌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现代人没时间生,而是不愿意生。
至于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生孩子的主要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生活压力比较大。本身现代人的生育意愿主要就是受经济收入、养育压力等因素影响。而目前国内的房价收入比较高,育儿成本高昂,无论是买房买车还是买奶粉、供孩子上学,这些都是非常耗钱。


尤其是在买房这件事上,往往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就要掏空一个家庭全部的积蓄,房子一买,年轻人手里基本上就没什么钱了,而且接下来还得还贷,如果生孩子的话,生活开销会大大增加。因此,迫于生活压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晚婚晚育,甚至有的人干脆选择丁克、不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婴儿潮”恐怕是很难降临的。
只看该作者 80 发表于: 02-04
郎咸平


经济学家郎咸平
关注

2020 年各地已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
人口红利不复再
老龄化将越发严重


2021-02-03 08:48:54

只看该作者 81 发表于: 02-04
宅男的开包:
我们浙江省慈溪市,拿养老金的人口占到户籍人口的1/3。
只看该作者 82 发表于: 02-04


宁愿香火断也绝不传宗接代——普通中国人不愿生孩子的四大原因

原创答疑解惑的HR2021-02-03 16:01:45

#任泽平:全面二孩后反现生育断崖#


【引言】
通读了任泽平的《中国生育报告:全面二孩后反而出现生育断崖》。该报告确实非常详尽,数据罗列清晰,结论也非常严密。唯独缺乏一点普通人能够轻松理解的通俗与烟火气。


笔者想通过本文从普通人的角度聊一聊,阻碍普通人生育的原因供高级专家们批评指正。


文章较长,先写提纲:
一、不愿生育原因一:生不起更养不起
二、不愿生育原因二:女性怀孕≈失业
三、不愿生育原因三:性别失衡与择偶歧视叠加
四、不愿生育的根本原因:上升无望

——————————————————————



认知决定层次、选择大于努力,独立思考使我们不盲从亦不屈从。
“不唯上、只唯实”是我等自媒体人的基本价值观。
维护普通人利益是我等自媒体人的良心所在。——————————————————————

只看该作者 83 发表于: 02-04
【不愿生育原因一:生不起更养不起】

国家卫计委曾经做过一项生育意愿调查,不愿意生二胎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经济负担重占74.5%,
精力不足占61.1%。
实际上精力不足的深层次原因仍然是钱不够否则可以聘请月嫂帮忙照顾。以成都为例月嫂的平均佣金为8000—10000元。
据统计全国各省会城市育儿成本平均需要170万1、怦孕生产 2.5万
2、0—3岁 5.5万
3、3—6岁 12万
4、6—12岁 18.5万
5、12—15岁 10.8万
6、15—18岁 6万
7、18—22岁 7.4万

有趣的是幼儿园及义务教育的小学初中阶段是花费最高的阶段。限于头条规则不便展开论述,各位可结合实际自行脑补。

二十年时间,光是花在一个小孩身上的费用就需约200万,平均一年需要10万。
在计算刚性生活成本的情况后有多少家庭可以每年节余出10万元来养育孩子?

下图是国内十大城市的育儿成本统计(0—22岁),北京为最高276万,长春为最低122万
只看该作者 84 发表于: 02-04
【不愿生育原因二:女性怀孕≈失业】



以劳动法规定的产假最低128天来看,除国企及公务员等单位外,解决90%普通人就业的民营企业几乎都会在女性产假期间另行招聘人员替代工作。
普遍的作法是要么女性怀孕即协商离职(不合法但客观存在),确实不能协商一致的等女性产假结束后大概率会面临调岗调职的境遇。
对中小民营企业口诛笔伐是没有意义的,大部分民营企业都挣扎在死亡线之上,经不起一个岗位空缺四个月之久。
生育一胎尚且如此,生育二胎的女性通常超过30岁,30岁以后再找工作有多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晓其中痛苦。



只看该作者 85 发表于: 02-04
【不愿生育原因三:性别失衡与择偶歧视叠加】
引用任泽平先生原文2015年中国30岁及以上未婚男性规模已超2000万,预计到2040年将超4000万。国际性别平衡警戒线是110:100,在此比例以内男性可以通过迎娶年龄小一些的女性来解决婚姻问题。但一旦超过115:100,代际婚姻是解决不了光棍问题的。


与此同时,中国人传统的婚恋观念是女性向上求偶,男性向下婚配。进一步加聚了普通中国人的婚姻难度。
好女易剩,差男易单


越是优质女性越容易剩下,越是条件普通的男性越容易落单。
婚恋市场的失效,也是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毕竟中国的道德与法律还不支持非婚生育。
只看该作者 86 发表于: 02-04
【不愿生育的根本原因:上升无望】
“内卷化”是当下非常热的一个词,内卷化的本质就是市场增量消耗殆尽,进入残酷的存量市场博杀阶段。
内卷化社会中,普通人几乎难以找到跨越阶层的路径和机会。而大资本却可以凭借资本优势横冲直撞、肆意压榨。
为什么我一直坚决反对“996”、“用命换钱”?因为这些企业不光是在压榨员工,更是在透支中华民族的未来。
用命换钱的普通人,在发现自己的孩子大概率重复自己命运甚至可能还混得不如自己时,少生或不生成了普通人最理性的选择。


只看该作者 87 发表于: 02-04
【结语】
专家的数据高屋建瓴,若能够从普通人的角度向决策层提供更多更有实际意义的建议,为普通民众发声,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笔者认为单纯的生育政策调整几无可能扭转生育率萎缩的趋势。
必须结合社会政策、经济刺激、福利改革等一揽子机制来综合激励。
中国因人口红利而兴盛,万不能因人口减少而衰落,有识之士当献计献策,为民解忧。
只看该作者 88 发表于: 02-09
梁建章:中国社会的三大内卷化
梁建章2021-02-09 09:45:31
梁建章

“内卷化”,在近期成为了网络热词。我们对于所谓“内卷化”的理解是,明明外面存在发展的空间和机会,却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只能限制在一种内耗和低效的状态。而这种限制往往来自于主动地自我设限,形成作茧自缚的效果:

其一,教育内卷化

教育内卷化表现在,现在的中国教育被一刀切的统考统招制度卡住了,明明考试大纲之外还有很多有用的知识和技能需要学习,但是因为高考的魔棒,导致中学里的教学资源都集中到备战高考上。学生和家长被迫加入“学历军备竞赛”,导致中学生多花将近两年时间复习准备中考和高考,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也因为高考的折磨,学生进入大学的学习兴趣和热情大打折扣,反而错过了最应当提升自我的一个阶段。所以很多有能力的富裕家庭,已经放弃现行的高考和大学教育,用脚做出了选择。不仅有很多父母送孩子出国上大学,而且其中还有不少人将这个进程提前到把小孩送出国上中学。

教育内卷化的一个后果,是家长对子女教育的无效投入越来越多,从而推高了抚养孩子的成本,压抑了育龄家庭的生育意愿。缓解教育内卷化的一个改革方案是缩短学制,在中学阶段取消中考,将初中三年和高中三年合并,并且缩短为中学四年;将大学教育分成基础的本科3年和研究生3年。鼓励学生就近读本科,重点大学则以培养研究生为主。取消现有的高考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大学生毕业考试,以此作为录取研究生和找工作的依据。这个改革方案的好处是,把考试推迟到了大学毕业,给中小学教育松了绑,节省了至少两年的复习高考的时间。还可以把普及小学和初中的9年义务教育变成了普及10年的全部中小学教育。

其二,住房内卷化

明明大城市在郊区和外围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土地,但是受限于用地指标,导致大城市住宅用地明显不足,人为地推高了房价。目前,中国大城市的房价过高,远远超过普通工薪阶层的承受能力。前两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CCTV2《大讲堂》电视节目中,在回答现场观众的提问“年轻人应该买房还是租房”时表示,年轻人“如果要结婚了,双方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六个钱包’能一起凑出首付,建议还是买房好”。“凑齐六个钱包”才够买房的首付款,可见房价之高昂。

那么,大城市的房价为何如此之高呢?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大城市的住宅土地供应不足。比如《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提出,要严格控制常住人口规模,至2035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左右;按照规划建设用地总规模负增长要求,锁定建设用地总量,控制在3200平方公里以内,并且划定“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红线”。

建设用地总规模负增长的要求,无疑将进一步人为加大上海建设用地的短缺。限制城市建设用地的政策,会使城市的土地供应不足,从而推高了房价。而高房价是抑制大城市生育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其实,上海并不真正缺地。根据《上海市第三次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的数据,2016年,上海市耕地面积达到19万公顷,相当于1900平方公里。作为一座城市,上海没有必要保有耕地来满足某种人为设定的农业自给率。将这些土地用于提升生活环境,建设更多的住宅、商场、学校、医院、公园和各种公共设施,让愿意来上海奋斗的年轻人能够安居乐业,由此所带来的使用价值和社会效益,将远远超过将这些土地用于农业所创造的价值。由于大城市的人均占地面积通常要小于中小城市,更小于农村,让愿意在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能够在大城市成家立业、养儿育女,而不是回家乡去购买或者建造一年住不了几天的房屋,从全国范围内来看其实会节省大量土地。

其三,人口政策内卷化

内卷化的另一个例子就是人口政策内卷化,明明中国有广阔的土地,在自然资源方面,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人均占有量大多处于世界中间位置。从人口密度来说,中国为每平方公里145人,在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80位左右。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的人口密度都高于中国,而这些国家仍然鼓励生育。

但中国的人口政策却自我设限,近几十年来,中国实行限制生育的政策,尤其极端的是从1980年至2015年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生育本来是人类繁衍和延续中最自然的一个环节,但却被计划生育政策套上各种繁琐的要求和规定,让人们处处受到掣肘,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也恶化了干群关系。长期限制生育的政策,加剧了新出生人口的塌陷、未来年轻人口严重不足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

经过几十年的计划生育的宣传和限制,即便现在已经放开二胎,也难以改变人们已经将一胎家庭视为常态的生育观念,近几年生二胎的家庭远远低于预期。随着养育孩子的成本不断攀升,中国的生育率还会一路走低,未来将成为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虽然国家统计局今年推迟公布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但根据一些地区已公布2020年全年或前几个月的出生人口数据来看,与2019年同期相比,这些地区出生人口的下降幅度在11.9%至32.6%之间。详细数据见表1:

梁建章:中国社会的三大内卷化
表1:2020年各地已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

2月8日,公安部网站发布《二〇二〇年全国姓名报告》,其中提到:“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其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 而《2019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末,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出生人口为1465万,如果按照与2019年的户籍登记数量和公布出生人口数量的相同比例推算,那么预计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出生人口为1250万左右,比2019年减少15%左右。

低生育率直接带来了严重的老龄化,劳动力数量相对于需要抚养的老人数量迅速减少,将导致整个社会的养老成本和税收增加。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从1999-2000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2019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54亿,占总人口比重已经达到18.1%。未来几十年,老龄化程度将持续加深,到2035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超过1/4,2050年前后将超过1/3。目前,我国已成为全世界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大国,这将严重拖累国家财政和经济活力。无论哪种养老方式,本质上都是工作年龄人口养活老年人口。等到你领取养老金的时候,如果创造财富的年轻人比领取养老金的人少得多,势必形成巨大的社会危机,包括到手的养老金其实也会大幅度贬值。

从创新和创业的角度来说,由于有才华的创业者一般都在30多岁时最具创造力,所以一个国家如果拥有大量30岁左右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那么就会对其创新尤其是颠覆性创新很有帮助。相反,如果一个国家正在迅速老龄化,整个社会的活力势必就会下降。在一个老龄化社会里,年轻人的上升空间受到阻碍,努力工作和创业创新的动力也会下降。甚至很多年轻人连谈恋爱和结婚的意愿都会下降。这绝非危言耸听,日本的老龄化已经在年轻人中间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草食男”、“低欲望社会”正成为令人关注的社会现象。如果扣除二孩堆积,中国近年来的生育率只有1.1左右,比日本的1.4还要低得多,可见等到二十年后,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程度和低生育率问题会比日本还严重。

长期低生育率和人口规模萎缩,会加剧经济和社会的内卷化,导致经济萧条和综合国力衰退,社会阶层越来越固化,在缺乏拓展空间的背景下丧失流动性,结果就是人们只能在旧有的体系中反复折腾和内耗。由于人口规模持续萎缩,经济规模和城市规模也会不断缩减。以城市规模为例,大城市要变成中等城市,中等城市要变成小城市,人口会不断向少数特大城市集中,人们的选择机会越来越少,这些都可以认为是典型的内卷化。

综上所述,中国目前最严重的三个内卷化问题是教育内卷化、房价内卷化和人口内卷化,这三大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进一步降低年轻人的活力,让我们的年轻人活得非常累,当然也会降低年轻人结婚生育的意愿。要破局,必须全面改革人口政策、教育政策和土地政策。目前最迫切的是要全面放开生育,并出台相关措施切实减轻年轻人的负担,让普通家庭结得起婚,买得起房,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
只看该作者 89 发表于: 02-10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2020年婴儿潮来了吗?各地公布出生人口数据
....... (2021-02-04 19:50) 

广州一年生二十万人,有人还觉得少。亚洲四小龙又能生多少呢?
只看该作者 90 发表于: 02-11
回 燕山雪 的帖子
燕山雪:
广州一年生二十万人,有人还觉得少。亚洲四小龙又能生多少呢?

你还认为我们中国的出生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只看该作者 91 发表于: 02-11


出生人口骤降的原因分析,并不是那么简单


原创星话大白2021-02-10 22:06:35
在前天,公安部的户政管理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
本来这份报告是对全国新生儿的取名情况做一个统计。
不过因为这份报告里,同时还附带了2020年的户籍登记新生儿数据,就显得格外引人关注。
根据这份报告里的数据显示,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
因为有关心人口问题的人可能会知道,去年的出生人口是1465万人,从1465万人下降到1003.5万人,似乎下降得有点夸张。
不过,这里大家可能有一个误会,我得澄清一下。
关于去年出生人口是1465万人的这个数据,是由国家统计局给出的数据。
而公安部去年也有过一个《2019年全国姓名报告》,这个报告里给出的数据是, 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
所以,去年有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数量是1179万人,而出生人口是1465万人。
虽然我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出生人口和实际户籍登记的人口会有将近300万人的巨大缺口。
不过数据是这样显示的,本来公安部公布的户籍登记的新生儿数量,跟统计局统计的出生人口,本身就存在这样的落差。
所以,进行这样数据比对的时候,得统一口径。
不能用去年统计局统计的1465万人,跟公安部今年公布的1003万人进行对比,就得出今年出生人口一下子少了400万,这个降幅就有点太吓人了。
单从公安部的数据来计算的话,去年有户籍登记的新生儿数量是1179万人,今年是1003.5万人,同比下降14.9%。
这个下降比例虽然也很大,但至少没有从1465万人下降到1003.5万人,那么的夸张。
如果按照下降14.9%的比例计算,估计今年统计局给出的出生人口数据大概在1250万人左右。
一般按照往年的惯例,统计局给出的出生人口数据会在4月份公布,大家到时候可以关注一下是不是这样。
不过其实即使按照这样计算,今年的出生人口同比下降14.9%,也一样是很大的降幅。
我在去年也有写过一篇分析人口结构问题的文章,当时有不少朋友听惯了段子,认为去年疫情的居家隔离,会导致去年的生育率大增。
不过当时我就有跟大家讨论过这个问题,段子就只是段子,千万别把段子当真。
影响生育率的最重要因素,还是高房价、高教育、高医疗等诸多城市居住成本所导致人们生育率下降。
换句话说,实际上我们已经走上了日本的老路,实质性地陷入了“低生育率陷阱”。
所以,去年的生育率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大幅度增加,反而延续持续下滑的态势。
其实这个趋势确实还是蛮危险的。


从上图可以看到,本来2010年~2015年,我们的出生率还保持在一个比较平稳的状况。
但是2016年全面开放二孩后,虽然出生率有过短暂上升,但几乎只维持了一年,从2017年开始,我们的出生率就开始迅速下滑。
并且在2018年就跌破了近10年的均值1600万人的大关。


去年的1465万人,已经是很低了。
而今年继续下滑15%,进一步下探到了1250万人,这个下滑趋势还是比较严重的。
并且,如果按照公安部的有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人口来看的话,这个1003万人的新生儿数量,显得是更加严峻。
我之前也跟大家分析过,之所以我们当前的出生人口会出现这样断崖式下降,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当前生育的主力军,主要就是计划生育的那一代人,独生子女比较多。


从上图看到,我们过去这么多年的每年出生人口情况,可以有3波比较明显的婴儿潮。
其中在第二波婴儿潮之后,由于实行了计划生育,所以出生人口出现了大幅度下降,这个主要就是80后群体。
而我们可以看到,85年~90年,实际上也有过一波婴儿潮,是第三波婴儿潮。
第三波婴儿潮的出现是65年附近的第二波婴儿潮,也就是我们出生人口最多的那个年份,他们到了生育年龄。
65年出生的人,在85年刚好是20岁。
所以即使有计划生育,当时也出现了一波婴儿潮,但也因为有计划生育,第3波婴儿潮显得比较短暂,而且也没有第2波婴儿潮来得多。
在第三波婴儿潮之后,从90年开始,每年出生人口都是在持续下降,一直到现在。
我们可以很简单地推论一下,90年出生的人,今年已经是31岁了。
当前生育的主力军群体正是90年后,而我们从这个出生人口曲线可以很简单知道,90年之后的每年出生人口都在下降,换句话当前每年适龄生育的人口数量也会对应下降,这就会直接导致生育率必然断崖式下跌。


而且我们从中可以得出一个很明显的结论。
未来我国出生人口将持续下降,很难再出现大幅度增长。
因为当前每年适龄生育人群的数量在逐年递减,再叠加高房价的巨大压力,就会使得我们人口出生的压力,会比起日本还更要严峻。
这是因为,我们不但有高房价,而且计划生育对90后群体数量的骤减效果,也在90后到了生育年龄后被集中释放出来。
这是全世界范围内,极少遇到过的极其特殊情况。
没有人知道,这种出生人口骤然间大幅度下降,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所以当前每年出生人口出现这样骤降现象,根本原因有两个:
1、1985年的第三波婴儿潮正远离生育年龄,导致每年适龄生育人群数量骤减。
2、高房价、高教育、高医疗等三高成本问题,成为压在年轻人身上的三座大山,降低人们的生育率。
这两个原因里,大多数人对第二个原因比较清楚,毕竟是大家亲身所能体验到的,不过第一个原因,比较少人知道。
第一个原因是当前出生人口骤降比较立竿见影的主要原因,而第二个原因才是一个长期原因。
这个可以体现在2010年~2015年,虽然当时也面临高房价高教育的压力,但出生人口变化不大。
为何一直到2017年才开始这样骤然下降,并且还是在全面二孩的情况下出现这样骤降现象。
从上面分析我们就知道原因,因为90年开始的出生人口还是出现骤降。


从上图可以看到,1986年的我国生育率是达到上一个峰值,然后从1989年开始就出现大幅度下降。
而在2019年的时候,1989年出生的人就已经达到30岁了,开始逐步远离适龄生育年龄。
这是这两年每年出生人口出现断崖式下跌的主因。
并且,我们可以从中得出一个推论。
由于每年出生人口,是在2000年跌到一个谷底。
而2000年出生的人群,要到2030年才开始远离适龄生育年龄。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每年出生人口要一直持续下滑到2030年,才能在2030年的时候止住下跌趋势。
如果以2019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2020年出生1250万人,这样一个数据来计算的话。
未来十年的每年出生人口,有可能会进一步下滑到900万人左右才会止跌。
并且,我们按照这个逻辑去逆向推演的话,其实也可以很容易得出最适合全面放开二孩的年份,就是2010年。
因为从下图可知,我们的第三波婴儿潮是从1980年开始,在1986年达到峰值。


而1980年出生的人,在2010年已经是30岁了。
也就是说,2010年不但是全面放开二孩的最好时间,也是最后的时间。
而等到2016年的时候,1980年出生的人,已经36岁了,已经过了适合生育年龄。
这就导致第3波婴儿潮里大量有二孩生育意愿的人,会因为年龄大了,而不得不放弃生二孩的打算。
这是为什么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后,不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因为叠加了适龄生育人群数量骤减效应,导致每年出生人口仍然骤降。
不过反过来大家大家也可以这么思考,假如2016年没有全面放开二孩,那么现在的每年出生人口会更少。
所以实际上,2016年是全面放开二孩的最后时间节点,已经到了不得不放的地步了。
不过客观来说,即使2010年就全面放开二孩,虽然可以稍微延缓我们当前的人口危机问题,但并不能真正解决“低生育率陷阱”。
在高房价、高教育、高医疗这三高问题压在年轻人身上的情况下,越是城市化,就会越导致年轻群体生育意愿下降。
所以我们上面总结了,正是“适龄生育人群数量骤降”叠加“高房价”问题,才导致当前每年出生人口会出现如此严重骤降的问题出现。
如果上面这两个问题只有其中一个,还不至于这么严重,但二者叠加就显得情况尤为严峻。
而过去的问题,已经过去了,是没办法改变的。
所以“适龄生育人群骤降”的问题,是我们不可能改变的现状,我们不可能凭空多出一些适龄生育的人群。
因此,当前面对人口危机的问题,我们只能集中精力去解决“高房价”所带来的高昂养育成本问题,才有可能解决低生育率陷阱。
我也是去年才刚有了小孩,在有了小孩之后,我才发现养育孩子的花销确实是很大,对此有一个直观清晰的认知。
所以也难怪,现在人们生育意愿会这么低。
客观来说,低生育率陷阱,几乎是所有发达国家的通病,越是发达的国家越容易有这个问题。
本身,这是随着城市化集中的进程加快,所必然带来的结果。
越是城市化集中,就越容易催生高房价,也必然带来高昂的生活成本、教育成本,自然会增加小孩的养育成本,从而降低人们的生育意愿。
从目前情况看,这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或者说,发达国家本来也没打算解决这个问题。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西方国家的精英阶层一直比较流行这样一种看法,认为地球上的人口太多了,应该少一些。
特别是未来如果进入到第四次工业革命,随着智能化时代的到来,工业所需要的劳动力人口数量,将比现在大幅度减少,大量的就业岗位将被智能化所取代。
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发达国家会对解决低生育陷阱并不是那么热衷,甚至有点放任不管的意思,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从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带动生产力发展的情况看,越来越多人从事服务业是必然的趋势。
我以前也跟大家分析过,可能20年后,90%的就业人口都是服务业,都是在互相服务来服务去,在这种互相服务之中去创造价值,而实体经济恐怕只需要10%的人口就能够养活其他所有人。
这会导致,整个社会经济越发的“虚拟化”,娱乐业、文化业会更加发达,金融业也会更加发达。
这其实也已经是当前的一个趋势。
所以,其实低生育率也不是那么可怕。
只是我们当前应该避免出生人口骤降的速度过快,毕竟可以预见的将来,起码得十年后才有可能全面进入智能化时代。
在此之前,低生育率陷阱所带来的人口危机,还是会对我们经济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另外虽然越发达的国家,就越容易走低生育率陷阱。
但当前全球发展是不均衡的,仍然存在越穷的地方生育率越高的问题。
并且,一些宗教还有其他因素让一些族群特别热衷于生育。
这使得,在此消彼长之下,会容易这种“人口替代”的问题。
比如说,当前欧美等发达国家,都普遍存在的“少数族裔”正在成为“多数族裔”的过程。
也就是,并不是所有族群都集体低生育率,而是有的少生,有的多生,这就会带来矛盾和冲突。
不患寡患不均,在这个问题也是适用的。
其实这也是美国当前内部问题如此严重撕裂的根本原因之一。
本文来源于“大白话时事”。
只看该作者 92 发表于: 02-11
原因很多,有社会因素,有家庭因素,关键是近年来普遍的离婚现象随处可见。80后愿意生,是因为他们那代爸妈离婚相对比较少,家庭的幸福指数都比较高,父母愿意帮80后子女带孩子。90后不愿意生,那是因为他们能代的父母离婚率比较高,父母分开,90后生孩子,父母绑带的相对少一点,因为离婚多了,再婚也多,腾不出来帮你带,00后目前正享受着恋爱,回头估计更不想生了,因为这一代的父母离婚率更高。
只看该作者 93 发表于: 02-11
即便人口减少也要循序渐进地减少,而不是突然断崖式地下滑!
这才是国家着急的原因!!
只看该作者 94 发表于: 02-12
独生子女是最不人道的近视政策,祸国殃民!
计划生育一开始就应该规定一对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只看该作者 95 发表于: 02-13
回 鹤鸣九皋 的帖子
鹤鸣九皋:即便人口减少也要循序渐进地减少,而不是突然断崖式地下滑!
这才是国家着急的原因!! (2021-02-11 17:42) 

出生人口断崖式下降是近三十年前,最近三十年是中国发展的黄金时代
只看该作者 96 发表于: 02-13
看看肉食者怎样谋划中国的人口问题吧!
只看该作者 97 发表于: 02-13
房价那么高……即使计划生育完全取消也不可能要孩子。
而且更何况百万漕工衣食所寄,取消这项政策阻力也很大。
并且人口减少了,内卷也会缓解啊……
对政治的无知一半是由于对军事的无知。
只看该作者 98 发表于: 02-13
中国垃圾太多,再减少一半也没事儿。
中北海-主动承担部分中南海职能
只看该作者 99 发表于: 02-14
凤凰网发送
媒体:2020年出生人口降幅或超一成 未来几年恐跌破1000万
2021年02月14日 11:35:21
来源:第一财经
731人参与22评论
近期以来,出生人口数据广受关注,持续引发热议。

出生人口跌幅下滑或超一成

公安部近日发布的《二〇二〇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人。

数据发布后,有人对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数据,认为出生人口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不过,这种说法显然没注意到口径问题。毕竟,公安部公布的数据,不是全部当年出生人口,因为部分人还没有上户口,具体数量未知。

准确的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还要等国家统计局发布。2020年新生儿数据具体何时公布?此前,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人口普查是十年一次,第六次人口普查也是在11月份进行的,于第二年4月份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也将在4月份向全社会公布。”

而根据公安部发布的《二〇一九年全国姓名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同口径下,2020年比2019年减少了175.5万人,下降幅度约为14.9%。

目前不少地方已发布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降幅多在1~2成之间。比如,2020年银川出生人口下滑了11.89%,粤东潮州2020年活产儿数量同比下降了14.57%,粤西阳江2020年出生人口降幅为14.46%。浙江温州同比减少19.01%,县级市慈溪下滑约12.27%。

当然也有城市下降幅度大一些。如浙江的山区市丽水,全年出生22799人,比上年减少7041人,下降了23.6%。

不过,总体来说,15%左右的下降幅度谈不上是断崖式下滑。这是因为,一方面,2020年初暴发了疫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第一财经分析,疫情期间,大家都有很多不确定性,包括疫情到底啥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可以正常到医院检查等,所以疫情对生育存在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经过5年的时间,二孩效应已经逐渐弱化,因此出生人口继续走低也属正常。受全面二孩政策影响,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回升到1786万,是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数量最高的年份。但此后的2017年和2018年又出现了连续下降,分别为1723万和1523万。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1465万人,2020年出生人口继续下滑,也是二孩效应逐渐弱化的体现。

生育率跌破警戒线:未来几年出生人口可能跌破千万

尽管出生人口没有出现断崖式下滑,但我国早已拉响了低生育率的警报。在此前《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下称《建议》)辅导读本中,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撰写了《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一文。文章指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

从近四十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及近年来的结婚对数数据变化来看,未来的出生人口数量很可能呈现持续下降态势。总体上,当前生育的主力是23岁到35岁的群体,即1985~1997年出生的人群。从数据来,1985年到1997年,年出生人口都在2000万以上,其中最高峰的1987年甚至达到了2508万,1988年到1990年年出生人口都超过了2300万。1994年之后,年出生人口开始低于2100万。

1998年之后年出生人口开始低于2000万。其中,1999年仅为1826.5万。进入新世纪后,出生人口进一步走低。其中,2001年跌破了1700万,到2004年,只有1588万。

也就是说,未来几年,随着1998年至2003年出生的人群逐渐进入到婚育阶段,出生人口将不可避免地持续下滑。

表:近四十年来历年出生人口(单位:万人)



实际上,结婚人数也是一个重要参照。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各级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构共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346.9万对,不过在经历这一近十年的历史高位后,其后六年连续减少。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首次跌破1000万对,比2013年减少了400万对,下降了三成。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经济越发达、城市越大,结婚的年龄就相应推迟。比如北上广结婚的年龄都会比中小城市高。同时,城市化、生活水平提高后,生活道路选择也更加多元化,大城市选择不结婚的人很多。

2012年毕业于大连交通大学的李小姐说,大学宿舍6个女生,大多是1989、1990年的,至今还有一半的人没结婚。

总体上,结婚人数的持续减少,必然也会带动出生人口数量的下滑。按照当前的速度,几年后,我国年出生人口将很可能降至1000万人以内。

图:近十年结婚对数



让年轻人生得起,养得起

从历年出生人口来看,由于1962年后,我国进入到长达十多年的出生人口高峰期,因此最晚在两年后我国即迎来退休高峰期。退休高峰伴随着低出生育率,将进一步放大老龄化的压力。

《建议》提出,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提高人口素质。

针对生育压力大、生育意愿走低、出生率下降的趋势,近年来包括杭州、河南等不少地方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措施。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说,鼓励生育要落到实处,对准痛点,真正解决人们“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提高生育意愿必须要有一系列公共服务制度安排,要解决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要急年轻人之所急,想年轻人之所想,创造一个让年轻适龄人愿意结婚,愿意生孩子的环境。

以教育为例,丁长发说,现在生育和养育成本非常高,比如好一点的幼儿园学费远超大学,大城市里一个小孩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投入很大。因此,未来需要加大教育投入,加快补足教育等方面的短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