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70阅读
  • 3回复

[唐宋]唐陕虢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8-28

天宝十四载(755年),以陕郡、弘农郡置陕弘农防御使。
《通鉴》:初,杨国忠恶宪部尚书苗晋卿,安禄山之反也,请出晋卿为陕郡太守,兼陕、弘农防御使。晋卿固辞老病,上皇不悦,使之致仕。
《旧书》(苗晋卿传):属禄山叛逆,杨国忠 以晋卿有时望,将抑之,乃奏云:“宜以大臣镇东道。”遂出为陕州刺史、陕虢两州防御使。

是年,陕郡陷于安氏。
至德二载(757年):
《旧书》(肃宗纪):五月丁巳,贼将安武臣陷陕郡,民无遗类。

乾元元年(758年),改陕郡为陕州,弘农郡为虢州,华阴郡为华州,冯翊郡为同州。陕弘农防御使改为陕虢防御使,华阴防御使改为华州防御使,冯翊防御使改为同州防御使。是年,罢蒲州、同州防御使,以蒲州、同州、虢州置蒲同虢三州节度使,使治蒲州,虢州属蒲同虢三州节度使。陕虢防御使改为陕州防御使。
《旧书》(肃宗纪):九月庚午朔,右羽林大将军赵泚为蒲州刺史、蒲同虢三州节度使。

乾元二年(759年),罢陕州防御使、华州防御使,以陕州、华州及蒲同虢三州节度使所领虢州,置陕虢华节度使,兼潼关防御团练使,领陕州、虢州、华州,治陕州。
《旧书》(肃宗纪):三月丙申,以淮西节度副使来瑱为陕州刺史,充虢华节度、潼关防御团练等使。


乾元三年-上元元年(760年),更陕虢华节度使为陕西节度使,蒲同绛三州节度使所领同州来属,陕西节度使领陕、虢、同、华四州,兼潼关防御使,治陕州。
《旧书》(肃宗纪):四月戊午,以右丞萧华为河中尹、兼御史中丞,充同晋绛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
《旧书》(肃宗纪):四月己未,以陕州刺史来瑱为襄州刺史,充山南东道襄邓等十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庚申,以右羽林大将军郭英义为陕州刺史、陕西节度、潼关防御等使。
《旧书》(肃宗纪):闰四月甲子,杞王倕,可充陕西节度大使……
《旧书》(肃宗纪):八月己卯,以将作监王昂为河中尹,本府晋绛等州节度使。
由旧书知,同州自上元元年不属河中节度使,结合陕虢华节度使更为陕西节度使,推论同州当于是年属陕西节度使。


上元二年(761年),以陕西节度使所领同州、华州置同华等州节度使,治华州。陕西节度使改陕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领陕、虢二州,仍治陕州。
《旧书》(代宗纪):十月,乙酉,陕西节度使郭英乂权知东京留守。
《旧书》(代宗纪):宝应二年六月癸未,同华节度使李怀让检校工部尚书。
《华州刺史李公墓志铭》:充潼关关镇国军使同华等州节度使华州刺史,又兼御史中丞试殿中丞,寻拜御史大夫检校工部尚书,并兼旧务。
李怀让充华州刺史时即应为分同华建节之时,只能推论应在上元元年至宝应二年六月间,本帖暂系于上元二年(761年)。

广德元年(763年),陕州升为大都督府。陕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治陕州(大都督府)。
《会要》:广德元年二月(十月?),升为大都督府。

大历五年(770年),改陕虢等州节度观察等使为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仍领陕州、虢州,治陕州。
《旧书》(代宗纪):大历五年,正月辛卯,以陕州节度使皇甫温判凤翔尹,充凤翔、河陇节度使。三月辛卯,以京西兵马使李忠臣为凤翔尹,代皇甫温,温移镇陕州。
《唐德宗起陕州佛堂院壁诗》:大历七年陕虢观察使皇甫温刻。
据《唐德宗起陕州佛堂院壁诗》,大历七年前,陕虢已为观察使,或为大历五年皇甫温移镇有关,本帖暂将陕虢节度使降为都防御观察使系于大历五年。

大历十四年(779年),罢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陕州、虢州分隶它道。
《旧书》(德宗纪):六月辛酉,罢宣歙池、鄂岳沔二都团练观察使。陕虢都防御使,以其地分隶诸道。

建中元年(780年),复置陕虢防遏(御)使。

建中二年(781年),罢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陕州大都督府长史仍兼本州防御使。虢州所属无考。
《旧书》(德宗纪):正月丙巳,以兵部尚书、东都留守路嗣恭为(怀)郑汝陕河阳三城节度、东畿观察等使。
《旧书》(德宗纪):十一月丁丑,以商州刺史姚明敭为陕州长史、本州防御陆运使。

建中三年,又以陕州、虢州置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
建中二年,陕州属河阳东畿后,虢州所属无考。至建中四年,陕虢已为都防御观察使,故定在建中二年至四年间,复置陕虢都防御观察使;暂系在建中三年。

建中四年(783年),升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为陕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仍领陕州、虢州,治陕州。
《通鉴》:建中四年,十一月以张勤为陕虢节度使。
《通鉴》:贞元元年,六月,陕虢都兵马使达奚抱晖鸩杀节度使张勤。

贞元元年(785年),复陕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使为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仍领陕州、虢州,治陕州。
《旧书》(德宗纪):七月辛丑,以左散骑常侍李泌为陕州长史、陕虢都防御观察陆运使。

大和五年(831年),罢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等使,陕州、虢州兵马属本州防御使。
《旧书》(文宗纪):八月戊寅,以陕虢观察使崔郾为鄂岳安黄观察使。甲申,以中书舍人崔咸为陕州防御使。诏陕州旧有都防御观察使额宜停,兵马属本州防御使。
《会要》:其月敕。陕虢西去两京非远。唯管一郡。分置廉使。本因艰难。若四方少事。则旧制为便。其都防御观察使额。宜停。所管兵马使。属本州防御使。

开成元年(836年),复置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等使。
《旧书》(文宗纪):五月丁巳,以尚书右丞郑肃为陕虢都防御观察使。前罢观察,复置之。


中和三年(883年),升陕虢等州都防御观察处置等使为陕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仍领陕州、虢州,治陕州。
《新表》:中和三年,升陕虢防御观察使为节度使。

龙纪元年(889年),赐陕虢等州节度号“保义军”节度。
《新表》:龙纪元年,赐陕虢节度为保义军节度。

天祐元年(904年),升陕州大都督府为兴唐府。保义军节度、兴唐虢等州观察处置等使领兴唐府、虢州,治兴唐府。
《旧书》(昭宗纪):五月,癸巳,中书奏:准今年四月十一日赦文,陕州都督府改为兴唐府,其都督府长史宜改为尹,左右司马为少尹,录事为司录,陕县为次赤,余为次畿。从之。

附 新唐书·方镇表 误辨
《新表》载至德元载,置东畿观察使,领有陕州,不录。因据《旧书》(肃宗纪),乾元元年尚授李巨东畿采访处置使,《新表》至德元载置东畿观察使不符合常理,故不录。其所录领州亦以建中二年领州为模板(是年发生“四镇之乱”,各节镇领州混乱),不足信。

唐·陕虢镇方镇表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8 20:0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9-11
陕州升兴唐府的原因是什么?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9-11
回 夕阳西下 的帖子
夕阳西下:陕州升兴唐府的原因是什么? (2020-09-11 12:17) 

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唐昭宗李晔被宣武节度使朱全忠胁迫迁都洛阳,在陕州驻跸83天,抵达洛阳后,昭宗升陕州为兴唐府。至天祐四年,陕州一直保有兴唐府的名号,官制完备,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9-11
在唐朝时,陕州有三年的陪都时间,但是,这段历史极易被忽略。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唐昭宗李晔被宣武节度使朱全忠胁迫迁都洛阳,在陕州驻跸83天,抵达洛阳后,昭宗升陕州为兴唐府。至天祐四年,陕州一直保有兴唐府的名号,官制完备,功能齐全,是名副其实的陪都。

    驻跸陕州

    天祐年间,李晔成了藩镇争夺的香饽饽,朱全忠迫使昭宗迁都洛阳,挟天子令诸侯,最终赢得了战略主动。

    天祐元年二月乙亥(初十),昭宗驻跸于陕州,朱全忠自河中来觐见昭宗,昭宗引朱全忠入内室见何皇后。皇后说:“以后我们夫妇的性命就交给全忠了。”

    甲申年(二月二十九),昭宗立皇子李祯为端王,李祈为丰王,李福为和王,李禧为登王,李祜为嘉王。在陕州册封五位皇子为亲王,而册封礼制却是典型的首都功能。

    此时,控制陕州实权的是陕虢节度使朱简。光化三年,“梁祖表简为陕州留后,九月,天子授以旄钺”。朱全忠征战李茂贞途径陕州时,朱简投桃报李,“事之益谨”。昭宗驾临,朱简及时为百官献上体面官服,“朝容稍备”,他还“以迎奉功,迁检校侍中”。朱简也以同宗为名,抓住机会竭力投靠朱全忠。这样,朱简就成了朱全忠义子,改名朱友谦,后梁建立后,受封冀王。

    告难勤王

    昭宗在极度困厄中,曾两次秘密发出诏书,告难勤王。

    第一次以“御札”发出,告难于西川王建,王建装模作样挥师北上,联合李茂贞东进,仅仅到了兴平,遇到朱全忠的军队,未接战即退缩。王建拿鸡毛当令箭,开始私授官职,声称等到皇帝返回长安再奏报,实际上,昭宗播迁,“如寄珠于盗跖之门,往而不返”。无怪乎,《旧唐书》评价唐末藩镇,“五侯九伯,无非问鼎之徒;四岳十连,皆畜无君之迹”。

    之后,朱全忠盘查更加严密,昭宗改以绢帛诏书告急,声称到了洛阳,诏书敕令出自朱全忠,自己跟外界就完全隔绝。

    闰四月初三,昭宗离开陕州。初八,昭宗车驾到达谷水,朱全忠在新安迎驾,昭宗身边仅有的200余人遭到杀害,朱全忠预选200人乔装顶替,昭宗一开始不知道,“久而方察。自是,昭宗左右前后,皆梁人矣”。初十,昭宗抵达洛阳。十一,改元天祐,升陕州大都督府为兴唐府。五月二十九,正式完成建制。

    昭宗两次告难,终于有了回应,各路藩镇开始联合讨伐朱全忠。这是一场群雄逐鹿的围猎,中原“鹿”正肥,这肥“鹿”自然是昭宗皇帝,与此同时,朱全忠也加快了篡弑步伐。八月十一,经周密策划,朱全忠指使蒋玄晖、朱友恭、氏叔琮弑君。

    复降陕州

    天祐四年四月十八,朱全忠篡唐,改名朱晃,称帝,撤销京兆府,四月二十二,改元开平。宜升汴州为开封府,建名东都。其东都改为西都。

    对兴唐府复降为陕州大都督府,对此,主要典籍没有明确记载。《旧唐书》《新唐书》《天平寰宇记》模糊提及,“哀皇帝即位后,兴唐府复降为大都督府”。在《旧唐书》哀帝纪中,有“闰十二月乙亥,贬兴唐府少尹孙秘长流爱州,寻赐死”的记载,这表明至少在天祐三年闰十二月二十七仍有兴唐府建制。

    兴唐府极有可能在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被撤销。这样可以说,兴唐府从天佑元年闰四月十一至天祐四年(后梁开平元年)四月十八,一直作为唐王朝陪都存在了三年。

    之后,朱全忠卸磨杀驴,先后将爪牙蒋玄晖、朱友恭、氏叔琮、柳璨、张廷范嫁祸处死,又大杀朝臣,灭绝宗室,逐步完成篡代。开平二年二月,已被降为济阴王、软禁曹州的唐哀帝遭到弑杀。在现存文献中,充斥着对朱全忠的谩骂、污蔑,唐僖宗赐名“全忠”也被抹掉,改回朱温、朱三,乾化二年(公元912年)六月,后梁太祖朱温被亲子郢王朱友珪所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