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02阅读
  • 10回复

[唐宋]唐泽潞、相卫、昭义、邢洺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9-08

一、泽潞镇(756-780年)
开元十七年,以玄宗历试尝在潞州,置潞州大都督府。领潞、慈、仪、石、沁五州。
《元和郡县图志》(河东道四):开元十七年,以玄宗历试尝在此州,置大都督府。
《旧书》(玄宗纪):景龙二年四月,兼潞州别驾。
《旧书》(玄宗纪):开元十一年,春正月庚辰,幸并州、潞州……别改其旧宅为飞龙宫。
《旧书》(玄宗纪):开元二十年,冬十月辛卯,至潞州之飞龙宫。

开元十八年,仪州、石州还属并州大都督府。
天宝元载(742年),改潞州大都督府为上党郡大都督府。

天宝十四载(755年),令上党郡大都督府长史讨安氏叛军。

天宝十五载-至德元载(756年),以上党、高平、阳城三郡为上党节度使。
《旧书》(肃宗纪):至德二载九月丁丑,上党节度使程千里与贼挑战,为贼将蔡希德所擒。
《新表》:至德元载,置泽潞沁节度使,治潞州。

至德三载-乾元元年(758年),复上党郡大都督府为潞州大都督府,高平郡为泽州,阳城郡为沁州。上党节度使改为潞州节度使,领潞泽沁三州。是年九月,由关内节度使兼领,为关内潞州节度使。寻,罢领关内节度使,为潞沁节度使。

《旧书》(肃宗纪):乾元元年……八月……甲辰,上皇诞节,上皇宴百官于金明门楼。……关内节度使王思礼来朝……九月……庚寅,大举讨安庆绪于相州。命……关内潞州节度使王思礼……等九节度之师……
《旧书》(肃宗纪):乾元二年……四月丁酉朔,王思礼奏于潞城县东直千岭破贼万人……六月……丁亥,以兵部尚书、潞州大都督府长史、潞沁节度、霍国公王思礼兼太原尹,充北京留守、河东节度副大使。

上元二年(761年),为潞仪泽沁节度使,领潞、仪、泽、沁四州。旋,沁州改属河中,仪州改属河东。寻,沁州还属潞泽。
《旧书》(郭子仪传):二年二月,遂用子仪为朔方、河中、北庭、潞仪泽沁等州节度行营兼兴平、定国副元帅,充本管观察处置使。

宝应元年(762年),以潞泽怀三州置泽潞节度使,以陈、郑二州益之,为陈郑怀泽潞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领陈郑怀泽潞五州。沁州改属河东。
《旧书》(李抱玉传):固河阳,复怀州,皆功居第一,迁泽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代宗即位,擢为泽潞节度使、潞州大都督府长史,兼御史大夫,加领陈、郑二州,迁兵部尚书。

大历四年(769年),颍州来属,陈州别隶滑亳节度。为郑颍怀泽潞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领郑颍怀泽潞等五州。
《新表》:大历四年,滑亳增领陈州。

大历五年(770年),郑、颍改属泾原节度使。怀泽潞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领怀州、泽州、潞州。
《旧书》(段秀实传):既至其理所,人烟敻绝,且无廪食。朝廷忧之,遂诏璘遥管郑、颍二州,以赡泾原军,俾秀实为留后,二州甚理。
《旧书》(马璘传):以犬戎浸骄,岁犯郊境,泾州最邻戎虏,乃诏璘移镇泾州,兼权知凤翔陇右节度副使。复以郑、滑二州隶之。
《新表》:大历五年,颍郑二州皆隶泾原节度。

大历十一年(776年),怀泽潞节度观察留后兼领昭义军及礠邢节度观察留后。
《旧书》(李抱真传):居二年,转怀州刺史,复为怀泽潞观察使留后,凡八年。抱玉卒,抱真仍领留后。……复代李承昭为昭义军及礠邢节度观察留后,加散骑常侍。

建中元年(780年),罢领怀州。潞州大都督府长史充昭义军节度、泽潞礠邢观察处置等使。至是,泽潞镇、昭义镇并为一镇。
《旧书》(李抱真传):德宗即位,拜检校工部尚书,兼潞州长史、昭义军节度支度营田、泽潞礠邢观察使。
《旧书》(德宗纪):建中元年二月,癸丑,昭义军节度留后李抱真为本道节度使。

二、相卫镇(762-766年)、相州-昭义镇(766-780)
宝应元年(762年),置相卫洺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理相州。领相、卫、邢、洺四州。

永泰元年(765年),以相州滏阳、洺州邯郸、武安置礠州(是年于滏口之右故临水县城置昭义县,计四县),治滏阳。属相卫管内。至此,相卫节度使领相、卫、邢、洺、礠五州。
《元和郡县图志》:皇朝永泰元年重置,以河东有慈州,故此加“石”也。

大历元年(766年),更相卫节度使为昭义军节度使。昭义军节度使仍领五州。

大历十年(776年),相州及其属卫、邢、洺、礠四州陷于魏博田氏。是年,礠、邢二州复属昭义军节度。


大历十一年(776年),怀泽潞节度观察留后兼领昭义军及礠邢节度观察留后。
《旧书》(李抱真传):居二年,转怀州刺史,复为怀泽潞观察使留后,凡八年。抱玉卒,抱真仍领留后。……复代李承昭为昭义军及礠邢节度观察留后,加散骑常侍。

三、潞府-昭义镇(780-907)
建中元年(780年),罢领怀州。潞州大都督府长史充昭义军节度、泽潞礠邢观察处置等使。至是,泽潞镇、昭义镇并为一镇。
《旧书》(李抱真传):德宗即位,拜检校工部尚书,兼潞州长史、昭义军节度支度营田、泽潞礠邢观察使。
《旧书》(德宗纪):建中元年二月,癸丑,昭义军节度留后李抱真为本道节度使。
授王武俊李抱真官封并招谕朱滔诏》……潞州大都督府长史昭义军泽潞磁邢等州节度观察处置度支营田等使……
赈恤诸道将吏百姓等诏》……潞美军泽潞磁邢等州节度……

建中三年(782年),洺州降属,增领洺州。至此,昭义镇领泽潞礠邢洺五州。
《旧书》(德宗纪):三月……戊戌,田悦、洺州刺史田昂以城降。……
《通鉴》:闰正月,田昂以洺州降。
《通鉴》:会洺州刺史田昂请入朝,燧奏以洺州隶抱真,请玄卿为刺史,兼充招讨之副。

会昌四年(844年),昭义镇所领泽州改隶河阳。至此,昭义镇领潞礠邢洺四州。

《会要》:会昌四年九月,中书门下奏:“河阳近虽置制,土宇犹褊。泽州全有太行之险固,实为东洛之藩垣,将务远图,所宜从便,望割属河阳。”

中和二年(882年),昭义军留后孟方立以“潞险而人悍,数贼大帅为乱”,徙理所至邢州。

中和三年(883年),河东李克用以李克修取潞州。昭义遂分潞州昭义镇(潞州),邢州昭义镇(邢礠洺)。

光化二年(899年),泽州复属潞州昭义镇所领。昭义节度使领泽潞二州。

光化三年(900年),罢邢洺礠都团练观察使,昭义镇复领邢洺礠三州。

天祐三年(906年),礠州改为惠州。是年,宣武朱温守将丁会以泽潞降河东李克用,克用以嗣昭为留后。
《旧书》(哀帝纪):敕:"河中、昭义管内,俱有慈州,地里相去不远,称谓时闻错误,其昭义管内慈州宜改为惠州。"
《旧书》(哀帝纪):十二月,戊辰,李克用与幽州之众同攻潞州,全忠守将丁会以泽、潞降太原,克用以其子嗣昭为留后。

四、邢州-昭义镇(882-890)、邢洺镇(890-900年)

中和二年(882年),昭义军留后孟方立以“潞险而人悍,数贼大帅为乱”,徙理所至邢州。

中和三年(883年),河东李克用以李克修取潞州。昭义遂分潞府昭义镇(潞州),邢州昭义镇(邢礠洺)。

大顺元年(890年),河东李克用部取邢州,昭义四州咸属河东李克用。邢洺礠三州别置都团练观察使。

光化三年(900年),罢邢洺礠都团练观察使,昭义镇复领邢洺礠三州。

至唐末,河东李克用领有潞州,宣武朱温领有泽、邢、洺、惠四州。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1 11:08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9-08
李克用分开后,泽潞终于不跨太行山了。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9-08
忍不住将李德裕这篇《讨刘稹制》系于此帖:


讨刘稹制
门下:定天下者,致风俗于大同;安生人者,齐法度于画一。虽晋之栾赵,家有旧勋,汉之韩黥,身为佐命,至于干纪乱律,罔不枭夷,禁暴除残,古今大义。故昭义节度刘悟,顷居海岱,尝列爪牙,属师道阻兵,王师问罪,三面开网,一境离心,乘此危机,遂能归命。宪宗嘉其诚款,授以南燕,穆宗待以腹心,委之上党。招致死士,固护一方,逮于末年,已亏臣节。刘从谏生禀戾气,幼习乱风,因跋扈之资,以专封壤,恃纪纲之律,以袭兵符,暂展执圭之仪,终无上绶之请。隙驹为喻,魏豹始务于绝河;井蛙自居,孙述颇闻于恃崄。诱受亡命,妄作妖言,中伺朝廷,潜图左道。接壤戎帅,屡奏阴谋。顾苕卵之可矜,岂泉鱼之自察?暨乎沉痼,曾靡哀鸣,犹驻将尽之魂,恣行邪僻之志,罔或旧校,树立狡童。中使挟医,莫睹其朝服;近臣衔命,不入于垒门。逆节甚明,人神共弃。其赠官及先所授官爵,并刘稹在身官爵,并宜削夺。
成德军节度使王元逵,魏博节度使何宏敬,或姻连王室,或任重藩维,恳陈一志之诚,愿扬九伐之命。吴汉任职,受诏而初无办严;卜式朴忠,未战而义形于色。况成德军尝以骁骑横冲,首破朱滔,士气方酣,再回鲁阳之日,鼓音不息,三周不注之山。魏博军亦以大旆涉河,竟歼师道,建十二州之旗鼓,以列降人,削六十年之厉阶,尽归王化。士贾馀勇,军有雄心,必能禀酂侯之指纵,成葛亮之心伐。咨汝二帅,朕尤注怀。成德军节度镇冀深赵等州观察处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兼镇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驸马都尉云骑尉元逵宜守本官充北面招讨泽潞使,馀如故;魏博等州节度观察处置等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户部尚书兼魏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上柱国何宏敬守本官充东面招讨泽潞使,馀如故。
潞府曩者,烈祖在藩,先天启圣,符瑞昭晰,彩缋焕于泗亭,銮辂巡游,金石刻于代邸,实为可封之俗,久为仁寿之乡,艰难以来,颇著诚节,必非同恶,咸许自新。其昭义军旧将士及百姓等,如保初心,并赦而不问。昭义军旧大将等,如能舍逆效顺,以州郡兵众归降者,必厚加封赏。如能擒送刘稹者,别受土地,以振勋庸。其村乡百姓,如所在团结归顺者,亦加爵赏。刘悟下郓州旧将校子孙及刘从谏近招致将士等,喻以善道,宜听朕言。凡秉义立名,须明大顺,未有忠于所奉,上悖君亲。昔郤至有言:“受君之禄,是以聚党。”有党而争命,罪孰大焉?田横能得士心,人多致命,伏于海岛,莫敢猖狂,及汉高召之,奔走向阙。岂尝违拒汉使,留止田横?唯慕殉以成仁,不相挺而作乱。故得其主殁延殊宠,光显令名。尔等既有义心,宜思改悔,如能感喻刘稹,束身归朝,必当待之如初,特与洗雪,尔等旧校,亦并甄酬。
仍委陈夷行、刘沔、王茂元各务进兵,同力攻讨。其诸道进军,并不得焚烧庐舍,发掘丘墓,擒执百姓,以为俘囚。桑麻田苗,皆许本户为主,罪止元恶,务安生灵。於戏!藩维大臣抗疏于外,髦俊旧老昌言于朝,戒朕以祖宗之法,不可私一族,刑赏之柄,所以正万邦,宜用甲兵,陈于原野。虽朕以恩,不听,群臣以义固争,询自佥谋,谅非获已。布告中外,明体朕怀。主者施行。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09 23:28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9-09
论唐昭义镇,怎么能够忽略刘从谏刘稹父子。
中唐以后,由李抱真开创,地跨太行山东西、辖山西泽潞二州和山东邢洺磁三州的昭义镇,因为深入叛逆的河朔三镇,是唐室牵制河朔三镇的重要战略布点,同时也是行政区划原则之一“犬牙相入”以消弭割据分离因素的典范,曾经昭义镇在这方面的表现也堪称不孚众望,等到昭义节度使刘册谏病死,其子刘稹谋继立不成举兵反叛,最后唐室以“以毒攻毒”的方式,许一直叛逆不驯的成德魏博两镇自取邢洺磁三州,才得以敉平叛乱,也算是莫大的讽刺。
市应该是基层和适域的区划单位。
曾用名:境由心造
别名:精油,心境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9-10
据《赈恤诸道将吏百姓等诏》,可知约兴元元年,有潞美军泽潞磁邢等州节度……

为各史籍未载

暂认为两种可能:
一、昭义军改,旋复旧

二、潞州昭义军本军军号为“潞美军”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0 01:05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9-11
杜牧 上李司徒相公论用兵书

伏睹明诏诛山东不受命者,庙堂之上,事在相公。虽樽俎之谋,算画已定,而贱末之士,蒭荛敢陈。伏希舍其狂愚,一赐听览。
某大和二年为校书郎,曾诣淮西将军董重质,诘其以三州之众,四岁不破之由。重质自夸勇敢多算之外,复言其不破之由,是征兵太杂耳。遍征诸道兵士,上不过五千人,下不至千人,既不能自成一军,事须帖附地主,名为客军。每有战阵,客军居前,主人在后,势羸力弱,心志不一,既居前列,多致败亡。如战似胜,则主人引救,以为己功,小不胜,主人先退,至有歼焉。初战二年已来,战则必胜,是多杀客军,及二年已后,客军殚少,止与陈许、河阳全军相搏。纵使唐州军不能因雪取城,蔡州兵力亦不支矣,其时朝廷若使鄂州、寿州、唐州祇令保境,不用进战,但用陈许、郑滑两道全军,帖以宣、润弩手,令其守隘,即不出一岁,无蔡州矣。
今者上党之叛,复与淮西不同。淮西为寇仅五十岁,破汴州、襄州、襄城,尽得其财货,输之悬瓠,复败韩全义于溵上,多杀官军,四万馀人输辇财谷,数月不尽。是以其人味为寇之腴,见为寇之利,风俗益固,气焰已成,自以为天下之兵莫我与敌。父子相勉,仅于两世,根深源阔,取之固难。夫上党则不然,自安、史南下,不甚附隶,建中之后,每奋忠义,是以郳公抱真能窘田悦,走朱滔,常以孤穷寒苦之军,横折河朔强梁之众。贞元中,节度使李长策卒,中使提诏授与本军大将,但军士附者即授之。其时大将来希皓为众所服,中使将以手诏付之,希皓言于众曰:“此军取人,合是希皓,但作节度使不得,若朝廷以一束草来,希皓亦必敬事。”中使言:“面奉进旨,只令此军取大将授与节钺,朝廷不别除人。”希皓固辞。押衙卢从史其位居四,因潜与监军相结,超出伍曰:“若来大夫不肯受诏,某请且勾当此军。”监军曰:“卢中丞若肯如此,此亦固合圣旨。”中使因探怀取诏以授之,从史捧诏,再拜舞蹈。希皓回挥同列,使北面称贺,军士毕集,更无一言。从史尔后渐畜奸谋,养义儿三千人,日夕煦沫。及父虔死,军士留之,表请起复,亦只义儿与之唱和,其馀大将王翼元、乌重胤、第五钊等,及长行兵士,并不同心。及至被擒,乌重胤坐于军门,喻以祸福,义儿三千,一取约束。及河阳取孟元阳为之统帅,一军无主,仅一月日,曾无犬吠,况于他谋。以此证验,人心忠赤,习尚书一,可以尽见。
及元和十五年,授与刘悟,时当幽镇入觐,天下无事,柄庙算者议必销兵。雄健敢勇之士,百战千攻之劳,坐食租赋,其来已久,一旦黜去,使同编户,纷纷诸镇,停解至多,是以天下兵士闻之,无不忿恨。
至长庆元年七月,幽镇乘此首唱为乱。昭义一军,初亦郁咈,及诏下诛叛,使温起居造宣慰泽潞,便令发兵。其时九月,天已寒,四方全师未颁冬衣服,聚之授诏,或伍或离,垂手强项,往往谇语。及温起居立于重榻,大布恩旨,并疏昭义一军自七十馀年忠义战伐之功劳,安、史已还叛逆灭亡之明效,辞语既毕,无不欢呼。人衣裋褐,争出效命。其时用兵处处败北,唯昭义一军于临城县北同果堡下大战,杀贼五千馀人,所杀皆楼下步射搏天飞者,贼之精勇无不歼焉,贼中大震。更一月日,田布不死,贼亦自溃。
后一月,其军大乱,杀大将磁州刺史张汶,因劫监军刘承阶,尽杀其下小使,此实承阶侮媟一军,侵取不已。张汶随王承元出于镇州,久与昭义相攻,军人恶之。汶既因依承阶,谋欲杀悟自取,军人忌怒,遂至大乱,非悟独能使其如此。刘悟卒,从谏求继,与扶同者只郓州随来中军二千耳。其副倅贾直言入责从谏曰:“尔父提十二州地归之朝廷,其功非细,秪以张汶之故,自谓不洁淋头,竟至羞死。尔一孺子,安敢如此?”从谏恐悚,不敢出言。一军闻之,皆阴然直言之说。值宝历多故,因以授之,今才二十馀岁,风俗未改,故老尚存,虽欲劫之,必不用命。
伏以河阳西北,去天井关强一百里,〈关属泽州。〉关隘多山,井泉可凿,虽有兵力,必恐无功。若以万人为垒,下窒其口,高壁深壍,勿与之战。忽有败负,势惊洛师。盖河阳军士,素非精勇,战则不足,守则有馀。成德一军,自六十年来,世与昭义为敌,访闻无事之日,村落邻里,不相往来。今王司徒代居反侧,思一自雪,况联姻戚,愿奋可知。六十年相仇之兵仗,朝廷委任之重,必宜尽节,以答殊私。魏博承风,亦当效顺。然亦止于围一城,攻一堡,刊木堙井,系累稚老而已,必不能背二十城,长驱上山,径捣上党。
其用武之地,必取之策,在于西面。今者严紫塞之守备,谨白马之堤防,祇以忠武、武宁两军,以青州五千精甲,〈三齐兵,青州最劲。〉宣、润二千弩手,由绛州路直东径入,不过数日,必覆其巢。何者?昭义军粮尽在山东,泽、潞两州全居山内,土瘠地狭,积谷全无。是以节度使多在邢州,名为就粮,山东粮谷既不可输,山西兵士亦必单鲜,捣虚之地,正在于此。后周武帝大举伐齐,路由河阳,吏部宇文㢸曰:“夫河阳要冲,精兵所聚,尽力攻围,恐难得志。如臣所见,彼汾之曲,戍小山平,用武之地,莫过于此。”帝不纳,无功而还。后复大举,竟用㢸计,遂以灭齐。前秦苻坚遣将王猛伐后燕慕容伟,大破伟将幕容评于潞州,因遂灭之,路亦由此。北齐高欢再攻后周,路亦由此而西。后周名将韦孝宽、齐王攸常镇勋州玉璧城。〈今绛州稷山县是也。〉故东西相伐,每由此路,以古为证,得之者多。
以某愚见,不言刘稹终不能取,贵欲速擒,免生他患。昨者北虏才毕,复生上党,赖相公庙算深远,北虏即日败亡。傥使北虏至今尚存,沿边犹须转战,回顾上党,岂能计除。天下虽言无事,若上党久不能解,别生患难,此亦非难。自古皆因攻伐未解,旁有他变,故孙子曰:“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伏闻圣主全以兵事付于相公,某受恩最深,窃敢干冒威严,远陈愚见,无任战汗。某顿首再拜。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9-11
杜牧 上泽潞刘司徒书
今日轻重,望于几人,相位将权,长材厚德,与轻则轻,与重则重,将军岂能让焉。昔者齐盗坐父兄之旧将,七十年来,海北河南泰山,课赋三千里,料甲一百县,独据一面,横挑天下。利则伸,钝则满镞而不发,约在子与孙,孙与子,血绝而已。此虽使铁偶人为六军,取不孔易,况席征蔡之弊,天下消耗,燕蟠赵伏,用齐卜我。当此之时,一年不能胜,则百姓半流;二年不能胜,则关东之国孰知其变化也。将军一心仗忠,半夜兴义,昧旦而已齐族矣。疆土籍口,探出僭物重宝,仰关辇上,是以赵一摇,燕一呼,争来汗走,一日四海廓廓然无事矣。伏惟将军之功德,今谁比哉!是以初守滑台为尚书,守潞为仆射,乃作司空,乃作司徒,爰开丞相府,平章天下,越录躐等,骤得富贵。古今之人,亦将军止已矣。将军德于国家甚信大,国家复之于将军雅亦无与为大矣。
今者上党足马足甲,马极良,甲极精,后负燕,前触魏,侧肘赵。彼三虏屠囚天子耆老,劫良民使叛,衔尾交颈,各蟠千里,不贡不觐,私赡妻子,王者在上,此辈何也?今者上党驰其精良,不三四日与魏决于漳水西,不五六日与赵合于泜水东,萦太原,排飞狐,缓不二十日与燕遇于易水南。此天下之郡国,足以事区区于忠烈,无如上党者。明智武健,忠宽信义,知机便,多算画,攻必巧,战不负,能使万人乐死赴敌,足以事区区于忠烈,天下之人无如将军者。爵号禄位,富贵休显,宜驱三族,上校恩泽,宜出万死,以副倚注,天下之人亦无如将军者。是将军负天下三无如之望也。
始者将军赖齐,然后得禄仕,入卧内等子弟,一身联齐,累世之逆,卒境上争首,其恩甚厚,其势甚不便。将军以为大仁可以杀身,大忠不顾细谨,终探怀而取之。今者将军负三无如之望,上戴天子,四海之大,以为缓急,所宜日夜具申喧请,今默而处者四五岁矣。负天下之三无如者,宜如是邪?不宜如是耶?是以天下之小人,以为将军始者取齐,见利而动,今者安潞,见义而止。而若是,则天下利无穷,义有限,走无穷,背有限,则安可识之哉。其有识者则曰:不然,夫桓、文之霸也,先脩刑政,然后事事。近有山东士人来者,咸道上党之政,军士兵吏之详,男子亩,妇人桑,老者养,孤者庇,上下一切,罔有纰事。暨乎政庭,则将军不知尊,布衣不知卑。诸侯之骄久矣,是以高才之人,不忍及门;仁政不施久矣,是以暴乱不止。若此者,将军是行仁政,来高才,苟行仁政、来高才,若非止暴乱,尊九庙,峻中兴,复何汲汲如是邪!
在汉伯通,在晋牢之,二人功力不寡,一旦诛死,人岂冤之?苻秦相猛,将终戒视后祸,大唐太尉房公,忍死表止伐辽。此二贤当时德业,不左诸人,尚死而不已,盖以辅君活人为事,非在矜伐邀引为心也。伏惟将军思伯通、牢之所以不终,仰相猛、房公之所以垂休,则天下之人,口祝将军之福寿,目睹将军盛德之形容,手足必不敢加不肖于将军之草木,此乃上下万世,烈丈夫口念心祷而求者。今将军尽能有之,岂可容易而弃哉!
大唐二百年向外,叛者三十馀种,大者三得其二,小者亦包裹千里,燕、赵、魏、潞、齐、蔡、吴、蜀,同欢共悲,手足相急,陈刺死、帐下死、围悉死、伏剑死、斩死、绞死,大者三岁,小或一日,已至于尽死。曰忠曰义,则有父子同坛,兄弟继踵,论罪则曰有某功,论功则曰舍某罪。伏惟十二圣之仁,一何汪汪焉,天之校恶灭逆,复何一切焉。此乃尽将军所识,复何云云,小人无位而谋,当死罪。某恐惧再拜。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9-11
还能学历史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9-11
回 千千静听 的帖子
千千静听:还能学历史 (2020-09-11 08:13) 

相關的著作跟學術期刊蠻多的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09-11
回 晦象先生 的帖子
晦象先生:
据《赈恤诸道将吏百姓等诏》,可知约兴元元年,有潞美军泽潞磁邢等州节度……
暂认为两种可能:
一、昭义军改,旋复旧
二、潞州昭义军本军军号为“潞美军”
.......

三、后世传抄、制版时出现了错误或衍文。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09-11
回 夕阳西下 的帖子
夕阳西下:三、后世传抄、制版时出现了错误或衍文。
 (2020-09-11 10:34) 

有理。

另,台湾张正田先生《<新唐书·方镇表>考误——泽州还隶昭义军小考》将泽州还隶昭义时间定在857-859为误考。本帖不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