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20阅读
  • 6回复

[唐宋]唐盐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9-16
关内道方镇第九——盐州
按:盐州向不视为方镇,然余详查晚唐关内形势,参同、华、汝等州例,盐州应视为准“直属”州。本系列帖原定方镇第一至第八叙传统认知的关内八镇,故盐州列为“方镇第九”。


至贞元初,盐州前属灵州朔方镇。
贞元二年(786年)十一月,吐蕃陷盐州。
《旧书》(德宗纪):十一月辛丑,吐蕃陷盐州。

贞元三年(787年)六月,吐蕃驱盐民,毁州城。
《旧书》(德宗纪):六月,吐蕃驱盐、夏二州居民,焚其州城而去。城为吐蕃所毁,自是塞外无堡障,犬戎入寇,既城之后,边患息焉。

贞元八年(792年),下《城盐州诏》,迄至九年(793年)二月,城之,二旬而毕。其时,盐州仍隶灵州朔方镇所领。
《城盐州诏》:设险守国,《易象》垂文,有备无患,先王令典。况修复旧制,安固封疆,按甲息兵,必在於此。盐州地当冲要,远介朔陲,东达银夏,西接灵武,密迩延庆,保捍王畿。乃者城池失守,制备无据。千里亭障,烽燧不接;三隅要害,役戍其勤。若非兴集师徒,缮修壁垒,设攻守之具,务耕战之方,则封内多虞,诸华屡敬,由中及外,皆靡宁居。深惟永图,岂忘终食。顾以薄德,至化未孚,既不能复前古之封,致四夷之守,与其临事而重扰,岂若先备而即安。是用宏久远之谋,修五原之垒,使边城有守,中夏克宁。不有暂劳,执能永逸?宜令左右神策军及朔方河中绛邠宁庆兵马副元帅浑瑊、朔方灵盐丰夏绥银节度都统杜希全、邠宁节度使张献甫、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邢君牙、夏绥银节度使韩潭、鄜坊丹延节度使王栖曜、振武麟胜节度使范希朝,各於所部简择马步将士,合三万五千人,同赴盐州。左神策将军兼御史中丞张昌宜充右神策军盐州行营节度使,权知盐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杜彦光可盐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应所板筑及缘修城杂役等,宜共取六千人充。其馀将士,皆列布营阵,戒严设备,明加斥候,以警不虞。其修城板筑功役将士,各赐绢布有差。其盐州防秋将士,三年满与代,更加给赐,仍委杜彦光具名闻奏,悉与改转。其防遏将士等,毕事便令放归,仍赐布帛有差。其诸军吏士,都赐帛七千匹。朕情非为己,志在靖人。咨尔将相之臣,忠良之士,输诚奉国,陈力忘劳,克茂功勋,永安疆场。必集兵事,实惟众心,各相率励,以副朕意。
白居易《城盐州》:美圣谟而诮边将也(贞元壬申岁,特诏城之)
《通鉴》:邠志,(贞元)八年诏张公(献甫)议筑盐夏二城云云。白居易乐府城盐州注亦云,贞元壬申岁特诏城之。而实录在(贞元)九年二月,盖去岁诏使城之,今年而命杜彦光等而言之。
《旧书》(杜希全传):凡役六千人,二旬而毕。时将板筑,仍诏泾原剑南山南诸军深讨吐蕃以牵制之。由是板筑之时,虏不及犯塞。城毕,中外称贺。由是灵武银夏河西稍安,虏不敢深入。
《旧书》(德宗纪):九年十二月,壬戌,朔方灵盐节度副大使、太子少师、检校左仆射、馀姚郡王杜希全卒。

贞元十四年(798年)至贞元十九年(803年),盐州属夏州夏绥镇。详见http://xzqh.info/lt/read.php?tid=164472

贞元十九年(803年)至元和二年(807年),盐州为直属州。见下。

元和二年(807年)至长庆四年(824年),盐州属灵州朔方镇。

长庆四年(824年)至大和六年(832年),盐州属夏州夏绥镇。详见http://xzqh.info/lt/read.php?tid=164472

大和六年(832年)至大中时,盐州复属灵州朔方镇。

大中时,盐州加防御使,当为(准)直属州。见下。

一、(直属)盐州 803-807年
贞元十九年(803年),盐州为直属州。其兵马为神策军。
《旧书》(德宗纪):十一月戊寅朔,以盐州兵马使李兴干为盐州刺史,许专达于上,不隶夏州。
《册府元龟》:李兴翰为盐州兵马使,贞元十九年以为盐州刺史保塞军使左神策行营兵马使,其剑南东川西川兵在州者皆俾兴翰主焉。盐州军使便宜得专达於上,盐州自此不隶夏州。

元和二年(807年),盐州改属灵州朔方镇。即革近制任边将。
《册府元龟》:元和二年四月甲子,以尚书右仆射伊慎代范希朝为右金吾卫大将军,以希朝代李栾为灵州长史充朔方灵盐节度,仍进位检校司空。以右神策、盐州、定远三镇兵马隶焉,所以革近制任边将也。
《旧书》(宪宗纪):四月甲子,以右金吾卫大将军范希朝为检校司空、灵州长史、朔方灵盐节度使。

二、(直属)盐州 849年-907年?

大中三年(849年),盐州当为直属州。至大中十一年前,加防御使,为盐州防御使。
《旧书》(五行志):大中三年十月,京师地震,振武、天德、灵武、盐、夏等州皆震,坏军镇庐舍。
《唐陆耽墓志》:盐州乌池, 利滋边食, 是时羌族盗左, 朝廷病之, 思得一人, 付其事。皆曰无如陆比。公至, 口相口相视曰:五原济矣!” 上诏公别殿, 与语, 公剖擘精悉。翌日, 授太子少詹事, 圏乌池制置。及还, 拜盐州刺史、御史中丞兼度支乌池榷税使。到数月, 威凛惠滂, 虏辈感伏, 筑三城鸟池畔, 实以戎卒, 羌望见缩颈远遁。公以州在御遏地, 不宜库陋, 命廓衙门、峻军城, 巍嵬坚完, 势益以壮。开挽粮旧道, 往来坦坦。前以道梗,商惧不至, 州人懦者馁死, 壮者族逃。及是, 寄声相呼, 负挈来复, 皆曰:“ 微中丞,吾其为他土之鬼矣。制加右散骑常侍, 益其衔曰防御使。盐榷寖复, 年减省供布之端, 帛之匹者九十万。宰臣累陈其事, 上曰:“ 天下有土者, 得如圓人, 吾复何虑!当以一节镇赏之。数月, 擢为泾原节度使、检校左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始即路,疾弥, 舆至邠,二曰薨, 实大中十一年九月廿五日, 享年六十二。
《旧书》(宣宗纪)十一年,朔方灵武定远等城节度使、朝散大夫、检校左散骑常侍、灵州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刘潼为郑州刺史,驰驿赴任,以给边兵粮不及时也。盐州防御押蕃落诸军防秋都知兵马使、度支乌池榷税使、检校右散骑常侍、盐州刺史、上柱国、赐紫金鱼袋陆耽代简求为泾原节度使。
大中后,灵州节度使常简作灵武节度使,几无灵盐节度使记载。暂推定至大中三年,最后出现灵盐节度的时间为会昌三年,暂录此备考。


盐州防御使所兼领使职:
  1. 押蕃落使
  2. 诸军防秋都知兵马使
  3. 度支乌池榷税使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8 20:29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9-16
本帖比较武断一些,请指教。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9-17
《旧书》有灵盐朔方节度使李公度。
《旧书》有朔方节度使唐弘夫,《沙州伊州地志》则作灵盐节度使唐弘夫。
《旧书》有灵武节度使韩逊,《五代史》有:韩逊,当唐末据有灵盐,唐以为节度使。
韩氏三代(有人说是四代)据灵州,朔方使、灵州使、灵盐使均驻灵州。也就是说,晚唐的朔方使、灵武使、灵盐使可能都只是朔方灵盐使的简写。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9-17
回 夕阳西下 的帖子
夕阳西下:《旧书》有灵盐朔方节度使李公度。
《旧书》有朔方节度使唐弘夫,《沙州伊州地志》则作灵盐节度使唐弘夫。
《旧书》有灵武节度使韩逊,《五代史》有:韩逊,当唐末据有灵盐,唐以为节度使。
韩氏三代(有人说是四代)据灵州,朔方使、灵州使、灵盐使均驻灵州。也就是说,晚唐的朔 .. (2020-09-17 10:54) 



后梁开平三年(909年)六月,朔方节度使韩逊率朔方军攻占盐州,斩杀盐州刺史李继直等六十二人,"至是,灵、盐遂复合为一镇"。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前天 18:09
会要:大中三年十一月。京师地震。振武。天德。灵武。夏州。盐州。皆奏地大震。坏军城庐舍。云迦镇使。及荆南押防秋兵马小使。并压死。傔卒死者数十辈。

再明确大中时盐州属直属州。

咸通后再考。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昨天 01:47

鹽州監軍使
大中十二年(859年)《新唐書·宣宗紀》:十二年三月,鹽州監軍使楊玄价殺其刺史劉皐。
大中十三年(860年)《唐故靈州監軍使正議大夫行內侍省內府局令員外置同正員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吴公墓誌銘》 :至(大中)十三年七月十日,除鹽州監軍使,加正議大夫。

鹽州防禦使
大中十一年(858年)《舊唐書·宣宗紀》:以鹽州防禦押蕃落諸軍防秋都知兵馬使、度支烏池榷稅等使、檢校右散騎常侍、鹽州刺史、上柱國、賜紫金魚袋陸耽代簡求為涇原節度使。
大中十一年(858年)《唐故四鎮北庭行軍涇原渭武等州節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中散大夫檢校左散騎常侍使持節涇州諸軍事兼涇州刺史御史大夫上柱國賜紫金魚袋贈工部尚書吳郡陸公墓誌銘 》:鹽州烏池, 利滋邊食, 是時羌族盜左, 朝廷病之, 思得一人, 付其事。皆曰無如陸比。公至, 口相口相視曰:“五原濟矣!” 上詔公別殿, 與語, 公剖擘精悉。翌日, 授太子少詹事, 圏烏池制置。及還, 拜鹽州刺史、禦史中丞兼度支烏池榷稅使。到數月, 威凜惠滂, 虜輩感伏, 築三城鳥池畔, 實以戎卒, 羌望見縮頸遠遁。公以州在禦遏地, 不宜庫陋, 命廓衙門、峻軍城, 巍嵬堅完, 勢益以壯。開挽糧舊道, 往來坦坦。前以道梗,商懼不至, 州人懦者餒死, 壯者族逃。及是, 寄聲相呼, 負挈來複, 皆曰:“ 微中丞,吾其為他土之鬼矣。”制加右散騎常侍, 益其銜曰防禦使。鹽榷寖複, 年減省供布之端, 帛之匹者九十萬。宰臣累陳其事, 上曰:“ 天下有土者, 得如圓人, 吾複何慮!當以一節鎮賞之。”數月, 擢為涇原節度使、檢校左散騎常侍兼御史大夫。始即路,疾彌, 輿至邠,二曰薨, 實大中十一年九月廿五日, 享年六十二。
大中末-咸通初(約860-861年)《故鹽州防禦使王縱追述碑》:宣宗皇帝以河隴陷戎,祖宗遺憤,將謀恢復,翹注忠賢。又屬鹽州守臣政失人和,釁連羌部,雅重專城之選,仍當錯節之難。公簡在宸衷,對於便殿。伏波強記,備述山川。充國勇行,請圖方略。仍授鹽州防禦使檢校常侍。凋殘之後,輯睦維艱。虜交未固于解仇,漢爵已頒於款塞。兵農競勸,夷夏肅齊。既而間使行邊,飛章言狀,上乃臨軒歎激,累詔褒揚,獨授中規,希其重任。繕魯州之堅壘,食力兼儲。資隴右之威聲,墟郊漸辟。和薰獷俗,惠洽惸婺。已彰拓境之勤,即議疏封之賞。方延渥澤,別立雄藩。而運郁時來,福虧冥報。連中峰而嶽裂,襲右將以星沈。色慘朝端,悼深宸極。雖荊州罷市,衡紀屢遷,而蜀郡奉祠,歌謠未息。古之遺愛,無以加焉。鹹通三年三月三日薨,享年六十八。
乾符二年(875年)《唐董釗父董君及母高氏墓誌》 :鹽州防御諸軍事押衙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賓客董铨。
乾寧光化間《授鹽州刺史李太直充本州防禦使制》:敕。有土之寄,帶夫(一作虜)鄣者,不其難乎?鞠旅所以謹提防,揚威所以遏淫蕩。試材既可,正秩無疑。具官李太直,昔爾伯氏,嘗居五原。以塤篪相和之勞,致邊境無虞之樂。而天倫有戚,戎律可歸。乃自人情,繼臨軍政。勇則匪怒,智必好謀。知金湯不在乎城池,而耳目不專於旗鼓。勤于宣力,別用壯心。去假守之舊名,當諸侯之高位。更圖善最,無恃寵休。勿使漢家,獨稱魏尚。可依前件。

都督鹽州諸軍事·鹽州刺史
貞元十八年(802年)《唐故相州臨河縣尉張府君墓誌銘》 :次曰延訓,鹽州功曹參軍。
中和五年(885年)《唐故淮南進奉使檢校尚書工部郎中兼御史中丞賜緋魚袋會稽駱公墓誌銘》 :適前鹽州兵曹參軍王浚。
註:唐制,都督府僚佐稱“某曹參軍事”,州僚佐稱“司某諸軍事”,此二墓誌可證鹽州確為下都督府。


附:
靈威節度
大中七年(853年)《□□秘書郎馮府君墓誌銘》 :府君大中六年以進士登第。明年,試秘書省校書郎,充靈威節度掌書記。
廣明元年(880年)《唐故昭義軍節度右衛馬軍使靈威行營都虞候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賓客兼監察御史上柱國南陽張府君廬江郡何氏夫人祔葬墓詩銘》 :昭義軍節度右衛馬軍使靈威行營都虞候。
景福元年《新唐書·地理志》:景福元年,靈威節度使韓遵表為州。



故由上知,鹽州為直屬州之理由:
  1. 鹽州防禦使同置有監軍使,支郡罕有監軍使;
  2. 鹽州有直奏專達朝廷,由上《陸耽墓誌》及《王縱追述碑》可知,其均可直奏唐廷,其任免亦非靈州朔方推薦,而由中樞任命;
  3. 由舊書載鹽州刺史之遷轉,皆為藩鎮,故視之為藩鎮;
  4. 大中七年至晚唐,更多原始資料稱“靈州”節度使為“靈威節度使”,可見此時朔方轄區已逐步轉向“靈、威、雄、警”等州。

鹽州“直屬”之理由:
  1. 地當衝要:“鹽州地當衝要,遠介朔陲,東達銀夏,西接靈武,密邇延慶,保捍王畿。”《城鹽州詔》
  2. 鹽池之利:“鹽州烏池, 利滋邊食”。
  3. 党項之患:“羌族盜左, 朝廷病之”,“釁連羌部”。

鹽州第二次直屬時間之上限:
當在會昌-大中間,會昌三年後,大中三年前,其時無考。本人推論概在會昌四、五年,時党項之亂,當復鹽州直屬以彈壓。
咸通後至唐末是否復屬靈州,無考。但於五代初,鹽州刺史為李茂貞所署,當認為鹽州一直與靈州不為一鎮。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9 02:25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昨天 02:28
日本學者日野開三郎在其《藩鎮體制之直屬州》一文,亦認為鹽州為直屬州,可惜只言貞元元和事,未能詳考後期變遷。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0-09-19 10:56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