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93阅读
  • 4回复

[河北]藁城飞地“半道里”标绘入藁城政区图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1-11
7月1日建党日,很有意义的一个日子,烈日当空,天气晴朗。地名办张巧素和谷锁林同志与西关镇张立亚、大王村孙云英、马建武同志一行5人前往大王村东北十几里处的藁城飞地“半道里”现场踏勘,标绘藁城政区图。



第一站西关镇政府,西关镇民政带领我们前往西关镇大王村查阅飞地资料。第二站西关镇大王村委会,村干部带领我们一行5人前往新乐、定州边界处“半道里”现场勘察。第三站藁城飞地“半道里”,大王村干部联系租种藁城飞地的新乐苏仙庄(也写作苏先庄)村民、定州廉台村(也写作连台村)村民一起,顶着炎热酷暑现场定位走地形;第四站省测绘局,当天下午地名办工作人员马不停蹄前往省测绘局制图院标绘地图
制图院负责藁城政区图标绘的工作人员李雪同志参照大王村半道里飞地资料与现场定位资料,在藁城政区图上标示“半道里”示意性图形(具体位置在新乐南苏村通往定州廉台村途中新乐苏仙庄与定州廉台边界处)。自此藁城飞地在藁城政区图上有了一席之地,不会因被人们遗忘而慢慢流失了。
相关链接
藁城飞地县志记载
在定州市连台村(也写作廉台村)境内,有藁城大王村的两块对角连片耕地,共41.9亩,人称“半道里”。当时土地管理局协同原户主孙老死(大王村人)亲临其地进行了考证。
早在20世纪初,孙老死的祖父带着几个儿子,给定县连台村大地主扛长工。那里地广人稀,地主有意少给工钱,用沙薄漏地抵顶。到民国19年(1930)抵顶地达十几块,共计68亩,并立有地契文书。孙老死的祖父在那里盖房居住、耕种,老死兄弟4人降生在这里。由于地薄产微,不能养家糊口,两位叔叔便到张家口去当烧窑工。此地因被定县、新乐县土地所围,距家乡大王村较远,当时孙家祖孙三代吃了不少苦头。藁城解放后,人民当家做主人,“受气”的情况得以改变,他们在那块土地上一直单干到60年代中期。
1966年,孙老死兄弟4人被大王村干部接回村,参加了人民公社,土地及文书交归大队。那里的12间房拆回9间,留下3间,派几位单身汉到那里居住耕种。因地块零碎分散,不便耕作,大王大队先后同新乐县南苏村、定县连台村协商调换,由远换近,由多换少,再加之四邻蚕食,仅剩下41.9亩。1982年大王村将其地承包给定州连台村和新乐苏先庄各一户农民,每年交承包费1000元,以后又续签承包合同。
这块地位于新乐县南苏村通往定州连台村途中,故那里的人们习惯称此地(因当时有房屋土地,已经形成小村落自然实体)为“半道里”。“半道里”耕地经过大王村近20年的改造培肥,已由薄地变沃土,旱地变水田,年年高产丰收。
“半道里”地块,还在“合作化”后与连台、苏先庄(也写作苏仙庄)调整并划定界限,立下了字据。1991年元月19、20日,大王村干部邀连台和苏先庄村干部到“半道里”共同丈量,复查界限,并绘图签名,加盖指印公章,分別留存。大王村并报藁城市土地管理局存档。(发布时间:2020-08-29    来源:掌中藁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1-11
早在20世纪初,孙老死的祖父带着几个儿子,给定县连台村大地主扛长工。那里地广人稀,地主有意少给工钱,用沙薄漏地抵顶。

这么说,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块地行政上应该属于定州市廉台村,所有人是藁城区的孙家,地主把土地给孙家,并不能改变土地的行政区划。

定州市政府不做为,应该属于定州。
这块土地现在属于哪里管理?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1-11
还是不要跟藁城了,“高风险地区”有啥好的?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1-11
孙老死这是人名字吗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1-12
回 oneman 的帖子
oneman:
这么说,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块地行政上应该属于定州市廉台村,所有人是藁城区的孙家,地主把土地给孙家,并不能改变土地的行政区划。
.......

但是历史上的小块飞地、插花地,往往就是这么来的。
在古代,属人籍比属地籍更重要一些。因为很多地是没有确权的。

当然,战乱、饥荒逃亡等也容易导致很多小块飞地、插花地的消失。

我记得有个中篇小说,名字不太记得了,就涉及这事。说的是文革时期的一家,有个没有血缘的舅舅(后妈改嫁后生的儿子)来投奔,因为那时穷,又没有血缘,加上这舅舅年幼没有形成劳动力,所以很不受待见,最后饿死了,找个荒山埋了。改开后,这个荒山确权,两村争地,这家所在的村赢了,原因就是这个村有个人埋在这儿了。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