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18阅读
  • 5回复

[唐宋]唐涇原鎮(彰義軍)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2-20




關內道方鎮第五——涇原鎮
大曆三年(768年),罷邠寧鎮,所領邠州、寧州、慶州改隸朔方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等使,涇州、原州置鎮,兼領四鎮北庭行營節度使。涇州復置保定縣。於靈台之百里城置行原州,以(涇州)靈台、良原縣戶合置。
大曆五年(770年),遙管鄭、潁二州,為四鎮北庭行營節度兼涇原潁鄭等節度觀察使。註:涇原鎮於大曆三年十二月方下詔建鎮,尋大曆五年遙管鄭潁二州,考慮古時交通之不便,不應視作明顯時序差。
《邠志》(《通鑒》引):初,吐蕃既退,諸侯入覲。是時馬鎮西以四鎮兼邠甯,李公軍澤潞以防秋軍周至。丞相元公載使人諷諸將使責己曰: “今四郊多壘,中外未寧,公執國柄有年矣,安危大計,一無所聞,如之何?”載曰: “非所及也。”他日又言,且曰: “得非曠職乎?”載莞然曰: “安危系于大臣,非獨宰臣也。先王作兵,置之四境,所以禦戎狄也。今內地無虞,朔方軍在河中,澤潞軍在周至,遊軍伺寇,不遠京室,王畿之內,豈假是邪! 必令損益,須自此始。故曰非所及也。”郭、李曰: “宰臣但圖之。”載曰: “今若徙四鎮於涇,朔方於邠,澤路於岐,則內地無虞,三邊有備,三賢之意何如?”三公曰:“惟所指揮。”既而相謂曰: “我曹即為所冊,得無行乎?”十二月,詔馬公兼領涇原,尋以鄭潁資之; 李公兼領山南,猶以澤潞資之; 郭公兼領邠寧,亦以河中資之。三將皆如詔。
《馬公別傳》:馬公朝于京師,以公掌留事。馬璘懇奏,請以邠、甯、慶三州讓副元帥子儀,令以朔方、河中之軍鎮之,自帥四鎮、北庭之眾,遷赴涇州,將以拓境。代宗壯而許之。十二月二日,朝廷以馬公璘為涇原節度使。
《舊書·代宗紀》:十二月己酉,以邠寧節度使馬璘為涇原節度,移鎮涇州,其邠寧割隸朔方軍。邠州將吏以燒馬坊為亂,兵馬使段秀實斬其凶首八人,方定。
《大唐故四鎮北庭行營節度兼涇原潁鄭等節度觀察使尚書左僕射扶風郡王贈司徒馬府君(璘)墓誌銘》:暨移鎮涇州,復紹邠政,加拜工部尚書又檢校左僕射知省事,改封扶風郡王。仍以潁鄭二州供其軍實。
《舊書》(段秀實傳):既至其理所,人煙敻絕,且無廩食。朝廷憂之,遂詔璘遙管鄭、潁二州,以贍涇原軍,俾秀實為留後,二州甚理。
《舊書》(馬璘傳):以犬戎浸驕,歲犯郊境,涇州最鄰戎虜,乃詔璘移鎮涇州,兼權知鳳翔隴右節度副使。複以鄭、滑二州隸之。
《舊書》(郭子儀傳):時議以西蕃侵寇,京師不安,馬璘雖在邠州,力不能拒,乃以子儀兼邠甯慶節度,自河中移鎮邠州,徙馬璘為涇原節度使。
《通鑒》:元載以吐蕃連歲入寇,馬璘以四鎮兵屯邠寧,力不能拒,……乃與子儀及諸將議,徙璘鎮涇州,而使郭子儀以朔方兵鎮邠州,曰: “若以邊土荒殘軍費不給,則以內地租稅及運金帛以助之。”諸將皆以為然。
《冊府元龜·外臣部》:時朝議以馬璘孤軍在邠州,不足捍蔽,遂徙郭子儀軍自河中居邠,仍兼邠甯節度使,令馬璘居涇。
《冊府元龜·帝王部》:代宗以犬戎浸驕,歲犯郊境,涇州最邊戎寇,乃詔璘移鎮涇州,為涇原節度使、涇州刺史、四鎮北庭行營節度使如故,複以鄭、潁二州隸之。
《新書》(地理志):涇州……保定,上。本安定,至德元載更名,廣德元年沒吐蕃,大曆三年復置。……原州平涼郡,中都督府,望。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於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涼。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廣明後復沒吐蕃,又僑治臨涇。
《冊府元龜》:舊於百里城距涇、原州南九十裡,分靈台、良原二縣戶合置行原州,百姓少而在內地。……

大曆八年(773年),“馬璘自涇州襲吐蕃輜重于潘原,敗之”。唐“西境極于潘原”,吐蕃“防戍在摧沙堡”,“原州界其間”。元載請戍原州,未許。後,潘原復陷。
《舊書》(元載傳):節度寄理於涇州。大曆八年,蕃戎入邠寧之後,朝議以為三輔已西,無襟帶之固,而涇州散地,不足為守。載嘗為西州刺史,知河西、隴右之要害,指畫於上前曰:「今國家西境極于潘源,吐蕃防戍在摧沙堡,而原州界其間。原州當西塞之口,接隴山之固,草肥水甘,舊壘存焉。吐蕃比毀其垣墉,棄之不居。其西則監牧故地,皆有長濠巨塹,重複深固。原州雖早霜,黍稷不藝,而有平涼附其東,獨耕一縣,可以足食。請移京西軍戍原州,乘間築之,貯粟一年。戎人夏牧多在青海,羽書覆至,已逾月矣。今運築並作,不二旬可畢。移子儀大軍居涇,以為根本,分兵守石門、木峽、隴山之關。北抵于河,皆連山峻嶺,寇不可越。稍置鳴沙縣、豐安軍為之羽翼,北帶靈武五城為之形勢。然後舉隴右之地以至安西,是謂斷西戎之脛,朝廷可高枕矣。」兼圖其地形以獻。載密使人踰隴山,入原州,量井泉,計徒庸,車乘畚鍤之器皆具。檢校左僕射田神功沮之曰:「夫興師料敵,老將所難。陛下信一書生言,舉國從之,聽誤矣。」上遲疑不決,會載得罪乃止。
《讀史方輿紀要》:馬璘自涇州襲吐蕃輜重于潘原,敗之。

大曆十四年(779年),潁州改隸永平軍節度使。

建中二年(781年),鄭州改隸永平軍節度使。

建中四年(783年),唐、吐蕃清水會盟。盟約:今國家所守界:涇州西至彈箏峽西口,……,為漢界。蕃國守鎮在蘭、渭、原、會,西至臨洮,又東至成州,……,為蕃界。
《舊書》(吐蕃傳):唐有天下,恢奄禹跡,舟車所至,莫不率俾。以累聖重光,歷年為永,彰王者之丕業,被四海之聲教。與吐蕃贊普,代為婚姻,固結隣好,安危同體,甥舅之國,將二百年。其間或因小忿,棄惠為讎,封疆騷然,靡有寧歲。皇帝踐祚,愍茲黎元,俾釋俘隷,以歸蕃落。蕃國展禮,同茲恊和,行人往復,累布成命。是必詐謀不起,兵車不用矣。彼猶以兩國之要,求之永久,古有結盟,今請用之。國家務息邊人,外其故地,棄利蹈義,堅盟從約。今國家所守界:涇州西至彈箏峽西口,隴州西至清水縣,鳳州西至同谷縣,暨劒南西山大渡河東,為漢界。蕃國守鎮在蘭、渭、原、會,西至臨洮,東至成州,抵劒南西界磨些諸蠻,大渡水西南,為蕃界。其兵馬鎮守之處,州縣見有居人,彼此兩邊見屬漢諸蠻,以今所分見住處,依前為定。其黃河以北,從故新泉軍,直北至大磧,直南至賀蘭山駱駝嶺為界,中間悉為閒田。盟文有所不載者,蕃有兵馬處蕃守,漢有兵馬處漢守,並依見守,不得侵越。其先未有兵馬處,不得新置,并築城堡耕種。今二國將相受辭而會,齋戒將事,告天地山川之神,惟神照臨,無得愆墜。其盟文藏于宗廟,副在有司,二國之成,其永保之。

貞元二年(786年),“吐蕃寇涇、隴、邠、寧數道”。
語見《舊書》(吐蕃傳)

貞元三年(787年),“渾瑊與尚結贊會於平涼”,並遭劫盟。七月,“遣決勝軍使唐良臣以衆六百人戍潘原堡”。九月,潘原復陷,“詔唐良臣自潘原戍百里城”。是時,“涇州之西,唯有連雲堡每偵候賊之進退,及是堡陷,涇州不敢啟西門,西門外皆為賊境”。十月,吐蕃“修故原州城,其大衆屯焉”。

語見《舊書》(吐蕃傳)

貞元四年(788年),涇州復置良原縣。
《舊書》(德宗紀):貞元四年春正月,丁未,隴右李元諒築良原城。
《舊書》(德宗紀):貞元九年十一月辛卯,華州潼關鎮國軍、隴右節度使李元諒卒於良原,以其部將阿史那敘統元諒之衆,戍良原。
《新書》(地理志):良原,上。興元二年沒吐蕃,貞元四年復置。

貞元七年(791年),二月,復築原州平涼城。三月,築胡谷堡,改名彰義堡。
《舊書》(德宗紀):涇原帥劉昌復築平涼城。城去故原州一百五十里,本原之屬縣,地當禦戎之衝要。……涇原節度使劉昌築胡谷堡,改名彰義堡。堡在平涼西三十五里,亦禦戎之要地。
《冊府元龜》:分兵戍之,地當走集,得守固之要,器械糧谷,頗豐而人安焉。

貞元十一年(795年),涇州於堡定城復置臨涇縣(原治堡定城),於彰信堡置行潘原縣。
《唐會要》:臨涇縣,貞元十一年正月,節度使劉昌請於臨涇縣保定城置。阴盘县,改潘原,贞元十一年,以彰信堡置。
《新書》(地理志):潘原。中。本陰盤,天寶元年更名,後省為彰信堡,貞元十一年復置。

貞元十九年(803年),移行原州至平涼縣。百里城分置鄉甿歸於靈台、良原。
《新書》(地理志):原州平涼郡,中都督府,望。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於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涼。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廣明後復沒吐蕃,又僑治臨涇。
《冊府元龜》:今平涼臨邊,且故原州屬縣人戶頗眾,兼諸軍防秋兵馬在焉,請徙行原州置於平涼,城池嚴固,且逼蕃戎,可以威重綠邊。其百里城舊分置鄉甿,歸於靈台、良原。詔可之。

元和元年(806年),良原割隸秦州保義軍節度、隴西經略軍等使(普潤鎮)。註:元和三年罷保義軍,良原鎮隸右神策軍。
《舊書》(憲宗紀):元和元年,以隴右經略使、秦州刺史劉澭為保義軍節度使。
《全唐文》(唐故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兵部尚書使持節都督秦州諸軍事兼秦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保義軍節度隴西經略軍等使上柱國彭城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贈尚書右僕射中山劉公神道碑銘):贞元二十一年……明年秩进武部,封启彭城,建保义之雄名,益良原之重众,知始赐节钺,许之专征。
《唐會要》:(元和)三年正月。詔普潤鎮兵馬使。隸左神策軍。良原鎮兵馬使。隸右神策軍。

元和三年(808年),移行原州至臨涇縣,置行渭州於平涼縣,並罷平涼縣,“其民皆州自領之”。
《新書》(地理志):原州平涼郡,中都督府,望。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於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涼。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廣明後復沒吐蕃,又僑治臨涇。
《冊府元龜》:郝玼為臨涇鎮將,以臨涇地居險要,當虜要衝,白其帥曰:臨涇草木豐茂,宜畜牧。西蕃入寇,每屯其地,請完壘益軍,以折虜之入寇。前帥不從,及段佑節制涇原,深然其策。元和三年,佑請築臨涇城,朝廷從之,仍以為行涼州(原州)。詔玼為刺史以戍之,自是西蕃入寇,不過臨涇。初佑請城臨涇,詔麟遊、靈台、良原、崇信、歸化等五鎮並修整士馬,掎角相應。臨涇城直涇西北九十裡,實險要之鎮。
《唐會要》:行原州。元和三年十二月。臨涇縣改為行原州。遂命鎮將郝泚為刺史。始。泚為刺史。嘗以臨涇地宜蕃息。蕃戎每入寇。屯臨涇為休養便地。嘗白其帥。願以城控之。前帥不從。其後段祐為節度使。泚復白祐。祐多其策。乃表請城之。
《太平寰宇記》:元和三年移於涇州臨涇縣置行原州,遂命鎮將郝為刺史。始以臨涇地宜蓄息西番,每為冦即屯其地,嘗白於其帥請城以控之。前帥不從,其後段祐為節度使,泚復白祐。祐多其策。乃表請城之。……涇原節度使朱忠亮奏移行原州於臨涇縣,置行渭州于平涼縣。
《舊書》(憲宗紀):三年正月,庚子,涇原段祐請修臨涇城,在涇州北九十里,扼犬戎之衝要,詔從之。十二月庚戌,以臨涇縣為行原州,命鎮將郝玼為刺史。自玼鎮臨涇,西戎不敢犯塞。

元和中,節度朱忠亮複築潘原城。王潛又築歸化、潘原二壘,請複城原州,不果。
語見《讀史方輿紀要》
《新唐書》(忠義傳):潛至鎮,繕壁壘,積粟,構高屋偫兵,利而嚴。遂引師自原州踰硤石,取虜將一人,斥烽候,築歸化、潘原二壘。請復城原州,度支沮議,故原州復陷。

大中三年(849年),吐蕃以秦、原、安樂三州及七關歸附,原州歸治平高。以原州之蕭關縣置武州。遂為四鎮北庭行軍涇原渭武等節度觀察使。
《新書》(地理志):原州平涼郡,中都督府,望。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於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涼。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廣明後復沒吐蕃,又僑治臨涇。

鹹通四年(863年),渭州割隸天雄軍秦成河渭等節度觀察使。

廣明元年(880年)後,原州、武州複陷,又置行原州於臨涇縣。
《新書》(地理志):原州平涼郡,中都督府,望。廣德元年沒吐蕃,節度使馬璘表置行原州於靈臺之百里城。貞元十九年徙治平涼。元和三年又徙治臨涇。大中三年收復關、隴,歸治平高。廣明後復沒吐蕃,又僑治臨涇。
《新五代史》:權於臨涇置原州而涇州兼治其民。

中和四年(884年),置行武州於潘原縣。復於平涼縣置行渭州。
《讀史方輿紀要》、《新書》(地理志)。

《舊五代史》:自吐蕃陷渭州,權於平涼縣為渭州理所,遂罷平涼縣。又有安國、耀武兩鎮兼屬平涼,其賦租節目,並無縣管。


大順二年(891年),賜號彰義軍,為彰義軍節度涇原節度觀察使。


此鎮比我想象複雜許多,需要整理唐蕃戰爭及疆界,還有正州縣與行州縣的問題,另外該鎮例兼四鎮北庭行軍(行營)節度使。資料比較零碎,散在各種史料中。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1-02-28 21:22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20
參考文獻:
舊唐書、新唐書、通鑒
元和郡縣圖志
冊府元龜
唐會要
太平寰宇記
唐方鎮年表
唐刺史考全編
唐馬璘墓誌銘述考
唐涇原節度使劉昌紀功碑考述
浙大墓誌數據庫
韓愈·段太尉逸事狀
唐代後期行州行縣問題考論
關於唐涇原節度使的幾個問題
唐代涇原節度使設置原因考辨
關於唐代原州的三個問題
唐代原州七關述論
唐代原州城建廢探討
論唐代後期的天雄軍節度使府







[ 此帖被晦象先生在2021-02-22 10:33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2-20
吐蕃入侵,西北有些州都搬了家。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2-20
内迁很多州县(内乱不止)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2-22
增補一些內容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2-23
這個臨涇縣,作為行州治所久了,至五代開始扶正,成為原州。元代又改鎮原州,也就是今天的鎮原縣。

又補:唐代行原州治(即今鎮原縣城)與臨涇縣城並不同城,二者相距二里,在今鎮原縣城西二里蓮池村。至五代置原州,臨涇縣方附郭其下。不同於行渭州自管平涼縣民(平涼縣廢),臨涇縣民事仍屬涇州,不屬於行原州管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