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08-07-11
扎鲁比诺港南面的小岛有沙堤与陆地相连,也称看作一个半岛。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2008-07-11
 
米诺诺斯卡半岛景色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2008-07-17
  
也是这一带的图片,说不出准确位置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核对。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2008-07-17
好地方~~~~~
永怀河洛间,煌煌祖宗业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2008-07-18
LZ去过吗?
少时梦志成为川东小霸王,时到成年却还在拼命寻找能立足的LUCKYBALL。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08-07-18
真漂亮的地方,可惜不是俺们的..
感谢蛋炒饭.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08-10-16
如果想利用西北航线,最好的办法还是在波谢特湾一带想办法。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08-10-23
a,我可爱的摩阔崴!!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08-10-23
是海参崴吧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08-10-23
引用第34楼山豆杰于2008-10-23 22:41发表的  :
是海参崴吧

不是,是在波谢特湾。。。。。
重夷狄而轻华夏,败亡之相也。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08-10-24
是不是那很冷啊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08-12-07
本来是俺们华夏圣土,恨啊……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09-01-29
为什么我对这一地区如此着迷?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09-01-29
来点肉麻的: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
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09-01-29
 
米诺诺斯卡半岛南海岸

   
沙堤景色


米诺诺斯卡半岛上
重新分省,均衡是一个重要目标。
一是面积、人口和所辖县市数目的大体均衡;
二是省会城市向省内各个方向辐射力的均衡。
http://blog.sina.com.cn/ababang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09-03-01
还我河山!
立法首都西京长安。
行政首都中京洛阳。
司法首都东京开封。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09-03-01
引用第41楼cjtlp2006于2009-03-01 00:01发表的  :
还我河山!

除非研制出可以让核武器失效的超级武器(常规战争俄罗斯打不过中国)或者突破艰难险阻向外满洲移民几千万人(外满洲的俄罗斯人只有几百万), 否则“还我河山”只是空喊
[ 此帖被光华大学在2009-03-01 21:40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09-03-01
咋个俺的 google erth 搜索不到~
三苗复兴,逆光溯古。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09-03-02
這算什麽呀,外東北100萬平方公里呀。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09-03-02
好落后啊。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2009-03-02
北方的海色感觉真的很冷。
吾之所愿——复我汉唐 兴我华夏!
大中华帝国——万世长存!
自由—民主—我可以为此奋斗终生!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2009-03-17
关于我国乌苏里江以东疆域在近代史上面貌的记忆(节选)

早在数千年前,上大就把这个大自然的宝库赐给了中国的北方少数民族。肃慎、靺鞨、契丹、女真各部和历代中原官吏都在这里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平静生活。这里的贡品丰富了中国史籍中的许多故事,这里的毛皮,为古汉语字典里“犭”和“革”部里不断增添新字。然而,自从17世纪以后,西来的沙俄侵略者打破了这里山林的寂静。他们无视这里的文明,竟然厚颜无耻地在欧洲宣布所谓“阿穆尔河地理大发现”。由于对这里的山川、人物和语言陌生与无知,入侵者居然毫无廉耻地对这里的山水命起名来,把兴安岭叫做“斯塔诺夫山脉”,把黑龙江叫做“阿穆尔河”。他们又根据直观判断,就自负而轻率地把这里的中国人随意划分为汉人、满人以及让人莫名其妙的所谓“阿枪人、戈尔德人、尼夫赫人、乌德盖人、奥罗奇人、艾文克人和乌力奇人”等等,只要他们发现鄂伦春或者赫哲人不同家族的服饰有所差异或者居住地不同,就引以为“发现”,给这里的土著居民冠一个前述的怪名字。在这些俄国人留下文字里,充斥着对满族官吏和汉族居民的恣意诬陷和诋毁,以及对土著少数民族的极端蔑视和嘲弄,好像这片土地只有等到这些欧洲斯拉夫人来做主人,才有资格展示给“文明社会”。

  瑷珲条约签订后的40年里,由于沙俄移民尚在大批迁入过程中,江东的居民仍以汉族、满族、鄂伦春和赫哲族等中国人为众。在那段日子里,当地的地名仍沿用少数民族旧称以及汉族名称,如王八河子、青羊河、三十里屯、焦家屯、童家屯,等等。平原上、山 里、河边的庙里以及和居民家中,到处供奉着菩萨、关帝、龙王、财神爷、山神、韦驮、土地爷、五道神和孔子等,这里的善良的居民哪里知道瑷珲条约是个什么东西,仍天真地以主人自居,热情地招待着“旅行者”。俄国人伊凡·纳达罗夫在1882-1883年锡霍特山区南部的游记中记述:我在旅行期间,每到一地都发现汉人有一种特别好客的习惯,任何一个出远门的人,不管投宿到谁家,都会受到殷勤的款待。……汉人之间有着深厚的友情乃至手足之情。我时常在汉人家见到好些人聚在一起,主人向我介绍,这些人是他的“磕头把兄弟”。就是这个俄国“旅行者”,在结束旅行之后,在惊叹中国人的勤劳和能干,当然也不缺少歪曲和污蔑的同时,对俄国移民迁入缓慢充满忧虑。他向当地的沙俄当局提供了几个案例,其中两宗是:1883年5月,有个身份不明的蛮子(对汉人的蔑称)在库布尔河(乌苏里江支流)畔谋财害命,居民们就到中国境内报案,中国方面居然派了一队赫哲人来俄方境内搜捕凶手,然后在松察河将凶犯捕获。1883年10月,刀毕河(发源于锡霍特山脉)地区名汉人区长裴金堂用俄国地方当局的电报邀请中国境内的地方官前来审理一桩案件,而俄国官吏也习以为常。中国人、仍然自发地管理着自己的事务,俄罗斯当局好像是局外人。这个纳达罗夫在1885年提交的关于俄占江东地区关于汉族、鄂伦春族、赫哲族、朝鲜族居民生活情况的报告中,不忘提醒俄国当局:“俄罗斯人如果不把军队计算在内,同异族人的比例是一比一点四,……我们唯一的希望是,乌苏里地区的蛮子和朝鲜族人尽可能迅速减少,而俄罗斯人口则进一步增加,以便这个地区按最高政府当局所希望的那样,尽快地具有俄国的面貌。”

  江东地区被沙俄占领的前后几十年里,当地的中国人民始终没有停止反抗斗争。1852年,黑龙江口的费雅喀族和满族人民武装抗击沙俄侵略者的行动被残酷镇压;1854年,赫哲渔民(在俄人游记中“愚昧贪婪”的土人)不为进犯黑龙江的沙俄侵略军威逼和利诱所动,拒绝给侵略军领路;1857-1859年,清军爱国官兵和中国伐木工人以武力抵抗沙俄的侵略。1868年,俄国当局不顾北京条约关于不得侵占俄境内中国人住处的规定,派军舰强行登上位于海参崴东南的青岛,驱赶中国淘金工人。中国工人武装起义,英勇作战,数次打退俄军的进攻。最后,因力量悬殊不得不撤退到大陆。撤退后,大陆群众踊跃加入义军,以双城子为中心进行武装抗争,连连告捷。沙俄殖民当局抵挡不住,火速求助于西伯利亚总督支援,同时向清朝廷施加压力。在沙俄军队和宁古塔清军的联合围剿下,数千中国义军被血腥镇压。1880年以后,江东人民抗俄斗争再次掀起高潮,直到清朝灭亡,沙俄对江东的统治始终不稳定。

  最后,残暴的沙俄还是按照纳达罗夫的提醒做了。在清朝寿终正寝的前夜,沙俄军队大肆武装屠杀、驱赶中国居民,加上中国人纷纷自发迁回江左,到20世纪初,江东的汉、满等民族人口已经越来越少了。然而直到1911年,沙俄军官阿尔谢尼耶夫在锡霍特山脉考察时还写道:“到处都能碰上中国人,处处都是用中国各族语言命名的地方,中国人开的道路、凿的记号、搭的碓子房;中国的古庙、对联……一切的一切,全是中国的,而俄国移民却只不过在异国土地上。”此后,心虚的俄国人拼命将江东的中国遗迹销毁干净,直到苏联时期,凡发掘出的古物带有 中国中原标志的,都尽可能秘而不宣。

  18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对中国大打出手的英国和法国等欧洲列强看到俄国人不费一枪一弹,就从清朝手中巧取豪夺黑龙江北与乌苏里江东的大片上地十分眼红,于是变本加厉地盘剥中国,以至炮制出让人类良知蒙羞的荒唐致极的《辛丑条约》;靠维新刚刚吃上饱饭的日本人更是急不可耐,不顾羽翼未丰,匆忙窜入中国东北与俄国人争夺起“满洲”来(日俄战争)。这一切卑鄙而肮脏的举动,都是针对着北半球一块天堂般的沃土——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中国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2009-06-10
我故乡的土地,就是佛主想要也不给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2009-06-10
阿邦去考察租借事宜了?呵呵~
吾之所愿——复我汉唐 兴我华夏!
大中华帝国——万世长存!
自由—民主—我可以为此奋斗终生!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2009-06-10
引用第42楼光华大学于2009-03-01 21:35发表的  :
除非研制出可以让核武器失效的超级武器(常规战争俄罗斯打不过中国)或者突破艰难险阻向外满洲移民几千万人(外满洲的俄罗斯人只有几百万), 否则“还我河山”只是空喊[表情]

想个办法像美国搞定苏联那样让俄罗斯再解体一次,不用一兵一卒,大事可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