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02阅读
  • 224回复

[游记]貓行天下--迷你貓遊記系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09-06-18
回 12楼(kook) 的帖子
~感覺不陰森,滿莊嚴的~
如果開滿櫻花時,莊嚴感應該可以沖淡一點~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2009-06-19
楼主的文章我拿来锻炼正体字阅读速度,别说效果满明显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2009-06-19
旅行散文写的很好,很爱看。
继续阿,等待你的下文。。。
国之兴也, 其荣非他人所得攘; 国之亡也, 其辱非他人所得代。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2009-06-20
回 9楼(papa) 的帖子
呵呵!謝謝你。

我喜歡旅行,而遊記是我留下許多旅行中的感觸的方法。

如果沒有這些文字,我不知道,那些曾經深深感動我的景物是否會留在我腦海內。

旅程中的事物,跟家不一樣,很多事情,相遇是偶然,分開就是永遠的離別。有些我年輕時造訪過的城市,也許我此生永遠不會再去第二次了。人生就是這麼偶然,所以有時我想,書寫,是我試圖緩解這種焦慮的方法,哪怕效果不甚顯著,至少也是留下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謝謝你欣賞我的文字。

今年七月,我將拜訪杭州與寧波,希望那個時候也能有很多很深刻的感動。

我相信一定會的,因為浙江素來就是很美的地方呀!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2009-06-21
我去了好多地方,也拍了好多照片,可是人懒,也自知写不好让人欣赏的散文,
于是就只能找别人写的看,从中吸取营养。哎!至今好多路记都还存在电脑里呢。

祝你七月浙行顺意,坛里有好多浙江网友,有机会有空也可以去见见,让他们
给你多些在地的文化风俗的介绍,有益你的旅行之身心健康。

等待你的后续路行散记。
国之兴也, 其荣非他人所得攘; 国之亡也, 其辱非他人所得代。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09-06-22
樱花很漂亮,神社很阴森,品评完毕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09-06-22
2009板聚感言
R

民國九十八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我和一群朋友,在台灣南邊的一個城市,開了一個小小的聚會。

在開會之前,我打開地圖,點出每一個朋友的位置,然後,用線條,把每個人的位置連結到我們們預定集合的城市。

於是,我的地圖上面,出現了一顆閃耀的星星。

是的,我這群朋友,都是一群熱愛地圖,地理以及行政區劃的朋友。

他們有人搭高鐵過來,有人開車過來,有人搭火車過來,有人甚至為了這場聚會,提早結束參加一半的喜宴,趕來參加。這是一場很平常的聚會。平常,我們散居在島嶼不同的角落,但那天,我們聚集在同一個城市。

在我們見面之前,我們只是彼此電腦中一個任意排列的代號。我們彼此有各自的人生軌道,興趣嗜好。我們人生唯一的交集,是一個奇妙的論壇。一個存在於虛擬的網路中的幻想國度。

一個關於地圖的殿堂。

R,我是一個容易為地圖著迷的人。看到平面上花花綠綠的色塊,以及曲折繁複的線條,我好像就可以讀出許多有趣的故事。對於空間中發生這麼多複雜的事情,我驚訝人類竟然可以用如此簡潔的方式重現。地圖上簡單的一條曲線,可以象徵的連通,也可能意味著隔絕。就像是語言與音符之類偉大的密碼,人類的地圖,可以複雜到記載著一代人的歷史,也可以毫無意義的成為拼貼複製的裝飾。

但是我這樣的能力,卻讓我成為同儕眼中的怪人。彷彿我和他們之間,隔著某條界線,而我是屬於怪胎的那種人。

所以我長期都有一種寂寞的感覺。

一直到幾年前,我不經意地發現這個論壇,看到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和我一樣也對地圖與行政區畫有興趣的朋友,那一刻我彷彿是走到綠洲的沙漠旅客,興奮又激動。特別是發現有些人跟我一樣,來自同一座島嶼,更讓我雀躍萬分。我依稀記得彼時彼刻的感動,耐心的逐板逐頁的翻看,一下子熱切的下載地圖,一下子認真的回復,那種專注,至今讓我回味不已。

而今天,我就要跟這群朋友會面了。

下午兩點,我在台南車站和RJ以及阿堯集合,一起開車前往hqq的家。RJ是來自台北的鐵道迷,外表斯文,五官端正,帶深色鏡框眼鏡,講話有一股很特別的腔調,速度慢而且音調起伏和緩。RJ平常講話不多,但屢屢會在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發出一句很貼切的話。RJ喜歡攝影,我開車的時候,他常常就在一旁靜靜的觀察街景,找機會拍照。

阿堯登場的時候,我和RJ幾乎一眼就把他從人群中認了出來。他不高,但肩膀瘦削,身材姣好,穿短背心,小短褲,短髮,左手纏手環,脖子上掛條項鍊,露出古銅色的結實肌肉。不知怎的,讓我想起加勒比海盜中的強尼戴普。在還沒確定之前,我指了指那個人問,RJ,應該就是他吧!RJ點頭說道,此人妖氣甚重,應該是他沒錯。於是我和那位時髦帥氣的帥哥打招呼,果然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阿堯大人。一陣寒暄,我就載著他們去找hqq。

下了車,走到和hqq約定的街角,我們就看到hqq拎著一包茶,在街角向我們招手。hqq有帥氣的外型與碩長的身材,非常容易辨識。Hqq的新家是我們這次聚會的地點。他是一個學養豐富,待人和氣,個性詼諧,骨頭硬,而且地圖收集齊全的專業地圖設計師。因為他家裡有很豐富的收藏,每次有論壇的朋友來台南我都拉著他們去拜訪hqq,他也每次都很爽快的答應。最近hqq搬了新家,這也是我第一次造訪他的新家。

走進hqq家的客廳,vladimir和chungting已經在客廳等我們了。這兩位大哥都是特地從台北下來的朋友。Chungting因為長期潛水沒發帖,認識的人不多,今天也是第一次見面,看起來是一個靦腆斯文的男生,但vladimir告訴我們,其實chungting很早之前就已經上論壇了,當初他會知道xzqh還是chungting引介才過去的。Vladimir則是另外一種個性,非常熱情,嗓門大,做人也很大方,看到我們,立刻把他的見面禮發給每人一包,裡面有他買的地圖,他的研究論文,他朋友寫的小說。看到這麼豐盛的禮物,反倒讓我覺得有點失禮,怎麼我兩手空空來參加呢!

Hqq吆喝所有人喝飲料,又介紹他的心肝寶貝,乖巧的黃妙兒給大家認識。黃妙兒是隻出生數個月的小黃貓。安靜卻靈巧,會在房間鑽來鑽去,卻不會隨便喊叫。Hqq一手招呼大家,另一手撫弄著黃妙兒,關愛之情溢於言表。還不時提醒大家要注意,走動坐下的時候別不小心壓到了妙兒。

經過一陣寒暄與介紹,我們這群人被請進hqq的書齋。Hqq的書房不大,六個大男人擠進去有點狹窄。但是裡面有三四個大書櫃,排買了hqq收藏的各色書籍,地圖集,稍微看了一下,中日英法德俄日的都有,還有一些甚至是很古老的版本,可能台灣只有這一套也說不定。據RJ說,其實hqq在台北的麻衣齋的藏書更豐富,台南這個行在的收藏只是他全部收藏的九牛一毛而已。看到這裡,我不禁想起金庸在天龍八部裡面描寫收集天下武經的還施水閣和琅環玉洞。天龍八部出來一個幕容復,那麻衣齋出來的hqq想必也有類似的功力吧!只是,如果要說南QQ的話,北要安哪個名字好呢?

在hqq的書齋內,我們六個人開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天氣一熱,vladimir很豪爽的把外衣一脫,跟阿堯一樣穿著背心,頗有王羲之醉臥東床的氣勢。Hqq不愧是大收藏家,見識廣博,對於各色地圖和歷史事件的來龍去脈都講的出來。我們一開始先講越南,hqq首先show一張越南文的世界地圖,然後問我們,哪一個國家的名字最奇怪。我看了一下,大部分的越南文國名都依稀可以從其拉丁字母的拼音來比對,的確有一個很特別,美國。我還沒開口,就已經有人說了,咦!為什麼越南文的美國是Hoa Key,這跟American,美國,米國,都差很多。
啊哈!你們猜Hoa Key怎麼來的?

不知道,我搖搖頭說。

花旗,美國一開始進入東方世界的時候,被稱作花旗國,這種古老的譯名,現在也只有在越南還保留。Vladimir說。

所以連在city bank還是被譯做花旗銀行。Hqq補充。

原來這樣喔!我們大家都恍然大悟。

Hqq隨後翻開河內的地圖,介紹我們如何從城市的佈局中看出古老皇城的位置,還把最近讀到的越南史的趣聞提出來,例如1940年日軍北部佛印入駐到底北部的範圍是多大,是以前的東京,還是北緯17度以北,還是北緯18度以北。這個問題一拋出,大家立刻就開始洞腦筋想有哪些資料可以幫助hqq去推理答案。結果果然話題就越來越離題。

1940年不是還沒有珍珠港嗎?那日本怎麼敢動法國的印度支那?有人問。

喔!那是因為德國已經在歐洲把法國打下來了,所以日本才敢動。另一人說,

不然之前越南還是中國重慶政府往外的重要管道呢!第三個人說。

對呀!後來越南被占的時候,重慶政府才只好從緬甸和國外連絡。第四個人說

我記得汪精衛也是從重慶經越南才逃到南京的。又一人接續。

其實以前中國的西南,要和東方連絡,要出先國到越南,再走水路到東方,這樣比較快。Hqq說。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許多不同的人,聯想到許多有趣的點子。有什麼疑問,主人會立刻拿出地圖或資料來佐證。而話題也慢慢越離越遠。hqq提到越南因為下龍灣的旅遊發達,竟然把這個地方的省改成下龍省,所以把風景名勝的名字挪用來當行政區劃的名字,不只是中國的專利,越南也有。chungting在這裡補充,其實連日本都有。北海道的洞爺湖町就是一例,而且更好笑的是,洞爺這兩個字在愛奴語中就是湖的意思,洞爺湖意思就跟湖湖一樣。Vladimir笑道,這不就跟連雲港港站一樣嗎?大家還在想其他的例子,但話題已經轉到日本的平成大合併,以及台灣的三都十五縣了。對於三都十五縣,大家幾乎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有的人嗤之以鼻,有的人覺得立意尚可,但名詞尚待商榷,阿堯則為自己支持呂秀蓮方案講話,大家七嘴八舌,聊的不亦樂乎。話題很快又變成廈門閩南的老城池,蔣介石的老照片有多麼珍貴,,老台北的鐵路支線,國家公園的設立等等。

Hqq突然站起來,從書櫃中取出一套,舊版的國小課本。大家立刻驚呼一聲,好像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般。

你怎麼有這種東西,我的都丟掉好久了。我說。

Hqq得意的眨眼說道,我已經收集一整套囉!不同年代的都有喔!

於是我們立刻陷入回憶往事的段落,大家開始把小時候課本的趣事翻出來。然後對比現在的教育以及現在的思想傾向,小時候單純的我們簡直就像一張白紙一樣。

我問大家,你們還記得小時候社會課有一學期,整學期都在學一個社區的故事嗎?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互助里“。

果然,我們大家的童年都被同一批課本荼毒過。我開心地想到。然後,我們開始細數社會課本中傳遞哪些意識形態,例如社會課本中傳遞的政治思想,例如大力描寫越共的的暴政,南海血書,阮家一家十幾口被越共整死等等,國語課本中打對岸比喻成沒有陽光的地方,還有蔣公國父被描寫成神人,被安置諸多神話,什麼蔣公對日本教官嗆聲一塊泥土有四萬萬細菌就如四萬萬中國人,看著小魚逆流而上聯想到人生應該那克服逆境等等。

Hqq說,綜觀這幾套課本,我們可以發現些意識形態是會慢慢修正的。民國五十幾年的時候,課本中會有更多政治性的文章,甚至直接把鬥爭文革放進去課本批判。到我們的民國七十幾年,其實那樣的文章已經軟化許多了。

我質疑,就算要傳達政治理念,在十歲孩子讀的義務教育的課本中,就放一家十幾口被越共整死的情節,這樣未免太殘忍。而且南海血書後來也被證明是假的。

Vladimir說,這是時代氣氛不同,現在我們覺得太殘忍的事情,在當時的氣氛中,卻是一定必須具有的危機感。就像冷戰最強烈的時候,應對核戰的知識很重要一樣,現在我們想起來覺得很荒謬,但對當時的人來說卻都是必要的。

我翻閱hqq收藏的老課本,回憶的盒子被掀開,許多小時候的往事紛紛浮現,我看著眼前的朋友,想著,為什麼這樣洗腦的教材會教出這麼多五花八門的台灣人。人類,真是一個有著無限可能的奇妙生物呀!

R,這群人聚在一起最有趣的地方是,大家都擁有豐富的史地常識,可以很流暢的從一個話題連結到另外一個去。許多有趣的意見,新鮮的點子,就在這樣子的流動中突然蹦了出來,讓我們的交談中不時爆出驚呼與爆笑的聲音。原本初次見面應該會有的隔閡與矜持,就在這樣的笑聲中慢慢溶解了。我們一開始沒有設定什麼主題,也沒有刻意引導什麼方向,可是,兩三個小時,聚會的會場卻笑聲不斷,沒有冷場,那些剛見面的朋友彷彿一下子就變成深交多年的好友一樣。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這是我在我和同學,同事,家人的互動中不常體驗過的歸屬感與暢快感。我更一步的確信,我不是屬於怪胎那一國的人,而是可以和同好一起促膝暢談的人。

一直到五點多,餐廳打電話來提醒我們別忘了訂位的時間。我們六人才依依不捨的離開hqq的書齋,驅車前往末廣町的女僕餐廳,展開晚上的活動。

R

末廣町是台南第一家女僕餐廳,座落在台南市古老的鬧區中正路上。日據時代,台南市是台南州的州治所在,末廣町則是市內繁華的鬧區之一。台南第一座百貨公司林百貨,在昭和七年開幕的時候,就是位於末廣町中。事過境遷,今日的中正路近幾年有漸趨沒落的趨勢,附近已經沒有當年那樣獨領風騷的氣勢。但作為古老的鬧區,在假日仍可以集合不少遊客。

女僕餐廳的特點就是裡面的女侍者都穿著女僕裝親切的服務客人,並且稱呼每個客人為主人。據說這種風氣是從動漫產業興盛的日本傳來的,難怪連店名都取日本風的名字。R,我出身小康之家,並沒養成有使喚女僕的習慣,所以老實說一開始有點不大習慣。我本來想像那些女僕會不會跪在地上端茶,或者動輒給你九十度的大鞠躬以取悅你,把性別和位階的差異用戲劇性的手法搬演到極致。如果她們真的這樣,要我很平和的享受她們的伺候倒真的有點困難。幸好後來我發現我想太多了,除了穿女僕裝之外,那些服務生沒有擺出太激情的姿態。於是,我們這六個大男生就大搖大擺的在女僕餐廳內享受主人般的招待。

吃完飯。Vladimir拿出一盒神奇的桌上遊戲,築路先鋒。這是國史館出的一款用臺灣地圖做的桌上遊戲。1899年,長谷川謹介來台出任「臨時台灣鐵道敷設部」(後改組為「鐵道部」)技師長,著手規劃聯絡台灣南北的縱貫鐵路,同時進行港口、車站與支線的擴建工作,直至1908年全線順利通車為止。

我們這些遊戲玩家們將扮演長谷川謹介及其麾下的鐵路技師,在以日治時期的台灣西部為背景繪製的大地圖上,競築縱貫鐵路各段工程。興建這條有如台灣西部交通大動脈的重要鐵路,為台灣的文明發展奠基共同努力。

因為遊戲規則有點複雜,而且最多只能容納五位玩家。所以唯一玩過的vladimir就自願擔任解說員以及秘書,幫另外五位主人講解規則,處理繁複的紙牌。一開始我們都聽的一愣一愣的,原來擔任玩家還要蒐集資源,還要搭橋,伐木,炸隧道什麼的,而且整個遊戲沒有擲骰子,跟我想像中應該是類似大富翁的桌上遊戲差很多。我本來還很懷疑玩這樣的桌上遊戲會不會有點無趣,可是真的玩下去之後,才發現我又多慮了,我們這群老男人,竟然像小孩子一樣,很快就興致勃勃的進入遊戲中,煞有其事的儲存資源,蓋路築橋,和其他玩家邊競爭邊合作的把鐵路一段段鋪好。


R,如果我沒有記錯,最少有十年,我沒有再和一群朋友這麼開心的玩著桌上遊戲。這好像是中學時代過年和親戚一起才會玩的遊戲,距離我已經很遙遠了。在長大的過程中,我逐漸的遺忘許了多事情,快樂越來越困難,必須給予很重的刺激,才可以感受到一點振奮。但今夜,在台南昏黃的夜色中,我不經意的穿越了時光隧道,回到了可以很簡單就感覺到快樂的那個時候,沈浸在遊戲的氣氛中,認真地和朋友較量著紙盤上的勝負。我發覺我好像重新找到一種遺忘了很久的感覺,一種很單純的,因為被人友善的對待,因為大家志趣相投,而感受到的興奮。我終於可以明瞭九歌少司命說的,樂莫樂兮新相知,原來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R,電影英倫情人中有一句台詞,當初看了很感動,那句話是這樣寫的, We are the real boundaries. Not the boundaries drawn on the maps…我雖然著迷於地圖上的線條,但我常常感覺,比地圖上的界線更能隔絕人心的,其實就是人自己。有時候我甚至懷疑,當我凝視著地圖的時候,我是不是期待能藉著圖形的操縱,去跨越某些我很難跨過去的界限。

而今夜,在微溫的末廣町,我彷彿真的跨過了某條隱形的界線。和這群,見面頂多一兩次的朋友們。

就在末廣町打烊前半小時,我們終於勝負揭曉,我和RJ僥倖贏得勝利。vladimir拿起餐廳的留言本,把這件大事情記錄下去。離開前,我們在店門口拍了好幾張照片,當作今天聚會的留念。

曲終人散的時刻,我載著一行人去台南高鐵站搭車。Vladimir滔滔不絕的解釋自己的著名大網站”聯邦的誕生”的誕生經歷。阿堯也很驚訝的發現原來vladimir和他自己對郵票都這麼有研究。大家仍然興致高昂的聊著,好像有交換不完的故事。終於到了高鐵站了,眾人拿著大包小包,互相揮手道別。我隻身開車回市區,車行在安靜的台南之夜,路燈這麼黃,街道很長,夜漸深而且開始微微傳來春夜的寒意,我扭開車上的音響,放出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這是一段我很喜歡的音樂,總讓我想起溫馨的過去,而我相信,許多年之後,今天的聚會也會是我記憶中一段溫馨的過去。

R,我的記憶中又多了一顆綺麗的星星,在今年早春的台南。
[ 此帖被minimal在2010-06-30 11:35重新编辑 ]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09-06-27
東京台場是個有趣的地方,大江戶,摩天輪,復古商店街....且在台場 一水之隔遠眺東京市區的感覺有像從布魯克林區欣賞紐約曼哈頓的高樓天際線(還真剛好,台場海濱步道還擺了一尊自由女神像),本來都以為大江戶的泉質是人造溫泉,那天看到報導才知道原來是原汁原味的天然溫泉水,難怪泡起來這麼暢快~
哈~在大江戶的那個下午,我也醉了~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09-06-30
仲夏台北游
九十八年仲夏,我到台北開會。順便和好久不見的RJ碰個面。因為我七月要去浙江走個幾天,他託我帶一些東西給大陸的朋友,順便敘敘舊。

初到台北的時候,台北正下著傾盆大雨,我坐在高架的捷運木柵線上,往窗外看過去,整個城市,陰沈沈的好像浸在水中。天空漂浮著墨色的密雲,復興北路旁邊的大廈,像是要被烏雲吃掉一樣,不安的靜默著。遠方的路人,紛紛抬著手遮頭,要躲避這駭人的夏日陣雨。我皺起眉頭,想到,雨再不停,等一下捷運到站,我就是那在大雨中奔跑的人了。

果然,到了站雨還是不停。會議已經開始了,我只好咬牙往雨中衝過去。

我身上很快就被碩大的雨點毫不留情的攻擊。不管我怎麼快跑,眼鏡還是很快就模糊成一片,頭髮也一下子就濕了,蓋在後頸,黏搭搭的很難受。背包也濕了,裡面的筆記型電腦有危險,還有一些紙本的講義,被淋濕就糟了。心煩意亂的我,加緊腳步趕往會場。復興北路上面的大廈並沒有設計騎樓,到了十字路口,我邊淋雨,還要邊等待紅燈才能過馬路,那個時候簡直狼狽至極。我只好躲在大廈窄窄的屋簷下,焦急的看著紅綠燈。

就在我又氣又慌的時候,突然,一種奇妙的感覺降臨。

不知道怎麼的,周邊的雨,周邊的高樓大廈,繁忙的車輛與行人,這些原本我應該司空見慣的都會景物,突然莫名浮現一種疏離又奇幻的感覺。我覺得我彷彿不在台北,應該說,我覺得我彷彿不在平時意識層面上的台北,我忽然有一種感覺,我好像無意中闖入一個,也被稱作台北的海洋。是的,台北原來是一個水中的城市呀!高樓與房屋,是漂浮的巨大水草,是海葵,或者珊瑚,有各式各樣綺麗的造型與絢爛的顏色。車子與行人,都是水底中婆娑悠游的魚。公車,是身材大一點的魚,例如魟魚,鮪魚,或者海豚,威風八面又旁若無人的在水中漫遊著。行人則是瘦弱的小魚,像是孔雀魚,大肚魚,或是小丑魚,面對這無邊的風雨,只好識相地躲起來。而捷運應該就是海蛇了,長長的遊走在高高的軌道上。於是不知道怎麼的,人和車行走的姿態,都變成跳舞一樣隨著隱約的節律扭動,透露異樣的美感。偶一個不閃神,我竟然發現好像有些可愛的房車真的在吹泡泡,好像魚在呼吸的感覺。

本來狼狽的我,想到這裡,那種焦躁的心情驟然舒緩了起來。在水中,本來就應該濕的。我就算濕透又何妨呢!

走到會場,會議已經開始了。我先去check in,把行李安頓好,沖個澡,把身體擦乾。然後再去會場聽外國演講者的slide大轟炸。我人在會場,心神卻一直停留在外面的台北街頭,久久無法專心。

好不容易終於聽完演講,開完會,交代完一些繁複的社交儀式後。我再次出門去會會這個迷人的熱帶海洋。

再度跨出酒店,天已經黑了,雨也停了。但天空依然瀰漫著濕濕的味道。炎熱的週末午後,讓台北街頭的霓虹燈,顯得更是熱情如火。我開心的走著,心想,台北真是一個富饒的海洋呀!貨品多,人也多。街頭的麵包店裡,有著許許多多香噴噴熱呼呼的麵包,勾引你的味蕾。街頭的招牌,寫著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引人垂涎。服裝店掛滿了各色或前衛大膽或端莊典雅的服裝,標示著不同的流行符號,讓人目不暇給。還有許多書店,唱片行,電腦賣場,咖啡館,藝廊,供我身邊一隻隻花蝴蝶似的眾多小魚兒穿梭著。每一條魚都知道應該棲息在哪株珊瑚身上,氣質優雅,舉止斯文,傳達出愉悅的自信。我在想,如果雷諾瓦來到週末的台北,他一定可以畫出跟巴黎一樣悠閒愜意又讓人嚮往的都市街景。

搭乘捷運,終於來到這次和RJ見面的地點,捷運古亭站。對台北捷運如數家珍的RJ,竟然人還沒到,就已經在電話中向我預告古亭站的裝置藝術是一面面大型臉譜。我在想,他難道已經把台北捷運各站的裝置藝術都背起來了嗎?

見了面,RJ穿著休閒的T-shirt現身。剛剛拿到碩士學位的他,還是一樣的笑臉常開,聲音也是一樣的緩慢,低沈,有磁性。RJ看到我劈頭就問,你怎麼穿的這麼年輕呀!我笑而不答。心想,悠游這樣閒適的海洋,誰都會變年輕吧!RJ把要交給大陸友人的禮物託付給我,還交代我去大陸玩一定要把那位大陸友人餵到撐死,最少要胖個五公斤。我用力的點頭答應。我們信步前往師大夜市走去,邊走著,邊聊著最近的大事,包括縣市升格,台北即將完工的內湖線,台鐵的支線工程進度,捷運在台灣的城市中的發展,他最近花氣力編輯的地鐵族網刊。當然不免還有各自的近況,各自的看聞與閱讀心得,以及一些朋友的八卦等等。夜市裡面萬頭鑽動,許多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在夏日的夜晚呼朋引伴的在這喧囂嘈雜的夜市裡閒逛著。看到這麼多陌生的臉孔,開心的笑著,快樂的逛著,我的心情也被這快樂的海洋感染,越發開心起來。好像又回到十年前和朋友一起在學校附近鬼混的感覺一樣。夜市的商店型態和大街不同,一攤灘小攤就在你面前把商品一列擺出來,有冰品,炸雞,魯味,麵食,冰淇淋,燒烤,小擺飾,不知品牌的衣服等等。琳瑯滿目,看的我又餓又饞。可惜我剛吃飽,肚子實在裝不下。我跟RJ說,早知道剛剛就不要吃晚餐。現在來這邊大快朵頤多好。

RJ神秘一笑,突然拿幾手機打了起來。我還在奇怪怎麼回事。原來他竟然當場打電話給一位xzqh的朋友,笑著跟他說他和我正在台北逛街。

真的是大陸人,我問他。國際電話耶!

對呀!不然你聽,RJ說,然後把手機塞給我。

我接起來,果真是那位在論壇上耳聞已久卻從來沒有聽過聲音的某位朋友。我當時吃了一驚,但很快,這份吃驚以及初接觸的陌生感很快就融化在我們一段段的笑聲中,我和那位xzqh的友人竟然好像認識一陣子的朋友那樣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甚至互相開玩笑,直到我們三個人透過電話當場在街頭失態大笑出來為止。那種沒有隔閡,很快就可以認識新朋友的感覺真的很棒。楚辭說,樂莫樂兮新相知,果然是有道理的,因為這會讓你覺得,天涯處處有善意。人與人並不總是隔著很厚著一層鎧甲在打量對方。其實,有時候也可以這麼無憂無慮的一起分享相聚的喜悅。

於是,在這樣的情緒烘托下。嘈雜的夜市,在我眼中化身一變,成為一場水底大舞會的場合。黑黑瘦瘦的年輕人,像螃蟹一樣背著大大小小的貨物走過。吱吱喳喳的小孩,像一隻隻蹦蹦跳跳的小蝦。幾位老年人,像海馬那樣飄過夜市。全家出遊的家庭,像成群的熱帶魚群,身材矯健的男生像旗魚一樣橫衝直撞,賣魯味的老闆像八爪章魚,手忙腳亂的迎接絡繹不絕的客人。打扮火辣的正妹,當然就是美人魚囉!她們的尾巴鑲著大珍珠,輕盈的在你眼前出現。狹小的路面,在昏黃的燈光下照射下,彷彿明亮的白沙。我穿梭期間,差點分不清,是在逛街,還是在跳舞,我每一眼都可以看到迷人的笑容,充滿著喜悅,耳邊好像傳來小提琴的聲音,悠揚的在人群中飛舞!

我總覺得,那夜的我,心情特別高亢。走了幾圈之後,我又和RJ去冰店吃碗冰,驅散夏日的燥熱。一直到接近午夜,我才和RJ道別,回到飯店休息。RJ不改他地鐵迷的本色,臨走前幫我這個外地人分析,午夜從夜市回到飯店,有幾個走法,哪一種比較好走。我微笑接受他的建議與善意。當我踏入捷運車廂中,我覺得我好像剛剛離開一場仲夏的舞會那樣,這是一場在豐饒的水底之城台北所發生的舞會。看到我映在捷運車廂的倒影,我突然發現,原來冒泡泡的不是別人,而是我,這一隻迷路在台北的小魚呀!
[ 此帖被minimal在2009-07-03 00:04重新编辑 ]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09-06-30
小猫真是可爱~
我挺喜欢你的文字 :)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ireflyinred
微博 http://weibo.com/firefly2017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09-06-30
民国纪年……
Forza Juventus √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09-06-30
晚上约会还不忘打电话调戏混血儿……
月亮巴巴 肚里坐个爹爹~~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09-06-30
zansa的聲音和混血兒的聲音一樣,字正腔圓,有磁性,有自然的抑揚頓挫,而且帶有感情。

絕對有資格去當專業的播音員或者配音員。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09-06-30
~應該在捷運站出口買把傘不就用不著狼狽到全身溼漉漉~
不過身體不溼,文章就不夠"溼"情畫意勒~哈~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09-06-30
引用第4楼minimal于2009-06-30 15:12发表的  :
zansa的聲音和混血兒的聲音一樣,字正腔圓,有磁性,有自然的抑揚頓挫,而且帶有感情。
絕對有資格去當專業的播音員或者配音員。


两人声音差很多吧……
月亮巴巴 肚里坐个爹爹~~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09-06-30
惨,连调戏的是混血儿都被发现了。
微博 https://weibo.com/j919/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09-06-30
引用第7楼译孔于2009-06-30 23:17发表的  :
惨,连调戏的是混血儿都被发现了。


此人乃很黑的白族混血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09-07-01
迷你猫好文采!
明显傻逼的言论就像一个粪坑,如果你回喷的话,无异于向里面投掷了一块石头,激起更多的XX,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无视它,或者直接水了这个帖子,把那些傻逼言论稀释在茫茫帖海之中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09-07-01
引用第2楼玉麒麟于2009-06-30 06:25发表的  :
民国纪年……

肯定不是主体纪元
劳歌一曲解行舟
红叶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远
满天风雨下西楼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09-07-01
台湾网友请注意,给网刊投稿的时候,49年之后的时间表述不要使用民国纪年。
取消市管市县,撤销乡镇,县级自治。
都┬─区
│└───县
省┬─市───区
 ├─────市、县
 └─州┬──市、县
    └市─区
注:各级行政均可自治。州一般是自治州。州辖市大者可分区。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2009-07-01
不错,欣赏了!
欢迎光临我的专题博客——《政区边界探寻》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768807865_0_1.html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2009-07-05
月台
2007年,早冬,台南。

那一天我隻身走進火車站,準備搭車離開台南。清晨乾燥的空氣,帶有一點清冷的味道,氣溫降了,縱然在素來溫暖的南台灣,這樣也著實冷了些。我呼了幾口熱氣,邊把薄外套的衣襟拉的更緊一點,邊吞下匆匆塞入嘴巴的烤土司。我站在人來人往的月台,看著身邊許多學生,背著背包,跟我一樣在灰濛濛的月台等車,他們頻頻仰頭望著列車行進的方向,但列車越遲遲沒來。

很久沒有搭火車了,自從買了車子之後,行進大部分以汽車代步,要不是最近油價狂飆,還真想不到會重新來到這個地方。

這個讓我懷念不已的地方。

很久以前,我送你到火車站搭車回家時,你告訴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你是坐火車來的,當時少不更事的你,提著大包包,想看看這個古老的小城會不會老到無法承載你的青春。

然後呢?我問道。當你下車,你看到什麼?

你沒有正面回答,你只是笑。你的眼睛瞇成一條線。眉毛愉快的挑高,像鴿子的翅膀,在春天的天空中飛翔。

你是一隻好奇的鴿子,無意中闖進這個古老的小城。鳳凰花開了,又謝了。春天離去,又來了。安平海岸的波濤聲,有夕陽與我們對話的痕跡。你爬上古堡頂端,往西瞭望,看看會不會看到大帆船的桅杆。安平古堡的大砲告訴我們數百年前有商船從遙遠的的北國過來,在這裡駐紮,這裡從營地變成堡壘,從堡壘變成城牆,從城牆變成廢墟。你喜歡聽歷史典故,於是我就載著你在這堆滿古蹟的老城中尋找故事。在狹窄低矮的小巷弄中,藏著只有本地人才知道的美味小吃攤。你說你最喜歡大學路到林森路這一帶栽滿綠樹的林蔭大道,走在其中就好像走進童話故事中一樣,彷彿可以看到妖精在泉水邊嬉鬧。我們曾經搭船,造訪四草潟湖內深深的綠色隧道,那是許多候鳥冬天棲息的家。有一年的冬夜,我們跑到堤岸的盡頭看星星。周邊好靜,好暗,又好冷,我們背對背坐著,相遇在黑夜的海上。你指著天頂告訴我,每個星星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個時刻,濤聲如歌,徐徐傳來。

那年,是一首沒有止盡的歌,是一罈永遠也喝不完的酒。歌還沒停,酒未盡,而我已經醉倒。我彷彿看到一隻鴿子,飛翔在著火的天空。

你知道嗎?古老的城鎮,最適合少不更事的孩子。因為這裡是一個,怎麼迷路都不會受傷的地方。因為老城已經看過太多的流血與吶喊,她老了,心軟了,所以對年輕的生命特別溫柔。

在這個溫柔的城市長大,從小我就知道,我最想要的不是考試考高分,不是糖果玩具,也不是別人羨慕的眼神,我最想要的就是,有人對我好,有人願意我對他好。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告訴你這座城市帶給我的感覺。我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看著你飛揚的青春,在這古老的城市中飛舞。城市的馬路是我們的舞台。於是,在不經意的相遇之後,這座古老的小城對我有了一層更新的意義,我們虛擲光陰,卻換來許許多多深刻的故事。

可惜,老城還沒有變的更老,而我們卻都已經長大,你結束了學校的生活,必須往下一個城市前進。

你離去那天,我們在月台等火車,一樣的灰色車站﹐你背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即將搭車離開台南。

那天,列車還是一直都沒來,列車又誤點了。等待的時候,你告訴我,當初你搭鐵路前來,一看到這個車站,你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這座城市。這裡有一種溫馨的感覺,踏上這塊土地,就好像聽著莫札特的小星星變奏曲那樣,很容易讓人想起一些自己小時候的往事,於是,心情很快就會被一種溫馨的感覺所瀰漫。

我微笑著聽你說著,我好高興你喜歡我長大的城市。你知道嗎?這就跟你說你喜歡我是一樣的。

你繼續說。剛來的時候我曾經懷疑到一個離家鄉這麼遠的地方讀書會過的很不快樂,可是後來我發現我錯了。這裡的一切是這麼悠閒,這麼友善,現在我反而會擔心離開這裡會不習慣呢?你說。謝謝你。你遲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謝謝你讓我在這裡這幾年,過得很快樂。

我內心在翻滾,我感覺到我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我說不出來,我楞了好久,才勉強吐出幾個音節﹐那,下次回來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成大附近走走吧!

我很快就知道﹐這不是你期待的回應。你嘴角牽動了一下,欲言又止。過了好久﹐慢慢的,你終於擠出一抹微笑,但是笑容後面,藏著些微淒涼。

如果能不離開該有多好。你說道。

火車來了。是的,火車載著你來,卻也終將載著你走。人生的流動,原來就不是我們所能掌握。想到這裡,讓我莫名感到辛酸。

我要走了。謝謝。你說。你準備登車離去。

多回來。我終於勉強說出口。有點笨拙的樣子。有空請常常回來,好嗎?我努力地揮手說。

你笑了,你淡淡點點頭,向我揮揮手。

當你喜歡上一個城市,你就會發現,離開很容易,回來也很容易的。你說。

當時,送你離去的我,卻沒有料到,許多年後,我也終將離開我這生活了幾十年的城市。跟你一樣,選擇火車,成為回家與離家的工具。

站在月台上,我想起來我們年少的時光 。沒有節制的好奇,時間好像多的花不完,精力充沛,又無所畏懼的青春。

那是多麼讓人感動的歲月。

於是我不禁想到那夜海邊的濤聲。那麼輕,那麼柔。繁星點點,在沒有光害的海邊,特別明亮。

長大之後,我們有多久沒有被一座城市這麼溫柔的對待過了呢?

其實你又何須謝我,該道謝的是我。因為你搭火車前來,我的青春變的這麼美麗。

能跟一個重要的人,分享一個美麗的都市,是幸福的。

我想,如果那天,我能把這句話告訴你,該有多好。

但是現在我們都已經不在這座城市了。

人生的際遇,沒有規律,連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我會漂流到哪裡去。

火車終於來了。只有火車,還是當年的火車。我想著,在晨曦的照耀下,我彷彿看到年輕的我們,開心的坐在車上。沒有憂愁地笑著與聊天著。

我想,我會一直著想那樣的我們,那樣的你。
[ 此帖被minimal在2010-06-30 11:12重新编辑 ]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2009-07-12
好文啊~竟然是在相聚后才发现!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2009-07-13
很棒的文章。抱歉我回帖的时候还没有看完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2009-07-13
也可以去绍兴看看嘛.......
看到一堆密密麻麻的字就头晕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