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99阅读
  • 13回复

[地名探讨]地名改名要有歷史底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03-15
現在的地名有些有點土
大家都知道的
駐馬店袁紹
石家莊趙子龍的梗
就是沒考慮到歷史底蘊問題
譬如十大連池市,這也很奇怪,不能地名雅化嗎?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3-15
十大连池在哪?
五大连池目前景区和“市”分立,“五大连池市”可以改回德都。
The people don't know their true power.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3-15
有点脑袋的人不会说驻马店袁绍和石家庄赵子龙,历史又不是一成不变的,按楼主逻辑国内大部分城市是不是都要更名?驻马店和汝南根本不是一个地方,驻马店母县是确山,汝南还一直在那好不?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3-15
五大连池是另一种 景区改为地名 景区是无法雅化的
意淫在曹雪芹笔下是个正面词汇,是与负面心理与行为相对应的。现在常有人把意淫当作贬义词用,意思是其心术不正,这就完全冤枉了曹雪芹创造这个概念的苦心。这个语汇属于红楼梦的专用语,不宜推广到我们的日常生活。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3-15
回 小灰灰 的帖子
小灰灰:五大连池是另一种 景区改为地名 景区是无法雅化的 (2019-03-15 06:56) 

连池市不就可以了,景区还是五大连池。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3-15
历史人物当然用历史地名
多数人一生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一个人炫耀什么,说明内心缺少什么。
一个人越在意的地方,就是最令他自卑的地方。
人生在世,幼时认为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林语堂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3-15
回 不生不灭 的帖子
不生不灭:连池市不就可以了,景区还是五大连池。 (2019-03-15 07:38) 

峨眉山市原来是峨眉县 结果还是加了山字
峨眉都不足够 连池更不会想到五大连池了
意淫在曹雪芹笔下是个正面词汇,是与负面心理与行为相对应的。现在常有人把意淫当作贬义词用,意思是其心术不正,这就完全冤枉了曹雪芹创造这个概念的苦心。这个语汇属于红楼梦的专用语,不宜推广到我们的日常生活。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3-15
回 小灰灰 的帖子
小灰灰:峨眉山市原来是峨眉县 结果还是加了山字
峨眉都不足够 连池更不会想到五大连池了 (2019-03-15 08:45) 

峨眉跟峨眉山都产生不了联系那就没办法了。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03-15
地名的层级发生了改变,并不是说这个地名就消失了。
比如现在玩梗说吕布是包头人,可是就算是按五原郡九原县这个说法,五原和九原两个地名都还在啊,只不过分别变成了巴彦淖尔和包头的区罢了。
行政区的范围和驻地如果已经不和原来重合,那么就不必改个所谓有历史底蕴的名字。强行凑趣,就多少有点湖南大学往岳麓书院上靠,然后自称千年学府的荒诞感。
重夷狄而轻华夏,败亡之相也。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03-15
其实需要慎重考虑的是强行以景区名来命名的思路,这才是急功近利、人为割断文化历史传承行为。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03-16
不觉明厉啊。

唐朝天宝十五年将常山郡改为平山郡后,常山郡作为行政区划,完全退出历史舞台。
之后的赵子龙,按楼主的说法,应该叫平山赵子龙、恒州赵子龙、镇州赵子龙、真定赵子龙、正定赵子龙。
不觉得与石家庄赵子龙有什么区别。
下班就去打鬼,上班就被鬼打了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03-16
支持,香港應改為維多利亞特區,正名創城的是英國人
臺灣+大陸=中華民國(華國)
大陸-臺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國)
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國(中國)
犬牙交錯/內亞帝國/中省-小地-大區三級區劃才是正道
地級市改縣而副省級市直轄市改市
當初不顛覆民國就統一了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03-17
汉代时期,常山郡治所在元氏县,常山郡与真定国曾经长期并立,后真定国并入常山郡, 到了晋代,治所才迁往正定。





[ 此帖被hurry21在2019-03-17 13:41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03-17
这个主要是属于狭域地名和广域地名的互相转化的问题。理想情况下,狭域的和广域的还是应该有所区分。但是现在的地级市从形态上更接近广域政区,而组织上依然如同它曾经的狭域面貌,这种情况下对两层地名做区分可能问题更大。
如果解决了上面这个问题,那就可以考虑一下地名的土和雅的标准。类似于彰德、吉安这种堆砌漂亮字的地名,虽然也没什么地理特征而流于浅薄,但确实是漂亮的,能联想到一些好的意味,说雅也不是不可以。而类似于汝南、江阴这种简单粗暴的方位地名,还真没有什么微言大义,会觉得汝南比驻马店雅致纯粹是因为不知道“汝”是个什么地名罢了,一陌生就显得不俗套了。如果说驻马店、石家庄俗,多半是因为它们和村庄的名字很像,而村庄这个意象是既不能营造陌生感也不能产生漂亮联想的。
如果一个地名既能营造陌生感又能带来好的联想,还可以精准描述地理位置,那可以说是非常好了。但这种地名实在是太难得,能做到两点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现在还存在一些连其中一点都做不到的地名。
Sold my soul broke my bones
Tell me what did I get
I kept my promise man
Show me the promised land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